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订阅

散文随笔

故乡情结――读黄叶飘飞《回湘记》
故乡情结――读黄叶飘飞《回湘记》
散文 故乡情结――读黄叶飘飞《回湘记》 文:四季如秋 古往今来,大凡离开故土在异地他乡的人都有着对故乡的一种难解情结。从李白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到柳宗元的“秋来处处割愁肠”和王维的“每 ...
2019-3-25 17:20
女人的买卖
女人的买卖
以前在严歌苓的小说《扶桑》中看到过一段话:“出卖其实是一个弹性很大的概念,现在很多女人都暗暗为自己定了价格:车子、房产、多少万的年收入等等,另一方面出卖的概念也被偷换成了婚嫁,有人将肉体出卖给无忧虑的 ...
2019-3-24 18:39
问柳/笑君
问柳/笑君
问柳(散文) 旭日升起来了,世界从朦胧中醒来,便也渐渐的有了色彩。我站在阳台上吃早餐,吃着,吃着,眼睛被 “苑湖”边的那棵柳树吸引了。哟!这才几天没注意,竟如此的生机盎然,满是春天的模样了。其实,这 ...
2019-3-22 11:49
家乡的油菜花
家乡的油菜花
  广州素有“花城”之称,深圳更不例外,一年四季鲜花盛开。在深圳漂泊这么多年,唯有家乡的油菜花一直灿烂于心,经久不衰! 油菜花没有水仙的冰清玉洁,也没有茉莉的芳香四溢;没有菊花的多姿多彩,更没有牡 ...
2019-3-18 22:08
原来我们的梦想都这么脆弱,这么不堪一击
原来我们的梦想都这么脆弱,这么不堪一击
01 早晨起来,发现自己前不久列完的大纲只剩下了一半,经过一个早上的仔细勘察,才发现一点踪迹……成为了废纸,还有一大半无影无踪。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被小孩当废纸撕烂了,毫无顾忌地丢到垃圾桶里。一个周末 ...
2019-3-17 18:39
人生“今天”最珍贵/鲁宏
人生“今天”最珍贵/鲁宏
人生“今天”最珍贵 文/鲁宏 “人的一生,只有三日之贵,昨日;今日;明日;三日紧相连。” 这是一位哲学家说过的话。 今日是昨日的继往,明日又是今日的未来;昨日是一张作废的支票,明日是一笔不能取用 ...
2019-3-13 18:26
我从花丛走过
我从花丛走过
我从花丛走过 文/鲁宏 ——写给北疆的八月 北疆八月的原野上,绿草茵茵,溪水潺潺。高高的天空,白云变幻着个体的形态,在蓝蓝的天空中穿行。 地上的鲜花儿们,摇摇摆摆,在大自然的绿毯上,跳动 ...
2019-3-12 18:53
保险的那些事/笑君
保险的那些事/笑君
保险的那些事(散文) 写下这个题目,觉得自己真的很好笑,这个世道有保险这一说吗?当然,有人说有,那就是卖保险的人。在他们的眼里,只要有钱,什么都是保险,什么都可以用“保险”两个字来标价,对谁都可以出 ...
2019-3-9 17:33
好梦醒来/于公谨
好梦醒来/于公谨
散文随笔    好梦醒来 于公谨 睡了十几个小时,恍然是一个世纪,也好像是一秒。即使是醒过来的时候,还是有些疲倦地扭动着头,想要看清楚所在的地方,心也有些迷当。这是休息?并没有任何的惬意,只 ...
2019-3-5 18:12
我可能也将死于三万杯咖啡
我可能也将死于三万杯咖啡
01 早就听闻巴尔扎克先生大名,又意外听说他的一句名言: “我将死于三万杯咖啡。” 这句话代表了巴尔扎克先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辛勤写作,笔耕不辍。有人证明,最多的时候,巴尔扎克先生一天最多能喝十五杯咖 ...
2019-3-3 18:27
一朵陨落的红梅花/孙金来
一朵陨落的红梅花/孙金来
我喜欢养花,花儿里我最喜欢梅花,欣喜那年遇到了它,而且是我最得意的红梅,领回家的第二年花就开了,中国红的色彩,红得喜庆而又壮丽,我庆幸得到这样好的一棵红梅花,今年开得更好看。 我又喜欢摄影,和养 ...
2019-2-28 16:00
【笑君散文】故乡,故乡
【笑君散文】故乡,故乡
故乡,故乡(散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乡,只是这故乡却不是一成不变的,有时,只能是留存在记忆里的岁月。我祖先的栖息之处,我生活过的那片土地——陈瓦屋郢,便是我的故乡。历史上,这个地方,除了陈瓦屋郢四个 ...
2019-2-28 15:18
女人和一个家/鲁宏
女人和一个家/鲁宏
女人和一个家 文/鲁宏 一个女人, 要让心爱的那个男人,过得光鲜,要把一个家过的温暖,过的有钱花。 钱,虽不是衡量感情的砝码。但,情感中缺少了钱的伴随,也是枉然。尤其生活在现代,高速发展人 世 ...
2019-2-26 16:47
爷爷的秘密
爷爷的秘密
《爷爷的秘密》 直到爷爷去世的那一天,我才知道了家里隐藏了二十多年的秘密,一个有关爸爸的身世之谜。那天是大年初九,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在这之前我从未见过死人长什么样,那天中午11点48分,爷爷在草垫子上吐 ...
2019-2-25 18:19
一加一等于三 /杨紫英
一加一等于三 /杨紫英
一加一等于三 文/杨紫英(美国) 光阴荏苒,算算我每天早上来这个公园打太极,到今年元旦已进入第四年了。 还记得进入二○一九年的头一天,那天天气并不怎么好。尽管 ...
2019-2-25 18:16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3-25 20:30 , Processed in 0.232406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