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订阅

小说剧本

憋屈的年
憋屈的年
憋屈的年 文/智者见智 寒假对学生来说应该是补短提升的好时机。 二喜今年高考。假期一放,手机、平板闲不住了,白天、黑夜泡在上面,玩游戏,聊天。 假期中最大的一件事是过年。走亲访友是必须的。二喜今年最 ...
2019-2-16 14:48
那片藏在心底的花海
那片藏在心底的花海
她是一位卖花的普通姑娘。 长相普通,工作普通,家境也很普通,甚至就连卖的花都是普通的玫瑰、百合花。 可是,在这位无比普通的卖花姑娘身上,将会发生很多不一样的事情…… 01 她喜欢好多花,菊花、兰花、梅花 ...
2019-2-3 18:12
富水河水啊,悠悠地流
富水河水啊,悠悠地流
楔子    五龙河在胶东是很有名气的,就像伏尔加河在俄罗斯那么有名儿。她是由五条河流汇集而成,故此才有五龙河这名儿的。这五条河流发源于栖霞、海阳一带的崇山峻岭之中,最终在莱阳地面上汇合,浩浩荡荡地在 ...
2019-1-31 21:59
许久精升官记(四十)/陈林先
许久精升官记(四十)/陈林先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最后一个春节就要到了,许久精开始忙碌起来。可以说,进了腊月,许久精是全安东县最忙的人。冬天是白酒销售的旺季,腊月又是旺季中的旺季,虽说有林俊升在主持大局,但大事情还得许久精拿主意,比 ...
2019-1-31 21:40
流年飞絮,承担/鲁宏
流年飞絮,承担/鲁宏
流年飞絮,承担 文/鲁宏 在我的家里,我是一位两个弟弟,一个妹妹的姐姐。本来,我的性格生来柔弱,应该有个姐姐哥哥们来呵护的小女孩,可老天却偏偏把我安排在了,要承担呵护弟妹的位置上,让我苦不堪言。 ...
2019-1-30 17:38
啊,大山作证/野老
啊,大山作证/野老
啊,大山作证(中篇小说) 【龙头】   初冬的太阳懒洋洋地爬上东山顶的时候,我已经跑完了毎天早晨的三公里,悠悠地转回了高山镇了。   沉睡了一夜的高山镇,又沸腾起来了:迟来报晓的雄鸡啼鸣声,朝着路人撒 ...
2019-1-27 10:03
蹊跷/智者见智
蹊跷/智者见智
又是一年春节到。 安排值班是办公室最头痛的事,往年都是在放假的前二天分二批带班领导、值班人员现场抓阄排出值班日期,人人凭手气,公平、公正,没啥说的,同事之间根据实际情况私下可以调换值班。 随着科 ...
2019-1-25 16:41
暗流/野老
暗流/野老
【1】      “……全体党員同志们,今年咱们柳树庄打这眼深井,是打在120米以下,打在了暗流上了,应该能够解决咱们全村的吃水问题!”      在柳树庄村全体党员讨论村委主任宋笑生预备党員转正的大会上 ...
2019-1-25 08:43
桃花溪的风流寡妇/野老
桃花溪的风流寡妇/野老
【1】   陶桃儿的丈夫陶吉祥去废城冷库拉苹果箱子,晚上回来驾驶着四轮手扶车行驶到高山镇商业大街时,被一家企业扩建厂房堆积在路边的大堆沙子给绊了个正着,车翻人亡,时值农历九月初六日晚上九点零三分! ...
2019-1-24 17:23
许久精升官记(三十九)/陈林先
许久精升官记(三十九)/陈林先
安东县境往北不到一百公里就是母亲河,按理论上来说,安东县属于黄灌区,可由于渤海市境内的东大沟河东西横穿安东县 ,基本解决了安东县的农田灌溉问题,造成了安东县的农田一直没用上黄河水。最近几年,天气干旱, ...
2019-1-21 18:05
黄家政变记/野老
黄家政变记/野老
1.    黃老三边下力蹬着自行車边在心里狠劲地骂着!妈妈的,兔崽子!念了半辈子的书,都念完了什么来着?什么什么……对对对,叫那“白死的猴”,真该白死!书,白念了,妈妈的,都念到驴肚子里去了,这个兔崽子 ...
2019-1-19 08:34
许久精升官记(三十八)/陈林先
许久精升官记(三十八)/陈林先
刚踏入农历三月份,霍文和霍武兄弟俩就如约而至。 他俩到来后,没有先惊动县里,而是在许久精的陪同下参观了老酒坊和新厂房,在晚上的接风宴上,许久精详细介绍了安东县招商引资的政策,特别说明了在霍氏兄弟投资 ...
2019-1-18 17:52
青鸟自天堂飞来
青鸟自天堂飞来
高大明就像死了一样,也不吃也不喝,也不说话也不哭闹,要不就是闭着两个眼眼泪无声地从眼角往下淌,要不就是瞪着两个眼目不转睛地盯着某个地方一盯就是几十分钟。闺女把手放在他的鼻子下嘴边上,知道有气儿往外出也 ...
2019-1-18 09:06
生死盼/野老
生死盼/野老
柳家湾柳老四的老婆胡桂芝刚从手术室被推出来时,神志是不清醒的,正处在昏迷状态。柳老四迎上去把胡桂芝的手攥在自个手里使劲握着,唯恐老婆子突然一下子从自个眼前消失了,泪水涟涟,喃喃道:“他妈啊,你可把俺吓 ...
2019-1-16 17:39
巷儿深深/野老
巷儿深深/野老
【1】    住在深巷最里边的小国家里飘出了肉香味儿。小国对他妈王淑卿说:“妈,俺去叫海船哥一声,让他也来吃一顿狗肉吧!”王淑卿抬起头看看墙上挂着的“北极星”挂钟,时针已指向九点半了,又望望窗外黑咕隆咚 ...
2019-1-14 09:25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2-17 03:58 , Processed in 0.150517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