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一把桃花扇,满眼桃花泪/海陵老缪

2017-12-6 19:15|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4863| 评论: 9|原作者: 海陵老缪|来自: 中国远山文学

摘要: 一把桃花扇,满眼桃花泪 去过泰州海陵城的人都说:海陵美,美就美在凤城河,清澈怡静,波光潋滟,碧波荡漾。凤城河的东南角,有一片桃园,走进园内,桃红柳绿,风景秀丽。右拐三十米外有一古建筑群,似庙似庵,典型 ...

    去过泰州海陵城的人都说:海陵美,美就美在凤城河,清澈怡静,波光潋滟,碧波荡漾。凤城河的东南角,有一片桃园,走进园内,桃红柳绿,风景秀丽。右拐三十米外有一古建筑群,似庙似庵,典型的海陵庭院式样,门前牌匾上大书“孔尚任故居”。走进院门,门廊两侧是回廊,东西厢房排列整齐,正屋后是一个园中园,亭台楼阁小巧玲珑。进东厢房,屋内陈设简陋,一床一案一茶几,案前一塑像,孔尚任正伏案疾书,一部感天动地传世之作——桃花扇,在这里完成了。
    到过南京金陵城的人都说,金陵美,美就美在秦淮河,绮丽、繁华、浆声灯影、歌舞升平。秦淮河上有一来燕桥,过桥南端左拐二十米处,即是媚香楼,上书“李香君故居”。进门一长廊,对门楣树一李香君塑像。迎着灯光,雍容华贵,正低首抚琴,这一点,几乎与古书记载不同。据说,李香君身材纤细,如弱柳扶风。琴棋书画,无所不能,诗词歌赋,无所不精。穿堂进入院落,临河三间两层小楼,楼梯狭窄,扶梯而上,凭栏远望,十里秦淮,尽收眼底。
    扬子江水把金陵、海陵连在一起,一把桃花扇,把历史拉回到三百多年前的明末清初时期,李香君算得上是最生不逢时的一代女子了。小香君生于1624年,卒于1653年,这段历史,怎一个“乱”字了得,她的童年与成长正是亡国之君明思宗朱由检崇祯帝主政时期,这个朱由检自从接了他那个木匠皇兄朱由校的皇位之后,一举摧毁了以魏忠贤为首的阉党集团,获得朝野一致好评,此君勤俭勤勉、励精图治、宵衣盱食、事必亲躬又刚愎自用、猜忌多疑。加上主政时期灾荒连年,盗贼蜂起,饥民扬杆举旗,北方满清又虎视眈眈。大明王朝已处在内忧外患、风雨飘摇之中了。——首先是两支农民起义主力军搅得北方烽火连天,一是李自成的陕西部,这个李自成挥师东下,于1644年3月底直捣京师,一举拿下大明王朝,结束了大明江山二百多年的统治。可是这个闯王攻下北京之后,也没有丢掉他的匪气,只一个多月即葬送了短命的大顺朝。其部下宰相牛金星敛财发了疯,刘宗敏杀人红了眼。另一支农民军即是张献忠、罗汝才部。此人就像恶魔下界一样,杀人如麻,把个四川杀得万户消疏鬼唱歌。另外就是爱新觉罗氏满清族,这个满清一直窥视着明帝国的大好河山,正养精蓄锐,恃机而发。崇祯朝内部,东林党人与阉党的斗争从来没有停息过,党争不断、攻奸不已。另外,袁崇焕的冤案也凉了大明将士的心。崇祯帝特别倚重的兵部尚书洪承畴的降清,彻底动摇了明王朝的根基。当李自成攻下北京,崇祯帝吊死煤山之后。马士英、阮大铖、史可法拥立朱由检堂兄朱由崧于南京为帝,立国号为弘光。当时,战火还没有烧到江南这个富庶之地,整个南京城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一片祥和的景象。秦淮河畔勾栏画肆,笙歌彻夜,这个朱家天下已到了日落西山、奄奄一息的时候了。
    都说历史是一面镜子,善恶忠奸在历史舞台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原来的食大明俸禄的达官显贵,封疆大臣,摇身一变,换上了满清的顶戴花翎,一个个成了满清的鹰犬,在追杀大明残部的战争中比之八旗子弟毫不逊色。
    那个以屠戮征服中华,以“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剃发令敲碎汉人脊椎骨,防汉如防贼的满清,从1616年到1912年发展和统治中国296年,这一时期,虽说出现了所谓的康乾盛世,但冤狱遍地,文字狱连天,确是中国最专治、最黑暗、最反动的一代王朝。
    笔下再回到那把桃花扇,李香君作为秦淮河畔媚香楼的一青楼女子,在这乱世之秋能做什么呢?独善其身,出污泥而不染,已是最好的选择了。现在,她真的看不懂这个世界,那个左右逢源乐于助人的杨龙友,那个后东林党视为死敌的马士英,却能为大明流尽最后一滴血,而她心目中的铮铮之士钱谦益和她的心上人侯朝宗的降清,更是让她万念俱灰。历史上对她的死说法语焉不详。有说她削发为尼,有说她郁郁而终,就不得而知了。这让我想起了孔尚任的那首桃花扇词曲:
    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谢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袅鸟。残山梦最真,旧境难丢掉,不信这舆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孔尚任
    随兴也诌上一曲:
都言香君傻,都云香君痴,你青楼哪知红楼事,你哪知风流梦中金满堂,春宵一刻值千金。我的个香君妹啊,听央伶穿越时空说几句,你不懂委曲求全念荣华,你不懂摧眉折腰事权贵,你不知人模狗样两张脸,你不会台前幕后耍心机,你只知深明大义全气节,你只知洁身自好感天地,直落得千滴泪伴着那秦河水,一腔热血溅满那桃花扇。

                           海陵老缪
                         2017.12.1,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舟上客 2017-12-3 11:36
桃花扇的故事令人感叹!欣赏佳作!热烈欢迎海陵老繆加盟远山!
引用 海陵老缪 2017-12-4 08:53
舟上客 发表于 2017-12-3 11:36
桃花扇的故事令人感叹!欣赏佳作!热烈欢迎海陵老繆加盟远山!

初登远山文学网,这是我发的第一篇文章,谢版主评论。
引用 菜鸟书虫 2017-12-5 09:39
好文!欣赏!
引用 春归处 2017-12-5 22:12
文笔流畅,诗情暗蕴,功底不凡!问好老师!热烈欢迎!
引用 春归处 2017-12-5 22:13
文笔流畅,诗情暗蕴,功底不凡!问好老师!热烈欢迎!
引用 海陵老缪 2017-12-6 17:27
谢春归处点评,顺祝晚上好。写于南京。
引用 陈林先 2017-12-6 19:19
欣赏佳作,推荐成文!
引用 荷语 2017-12-8 11:24
荷语近日手术,欢迎来迟!欢迎老师入驻远山,为远山锦上添花赐佳作!荷语敬茶!
引用 第九杯茶 2017-12-17 17:15
一朵桃花,一把扇子,一个女人,一个王朝。当桃花开在扇底,六朝古都如梦幻泡影。桃花再也不是合欢的香艳,而是一个王朝远去的背影。

查看全部评论(9)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7-12-18 14:46 , Processed in 0.305042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