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百万美金买人妻/w长婴

2018-4-3 09:10|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039| 评论: 2|原作者: w长婴|来自: 中国远山文学网

摘要: 《百万美金买人妻》 长婴 :最新作品 潮起又潮落花落随风去大浪淘不尽人心向无敌小嫚,是我国美丽的海滨城市,中国工商银行,某营业厅一名大堂经理,在九十年代初,她和丈夫一起,随着我国开放政策,国门大开 ...
           
潮起又潮落
花落随风去
大浪淘不尽
人心向无敌
小嫚,是我国美丽的海滨城市,中国工商银行,某营业厅一名大堂经理,在九十年代初,她和丈夫一起,随着我国开放政策,国门大开的浪潮,丢家弃子,前赴后继,远渡重洋,辞职到大洋彼岸去梦想掏金。
他们来到,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费城,环顾四周,举目无亲,放眼望去,满城都是黄头发,高鼻梁,蓝眼睛。他们讲话时,舌头好象伸不展,叽里咕噜,一句话也听不懂。
站在异国他乡街头,别说是掏金了,就连是立身、混碗饭吃,都不知所措。
夫妻俩,在大街上游荡了四天,带来一万多元人民币,所剩无几,眼看租住地下室的钱都没有了,两人还得吃饭呢,怎么办,真是急死人。
这真是叫天天不应,怨地地不灵,小嫚后悔及了,再加上又思念才四岁可爱的儿子,他这么小就交给姥姥管,自己放弃母爱,不能为儿子嘘寒问暖,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想起来,小嫚真是欲哭无泪。
她恨丈夫,也恨自己,心太高,放着国内好好的工作不干,说什么到发达国度去,先掏上几桶金,然后回国,再去孝敬父母。有钱了,去为儿子做更多的事情。
“你看怎么办,带来的钱用光了,想回都回不去,一连几天了,一个工作毛也没有找到,看你明天睡大街,喝西北风啊?”小嫚指着丈夫,哭丧个脸,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想死的心都有。
小嫚,人长得非常漂亮,皮肤白皙,身材匀称,再加上一身行内制服,一双水汪汪的大眼,人们从她的眼睛里,就能读出她的精明、干练。她作风泼辣,工作热情,认真,负责任。她在银行系统内,多次被评为三八红旗手,因此,还为本行赢得了不少客户呢。
终于,这天晚上,夫妻俩看到一家较大的中餐馆,就进了去。
餐馆因人手不够,多次招人未果,老板看到有华人前来应聘,就将他们俩拉进了后堂,一天没有吃饭的她俩,真是上天不负落路人,总算吃了顿饱饭。
吃完饭,老板要求他们俩,只能在后堂工作,不许进入前厅,小嫚就在后堂负责洗碗,打扫卫生。
小嫚心想,不管多累,也要咬牙挺住,先找个地方吃饭,最重要,总不能在异国他乡做个饿死鬼吧。
我现在是什么,小嫚顾不得多想,她放下自己的尊严,一心一意想和丈夫一起打拼,管住自己以往在国内银行,做大堂经理的嘴,少说话,多干活,取得老板的信任,在这儿站稳脚跟,先混个肚儿饱,这才是硬道理。
小嫚丈夫在厨师的指导下,切菜和炸油锅上的工作。小嫚一小时八美元,丈夫一小时十美元。
看来,说是在这所谓自由平等的国家里,也有男尊女卑,同工不同筹,对女人也存在歧视,并且没有价钱可讲。一天按八小时计算工钱,老板只管吃,不管住,其他开支自理。
夫妻俩租住在餐馆另一条街的一个地下室里,一间十多平米,除了房东提供一张床和一些简单家具,别无所有。
别看那个阴冷潮湿,不见天日的地下室,但一个月房租费,则需要七百五十美元整,还没有讨价还价,商量的余地。
你不租,有的是人租。这对异国他乡来打工的打工仔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老板一周发一次工资,夫妻俩累死累活,一天下来,争一百多美元。
当时美元和人民币的汇率是,一比七点几。按美元和人民币的对比,他们心理也算平衡一些,但除去房租,水、电等日常开支费用,余下的银子无法提。
尽管俩人什么都不买,头发长了自己理,衣服破了缝一缝补一补,就这样下去,但按照自己的梦想,何时才能淘到自己理想的一桶金呢?
因此,一想起国内的孩子和父母,小嫚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真是五味杂陈,这何时能拿着果实,回去报孝父母和孩子呢?想到这,小曼就一心想打退堂鼓,心想,待争到机票钱,还是回去,这不是我小嫚想要的久留之地。
原先心高气傲的小嫚,想和丈夫一心想争大钱,却被这无情的现实,从头凉到脚底,她不想再这样干下去了,一心想回国,和和孩子父母在一起,有亲情在,再苦也不在乎。
小嫚丈夫却安慰她说:“我们费了这么多的周折,吃了那么多的苦,刚来这儿,哪能一口吃个胖子,还是毛主席说的好,‘既来之,则安之,’我们还是要振奋精神,按照我们来时的既定目标,坚持下去,说不定有一天我们就成为个百万富翁呢。”
“做你的大头梦去吧。”小嫚登着她那双气得火冒三丈的牛眼,直逼丈夫。丈夫说完,也觉得自己是在说梦话,不好意思低下头。为了寻避尴尬,于是就哈哈哈地苦笑个不停。
小嫚夫妻俩在这家餐馆已经工作半年多了,小嫚拿出她在国内银行工作的表现,果然不出人所料,她出色的工作表现,也赢得了老板对她的信任。
老板为小嫚的工作表现,加了薪,每小时也加到了十美元整,并开始让她进入厅堂工作。
进入厅堂,主要是端盘子送餐,只不过是不洗碗,不打扫卫生而已。她落落大方,手脚麻利,对客人笑脸相迎,展现出东方女性的大美,她迷人的微笑,她热情的服务,赢得了不少的回头客,只要她往前厅一站,前来就餐的顾客盈们,餐馆里,餐餐人满为患。
有一个美国人,半年来,天天来这家餐馆就餐。
这个天天来这里就餐的人,是个美籍法国人,他叫皮尔希,三十七、八岁,身材伟岸,高高的鼻梁下,一双淡蓝色的大眼,炯炯有神,非常帅气,绅士,且彬彬有礼。
这人,家境殷实,他的祖祖祖辈,从法国来到美国,随华盛顿参加过南北战争。战争结束后,他在美国赢得了一席之地,从此,家族就此兴旺延续了下来。
到了皮尔希父辈这代,已经积累了不少的财富,不说家庭经济富可敌国,但庭的积累,殷实的家境条件,使得皮尔希家庭十辈子也用不尽,花不完的钱。
他家在费城的大楼就有好几栋,洋房,别墅遍布全美。还有几千公顷土地,全球到处都有他家的子公司,光家庭里的佣人,就有好几十。
属于皮尔希他个人支配的美金,就有一个多亿,因此,他大学毕业后,就游手好闲,整天无所事事,全球飞来飞去,天花天酒地,到处乱转找美人,泡夜店。婚离了结,结了离。他高亢爆棚的体内荷尔蒙,使两任妻子,一个韩国,一个日本的,都离他而去,现任妻子带着孩子住在瑞士。
妻子和他的分居,使得皮尔希体内,更加躁动不安,更加放肆,他到处找美女,由其是东方美女。
他认为,东方女人,性格温柔,善解人意,只要他看上的人,恨不得立马抱回家,一口吞进去。
他吃饭专门进中餐馆,目的是为了处寻觅华人美女,只要他认可的,他可不惜一切时间和代价。他有的是家庭的荣耀,有的是时间和美金。
皮尔希天天来餐馆吃饭,目的是看上了这个中国美女小嫚,一来二去,小嫚也就认识了这个人,和他说话也很投机,并且时不时地给他打个飞眼。
小嫚对皮尔希每每妩媚一笑,使他心里震惊。这在美国人看来,投给他的微笑和飞眼,就是这个人对他有好感,或是爱上他了。
美国人,不象中国人含蓄,遇事或说话得绕个湾湾。而美国人的执着与癫狂,中国人是理解不了的,他看中了小嫚,不管她有没有丈夫,他会天天来为你送花儿,还亲口喊你亲爱的,这让初来异国他乡的小嫚,有些茫然,这也许是文化上的差异吧。
你茫然,接受不了,不习惯也不行,他还是天天来为你送花儿,并且还专门在人多就餐时的大厅里,手捧鲜花,一腿跪地,“亲爱的,你嫁给我吧,我爱你。”天天如此,惹得老板和前来就餐的东方人,看了不可思议,一些小青年还故意挑逗,齐声高喊,“嫁给他,嫁给他!”
气得小嫚的丈夫,极为愤怒,他指着皮尔希:“你这个流氓,不要脸的混蛋,我看不起你,她是我的妻子,能嫁给你吗?滚蛋去吧,你再敢来,就打断你的狗腿。”可这是在美国,不是你说打就能打的嘛。
再说,你这是个餐馆,总不能不让人家来吃饭吧,只要一到饭点,皮尔希非来不可,还是带着鲜花来,献给小曼,还是那句话,亲爱的,你嫁给我吧,我爱你,双手一摊,就想上前去拥抱你。
皮尔希见了小嫚的丈夫,也是说,亲爱的,请把你的老婆嫁给我吧,我爱她,我有钱,我给你钱,给你一百万美金,行不行?气得小曼的丈夫直翻白眼,不管你怎么骂他,也未阻碍皮尔希对小嫚的追求。
皮尔希在小嫚跟前,总是甜言蜜语,听得小嫚心花怒放,皮尔希这些甜美的赞语,给这个虚荣心的女人留下了祸根。
说实在的,半年多来,小嫚也认识了这个人,通过和他的接触,认为这人并不坏,他潇洒,他风度翩翩,他为人谦和,并不是人们想象的,那种纨绔子弟。
经过打听,他家在费城,是一个顶级富豪,论家庭条件,论他的人,是一个女人心目中白马王子,也是一个女人向往的家庭。
小嫚从心底里,很喜欢这个高大的美国人。如果和丈夫对比,她愿意选择这个人,也盼望选择他的这个家庭。
小嫚心想,如果我真的嫁给了这个人,也并不是一个不好的先选择,只是我们还有孩子,并且我们还在婚内,小嫚心里十分矛盾,不再敢想下去了。
可转眼一念,这个人,这个家庭,又占据了她的脑海。他这么主动追求我,一直不放弃对我的追求,我不能放弃,而且要抓住不放,谁放弃,谁就是个傻逼。
如果跟了皮尔希,我不就成了美国人了吗,那我的孩子,今后不也可以来美国了吗,如果皮尔希真的给丈夫一百万美金,他以前预言的百万富翁梦,不也梦想成真了吗。想到这些,小嫚心里沾沾自喜,暗自笑个不停。
晚上,夫妻俩累了一天,回到租住四壁突空,阴暗潮湿地下室,心里真不知道说什么。
躺在床上,小嫚回味着半年来所发生的一切,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于是,她开玩笑地对丈夫说,“如果我真的和皮尔希结婚了,你就可以拿着这笔钱回去,我们就不用再在这里打工,端盘子,洗碗,住这个黑暗的地下室了。”
“你想的美,我怎么可能把老婆给卖了呢,我们在这里相依为命。”丈夫揪了一把小嫚说:“那我回去怎么向儿子交代,怎么向你父母交代,我把她的女儿给卖了,这还得了,他们不把我给活吞了才怪呢。”
玩笑归玩笑,可是,这件事一直占居着小嫚的心。皮尔希“我爱你”的甜言蜜语,始终,盘旋在她的耳际。
当然,她从心底里也是舍不得丈夫,他们从小就是青梅竹马,一起在海边长大,一起上的大学,又在一起工作,两人的爱情,有大海作证。可他们目前的处境,不能不提到两人的议事日程里来。
是日中午,皮尔希又来到餐馆,拿着鲜花,找到小嫚和她的丈夫,认真的说:“今天我和我的律师商量好了,拿出一百万美金支付给你,你们看行不行?”他对着小嫚的丈夫又说:“你就把你老婆嫁给我吧,我太爱她了,求求你,没有她,我真的活不下去了。”
“滚!臭不要脸的。”小嫚丈夫一脸的愤怒。
小嫚丈夫的愤怒,他理解是他嫌钱少了。“我再加你一百万美金,两百万美金,总能打动你吧。”
皮尔希又继续对小曼说:“嫚,你嫁给我吧,我太爱你了,我会对你很好的,我很会爱你的,不让你洗碗的,我们家有菲律宾佣人几十个,让他们洗碗。我不让你住地下室,我的房子多大的很,你做我的太太就行了。”
“然后,我会让我的律师,把我和我在瑞士老婆离婚文书拟设好,离了婚,我就娶你结婚。”皮尔希的话说得铿锵有力、肯定。
还说什么呢?在金钱面前,人性往往是扭曲的,人们总是腿软,被金钱蒙住双眼,且目光短浅的人有的是,有人为了金钱,会失去理智,会丢失人性。
二百万美金啊,那可是一个天文数字,别说是有了这么多的钱,就是听到这么多钱,心里都会发抖。
夫妻俩听了皮尔希说,付给他们二百万美金,吓得他俩争着大双眼,傻傻地站在后堂的院子里,半天说不话来。
二百万美元啊,这是他俩为人家打工洗碗,十辈子也争不回啊!
小嫚了解皮尔希的性格,他会说到做到,不是这个人多么慷慨,而是他家太有钱了,他不在乎这些钱,他就在乎的是这个中国美人。看来他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
晚上下班回去后,小嫚就做丈夫的工作,“你就让我嫁给他吧,你拿上二百万美元,马上就回去,回去后,好好买个房子,把我们的孩子照顾好,厚待我的父母,等到孩子大一些,等到我取得了真正合法美国公民后,我让皮尔希把我们儿子接来美国,受更好的教育,那不是一件美好的事吗?”
小嫚继续说:“这一切不也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吗?何乐而不为呢?不要为了我,舍不得,放不下,放弃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你要是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你要听我的话,回去后和儿子好好地过日子,你和孩子想我的时候,就打个电话。
我虽然嫁给他乡一个外国人,但我一辈子也不会忘了你的,我们的爱情,曾有大海作证。”说完,小嫚趴在丈夫的肩头,哄着他,假装哭个不停。
小嫚丈夫紧紧抱着她,亲吻她的热唇,伤心的不知道从何说说起,小嫚却又安慰丈夫说:
“我们俩,万里迢迢,飘洋过海,从地球的另一面,来到地球这一边,不就是来寻觅梦想,寻找幸福来的吗?如今满满的两大桶黄金,就摆在你面前,你就一点不动心吗?你有了钱,回去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并且比我更好的女人多的是。”
“是啊,两百万美元啊,你说谁不动心呢?可是,你是我初恋,同甘共苦,风雨同舟的恋人,原配的结发妻子啊,况且我们还有孩子,我们感情深笃,生死相依,我怎么舍得让你离开我啊!”
说完,丈夫紧紧地将小嫚搂在怀里,泪如雨下,伤心至极,说着,又痛哭流涕,就象现在要生死离别似的,泣不成声。
是日,皮尔希带来了他的私人律师,说是他已经和妻子正式离了婚。律师也可以帮助他们俩办理离婚手续。
小嫚对丈夫的耐心劝解、说服,还是无济于事,他还是想不通,不能为了金钱,去出卖自己的灵魂。
“你不愿意出卖自己的灵魂,可我愿意出卖自己的灵魂,我不想过这样一个苦海无边,一眼望不到头的苦日子,我可不想住在这个慢无天日,阴暗潮湿的地下室。你和我离婚,既救了你,又成全了我,也为了我们孩子的将来,做了嫁衣,有什么不可以?” 小嫚显然有些激动、生气。
小嫚丈夫在她的压力下,也想通了,反正小嫚的心已去,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留住她的人,也留不住她的心,就由她去吧。
于是,小嫚丈夫终于同意和她离婚了。
一个星期天的早晨,太阳刚露出笑脸,一排豪华车队,就出现在小嫚和丈夫居住的地下室街前,在律师和公正人员的监督下,一张存有二百万美元,金光闪闪的“汇丰银行”金卡,由皮尔希律师和公证人员的鉴证下,郑重地交到小嫚丈夫的手里。
他签完字后,颤抖的双手,捧着这张重如太山的卡片,看着梳妆打扮一新的爱妻,心在流血,痛如刀绞,整个人像是被尖刀宛空了骨肉,只剩下一具外壳,他呆若木鸡地站在马路中央,望着这支豪华车队,带着昔日的爱妻,前呼后拥,带着小嫚的幸福,向远方的教堂驶去。
顿时小嫚前夫,感到十分的委屈,泪水蒙住了整个双眼,他站在马路当中,什么也都看不见了。
各位看官,你看后……?
据可靠消息,小嫚嫁给皮尔希后,为他生了个中西结合的混血女宝,宝贝头发卷卷的,小脸白白的,胖胖的,既象爸爸,又象妈妈,十分的漂亮。皮尔希一手拥着爱妻小嫚,一手捧着洋娃娃,这张照片,还上了当地报纸的头板头条呢。在当地轰动一时的,百万美金买人妻,多次见予报端,也收场了。
小嫚的中国前夫呢,他回国后,就在海边买了一套别墅,带着儿子,也做了新郎。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荷语 2018-4-3 08:19
异域淘金梦,还能想起毛主席话,可终究是淘到了金,丢掉了魂。谁能说得出现实多情或无情?
引用 陈林先 2018-4-3 09:11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查看全部评论(2)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5-27 15:52 , Processed in 0.290374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