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杨桃/一地闲花

2018-1-14 09:10|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167| 评论: 10|原作者: 陈林先|来自: 中国远山文学网

摘要: 搬家的时候,我收拾旧书和杂物,目光定在一张照片上。一个巧笑嫣然的女子倚在桃树下。午后的阳光穿过窗前的高高的木芙蓉,温暖而安静。时光在这安静里仿佛倒回到三十年前...... 那时的桃花湾家 家户户都有几十棵 ...

    搬家的时候,我收拾旧书和杂物,目光定在一张照片上。一个巧笑嫣然的女子倚在桃树下。午后的阳光穿过窗前的高高的木芙蓉,温暖而安静。时光在这安静里仿佛倒回到三十年前......

    那时的桃花湾家 家户户都有几十棵桃树。每年三月,桃花芳菲,镇上照相的人就带着相机到我们村来做生意。村里的姑娘们就换了新衣嘻嘻哈哈的在树下拍照,羞涩的摆着各种姿势。八几年照相机对于农村人来说还挺稀罕,上村头我舅老表如意也不知从哪借了个相机,神气活现的到我们村来显摆。我知道老表醉翁之意不在酒,无非是想搭讪我姐杨桃。
    提起我老表如意照相的囧事,把我肚子都笑得疼。 那一年,老表不过二十郎当年纪,
    到南京他姑奶奶家玩,逛夫子庙。乡里人头一次出门,乖乖,看到外国人多稀奇,傻愣愣地撵着一对外国情侣看。那对外国朋友忙着拍照,正想照个合影,一回头见我老表,便连说带比意思让我老表帮他们拍个合影。老表逞能,接过照相机还直学人家“OK”。拿着相机也不好意思说不会,凑到眼睛跟前像模像样一按。听到咔嚓一声后,喜滋滋的送给老外看。老外看了先是一怔,接着两个人笑得只喊“卖糕的”。老表被笑得莫名其妙,凑近一看,原来他拿反了相机镜头对准了自己,相机里照得是他鬼大一只眼睛。
    我帮老表约出杨桃照相时,老表激动的眼睛发光,并大方的把他的蛤蟆镜借给我装了半天酷。十九岁的杨桃倚在桃树下,身材窈窕,乌发齐眉,温婉秀丽。老表举着相机忙地屁颠屁颠,一边赞叹:杨桃,你比山口百惠还好看。杨桃低眉含羞一笑,白皙的脸上浮起两片浅浅的红晕。风吹枝摇,粉红的桃花盈盈一瓣落在杨桃的发间,真是人面桃花相映红。(当然,这是我多年后的感叹)。那时候,我也迷恋《大众电影》,觉得杨桃姐真比电影演员还好看。

    杨桃是我姐,杨桃不是我亲姐,是我妈的干女儿。
    杨桃做妈的干女儿可不是一句口头上的承诺,是正儿八经烧香磕头的。 杨桃小时候体弱多病,她妈听邻村娄瞎子算命说不好养,最好拜个干老子,沾点别人的福气。杨桃妈就找上了我妈。不是有句话调侃干亲:“干老子干老子,一年一件花袄子。花袄子穿破了,干老子喊错了。”我爸是村里的会计,人鬼精,哪能算不过来这账?那年我还小,爸和妈在牛栏里喂刚买回的小牛。
   “ 这事不能应,一年三节多少总得打发不是?说你蠢,你还不信。”爸一边给他的宝 贝小牛犊喂豆子一边训斥妈。
    “我都答应了,咋反悔呢?再说,在村里也多个人缘不是。”妈分辨。
    “人缘?嘁!杨桃妈又不是主任。”我爸一脸的不屑。
    “就你势力,就当做好事不行?我看杨桃长得怪可人的。”妈说着居然嘿嘿的笑起来了。
    “笑啥?”爸停下手里的活,不解的看着妈。
    “没准.....没准将来给咱家大萝卜(我哥的小名)做媳妇呢。”
“想得倒美!”我爸眉头一皱,我知道一准是在心里飞快的打起小算盘。爸停下活,在上衣口袋里掏出烟和挤瘪的火柴盒,偏剰一根没头子的棍签儿,便吆喝着我在灶头拿火柴 。点上烟后,我看到爸脸色由阴转晴,被烟熏眯的眼里有了笑意,不难读懂是对我妈这一难得远见之举的赞许和默认。我心中藏着这个小秘密,便没来由的高兴起来。
    就这样,一年三节杨桃都会拎着酒来,妈会给杨桃扯花衣裳,买太阳帽,杨桃穿上真是好看。
    那一年,我妈脸上就突兀长了一个大疔疮,疼得厉害,最后到医院开了刀,脸上落下蜈蚣似的疤痕。我妈便迷信的认为是替杨桃挡了灾,杨桃妈更是这样认定。更是嘱咐杨桃记着我妈的恩情。

    妈常说杨桃家怪可怜的,她爸是个药罐子,脸跟要死的人一样发黑,怕是活不长。家里年年拆东墙补西墙。杨桃还有一个比她大十来岁同母异父的哥哥,一天到晚焉了吧唧。因为小时候眼睛被牛剜了,眼角落了个长疤,我们背地里叫他疤眼。疤眼本来长得不赖,杨桃三岁那年,穿个红褂子,在牛栏边玩。她家老牛突然奔断牛桩,正好她哥割野麦回来,一把抱住杨桃,红了眼的老牛一角挑在她哥眼角。眼睛虽然没废,到底成了白眼。哥的眼睛一直是杨桃的心病,让她自责,内疚。
    我妈是真心疼杨桃,每次杀个鸡或是我哥捉了鱼,妈总差我喊杨桃来吃饭,谁要是欺负杨桃,第一个冲上去的准是我哥,虽然我哥那时瘦的跟猴似的。
    杨桃小时候
有哮喘病,一到秋天总要发几次,每次一发病,老远就能听到喉咙里发出鸡鸣一样的声音, 总是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平日里白白净净的小脸涨得发紫。总见她妈背着她去赤脚医生那打针,她妈便不让她和我们一起疯。杨桃很无聊,她总是捡根树棍在地上画画,我玩累了,就看杨桃画画,杨桃画得鱼虫花鸟,怪像的。
    “杨桃姐 ,你长大了想干啥?”我总是傻傻的问。
    “当画家。”杨桃想都没想回答。
    哥便常常偷我爸的记账本子,撕几张皱巴巴的纸送给杨桃画画。有一次爸发现了,实实的凿了哥一栗子。
    我和哥成日介像杨桃的跟班,上树掏鸟下河捉鱼,只要是杨桃想要的,我哥都不带龇牙的。
    哥和杨桃是同班,杨桃成绩好,年年第一。哥脑子笨,每年发成绩单,都清一色红数字。我爸常骂他是猪脑子。那时候,我们最喜欢打牌,除了打四十分和上游,还喜欢打三八二十四。就是出四张牌,运用加减乘除,看谁最快速度算出二十四的答案。杨桃反应敏捷,结果总是我哥脸红耳赤的捧着一大摞牌,哥的自尊心一败涂地,尤其在杨桃面前。
    再后来已出落的跟花儿一样的杨桃考到镇上的初中,哥只读完了小学便开始牵着牛跟爸学耕田。那年我上初一,杨桃读高中,我就知道,哥跟杨桃肯定没戏,我常常看到一个文质彬彬的叫秦淮的男同学用自行车载着杨桃,杨桃的眼里溢满笑,那笑比溪水还甜。

    杨桃恋爱了,毫无疑问。从情感上我拒绝秦淮的介入,在理智上我不得不承认,他们实在是太般配。
秦淮是小镇上的人,戴着眼镜,斯斯文文,是杨桃同学。他家里条件好,更重要的是他们还有着有着共同的爱好,我曾经看见一张杨桃的肖像画,实在是惟妙惟肖,是秦淮画的。杨桃墙上贴满了人物素描,尤其是照着《大众电影》里葛丽泰..嘉宝的黑白照画的肖像,极其神似。那时候,我们疯狂的迷恋着嘉宝和她塑造的经典人物。
    星期天,背着黄书包的秦淮常常骑着他的永久牌自行车来約杨桃。我家住在村头,我自然成了他们的联络员。当然,秦淮贿赂我的常常是一本琼瑶的小说。春日里,菜花黄,桃花红梨花白,我看到载着杨桃姐的秦淮,在两旁开满桃花的坑坑洼洼的黄土路上意气风发,杨桃姐俊俏的脸庞就像三月的桃花。晨雾迷蒙,山峦蜿蜒,记忆里一直定格着这一副青春飞扬的风景。

    人生这条路前面是什么样,你永远无法预料。有时候走着走着前面横着一条河或是挡着一座山,你不得不拐弯或后退;有时疑似山重水复,走着走着又是柳暗花明。
    杨桃休学要结婚了,对象却不是秦淮。当然,也不是我哥(这早在我的意料之中)。而是二十里外小刘村长得一脸痞子样的邱三强。我告诉哥这个消息时,哥正在地头放牛,他阴沉着脸一声不吭,忽然甩起鞭子狠狠抽在正低头吃草的牛屁股上,我和老牛同时惊地一跳。我老表如意晓得后更是气得捶胸顿足:“妈的,一朵鲜花怎么就插在那个牛屎粑上?”其实,老表要是拿镜子照照自己会发现,他自己也不比一坨牛屎强多少。我之所以不打击他,实在是老表说出了所有人的心里话。

    当年杨桃爸死的时候了,除了丢下一屁股的债,什么也没给那个家留下。杨桃能读到高中,也是她哥疤眼田里地里没命似的干活供着。
    我妈常说“风扫地月点灯”,我觉得形容杨桃家再合适不过。杨桃妈看着快三十还打光棍的儿子,一宿宿睡不着觉。
    雨天里,不知为给儿子说媒贴了多少茶饭酒烟,碗边都磨光了。村里的精明女人邱兰,凭着扁的能说成圆的三寸不乱之舌,把她有点瘸腿的妹妹邱菊说给疤眼。邱兰之所以这么卖力有个更主要的原因是:她早就对好看杨桃姐起了心,给她油嘴滑舌的弟弟邱三宝换亲。
    那邱三宝在农活上的能力尚有限,追女孩子倒是一套一套的。自见了杨桃后,天天来杨桃家死缠乱打。还整得跟小说里的情种似的,一副爱的死去活来的样子。扬言要是杨桃不嫁他,他就出家当和尚去。杨桃妈想着也是一桩公平交换,为了儿子,上吊抹泪,对杨桃软硬兼施。疤眼只能整日唉声叹气。

    屋檐的雨滴滴答答,院前的竹林默默低垂,仿佛承载不动江南雨中暮秋。偶尔,一阵风过,哗过一片雨声。几只母鸡缩头缩脑钻进堂间,在门旮旯里半闭着眼睛打盹。杨桃妈在灶下点着湿漉漉的稻草,把头伸进灶口,吹得腮帮子发酸,一边牵起围裙擦被浓烟熏出的眼水,疤眼一声不吭的在堂间编竹篮。风鼓动着木窗上的破塑料布,发出呼啦呼啦的声音。杨桃心不在焉的给我讲作业,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心里咒骂着这鬼天气,让人有喘不过气来的窒息。其实我知道,这一切与天气无关。我偷偷拿眼角探视杨桃。昏黄的灯光下,杨桃那张年轻的脸上,弯弯的细眉,密密低垂的睫毛,高挺的鼻梁,仿佛是外国油画里走出来的女子,典雅,温婉。而无情的生活压得杨桃又是那样的忧伤无助而彷徨。
    杨桃姐,你不考大学不后悔?你不跟秦淮好了?这些要脱口的话又被我生生咽了回去。杨桃姐哪里会不想考大学?她哪里舍弃的下情投意合的恋人?我知道那无疑是给杨桃姐伤痛的心又添一道新痕。

    杨桃到底还是嫁了。乡下姑娘出嫁作兴哭嫁,杨桃妈又嫁闺女又娶媳妇,忙进忙出,倒是我妈帮杨桃洗脸梳头,搂着杨桃儿呀乖呀狠狠哭了一场。杨桃哭得气哽喉噎,我忍不住躲在墙角抹眼泪。我爸是送亲,蹲在房门口闷声抽烟。
    唢呐声声,似血的残阳慢慢被夜色吞匿。新婚的杨桃在风里送我们,顺滑的头发用大红的手帕低低束在脑后,着粉色盘扣棉袄,这个小刘村最漂亮的新娘子,只是一双哭红的双眼没有一丝新娘子的期待和幸福,
    “记得要常来看姐。”
    杨桃楼着我的肩无声的啜泣.......
    “姐,好好过。我会来看你的。”
    走上山岗,我回转身,仿佛看见杨桃还站在十二月的寒风中,所有的喧闹好像与她无关,忽然觉得自己也是一个葬送杨桃婚姻的帮凶,眼泪就濡湿了脸颊。

    婚后的杨桃好像过得并不好,邱三宝爱赌博,常常欠的到处是赌债。杨桃生了女儿。我再见杨桃的时候也少了,只是年里杨桃会提了烟酒和点心来看爸妈,没见到我的时候,会给妈捎信说想我了。
    九五年我在镇上的印刷厂上班。那天,我正在印三联单,听到门卫说有人找我。却是几年没见的杨桃。杨桃还是那么好看,白白净净,穿着天青色滑雪衫,更有一种成熟的韵味。
    我意外又惊喜。
    “我来镇上开会,知道你在厂里,就想着来看看你。”
    “我姐当村官了。”我笑说 。
    上次听她嫂子说杨桃在村里选当妇联主任。我想杨桃的书总算没白读.
    “中午咱俩出去吃饭,我不想和那些人一起吃饭,不习惯那种场合。”杨桃羞涩一笑。
    杨桃没有变,还是当年娴静温婉的样子,我心里隐隐担忧,她这样的性格只怕胜任不了她现在的工作。
    我俩说笑时,我师傅老林不知怎么在四开机上哗啦印错了好几张海报,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我师傅老林其实并不老,二十七八岁,还没谈女朋友,挂在嘴边的话是,宁打光棍,不娶丑女。后来跟我打听杨桃时,我才醒悟老林的心慌和失态。自古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我们选了街后巷的小饭馆,吃饭时,烧了三鲜锅子,我特意要了一瓶老酒,不知是为了驱寒还是释放?
    “姐,你过得好不好?”这个疑问一直悬在心里,其实答案早也知晓,只是为了验证。
    “你是第二个这样问我的人。”杨桃姐看着窗外幽幽的说。
    杨桃端起着玻璃杯轻轻抿一小口,细眉微微一皱,不知是因为炉火,还是酒,杨桃姐白净的脸颊渐渐绯红,我恍惚又看到当年倚在桃花树下的那个杨桃。
    “知道吗,秦淮去年找过我,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我过得好不好?当年他没考上大学去了青岛当兵,后来在部队提了干。他说这么多年他一直忘不掉我。如果我过得不好,如果我愿意离婚,他马上带我远走高飞。”
    “你又拒绝他了。”我看着阿桃那双依然美丽的眼睛,有一闪而过的痛苦。
    “我不拒绝还能怎么样?当年我为了妈和哥,现在我同样舍弃不了妞妞。”
    杨桃轻轻叹了一口气。
    “再说,我也不再是曾经的我,哪里配得上他?”
    “姐,你应该勇敢一点。或者说自私一点。”
    “我妈常说,女人是个菜籽命,落在瘦处开瘦花,落到肥处起肥苔。我就是一朵苦菜花。”
    我心里在一次为杨桃姐惋惜,街面零零星星落下碎雪。那天我们喝得有点多,也说了很多话。关于青春,关于梦想,关于爱情,关于......
    而那个冬天,也成了我和杨桃的最后一面。

    再后来我辞了印刷厂的工作,去了上海。两年后回家听我妈说,杨桃没当妇联主任了,邱三宝买了一辆三轮车跑生意。那年夏天,邱三宝在家打麻将,妞妞在门前的池塘玩水失足落水。失去妞妞的杨桃,仿佛心被掏空了,大病一场,瘦的弱不禁风。此后更是沉默寡言。半年后杨桃随着打工的浪潮去了城里,从此后杳无音讯。那些年,我一直在打听杨桃的消息。关于杨桃的传闻,村人一直有几个版本:有人说杨桃被人贩子拐卖到四川;有人说曾在青岛看见一个女人极像杨桃,穿着泳衣,和一个看上去像老板的人在沙摊上晒太阳;又有人说,杨桃曾在杭州美术学院当人体模特。

    收废品的吆喝声穿长长的巷子 ,翻墙而入,拉回往事和一念之间的距离。阳光斜斜,在这不动生色的秋天里,让我想起一个与桃花有关的女子。桃花总是开在春天,当然,春天也总会如期而至。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陈林先 2018-1-14 09:24
看作者的作品,如同在欣赏一部纪录片,也如同在欣赏一幅美丽的画卷。作者娴熟的笔法,驾驭文字游刃有余,让大家在欣赏美丽文字的同时,会陷入对自己过去的回忆中,这就是文章的魅力所在。
欣赏佳作,推荐成文。
引用 舟上客 2018-1-14 18:55
文笔自然流畅,故事动人!赞!
引用 一地闲花 2018-1-14 20:34
陈林先 发表于 2018-1-14 09:24
看作者的作品,如同在欣赏一部纪录片,也如同在欣赏一幅美丽的画卷。作者娴熟的笔法,驾驭文字游刃有余,让 ...

谢谢老师精彩点评,辛苦了!
引用 一地闲花 2018-1-14 20:35
舟上客 发表于 2018-1-14 18:55
文笔自然流畅,故事动人!赞!

谢谢老师赏读!
引用 一地闲花 2018-1-14 20:35
舟上客 发表于 2018-1-14 18:55
文笔自然流畅,故事动人!赞!

谢谢老师赏读!
引用 荷语 2018-1-14 23:24
人生多折如戏,一地闲花似空。拜读佳作,置亮提读!感谢老师赐稿散版,期待分享您的更多美文!
引用 片片枫叶 2018-1-19 11:43
好文,欣赏
引用 一地闲花 2018-1-20 22:04
荷语 发表于 2018-1-14 23:24
人生多折如戏,一地闲花似空。拜读佳作,置亮提读!感谢老师赐稿散版,期待分享您的更多美文!

谢谢荷语老师提读,问好!
引用 一地闲花 2018-1-20 22:04
片片枫叶 发表于 2018-1-19 11:43
好文,欣赏

谢谢老友
引用 蔚青 2018-1-25 07:59
欣赏老师佳作,感佩老师的才情,祝创作愉快,遥致冬祺。!

查看全部评论(10)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9-25 08:51 , Processed in 1.412963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