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许久精升官记(三十五)/陈林先

2018-12-28 17:44|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099| 评论: 0|原作者: 陈林先

摘要: 惊蛰刚过,天气已经出现了暖意,越接近长江流域,春意气息越浓,路两边的杨柳开始返青吐绿,土层下面的生命,正缓慢地从根茎上滋生出来,争着为大地带来第一点绿,尽管早晨和夜晚仍觉寒意犹存,但在初春和残冬的搏杀 ...
                                                                                              
        惊蛰刚过,天气已经出现了暖意,越接近长江流域,春意气息越浓,路两边的杨柳开始返青吐绿,土层下面的生命,正缓慢地从根茎上滋生出来,争着为大地带来第一点绿,尽管早晨和夜晚仍觉寒意犹存,但在初春和残冬的搏杀中,春的步伐已缓缓而来。
        中午,一辆中巴车停在了江苏盐城地界的路边饭店,车上走下来十几个人,依次走进了这家还算考究的饭店,服务员见来人不少,就把客人领进了一个大包厢。
        这群人是安东县南下参观学习考察团,带队的正是县委书记刘保民,成员有副县长王俊山、县委办公室主任李天水、西宋乡乡长贾秋燕、县公安局副局长胡志刚、县政协办公室主任许久精以及县机械厂、玛钢厂、棉纺厂的主要领导,考察的目的地是江阳市华东村。
        李天水作为考察团的大总管,点了菜,因为刘保民在来的路上放过话,这次参观考察都要滴酒不沾,所以没点酒,吃顿便饭马上赶路。饭菜端上来后,许久精忙着给大伙沏茶倒水,别看参观团里有好几个比他的级别低,但许久精照样殷勤地伺候他们,许久精心里始终有一杆称,在自己事不大的情况下,不能装大尾巴蛆。
        菜很丰盛,是按二百的标准点的,众人吃的很惬意,因为要在天黑前赶到华东村,大伙也不敢多停留。可就在李天水结账的时候,出问题了。
           “不是二百吗?怎么成了二千四了?”李天水看着菜单惊讶地问。
           “一个人二百,十二个人正好两千四,不对吗?”吧台里妖娆的老板娘说。
           “真是笑话,我进来的时候,服务员建议我点二百的标准,没说一个人二百,要是一人二百的话,就这些菜,我们也不会点。”李天水抖搂着账单说。
           “那是你的事,可你们确实点了每人二百的标准。”老板娘脸色阴沉地说。
        李天水知道碰到敲竹杠的了,可帐不能这么结,堂堂的县委办公室主任被人敲竹杠,传出去多丢人,再说,如果这么结了,大伙肯定认为他在里面搞了猫腻。
           “想讹人吗?你们不看看我们是干啥的。”
           “你们都出来,有人想吃白食。”女老板向厨房方向大喊了一声。
        呼啦啦,出来七八个拿着切菜刀、擀面杖的人,一个看上去像是男老板的光头,一把把李天水的衣领薅住,凶神恶煞地说:“废话少说,拿钱走人。”
         刘保民等人比李天水出去的早,在车上不见李天水来,让许久精催一下。许久精一进门正好看到李天水被薅住衣领子,许久精连忙上前,询问事情的缘由。
        李天水和许久精讲了一下经过,许久精立刻明白钻进了别人的圈套。他让光头先松开手,自己回车上拿钱。
        许久精回到车上,告诉大家李主任被控制了。胡志刚冷笑一声说:“笑话,还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你们不用管,我去看看。”
        刘保民见胡志刚下了车,害怕他惹出麻烦,示意许久精几人一块去,并嘱咐许久精,大不了破财免灾。
        胡志刚到的时候,光头还薅住李天水的衣领没撒。胡志刚先是满脸堆笑,装作到吧台上付钱的样子,然后绕到光头的后面,突然一转身,左胳膊紧紧箍住光头的脖子,右手迅速掏出了手枪,抵住了光头的脑袋。
        对方一下子愣住了,做梦也没想到顾客有枪,他们敲诈过路的外地顾客,屡试不爽。光头也是一阵发愣,旋即对同伙说:“是玩具枪,别怕!”
        胡志刚冷笑一声,举枪冲着天花板就是一枪,木头做的天花板被震得扑簌簌直掉灰,往上冲的几个人吓得连忙退回去。
        老板娘脑瓜挺机灵,见情况不妙立刻上前打圆场:“误会,都是误会,都怪我们的服务员没说清楚,好了,都消消气,二百就二百。”
        许久精怕惹出更大的麻烦,也顺水推舟地说:“好了,好了,既然是误会,那就都消消气,你们的人先退下。”
        围着胡志刚的几个人都回了厨房,李天水给了老板娘二百元钱,老板娘满脸堆笑地收了,胡志刚这才松开了脸色煞白的光头,并指着光头说:“要不是老子有事,就把你的店封了。”
        众人回到车上,刘保民一边让司机加快速度,一边询问怎么回事。李天水和刘保民说了事情的经过,刘保民马上给许久精投来赞许的目光,因为让胡志刚随团参观,是许久精的主意,许久精的公司经常遇到类似敲诈的事,由公安局副局长随团当保镖比较放心。刘保民询问胡志刚不会惹出什么麻烦吧,胡志刚请刘保民放心,店老板肯定常干敲诈外地顾客的事,不敢报警。
        经过这番周折,参观团到达江阳市华东村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外地来参观学习的很多,李天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众人安排住下。大家简单吃了晚饭,刘保民让李天水去联系华东村的领导,看看怎么安排安东县的考察团,在刘保民看来,这个以县委书记为首的参观团,就算当家人不亲自陪同,也得派个副手陪着,可李天水带回来的消息让他大失所望,华东集团办公室的人说,新年刚过,来华东村参观的人特别多,省市级的考察团都招待不过来,集团领导抽不出人手陪同安东的考察团,请安东的考察团随集团公司的讲解员,按线路参观考察,后天可到集团公司的大礼堂,听董事长讲解华东村的创业史。
        王俊山头脑很清醒,来参观之前,他就觉得参观考察不会有实质性的收获,唯一的收获或许就是鼓舞一下士气,要想发展安东经济,还得靠安东人。但他在这件事上摸不清刘保民的心思,刘书记是觉得参观考察有用呢,还是作秀给市里看,他不得而知,但愿这次考察别应验了县长常路华在常委扩大会议上讲的话,常路华很担心安东年后开展的参观学习活动变成一场公费旅游的闹剧。
        听李天水这么一说,刘保民好久没出声,真是应了那句话,财大气粗,看来他这个县委书记在人家的地盘上不算什么。尽管这次参观考察的鼓点他敲得很急,但他来之前,也没抱太大的希望能立刻为安东引来什么资金,只要让随行的县主要企业的领导学到人家的管理经验就行,同时也让市领导知道在经济大潮下,安东的主要领导人不含糊。
        刘保民见大家不说话,哈哈一笑,说:“咱们又不是来做客的,还非得主人陪吗?有讲解员就行,大家一定要认真听,特别是你们几位企业领导,多学习一下人家的管理经验,大家都回自己的房间休息,明天打起精神去参观学习。”
        刘保民说完,看了一眼贾秋燕,贾秋燕也正好看着刘保民,两人都微微一笑,心领神会。李天水很会安排房间,贾秋燕的房间和刘保民的房间在一个楼层,还是对门邻居。
       第二天早饭后,安东县参观考察团和大多数参观考察的团队一样,在讲解员的带领下,有秩序地在华东村参观考察。他们先后参观了塑料纺织厂、板网厂、药械厂、织布厂、化工厂、钢铁厂和村民的住宅小区,整个安东考察团的人无不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一个村子,工业企业比整个安东县不知多出多少倍,村民的富裕程度是他们无法想象的,特别是那几个随团的厂长,心里受到的震撼力更大,和华东村的厂子比起来,安东的那几个小厂就是些作坊,特别是看到那些自动化程度很高的厂子,更是眼花缭乱。
        刘保民心里也很不平静,他甚至幻想这些企业在安东多好。可安东县没有这样的实力,资金短缺、人才匮乏是制约安东发展的瓶颈。刘保民觉得自己应当成为一名有作为县委书记,无论想什么样的方法,也要为安东县发展一个像样的企业。
        参观结束后,刘保民又让李天水去联系华东村集团公司的领导,商谈去安东投资建厂的事。这次联系还不算孬,一位副总经理接待了安东县考察团,副总经理答复不错,集团公司研究后,抽时间去安东考察,看看有没有合作契机。
        刘保民明白副总经理说的是客气话,能不能去安东只有鬼知道,但有一位副总出面接待了一下考察团,也算让他这位县委书记在下属面前没丢多大脸。
        为了鼓舞士气,刘保民趁大家吃晚饭的机会宣布,明天听完华东村的创业史,就去苏州,继续追寻中国南方改革开放的脚步。
        许久精夜里睡得很晚,他虽然从没参加过这样的参观学习团,但他经常和客户谈判,也参观过南方一些厂子,所以他觉得这次参观学习除了鼓舞一下精神,不会有实质成果,去苏州纯粹是公费旅游,他不想再瞎耽误功夫,他要趁这次出来的机会,去找一下匞河酒厂第一位师傅的后人,如果能找到,也算对得起死去的父亲和祖父,把两家断了几十年的缘分再续起来。
        第二天早晨,许久精早早起来,准备去和刘保民请假。他刚打开门,忽又觉得不妥,万一刘书记觉得自己离队是拆台怎么办?他还是给王俊山打个电话探探口风比较好。
          “怎么起这么早?昨晚不是说八点半吃早饭吗?”王俊山躺在床上问。
          “王县长,是这样的,老辈里的世交就住在无锡市郊的一个小镇,我今天想去找找,不知刘书记同意不?”
          “这样啊!听他们的创业史是小事,可你回不来的话,就误了去苏州了,你也知道,来江南不去苏杭玩玩,不是很遗憾吗?”
          “我对游玩不感兴趣,只是怕误了刘书记的安排。”
          “那个倒没啥,你去和刘书记说一下就行。”
          “好,我马上去。”
          “等等,你还是先打个电话吧,看看刘书记起来了没有。”王俊山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叮嘱许久精。
       刘保民今天起得特别早,贾秋燕半夜来了例假,早就回了自己的房间。他接到许久精的电话时,正在房间里溜圈甩胳膊。许久精过来后,刘保民很痛快地答应了他的请求,和王俊山一样,对许久精不能去苏州感到惋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最新评论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11-19 16:44 , Processed in 0.13787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