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随笔:致鲁迅或爱丽丝

2018-6-10 18:40|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1877| 评论: 5|原作者: 李芳洲的世界|来自: 中国远山文学网

摘要: 随笔:致鲁迅或爱丽丝 李芳洲 一 阳光分开了树叶,鸟雀给理想现实筑篱笆,我铺开宣纸,拿起鼠毫,心想:写呢?画呢? 在绘画败给摄影,文章输给段子,抖音们统治世界的今天,电子音乐杀死了爱丽丝。杀死 ...



      阳光分开了树叶,鸟雀给理想现实筑篱笆,我铺开宣纸,拿起鼠毫,心想:写呢?画呢?
      在绘画败给摄影,文章输给段子,抖音们统治世界的今天,电子音乐杀死了爱丽丝。杀死了爱丽丝,也就杀死了爱情!那就写封信给思想家鲁迅吧,哈哈。
亲爱的鲁迅先生:
      你在天国还好吗?相隔太远,分离太久太久,请原谅一个黄毛丫头的无知、愚钝和痴傻。
      别拍桌子,为此,我已付出了太多的代价。同时,我也跟更不知觉的人,一起受到了惩罚。不过,在求你原谅的这一刻,我觉得你也是要承担责任的。
      谁叫你把文章写得那般晦涩拗口,请问在军阀混战的时代,你那样做真的必要吗?
      假如你的文字,像徐志摩那样风流倜傥,冰心般温婉隽永……那么浅薄的我辈,便会早些彻悟,不致读《彷徨》时不彷徨;读你杂文时,误谬了匕首投枪,以致从莫扎特的《安睡》里听到《命运》,《欢乐颂》中听到了哭泣,《黄河颂》里听到《行板如歌》……
      结果必是,小女孩踢踢踏踏地追在大人后面,喊着:“我要去,我要……妈咪我爱你,怕你在一堆华贵的太太里面光彩不照人。瞧,你胭脂不均,粉不匀,口红不艳,眼影不亮……你的裙子不够长,没遮住肮脏的腿,所以我提醒,别怒目圆睁地看我,别张着大口吓我,妈咪,我真的很爱你……”
      继而,又风风火火地挤上高铁,在一次又一次紧急刹车时,趔趄着,尖叫着,东倒西歪地跌进不知谁的怀里,背上又不知遭谁挤压!
      你说,只有两个半人懂国人,一个是你,一个是S,半个是Y。可是,你却死了,使我等不得不只好到“解放了全人类,最后才解放自己”那洪荒壮阔的梦里睡过去,那梦醒的感觉你知道吗?
      龇牙咧嘴、五官扭曲的梦,与张弓搭箭、光怪陆离的现实叠加,小女孩就找不到北了。


      有一个学霸问我:“家族中大小男性皆喜欢你,唯有她不喜欢,原因何在?”
      我扪心自问,自己曾经也不喜欢你,除了你半生不熟的文白写作方式之外,理由我已在前面说过。好在以后我读到了许多自选而非别人硬塞给我们的文章,我才恍然悟到你的深刻,读懂你对中国文化劣根糟粕的痛斥,以及对国民性冷漠、麻木的憎恶。
      唉,何以“结婚是误会,离婚才是理解”,“风流美艳乃婚姻之大敌”的论调,放之四海而皆准。
      你那时在文中说,怎么看国人的脸都不太舒服,后来明白是狡黠。你碰壁有人擦血,我的鼻血谁擦呢?
      亲爱的先生,坦荡、忠诚、厚道、善良都死了,文学艺术也都四不像了,爱情、诗、田园牧歌不是在远方,而是深藏于海市蜃楼。你当初咒骂的,都无比放大地变现了。
      你所言,食色性也,指什么?记起一位男作家说,中国的历史若不那么长,该多好。一位女作家说,只纯讲性,心底是肮脏、龌龊、污糟的。历史要怎样演变,答案在风中飘荡,而性属于情人和婚姻两者。
      情人,只需花瓣、烛光、音乐、性提供燃烧,于是飘忽空中,一落地便不美了。而婚姻与爱情的关系则不然,婚姻与爱情,如脐带脱离于母腹,婚姻因为柴米油盐、房贷、孩奴必须落地,必须狗血,再加之要繁衍,必然庸俗,这就不美了。是呀,红颜一旦变老婆,从此不知己;蓝颜若是变老公,伟岸浪漫便越窗而逃。
      然而这些极简单的道理,世人要懂得,需花掉一生或半生。而作恶、撒谎,却不学便会。先生,你说此乃何故?


      小学读你的《在酒楼上》,只读懂了抓花生米;中学读《伤逝》,读《离婚》,读《祝福》,都如坠云雾中……
      当有一天,看到人们吃人血馒头,才想起,曾在你那儿见过。不过我也有礼物要送你,这便是了不起的第五大发明:说谎,造假,不脸红。拍胸脯,拍脑袋,拍屁股,拍得山呼海啸;至于马屁嘛,就拍成了莺莺燕燕、寻寻觅觅、花花叶叶;牛皮嘛,吹得轰轰隆隆、寒寒暖暖、云云月月、朝朝暮暮。
      我穿越苍茫红尘,瞅见祥林嫂,砍烂刚捐的门槛;子君驾着大红跑车俏笑;孔乙己踢开书堆说:“我不要书了,我要偷的是数据。”满面尘垢的闰土,在翻着泡沫的河边揽活儿。
      阿Q愁容惨雾地过来,我笑道:“爷爷,你虽然没能同S打骂困觉,但是你的子孙绵延不断。”
      辛亏先生你给了大家这笔精神遗产,要不老遭烫伤、割伤、戳伤,上哪儿找消炎抗菌素、曲马多止血止痛呢?可惜,阿Q这财富,也金灯滥颤,让人把持不住。
      我心中有些埋怨,先生,你为什么要死呢?死得那样早呢……
      别人说,幸好他死了,死得其所,否则奠基人、思想家、文学家的桂冠,谁会奉献给他呢?那些死迟了的人,不也落花流水春去也?他们不是怀揣赤子情怀,唱着《故乡的云》,闻着故乡泥土的芬芳,背着行囊……
      生活需具象,不可能如毕加索的画笔,任意抽象。感谢老天眷顾,没有掉下钢丝绳,还顺利地挤上了互联网的班车。高跟鞋踩着两个世纪的接缝,越过那根腐朽的横杆,在安全带软着陆。
      就这样,站在钢琴旁,哼起“长路奉献给远方,玫瑰奉献给爱情”,这纸书到底致爱丽丝,还是他人?
      我不停地问,不停地想,还是致与先生最合适——请收下。

2018年6月8日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陈林先 2018-6-10 18:44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引用 邓仲祥 2018-6-12 08:19
谢谢欣赏点评,遥祝问好!
引用 邓仲祥 2018-6-12 08:19
谢谢欣赏点评,遥祝问好!
引用 舟上客 2018-6-12 19:16
有益的思考!欣赏佳作!
引用 荷语 2018-6-17 17:38
有生活,有经历,有智慧,得以成此文。拜读欣赏,问好老师!

查看全部评论(5)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6-20 11:37 , Processed in 0.859535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