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远山广场 查看内容

春归处作品

2018-4-11 16:24|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470| 评论: 5|来自: 中国远山文学网

摘要: 陈孝春,著名诗人,学者,中国远山文学网站长兼总编,四川达州人。70后。文学爱好者,随性随心。曾用笔名:陈默,春归处

陈孝春,著名诗人,学者,中国远山文学网站长兼总编,四川达州人。70后。文学爱好者,随性随心。曾用笔名:陈默,春归处


                               1  “水平”这玩意儿

    水平其实不是个玩意儿。它除了用于统计学和指与水面平行的平面外,更多的是指一个人在某个专业所取得得成就和达到的高度。
    一次和某位仁兄谈论起水平这个词时,他用了个小段子作了结论: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水平是个什么东西?水平算个鸟!细想他的话,我在沮丧之余,不免高兴起来。高兴的原因在于:他虽然用激愤之语,揭露了现实的丑陋和不公,然而,起码,在他眼里,水平还是有高低之分的。不然,何来激愤之语?
    细想来,各行各业的从业者,他们的水平的确有高低之分。
    你说你游泳很牛,那么且去和奥运会冠军比试比试。你说你车开得好,且去和专业车手较量较量。你说你武艺高强,且去和世界拳王走上三五两招。……唉唉,行业太多,非具洪荒之力不可穷举。
    就我个人而言,是很相信水平有高低之别的。 第一次受到水平有高低的教育,是在少年时代。我有个表兄,曾因为诗文出众,受到过冰心老前辈的接见。那时他在一师范读大学,我还是个小屁孩。在我眼里,表兄可是了不起的人物,很是崇拜他。可他总是在我面前,苦恼自己的文章达不到大师的高度。我说,你干嘛呢,都被冰心接见过了,还不能说明问题吗?表兄说:你晓得个啥?和那些名家比,和古今中外的大师们比,那距离何止十万八千里?到时候你就晓得了!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也从侧面应证了水平的高低之说。然而,中国历来有文人相轻的固疾。文人相轻的根源,恰恰就是舞文弄墨的人,个个自认为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个个都觉得他能为天下人改文章。所以就你瞧不起我,那么我也就瞧不起你。所以就这样地相轻了。说来也是,汉字和书籍就那么些,你读的书是那些字组成的,我读的书,也是那些字组成的。你写的文章是那些字组成的,我写的文章也是那些字组成的,凭什么就有高低之分呢?倒还真是一番道理。文人相轻,本质就是看不见,不承认水平有高低有差距的结果。当然,也有人说:文人相轻,比文人相捧好。言之有理。只不过,这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要求文人们看见差距,并指出差距。并不与本文相矛盾。
    也曾遇到过些藐视大师,鄙视大师,拒绝大师的高人。在他们看来,大师算个鸟。他们自己就是大师,比大师还大师。不过,这样的大师,充其量只能算伪大师。这样的大师,终究敌不过时间的挑战。如同一个靠化妆化出来的美女,只要在一场大雨里冲洗一下,就会原形毕露,叫人不忍直视!
    少年时代读三国水浒杨家将等等章回小说,总会看到两个自认为水平超高的大将,指着对方大喝:来者何人?快快报上名来!爷爷刀下不死无名之辈!待到真刀真枪动起手来,须臾之下,总有水平不逮的一方,遗憾地血染疆场,被“马革裹尸”。同时连累手下无数兵卒,跟着成为他人刀下之鬼!让人唏嘘不已!
    看到水平的差距并承认差距,本身就是一种有水平的表现。它可以避免误导周围的人和事。可以避免自我捧杀,避免何苦来哉的“马革裹尸”。
   水平,真的不是个玩意儿,不是可以自我标榜的鸟。水平就是水平,是看得见的高与低!


            后记:在某文网看到了一些不承认水平有高低的高人,有感而发,草就此文。


     2子夜

山,在夜色中慢慢沉默,
城,在喧嚣中慢慢冷漠,
灯,在遥远的彼岸渐渐稀落,
思念,会不会在岁月的酒杯里,
逐渐冬眠着?

烟,已焚烧到让手指慢慢退缩,
茶,已浸泡得慢慢苦涩,
花,已在风中一片片地凋落,
爱,会不会在穿梭的人流中,
匆匆错过?

3 如果

如果雨露
浸润了干涸的泥土
你能听见
不屈的种子    破土的呐喊吗?

如果流星
划破了长夜的暗黑
你能看清
来时路上    漫长的泥泞与坎坷吗?

如果秋风
吹寒了一池碧水
你能呼吸到
金色的稻穗    沉甸甸的芬芳吗?

如果寒冷
击退了跳跃的火焰
你可知道
总有一双眼晴    为你守住黎明…

如果腰  已弯成蓄势的弓
如果头   已昂成待发的箭
如果双目  已闪烁成最亮的星辰
如果心   已听到涅槃的声音…
你听,你听一一一

秋虫的呢喃
必将迎接云雀的欢声!

                                            4 秋雨停

重云压空今始开,
秋风微送月轻徊。
灯火爛珊凭栏处,
犹见无尽风雨来。

5 秋日拾零
   
 落叶
落叶在地上
打着滚儿耍赖
埋怨风
将它拽离了妈妈的怀抱
人家春天的梦
还未醒呢!

            雨
书写了那么多的
标点
也没将一年四季的
心绪   断好
只好将一切   交给太阳
把大地哄开心
重来一次

       蚂蚱
任凭你蹦多高
也逃脱不了
魔咒般的宿命
阳光的确温暖
但这真的

6  狗尾草的自白

阳光之下
我自由生长
请不要把我和狗
相提并论

我不会因怯懦而绻缩于胯下
也不会因得意而高翘着横行
更不会向着谁摇尾乞怜
我在季节里等待
感恩大地的滋养
与天空的明媚
我等待天真与童趣的
造访
我愿为他们献身
我直立着
在寒冷的季节
我等待一把火的焚烧
我愿化为灰烬
回归大地的心脏
化作一丝滋养
回报与感恩

我叫阿罗汉草
请记住我的别名


7 琥珀

不过是夏季的偶遇
你从沉默的林中飞过

没有命中注定
只是没能逃脱
你一滴泪的包裹
只因贪恋那滴泪的温柔
世间只遗留几个字
渺小   飘渺
我   我的快乐

别管我
远离我
围困我
窒息我
遗弃我

一个过客  深埋在
岁月的长河
也许大地断裂
也许河水干涸

发现我
拾取我
躺在你晶莹剔透的泪里
死亡的我
如初的我

也许
你会说:多美啊
是谁的一滴泪
将这个傻瓜
淹没……


 
8 杂感(三首)

   送气小伙
送气的三轮车
满载着气罐飞奔
他拉着一车航空炸弹
像董存瑞一样
扑向前方的堡垒——
为了生活
前进——!

        拧
螺帽与螺杆
拧滑丝的婚姻
进退两难

       墙头草
这一刻树感到羞愧
还有谁能像你
坚守锋利的贫瘠
背负万世骂名
管它东西南北的风
管他东南西北地吹
又何曾真正辜负过谁
        选择
要么做烈士
要么做叛徒
别想当英雄
也可做一个
浑浑噩噩的
民主人士
 
9 腊月的河流

1
腊月的河流穿过顶针
破碎的日子
缝补成
十个指尖开出的花朵
装点晨昏
错落有致
一个女人的老茧有多美
里面养育着一生的三月
一个女人的皱纹有多深
深成岁月深深的河流
你的孩子在岸边嘻耍
你在河里浆洗生活与青春

无法逆想你的美丽鲜活
你的梦呢
你的梦是晨曦中播下的种子
饱满的太阳守护着大地的产房
十月苦孕被一声啼哭重重感叹
风雪中一粒麦子与天涯结缘
麦芒上别满叮嘱
麦子在尘埃中扬花
扬花的声音细碎香甜
苍老的唢呐流入沙砾
在沙砾中苦掘温暖的乳香
在乳香中凝结种子的种子
在种子里播下所有的阳光
把阳光捧给你
让微笑泛滥, 让皱纹灿烂
这渺小的回赠
要抢在时光的前头到达
          2  
白发开满坟头
白发开满天空
白发开在所有路口
白发让胸脯挺直
白发让膝盖与泪水
虔诚地扎进泥土
白发染白了腊月的河流

腊月的河流卷过大地
腊月的河流卷过额头
腊月的河流在深夜
与泪光汇合
白发纳成鞋底
步步踩痛血脉的脐带
脐带的一头是眼泪
另一头是雨水
七月流火烤干眼泪
雨水灌醉燥裂的七月

季节立下十二座墓碑
墓碑鼓涨着十二道忧伤
每一道忧伤朝着同一个方向
腊月的河流灌溉原野
麦子在三月拔节
在四月灌浆
五月结满光辉的乳房
麦草里拥抱慈爱的乳香
目光惹出三月的雨水
三月的雨水很长
潮湿里长着思念的故乡
故乡的名字叫清明
清明里子归彻夜歌唱

10 打脸

某年某月某一天
地球人都知道
周立波在大洋彼岸
打了自己一记响亮的耳光
耳光震荡的声波
害得我跌碎了让我显得斯文的
眼镜

一个人字
你写了五十年
最成功的一笔
花费了你四千万
莫非真的大智若愚
枪支与毒品
都是要人性命的家伙什
你却要用来书写人字的最后一笔

你也太执着了吧
多年前的牢房没坐成
这次估计如愿以偿了
很想知道你是否还喝着优雅的咖啡
只是,吃大蒜的人
正嘎嘣嘎嘣地
品着蒜味儿
至于你的预言
已成真
扮人真的比扮猪囧啊

如果一定要坐牢
就坐帝国主义的牢房吧
说不定,多年以后
维基解密
证明一切都是
特朗普这个反动派策划的
阴谋

海派清口
暂时不听了
只听各路媒体打出的
耳光声
维系我斯文的眼镜
也不要你赔了——
如果明天我能
喝上优雅的咖啡

11 乡音

她朱唇巧笑
将薄薄的石头片
抡得字正腔圆
她轻轻打起
一波又一波跳跃的水漂
把湖面擦得生痛生痛

她哈气若兰
勾画一轮乡关的明月
端端正正地照在
游子薄雾笼罩的心间

他口若悬河
聚成一片深不见底的海
温柔的波涛涌向胸口
让人无法喘过气来

他用酽酽的尾音
煽动一场猝不及防的雨
淋湿了头发淋湿了眼眸
淋湿了万千思绪
嘀嗒在深夜的窗前

他信口打开古朴的栅栏
放出一匹脱缰的野马
转瞬消失在车水马龙的街头
只剩得得的蹄声
拽着我翻越万水千山

12  拟寄达州诸君

我本世间蓬蒿人,
三元烟花总惊心。
恨做西蜀羁旅客,
怕闻岭南故土音。
夜读巴山常著雨,
梦游州河慢捻灯。
卅年竹马走天涯,
元九同登都几人?
白塔临波影堪瘦,
雷音数峰春应深。
山长水阔谢念挂,
不待鬓衰邀相饮。

      元日,达州故人邀约于城南雷音铺相聚,然身处异地,身不由己,有感……

注:岭南,此指巴山之南。数,此读三声。雷音铺,达州城南山名,古有雷音寺,有街名雷音铺。现为森林公园风景区。少时常与诸友同游。
元九,达州有正月初九登高祈福的习俗。相传是为纪念元稹。

13  铁梗海棠

厉雨凄风缠枝梢,
嶙峋参差秀色消。
霜华蚀骨磨玄铁,
烈焰侵肌灼紫袍。
莫怨躯体少柔情,
慢怪根须多滋扰。
梗木无语应有痴,
枯枝呜咽伤寂寥。
独立天地藏赤诚,
经世不慕美人腰。
闻道人间春归处,
倾将碧血化妖娆。


14 活着 
 
我习惯用枯瘦的笔触
托起头颅
像小草一样
倒伏在季风深处

可爱的孩子叫我写诗
就像叫小草
萌生明媚的绿
我捏住小草的躯体
挤呀挤
挤痛了五脏六腑
有人莫名其妙——
这个疯子,枯草里挤得出什么颜色

我笑了
我从别人的诗里
觉察到热血和眼泪
就像小草
能觉察到
风从哪边吹 以及
阳光的距离

我对小草说
嘿,我——们——还——活——着——
相同地活着

15  严冬

                                                            A
满世界的诗啊
总在诗里迷路
满世界的爱啊
总在爱里孤独
满世界的阳光啊
找不到血液的温度
满世界的空气啊
无法让窒息复苏
满世界的梦想啊
只能饮一杯人生如梦的蛊
满世界的喧闹啊
只能坠落到沉默的深谷
满世界的繁华啊
只见枯叶飘落归途
                                                           B
骨头是最好的柴火
把燃点降到比磷还低
骨头自燃的长度
就是冬天的长度
骨头是最好的干粮
把味蕾全部谋杀
夜夜咀嚼
听一声声脆响
仿若花开的声音

                                                           C
鸟鸣被寒风驱离
一滴雨迷失在枯萎的枝头
而平平仄仄的灯火  阑珊出
一些长短句
###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上一篇:杜鹃作品集下一篇:露珠作品集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春归处 2018-4-17 21:59
感谢林先总编!白塔那幅图,居然真的是我老家的实景!
引用 陈林先 2018-4-8 10:16
大气磅礴!
引用 露珠 2018-4-7 20:04
陈站作品,诗意浓郁,表达别致,意象丰满,学习了!
引用 荷语 2018-4-7 19:26
春站的诗沉郁顿挫,小说戏谑中见庄严。欣赏学习!
引用 蔚青 2018-4-7 19:03
欣赏老师的佳作,感谢分享,遥致问候!

查看全部评论(5)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12-19 23:18 , Processed in 0.43986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