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远山杯短篇小说大赛 《金色南瓜》084

2018-6-13 15:50|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4781| 评论: 5|原作者: 跟着风去旅行|来自: 中国远山文学网

摘要: 金色南瓜 傍晚去了一趟超市,本来可以不用去的,因为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买。爸爸说家里的纸巾用完了,妹妹说她想喝红枣味的酸奶,我想起房间没有果盘,想了一下还是去了超市。今晚大街上的人要比平时多,超市里也 ...
  
    傍晚去了一趟超市,本来可以不用去的,因为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买。爸爸说家里的纸巾用完了,妹妹说她想喝红枣味的酸奶,我想起房间没有果盘,想了一下还是去了超市。今晚大街上的人要比平时多,超市里也一样。买牛奶的老婆婆,买香烟的中年妇女,买零食的小孩儿,带着女儿玩游戏机的男人…买了红枣味的酸奶,纸巾还有紫色的果盘后,我想起妹妹租住的地方没有碗,随后又挑了两个可以装满大碗面条的瓷碗。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表姐,表姐比我早工作一年多,所以看起来更成熟一些,气质也更好一些。表姐比我年长两岁,身材高挑,和她打过招呼后,心里有些空落落。从小最好的玩伴除了幼儿园的小婷,婉妍,王倩,梦婷,应该就属表姐了。记得六岁那年的暑假,妈妈临近生产,我被安置到舅舅家里睡两晚,那两晚我听着窗外的知了声,想着妈妈会给我生个小妹妹还是小弟弟。
    我和八岁的表姐睡一张床,舅舅舅妈对我有点严厉,第一晚不知道几点的时候我被表姐给挠醒了,她小声的朝着我的耳朵说阿嘉阿嘉你起来,去看看我的爸爸妈妈在做什么,是不是男的趴在女的上面,我摇摇头,没说话,表姐继续挠我,让我快去,我说我害怕,我怕被发现,为什么要让我去看。表姐把我推了出去,指着舅舅房间门外的一侧,说可以脚步轻一点的站过去,快去。我紧张极了,慢慢的走过去,舅舅的房间门是关着的,但是门外头还有东西遮挡,是几块厚实的透明橡胶一样的东西,我站在那里,偷偷往里瞧,舅舅房间窗帘也没合起来,月光下,没穿衣服的舅舅趴在了舅妈上面,舅妈的腿张的很开,我看到舅舅在舅妈上面一上一下的来回摆动,舅妈的乳房很饱满,一直抖动着。我立刻回了表姐的床上,她抱怨我说脚步声太大啦,我便躲到了被子里,把头盖着,把身体盖着。表姐笑嘻嘻的把我扯出来,说阿嘉阿嘉,你看到了什么,是不是像我说的那样,我爸趴在了我妈的上方,我点了点头。
    回到家以后,我把瓷碗还有牛奶交给了妹妹,妹妹突然很兴奋的和我说她遇到了小学一年级的同桌,她的同桌一眼认出了她,之后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小学一年级,我心里默念着,我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妹妹才学会走路,像只肥肥的小企鹅似的。妈妈也还没把她的长发剪去。
    那时候我的班主任叫林静,是个矮个子的短发女人,干练严厉,印象里她很少笑,但是笑起来的时候上面的牙齿会露出来很多而且表情夸张。一年级开学第一天,早上两节课后,林老师说了句同学们好好休息一下,再见,我们便起立说了句老师再见。我好开心啊,以为终于可以放学回家了,坐在最后一排的我背起妈妈给我新买的黑色大书包径直往后门走了出去,走到校门口的时候被两个高级年的值周生给拦了下来,她们说还没放学不能离校,我说我们老师让我们走了,她们说不可能,这时候从校外进来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值周生叫了他一声老师好,我立刻跑过去问他是不是放学了,男老师半蹲下来笑嘻嘻的看着我,和我解释了现在只是两节课后休息,并不是放学。我很沮丧,我一点都不喜欢学校,不喜欢张老师。我摸了摸口袋,好在还有外公早上给我的五角钱,我便去了学校里面的零食店,买了一袋五角钱的方便面,我把它装到了书包里,这样回教室我就能解释我是出来买方便面的而不是以为放学回家了,不然同学们会笑话我的。回到教室里,我一点也不开心,我发现没有人在意我背着书包回来了,我便立刻把方便面拿出来,捏碎,打开,分给了附近的同学吃。
  我不喜欢林老师。她是我一年级还有二年级的班主任,我不喜欢她是因为她喜欢强迫我。比如一年级的时候,有一次年级里举办了一个比赛,每个班级要拿出一个项目来参加。林老师打算在班里选出四个漂亮的女孩子去表演跳舞,而且要在五天内学会。当她把白色纱裙递到我手里的时候,我有点惶恐,我说我跳不来,可以让华亦晨跳吗,林老师很不耐烦的说就你跳就你跳,可我知道我的身板硬,因为这不少被妈妈说。面对严厉的林老师,我妥协了。我们跳的舞蹈是娃哈哈,我强颜欢笑着,穿着并不喜欢的白色裙子。
  去浴室冲了个澡后我躺在了被窝里,窗户外,叔叔还有他们家的亲戚在打牌,堂弟和他的小伙伴在玩烟花,我把果盘放到了中间显眼的位置。爸爸今天又急急的了,因为他找不到我送给他的剃须刀的包装盒了,我觉得我当时送他剃须刀的时候应该把包装盒拿掉的。妈妈今天去买了青春宝,因为她和大姑说最近她老是失眠,半夜一两点醒过来就睡不去了。妹妹今天又生我的气了,因为我给了佳爱一些好吃的小零食。爷爷今天又记不清东西了,他忘记了今天在大姑家里吃饭的,傍晚的时候他煮了米饭然后开始动手炒青菜,在他准备蒸蛋的时候被我给制止了。
  窗外现在依旧很热闹。
   雨停是明堂叔叔的女儿,也是试管婴儿。小雨停喜欢小白,昨天她在和小白玩的时候,从左边口袋里掏出三块油腻腻的牛肉喂给小白吃,她问我能不能把小白送给她,我说小白在你家里可能会把你的零食全吃完,她说那她再考虑下。我希望小雨停不要和我一样这么贪吃,我希望她可以在喜欢的跳绳比赛中拿奖。等下次再见到小雨停时,她的头发应该会更长了,小白也会更胖了。
    最近遇到一件很奇怪的事,每当过了晚上九点以后,小白都会从它的小窝出来,跑到我的房间外来回走,就这样来回走个三四次。小白的小窝是在楼梯口的房间里,平时它都不会在晚上乱走动,这几晚都有些反常。昨晚在小白来回走了两次后,我开了房门,开门后小白乖乖的坐在我面前,夜间的走廊上还是有点冷的,晚风会时不时的吹进来。它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之后迈着小肥腿回了自己的小窝。
  最近妹妹也有些奇怪,她好像和邱小玉闹别扭了,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不出门,刚刚去她小房间找相框,她问我晚上要不要和她一起出去玩,今晚和她一起住。心里是不太愿意的,因为妹妹租住的地方很小而且杂乱,对面又是NH菜市场,最重要的是我在陌生的环境会下睡的不踏实。妹妹说她那边还有麻将还可以打牌,我想了下,我好像对妹妹一无所知。不过我最终还是答应了,因为她说邱小玉最近赢钱了,想请我吃晚饭,吃牛排或者自助海鲜或者赖胖子蟹煲。
  很久没有扎马尾了,妈妈说喜欢看我把头发扎上去,显得精神而且也可以把五官露出来。我想以我现在的体重不足以让妈妈说这样的话,她现在恨不得我把头发披下来,披的越多越好。事实证明她一点都不懂浪漫。比如有一年夏天,我买了一条杏色的薄纱连衣裙,因为薄,所以能隐约看到里面,我穿了一件裹胸,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可我穿着这条裙子扎着马尾坐火车去另外一个城市的时候,有一个中年男人看着我然后把手伸进了他的下面,开始玩弄他的阳具,感觉很用力的在揉搓,虽然他只是在角落,但我站在他的对面,所以看的真切。我觉得反胃,恶心,瞪了他一眼后,他越发肆无忌惮了,一只手扶着火车上的小桌子,另一只手越发起劲了,我欲哭无泪,想着快点把行李放到上面后就坐下来不看他。在我打算把重重的行李箱放上去的时候,那个男人立刻把手抽出来,身子倾斜过来想帮我放,我看了看他的手拒绝了,他二话不说花了三秒钟甚至更快的速度帮我放好了行李,旁边的人都看着,我只好和他说了句谢谢。为了不让他再看我,全程我都带着耳机趴着,虽然很晕,但是为了不看到他那张脸,我还是继续趴着。之后大概过了三个月,我和妈妈打电话的时候无意中说了这事,她立刻让我不要再穿那条美丽的裙子了,并且在之后的一个星期里,她每天都会问一次,裙子扔掉了没有。我一直以来都听她的话,我说早扔掉了。
  妈妈刚刚下班回家,今天只有我和她还有妹妹三个人在家,她说中午就煮面条吃吧,再放三个荷包蛋,三个茶叶蛋。我喜欢吃家里的挂面,有些地方也叫鸡蛋面,我不喜欢吃其他城市那种小圆柱型的碱面,那种碱面我吃不出任何味道。外婆做的挂面是我最爱吃的,同时也是妈妈最爱吃的,不知道外婆用了什么方法,每次她煮的面总那么有魔力,只需要一点猪油,一点酱油,干的碎辣椒,一点盐,葱花,这些被滚烫的开水浇上,再把煮好的挂面放进去,搅拌均匀,最后再加上荷包蛋,每次我都吃的津津有味。我想外婆烧的面条是世上最好吃的面条吧。
  阿旻说下午两点左右再一起出门,她要画个妆再打扮下。她不止一次和我强调过我的年龄,刚刚又说了一次,在她的小脑袋里,她觉得女人在二十五岁以前要好好保养,包括脸蛋,身材,穿着还有头发。我也不止被她提醒过一次要注重这一些,她刚刚说我也已经二十五了,再不变美要等何时。我想了下好像也有道理,我也想在这几年内做我心爱男人的小妖精,我也想重新在夏天穿回美丽的连衣裙。阿旻和我一样方向感不行,她说她经常迷路经常找不到地方,基因这东西真是神奇,她说她曾经有一次在包厢唱歌,去了趟洗手间回去的时候走错了包厢,撞见了一个穿着暴露还手臂还有纹身的女人躺在一个男人怀里接吻。我在六年前也曾经走错过一个地方,当然不是KTV,也不是酒吧,那是一个宿舍。当时我本想往左边那头走去找胖胖的学音乐的徐璐,可我隐约听到右边某个房间传来女人的声音,像是在哭泣,又像是在呻吟。我小心翼翼的往右边走,想寻找声音的来源,当时心里只有好奇还有恐惧,因为右边的十间房是男老师宿舍,有英语老师,有数学老师,语文老师,还有政治老师,左边的八间房是女老师住的。我走到其中一间房门外停了下来,声音是里面传出来的,我听到了从未听到过的女人呻吟声,还有一个男老师沉重的低吼声,之后他又咳嗽了两声,说了句什么话,我没听清楚,但是我能确定的是他是我的政治老师。我觉得我对好多东西都一无所知,政治老师我们管他叫李老师,平时都戴着一副金丝边框眼镜,身材高大,斯斯文文的,喜欢穿白衬衫,更喜欢把白衬衫塞到裤子里面,印象里他酷爱穿棕色的皮鞋,我觉得比起李老师,教我地理的郭老师看小电影的几率会更大一些。因为李老师平时斯文到班级一些淘气的男生辱骂他他都不还嘴而且会脸红的地步,有一回有个男生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打了他一巴掌,他也只是唯唯诺诺,继续给我们上着政治课,有时候他急了,也会发怒,但是他一发怒就会结巴,就更急了,话都说不清楚,我不太忍心看到他。但是站在他房门外的时候,我觉得他应该不会看小电影,并且会把声音开的这么大,或许他很单纯吧,不知道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差。
  刚刚吃完了面条,虽然没有外婆烧的好吃,但是妈妈的手艺也不逊色。天空慢慢变了颜色,阴沉沉的,不知道爸爸和爷爷何时回来,我希望下午不要下雨,我喜欢晚上还有半夜下雨,最好是大雨,也可以有闪电和雷鸣。
  妹妹怕下雨让我准备下就和她一起出门,胃里的面条还没消化完。我打算带六个橘子一起出门,再回来就是明早了,明早又能看到五个月大的意林了。三天前第一次看到意林的时候我发现她是单眼皮,可她的父母都是双眼皮,梦婷偷偷告诉我,意林妈妈的双眼皮是割的,我觉得很厉害,因为看起来就像是真的。
    坐在妹妹身后的时候我说我去过一个地方,去那个地方的时候天气很凉爽或者是冬天,很干燥但有微风。妹妹在前面骑着车,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了下来,我继续说那个地方我去过,有连成一片的建筑物,其他的我也就想不起来了。或许是前世去过,也可能在梦里到过,因为那个场景实在是太熟悉了,于是我和她说我应该会去一次那地方。我也不知道为何会突然想起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特别是对当时的天空上了瘾,我坚定的和妹妹说我肯定会再去一次的。妹妹继续戴着又橙又蓝的帽子一言不发,接着通过了第二个红绿灯。
  经过长满杂草的桥,右边有个老伯推着塞满福字和其他祝福语的亮晶晶的红色纸张的小车,有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年轻男人手里拎着青菜和其他蔬菜站在他旁边,看样子应该是菜场才回来,总感觉他站在那里有些奇怪。妹妹又一言不发的骑上了一个陡坡又很快的俯冲下去,我怔了一下,乳房随着车子的抖动而抖动着,虽然天气很冷我穿的很多,有深黑的乳罩,深黑的保暖内衣,深黑的线衫以及深黑又保暖的外套,还有很温暖的白色围巾。乳房停止了抖动,妹妹也停了下来,同时停下来的还有八辆或者是十四辆五颜六色的车子。
  妹妹走了以后我去点了份面条,其实在这之前我已经吃过主食了。这份面条很多,料也很足,我觉得面馆老板应该是个实在人,我看了他一眼,他在愉快的整理着货架,白色的围裙上沾了些调料。我花了大概十八分钟吃完了面条,我觉得自己很厉害。
  说到麦乐鸡我想到了我从未吃过麦乐鸡,于是我又在走了十分钟路后鬼使神差的去了小红店,因为那里有麦乐鸡。我前面排着两个人,看样子是情侣,他们点了两杯三角形的鸡块,一份薯条还有两个汉堡包,两杯橙汁。女服务员个子矮矮的,有点胖,不过两只眼睛很大,就像铜铃儿似的。她问我要点什么,我大声的说我要一份麦乐鸡。我很自豪不知道为什么,可能从未吃过麦乐鸡的缘故吧。我又点了一份薯条一杯加了冰块的柠檬红茶。店里坐满了人,我看到一个长发面容愁苦的美丽女人旁边没人,我走过去小声的问她可以坐她旁边吗,她很友善,告诉我她旁边没人,后来我拿着我的麦乐鸡坐了过去,刚坐下她就走了,我有点忧伤,因为她吃的很多,但随后我又觉得没什么了,毕竟她不爱吃麦乐鸡。
  等我吃了两块麦乐鸡七根薯条半杯果汁后,我被左边的一家人吸引了,小孩坐在推车里,爸爸在喂她吃肥大的鸡翅,鸡翅上沾满了汁水,小孩儿嘴巴吃的油油的,小孩的对面是她妈妈,她妈妈手里也拿着大鸡翅。我并没有被鸡翅吸引,而是被小孩的小嘴巴吸引,她的小嘴巴喜欢吃鸡翅,我想我的嘴巴也小小的,我想吃鸡翅,像这个小孩一样,于是我起身去买了两份鸡翅,但奇怪的是我吃的时候并不开心。后来我恍然大悟,并不是鸡翅不好吃,而是麦乐鸡已经在我心里了,除了麦乐鸡,我应该不会再喜欢鸡翅了。
  妹妹来找我的时候天色不早了,她说特想吃花甲粉,我说那就去吃吧。我们就去了中灰店。在这之前我们去做了美美的指甲,妹妹提出来的,她一直觉得我跟不上时尚的潮流,我有点无奈。妹妹对她做的指甲好像并不满意,她觉得我的比较好看,为了安抚她,我又给她点了烤肠,炸土豆,五花肉,烤脆骨还有鸡排,她觉得我也应该和她吃一样的,于是我给自己点了烤肠,五花肉,烤脆骨还有鱿鱼,之后又点了一份面条还有水饺。妹妹又提出来要不要喝杯果汁,我知道她只是被果汁两个字吸引了,在她印象里果汁两个字是甜甜的美好的鲜艳的,可我看了果汁的价格后我知道并不会像妹妹想的那么美好,妹妹很开心,看到她满足的样子,我说那就来杯果汁吧。
  我点了一杯柳橙汁,妹妹喜欢喝西瓜汁,可她看到最后一排有个显眼的青苹果汁后她又满怀信心的换成了青苹果汁,在她心里,青苹果汁应该很美好纯纯的吧。果汁上来后妹妹很失望,并没有她眼中那样的美好,她觉得一点都不真实,她说后悔没有点西瓜汁了,我本想告诉她西瓜汁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美好的,但我还是没有说。我心里有些许酸楚,下面突然就热热的了。中灰店里很杂乱,地方也小,妹妹画着廉价且不服帖的妆容坐着,满足的等着那些食物。心里的酸楚还没褪去,脑袋里突然想起心爱的男人,他把他的阳具像一杆机关枪似的塞到我的小嘴巴里,命令我含住,深达喉咙,我摇着头拼命扭动着,心爱男人撑开双脚跪在在我头两侧,屁股触碰着我的乳房,阳具进出的频率越来越快,我的小嘴巴被塞满了。水饺先上来了,妹妹馋馋的看着我碗里的水饺,我说吃吧,一起吃。慢慢的其他东西也上来了,妹妹吃的很开心,不过走的时候她说姐姐,我更喜欢你做的指甲,我戴上了耳机。
  经过一个菜市场的时候,我想起了Z和我说更喜欢我戴眼镜的样子,其实S以前也说过,想到这里我背后一惊,毕竟他们不是一类人,我很纳闷。妹妹戴上了又橙又蓝的帽子,我把白色的温暖的围巾收了收紧,看了一眼菜市场,这里每天都会有一个中年女人的背影,我对她一无所知。
  妹妹又一言不发的在前面骑着车,我坐在她身后觉得有些空虚,我尝试着去想那个我曾经去过但又不知道在哪儿的地方,奇怪的是无论我怎么去想也想不起来那里有什么了,也没有冬天和微风。我把耳机摘了下来,又到了早上经过的那个十字路口,三个男孩闯了红灯被撞倒在路边上,有个穿牛仔裤的男孩捂着腿傻笑的站了起来,他忍着疼傻笑的样子让我想起了某一天我和心爱的男人说我是如何穿着廉价的棉袄在火锅店洗盘子受虐待的幻想。
  小白今晚不知道为什么特别黏我,我觉得它很乖,今晚眼睛也特别大,它喜欢我抚摸它,它伸出舌头来舔了舔我的手。我想起吃剩的南瓜金丝面包,我立刻跑回了房间去拿了面包,我掰了一小半,喂给它吃,本以为小白会不喜欢吃,可它今晚出乎意料的乖。我接了杯开水,放到小白面前,这样它就不会噎到了。
  我想起上周日爸爸来房间叫我去教堂,我说我今天有点不想去,爸爸就很凶的朝我发脾气,但是因为在这之前我给他买了条好烟,可能他想起了这个他就没再继续骂我了,而后气冲冲的跑下了楼去。我去了卫生间,突然我听到了小白惨叫的声音,随后听到了爸爸痛骂小白,我听着外面的动静,有点害怕,爸爸继续拿着棍子追打小白,我不知道为什么,小白那么乖,为何爸爸要打它,小白肯定是被吓坏了吧。邻居大伯经过的时候很诧异的问爸爸,小白不是挺乖的么,为何要打它,爸爸立刻笑了,他说小白不听话有时候老是汪汪叫特别吵,这回把它抓住要把它给打死,听到这里我好紧张,我担心小白,爸爸知道我在卫生间,爸爸知道我能听到下面所有的声音和对话,爸爸知道我爱小白,小白爱我,爸爸继续大声的说这回要把它头给割了,皮扒了,炖了过年吃。我穿起了裤子,胡乱的拿起了一件外套立刻跑下了楼,小白已经吓得逃走了,我走到爸爸附近,自言自语的说我要去教堂了,等教堂回来我要去取个钱再买几个红包,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是低着头的,爸爸哼了一声,没再骂小白了。等教堂回来的时候,我看见小白和小花还有大黑在一起晒太阳嬉闹,我很开心。
  我也坐着晒太阳,我想看看太阳为何这么温暖,抬头的时候很刺眼,我心里又酸酸的了,我在想我心爱的男人会不会也在晒太阳。他会不会喜欢小白。
  我想去的那个地方我知道我去过,那里有白色和海蓝色的房子。不知道今晚摔倒的牛仔男孩还疼不疼,希望以后他受伤的时候不是傻笑而是可以毫无顾忌的哭出来。我也希望妹妹一觉睡醒后会喜欢上她自己做的指甲。

作者:傅佳慧
笔名:阿嘉
通讯地址: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荷花街道清莲里清莲小区(邮编324000)
邮箱:1484655387@qq.com
联系电话:15857458655(微信同号)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露珠 2018-6-12 21:40
欢迎参赛,预祝佳绩!
引用 露珠 2018-6-12 21:44
编号84
引用 跟着风去旅行 2018-6-12 22:10
好,谢谢
引用 陈林先 2018-6-13 15:54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引用 跟着风去旅行 2018-6-13 16:15
陈林先 发表于 2018-6-13 15:54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谢谢陈老师

查看全部评论(5)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6-20 11:16 , Processed in 0.787881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