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笑君散文】穿越神龙谷(散文)

2019-5-23 16:37| 发布者: 蔚青| 查看: 5063| 评论: 2|原作者: 笑君

摘要: 穿越神龙谷(散文)来到王村,不穿越神龙谷,就等于没来。黄山绵延到仙寓山,有山脉的递进,也有水系的衔接,一条自东向西的峡谷,就这样在山的凹凸中形成了。在王村这一段,是把来茏山生生的切开一条缝,自黄山探索 ...

  


                   穿越神龙谷(散文)

                                                            作者   笑君

来到王村,不穿越神龙谷,就等于没来。
黄山绵延到仙寓山,有山脉的递进,也有水系的衔接,一条自东向西的峡谷,就这样在山的凹凸中形成了。在王村这一段,是把来茏山生生的切开一条缝,自黄山探索而来的清溪,经过这里,又跌宕起伏地扑入下游的秋浦河,让千年的文明有了记忆,有了别开生面的辉煌。
王村,是依托来茏山立足的。来茏山,就像是一条卧着的苍龙,窥视着周边,护佑着小村。北侧的峡谷,也因此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字——神龙谷。当然,神龙谷的来历,说法很多,也都有故事。无论怎么说,都表达了人们对龙的敬仰,对神龙谷的热爱。
其实,神龙谷并不长,直线距离不过一公里。但是,关键在于一个神字。
历史上,王莽也算是个传奇人物了。西汉末年,他是权倾朝野的丞相。接着,他取代大汉朝,自己做皇帝,建立了新朝。只是,新朝太新,九州上下接受的不多,没多少年又被刘氏家族夺回去了。王莽死于乱军之中,子孙们死的死,逃的逃,真的是树倒狐孙散了。
逃到仙寓山深处的王氏某一位,即便是落难之人,也是“真龙天子”的后裔,与龙有缘,也有龙的智慧与胆略,居然选择来茏山脚下的这块风水宝地,落脚生根,躲避凡尘,养育子孙。这,便是今日王村的由来。
来茏山,神龙谷,王村,虽在蓝天之下,却自成一隅,生生不息,让神奇的色彩更加浓郁。
进入神龙谷,可东进,也可西进。
神龙谷自东而下,在王村的西端村口处,谷便成为平缓的河,名曰沧溪。人们在沧溪上加设了一座廊桥,也就是现在的“沧溪廊桥”。这里,既是一处景观,也是从西端进入神龙谷的起点。
跨过廊桥向左,寻着谷边悬在山崖上的栈道,或平步踏去,或拾级攀登,纵深处,便是神龙谷了。此时,浊世的繁杂己在九宵云外,一股股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的身心在一瞬间,踏入一个新的世界。
谷边的山崖直立如两道屏障,却被树木完全覆盖着。抬起头,目光越过层层树梢,才能看到天。天只是一条线,似乎与峡谷一样长,就像是夜间看到的银河,遥远,幽深,还有些模糊。然而,那真真切切的,就是蓝天。
栈道是在峡谷两边交错着,向纵深处延伸。本来是走在右边的,突然冒出一座悬在空谷中的吊桥。这是名副其实的吊桥,几根铁索上铺着木板,木板两边,向上一些,再拉上两根铁索,算是扶手。人走在桥上,就如同坐在婴儿的摇篮里,左右摇晃得厉害。第一次走这样的桥,会头晕目眩,两腿发软,步子迈不开。若再有个别人搞笑,使劲的踏上两脚,整个桥就抖了起来,能把人吓出个好呆来。
过了吊桥,栈道依旧是悬在崖壁上的。但是,从谷的右边跨到左边,感觉像是在太空中行走,一步就翻越到另一个世纪了。人世间的嘈杂、纷争、势利,等等,在这里己没有任何意义了。
在神龙谷里,最令人陶醉的是水。这水,是从黄山流来的,穿越过多少风雨,击打过多少坚石,聆听过多少人间故事……到了这里,既不是汪洋大海,也不是滚滚长河,依旧在山涧里奔腾跳跃,却早己荡涤了浮尘,洗却了铅华,以一股清凉、甘甜、纯净的味道,倾情于穿越到此地的每一个人。
来到这里的人,无不为这潺潺不息的清泉而驻足,掬一捧泼到脸上,立透心扉。抿一滴在舌尖上,身体立刻轻盈如燕。于是,呼喊声,狂笑声此起彼伏,在谷底里回荡、沸腾。这,还是神龙谷吗?
神龙谷的水,还有一个来源,那就是从天而降。神龙谷是在仙寓山深处,却也在广阔的蓝天底下。只有天降甘霖,才能润泽万民。神龙谷除了接受上天的施予,还有仙寓山方圆百里的恩惠。在神龙谷两侧的山崖上,有好几处水泄成瀑,它们汇入神龙谷,便成就了神龙谷。这瀑,大多是贴着崖壁的石头,如同一张白纸,平铺直下,水成了立体,却又狂放不羁,给神龙谷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有一条瀑,就像是倾盆的水直接从头顶上倒下来似的。上端似一条白练,悬在丛林之间,把天与森林连接成一体。下端则像天女散花,自半空撒入谷底,落下去的水花,立马变成水泡、水汽,瞬间飞溅到人的身上、脸上、心上,让人顿生激动,也立马使人心花怒放。
巧的是,水帘的半空里,居然掩藏着一个石洞,虽然不大,仅供游人穿洞而过。但人在洞中,隔着水帘往外看,头顶上巨石如磐,脚底下深谷似渊,眼前水流如柱,与花果山的水帘洞有什么区别!孙悟空称大王的世界,不就是这样吗。来到这里的人,无一不穿洞而过,分享一下“美猴王”的快乐与忧愁。
神龙谷令人感兴趣,且爱不释手的是石头。这里的石头很多,有大如一座山的,能掩住一条谷口,挡住狂奔不息的激流,让其成为泡沫和水花,直接喷泄到谷两边的石崖上,让谷底成为雾中王国。人在此间,感觉与神仙差不多。
有些石头很美,美如雕塑作品,形态各异,任你想象,任你揣摩,无限的空间,无法诉说。
色彩缤纷的小石头,布满谷中,最大的特点,就是没了棱角,都是圆的。当然,圆也是不同的圆。但是,无论是什么形状的圆,也都有其自身的特点。只要你看上了,随手便可拾去,塞入袋中,归你了。
当人们在漫谷的拣着自己喜欢的石头时,我的脑子里忽然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这些小石头,本来是没有的,或者是极少的。现在,为什么又这么多,还取之不尽呢?原来,地壳的变动,风云的侵蚀,雨水的冲刷,才由大石头裂变成小石头、圆石头。这些石头在谷中,在水里,看似静悄悄的。其实,它们经历过多少次的革命,是数也数不清的。我们看到的石头,既圆,又静,还闲,只不过是一种短暂的表象。一转身,它们被人拣走了,便是又一场革命的开始。
在神龙谷中行走,有一种感受,就是静。这种静是彻底的,不仅隔绝了外面的喧嚣,还能在短时间内净化来自于谷外,游人带来的嘈杂。谷内的静,是谷两边的植被给衬托出来的,是从谷底的潺潺流水中生发出来的。人在谷底,其实就是在深渊之内。但是,谷中的一切都是鲜活的,灵动的,似有仙气。因此,神龙谷也就成为不一样的世界了。
走过石崖边的栈道,踏过大小不一的石头,穿越过多种形态的瀑布,攀登过陡峭的石级,便到达神龙谷东端的终点——古树林。
古树林,就是来茏山的顶峰,也就是苍龙的脊背,面积不大,却遍地都是甜槠树。这些树一棵连着一棵,直挺俊秀,耸入云端。最年长的一棵己有680多年,一般的也有3—400年。奇特的是古树林中,生发出来的负氧离子,比其它地方要高出几十倍,甚至几百倍。所以,又被称为森林氧吧。
来茏山,古树森,便是神龙谷的头。若没有这个头的存在,便没有神龙谷的神韵,更没有神龙谷的气势,也就没有神龙谷存在的价值了。
反过来,从古树林进入神龙谷,那就是居高临下,就如同从巴颜喀拉山下来的长江之水,一路狂奔,无可阻挡,直抵沧溪廊桥。在这里,是一湾清澈的溪,也是苍龙的尾巴。尾巴不动,一切便寂静悠然。
在沧溪廊桥上坐下来,细细地倾听神龙谷里的声音,是隐隐约约的,一切,只能慢慢领悟。然而,品鉴王村的过去与今天,回味一下王氏子孙世代繁衍的岁月,会真切的感受到生活的艰难与幸福,就是交错前行的世间之道。
仙寓山深处的王村、神龙谷,看起来很宁静,很安逸。其实,早已被裹挟在都市的喧嚣里了。
                2019年5月19日写于池州王村来茏山下

        责任编辑    蔚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上一篇:父 亲下一篇:蝉的心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9-5-23 16:34
拜读佳作,分享精彩。倾情推介,推荐成文。
引用 荷语 2019-5-23 17:11
欣赏美文。感谢老师赐稿支持!

查看全部评论(2)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11-19 15:27 , Processed in 0.216902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