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远山广场 查看内容

赵华奎作品集

2018-4-10 08:42|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241| 评论: 0|来自: 中国远山文学网

摘要: 赵华奎,副站长,安徽合肥人,现居广东肇庆。95年开始发表作品,闲散式习文至2007年,2016年拾笔。诗文散见于《椰城》、《大别山诗刊》、《世界日报》、《诗歌周刊》、《作家天地》、《战士文艺》、《战士报》、《解 ...

赵华奎,副站长,安徽合肥人,现居广东肇庆。95年开始发表作品,闲散式习文至2007年,2016年拾笔。诗文散见于《椰城》、《大别山诗刊》、《世界日报》、《诗歌周刊》、《作家天地》、《战士文艺》、《战士报》、《解放军文艺》、《解放军报》等刊物,有部分作品入选诗歌集,与他人合著出版诗集《南岛军魂》。

1 在海边
文/赵华奎

海风急,恣意抓乱野菠萝的头发
发间藏着几枚青果,摇摆,紧皱眉头
椰影斜,纷纷嵌入潮涨时分
饮水,听潮汛,观天色悠悠

老船浮晃,满载一舱清凉
替早起的渔人,暂且拦住移步的夏日
理网,纳凉。木橹垂下皴裂之手
无力撑动一页晨光

人影渐稠,多逐浪而行
鲜见的呼喊和歌声,一迸出腔
即被波涛淹没。塔灯灭,塔尖上的红旗
在望出海之船,与岛屿挥手作别

我伴妻,阅读此时的风景
阅读晴朗的天气,彼此晴朗的心情
也阅读沙滩上提枝作画、花拳绣腿的儿子

目力所及之域,遥念不可及
海天一线处
命运向蓝抵近,如船影,一浮一沉
梦想在高处,旋舞,预演一招一式
2018.05.15

2  暮秋辞(组诗)


◇一滴露水

一滴露水抱着晨光。它所暗示的物语
比一纸泛黄的字迹更潦草
我缺乏充分的理由将它领进秋日的午后
安抚在一粒果实上,提取暗香

许多人醒来,追逐着鸟鸣穿行于深林
追逐着一些闲散而恬淡的时刻
一滴露水悄无声息,暗自洗亮
日月的惺忪睡眼,呈现一片柳暗花明

如果没有风吹来,我便不会听见叶片
像雨落珠盘,簌簌作响
也不会就此抛离另一个蓬勃的自己
一步一步陷入秋凉

且让我安如静土,遵循万物成长的节奏
用以掌控一个黎明营造的格局
而无论我怎么辨别
目光仍时深时浅,恍惚不定
难以捕捉一滴露水里藏匿的锋芒

◇秋水吟

流水托出请辞,并借一根竹篙,撑舟
话别记忆里的一片草长莺飞
大江两岸,没有白帝城,没有万重山
没有啼不住的猿声
清晨出发的人们,纷纷打开清瘦的诗卷
永远也跟不上醉酒的李白

草木掩于一卷之中
跨越寂寞的生长期,一年就出道一次
并向寡言的土地,交出形形色色的果实
天蓝,亦无欲无求
就索性敞开辽阔的胸怀,放牧万朵白云
阵阵雁鸣

我泛舟,顺流而行。如同一阵秋风
意在清扫枯草败叶,消除泡沫爆裂的痕迹
欲望的人们,企图用身子尝试太阳的体温
用眼睛量算它爬升的距离和方向
高天之下,谁在厚土上勾画出千万条路径
每一粒人影,跃然而上

◇暮秋辞

已是秋日最凉时刻。一个偏硬的冷词
还蛰居于泥土深处,正在密谋一场冬事
我以指尖试水,似可及又不可及
下一站,它将举戈抵临

亦是适宜登高望远的时刻
适宜遍插茱萸,倍加一个人的思乡之苦
满山都是等待的石头,从一而终
或盘坐,或翘望
兀自落入日月的地老天荒

看见秋菊,被一场偏执的露水击中
一夜之间
艳黄与灿白,就颠覆了人们荒凉的视野
我将另一个悲伤的自己,藏于其中一朵
竞放,对那些逝去的亲人的惦念

他们都在菊花丛中打坐。尘世没入纷乱
我却没入寂寥
没入最后一场低调的秋潮
2018.10.19
 
3 用目光触摸大海(组诗)


◇看海

海风吹,或急,或缓
挥去千里烟波
泼下最纯的蓝与白,填满了一个人的视野

他掸去眉间风尘,望远
任凭清冽的目光
赶走一场大潮,又开始策划另一场大潮
淹没体内卧伏的石头

被潮水掳走的沙砾,还很惧生
抵向深处,紧紧抱住一片环生的礁林
便视作亲人
他握住一粒沙砾,如同握住自己的生命

时间,一点一点封存记忆的缝隙
一艘老船泊在锚地
怀念过去,那段出生入死的经历

◇灯塔

伴海而立
还目光于水,用以触摸大海
探知内心可控的平静和体外失控的波澜

将万念系于千帆
黑瘦的渔人们,纷纷束紧心头涨升的孤独
向远,向深
在它的注视下,浪迹一幅澈蓝

又见鲸群,被大海一次次钦点
顺从洋流的方向和节奏,南下,或北上
以犁波之势
开启一次与命运搏击的历程

还我于夜晚,于深蓝里的暗影浮光
远处,一盏灯火
时时都在无限虚妄中校正来去的航向

◇夜泊

夜色结茧
积攒的思绪止于桅杆,被风席卷
跌倒在温热的甲板上
继而,落进一阵起伏不定的涛声

月西垂,夜更深
你的心事锁住光线,锁住舱门
也锁住那些冒进的猜测与梦境
最终,沉入一道大海颁布的禁渔令

你挂起渔灯
让它主持春日最后一场水仪式
径直进入休眠期。我举起大海咸湿的目光
意欲读取,一场即将抵临的渔汛

恍如此刻,万物皆静如星子
隔空遥望
海面上风起风止,潮来潮往

◇鸥群飞临清晨的海面

清晨,天空刚刚撤走星辰
鸥群便飞临这片海,声声啼鸣撕裂了寂静
我的听觉开始履波
由近及远,作环状漫延

我如一株羊桷木,居于海中一礁
或如一只绿椰,随船南下,漂流
参照海水起伏的频率,调整呼吸的节奏
眼里的四季,尽被蓝色颠覆

这最南之海
每日都在翻读自己温差不大的身体
刷新着闯海人忧郁的眼神
收容鸥群,抛下的啼鸣和身影

我侧身,东望,并驰开想象
海面上,无数帆影正在抬升一幕金光
2018.10.29

世相(组诗)

◇失业者

世人有皮相之惑,充斥着善意和谎言
你掩起倦容
却掩不住内心的萧瑟和惊慌失措

秋日坠入尾声部,越往下沉就越清冷
街市在高潮迭起的音乐中,频频漾动
一群人披上各色行头
来去匆匆,撞碎了灯火

高楼置下倒影
暗处,潜伏着一双双闪烁或幽深的眼晴
夜色迷离
令一场还没来得及梳洗的欲念,再生困意

天桥上
你混迹于那些借酒还魂的人中间
带着阑珊醉意,高谈阔论自己的明天

◇诗者

那个依靠头颅行走的人
文字是他不死的灵魂
日夜飞翔,或巡游于辽远的空间
最终会在一席白纸上栖息,将想象提现

修辞潺动若水,适宜浣洗粗词糙句
适宜刷亮万亩意象,和意象外晾心的石头
他用自己的名字
作为韵脚,终究押不住一声啁啾

将目光掷向远空,能抓取到的
也许只有一层阴云,以及浅浅的雨意
他剥不开周身裹围的风
却能在脑间撑起千张巨大而细密的网
用以收留闪电和雷声

他走在太阳编造的光晕下
他守在自己构设的背景里

◇夜行者

天空垂睑
用打开灯光的方式,关闭白昼之门
用一种欲飞未飞的姿势,掀翻夜色
泼黑了村口矗立的姓名牌

乡村之夜,寂静如深不可测的潭水
熟睡的人们
纷纷落入孱弱而疲惫的梦境
鼻息起伏的音律,轻微呼应着夜的波纹

那些黑暗中独行的人
都把胆量,一把揣进不太合拍的歌声里
追着风,低吟,清唱
向着熟悉的家门,或陌生的远方

来去之间
总有一颗月亮悬于头顶,默记圆缺阴晴

◇耕者

烈阳悬空
采集的汗水,在一张张黑脸上泛着油光
映亮田野毫无起伏的旧词陈章

翻土,锄禾。或扬鞭驱牛,犁水耙地
祖辈们用刀耕火种的方式,刈草伐木
也在采伐青黄不接的日月

光阴不够生动,持淡然之心缓行于田垄
父亲哼着不知名的小调,跟在后头
以一声清脆的鞭哨
抻长自己汗渍斑斑的背影。备注一路记忆

犁铧光亮且坚硬,翻卷着泥土的浪花
翻疼了一些参差不齐的思绪
往事太多烟味
我总会被呛出眼泪,一个人暗自伤悲
2018.11.01

4 海事(组诗)


◇在海边

清晨之海
以一种隐喻方式,独白
或向每个经过的人,低叙过去
在海边,我隐约听见它话语里酝酿的澎湃

提取一粒量词
用以形容和测算海之阔,水之蓝,光之远
我最先想到的是
将目光减负,将身体倾空
一低头,就能轻易触摸并收藏起大海

渔舟泊于一湾
恰如其分地镶嵌在晨曦间,走进我的视野
潮水刚刚撤退
被席卷后的沙滩略显疲惫,却异常安然

一根灰白的鱼骨,在岸礁旁搁浅
似乎向我暗示什么
当海面抽离了烟波和风声
我仍然听不清一条鱼用鳃说出的心事

◇海事

择向海之处蛰居
独坐,或临窗而立
或用一阙词,赞美内心翻卷的浪花
临帖每个着色不一的清晨和黄昏

时间不会就此定格
以一种和谐的节奏,稳住生命运行的程序
掌控大海既定的格局
动与静,相由心生

我并没有想过抛出自己
向浩淼烟波,忝列一些莫名的想象和情绪
也从不去探究一株珊蝴的记忆里
究竟埋着多少粒海事

◇海岸线

是陆地的留白部分
任由水,注入旷世孤独,或掀起一场暴动
人们面朝大海时,并非都是春暖花开
不容错过的四季,悲欢界限分明

众神远去,仙气仍漫于海面
被那些擅长丹青的人,读作一道风景
又被任性的海风一笔勾销
只留下蓝色,用以重新谋篇布局

看见洋流于暗中提速
一场大潮掠过秋日,领着鱼群和帆影南行
或抵向海岸,降低人心的海拔高度
俯下身,问津一粒卑微的卵石和沙子

再上高处,放眼望去
海蓝、帆白和沙黄,试图在辨明是非曲直
红尘也似海
每个人都守着自己的海岸线
2018.11.10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上一篇:蔚青作品集下一篇:刘珍作品集

最新评论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11-18 05:37 , Processed in 0.306136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