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订阅

散文随笔

雪/笑君
雪/笑君
雪 (散文)风霜雨雪,总是在四季的交替中,按既定的时序,以不同的姿态,毫不吝啬的馈赠给大地,给万物带来生长的机遇。使无垠的世界,在阴晴圆缺中变得多姿多彩;使滚滚红尘,在千变万化中获得了温暖与和谐。雪是 ...
2019-1-20 15:31
流年飞絮,盼年的童年
流年飞絮,盼年的童年
流年飞絮,盼年的童年 文/鲁宏 又要过年了,忙忙碌碌的感叹中想起了,那段久远的童年,盼年,过年的往昔些许...... 记得,一到冬至雪花飘起时,我就开始在心里盼年了。过年能穿上一身妈妈亲手缝制的漂亮 ...
2019-1-18 09:21
名家专栏/我为什么喜爱唱《在水一方》的歌/悠悠岁月
名家专栏/我为什么喜爱唱《在水一方》的歌/悠悠岁月
我为什么喜爱唱《在水一方》的歌 兼谈婚姻的和谐 几年前,不知什么原因,忽然喜欢上了林家庆作曲,琼瑶作词《在水一方》的歌。常被歌曲那绵软悠柔却又坚定的曲调所吸引。 琼瑶《在 ...
2019-1-17 18:30
观看深圳东湖菊花展/杨杰峰
观看深圳东湖菊花展/杨杰峰
观看深圳东湖菊花展 文/杨杰峰 深圳东湖菊花展,是我的一位亲人告诉我的。实际上展出接近尾声,我家人说菊花展已经结束了。可是我还是去看菊花展了,我来得晚了,很多菊花已经 ...
2019-1-15 16:37
屋顶上的梧桐树/孙金来
屋顶上的梧桐树/孙金来
屋顶上的梧桐树 (原创) 孙金来 我住在二楼,窗外对面是一栋废弃的锅炉房,屋顶长着一棵小梧桐树。十多年前,它还是一米高时,我儿子看到了它感觉奇怪,就问我:“爸爸,那是棵什么树,能长在屋顶上,它的 ...
2019-1-14 09:45
我很久没写的散文/若初语
我很久没写的散文/若初语
我很久没写的散文 文/若初语 小家伙,你睡了多久了。 很快,它就出现在田野的小路。我把它放了。 学会沉闷的句子间拥有诗意。他们。咖啡杯,提子干都喊我妈妈。妈妈,你写的诗呢?可是也有反对的几把声音,比 ...
2019-1-11 10:55
名家专栏/ 实探圣安福核电厂/杨育英
名家专栏/ 实探圣安福核电厂/杨育英
实探圣安福核电厂 文/杨育英 球友马克在圣安福(San Onofr)核能发电站工作,服务长达36年,担任辐射防护部经理,还身兼发电站的导游和解说员。他说,这座核能发电站正在退役中(Dcommis ...
2019-1-8 18:35
我家来了个可人儿/紫英
我家来了个可人儿/紫英
我家来了个可人儿 文/杨紫英 感恩节一到,一波又一波“黑五”热卖的浪潮,席卷了美国各地的卖场,大家为了竞相购买,以及网购都忙得不亦乐乎,这时总让我思念起二年前来我家租房子的马钮。 马钮,一个28 ...
2019-1-8 17:58
由艺术家展开人性
由艺术家展开人性
由艺术家展开人性作者:李芳洲一 二十一世纪“有用论”和“无用论”,打着教皇的伞盖,以银河落九天的气势,高强快速地推送、刷新自己。 百无一用是艺术:音乐、文学、绘画们,只能为他人作嫁衣裳,不,还可以作幌 ...
2019-1-2 16:46
忆老师,偶然/笑君
忆老师,偶然/笑君
忆老师,偶然(散文) 文/笑君 在我为文学愤青的年代,有一个人,不能不提,他就是我的老师,偶然。 老师的名字,我是不能叫的。老师和我父亲,年龄相差无几,是同乡人,又同在县里工作。而且,老师是我祖母 ...
2018-12-30 17:06
红桔记/第九杯茶
红桔记/第九杯茶
这些天,每每路过老宅时,我总是会回头瞧上几眼老宅旁的红桔树。十二月末,红桔已经过了采摘期,但这棵红桔树上还零星的挂着些小灯笼。 说到红桔,很多人大抵要问这红桔与红橘有什么差别。其实,这也是我想问的。其 ...
2018-12-29 09:26
日照北疆雪
日照北疆雪
日照北疆雪 文/鲁宏 冬天的北疆,太阳高挂在树梢,俯视着白雪茫茫的大地。 当仰望她的时候, 一点儿也不觉得她的光芒刺眼。 她是被白雪惊呆了,吓着了。 不得不收回她,春夏秋的锐利锋芒。 那冬天的太 ...
2018-12-27 10:09
一条木质纹理的梯路/孙金来
一条木质纹理的梯路/孙金来
一条木质纹理的梯路,两边布满树桩,可这都是水泥制作,水泥制作的木栏也这么惟妙惟肖,梯路通往山上公园,公园里有美丽的风景,走这条路的人感觉很惬意,甚至感觉到有融融的暖意。 一男一女两位老者走在梯路上 ...
2018-12-26 12:43
曾经,也愤青/笑君
曾经,也愤青/笑君
曾经,也愤青(散文) 文/笑君 曾经,我也有过一个愤青的时代。我为文学而愤青,不折不扣的文学青年。没有读过大学的我,不知为啥, ...
2018-12-25 09:17
站在情韵深处望故乡/何舒
站在情韵深处望故乡/何舒
站在情韵深处望家乡(散文诗) 贵州/何舒 多年后的某一天,我带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家乡,回到那能喊出我乳名的地方。 一个地方能喊出乳名,——那是家乡! 听着,那么的亲切,那么珍贵。 家乡的天空越来 ...
2018-12-25 09:12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1-20 17:35 , Processed in 0.424895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