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竹颂 第三章 神秘的吹箫人 (11)

2018-8-30 07:10| 发布者: 蔚青| 查看: 5052| 评论: 8|原作者: 孙金来

摘要: 竹颂 第三章 神秘的吹箫人 (11) (原创) 孙金来 “不要听共军的蛊惑!营长!你对不起旅座的栽培!......” 是敌军营副在叫喊,有部分顽固不化份子和他一起作乱,敌营副又把枪举起,二连架在山 ...
                                      

              

                            竹颂 第三章 神秘的吹箫人 (11) (原创)     

          “不要听共军的蛊惑!营长!你对不起旅座的栽培!......”

            是敌军营副在叫喊,有部分顽固不化份子和他一起作乱,敌营副又把枪举起,二连架在山坡上的机枪“啪!啪!啪!”地射出一排子弹,几个作乱的敌人倒下了,敌营副跪在了地上,腿上流着血。

          “把他绑了!”敌营长厉声下达命令。

            手下的士兵迅速把那个营副捆绑了,架起来等候着。

          “先把他押出去吧!”我连长的命令。

            有两个士兵架着那个营副的胳膊半拖半拽从石堆的口子处拉出来,我一班长下了他们的枪,看押在路边。紧接着,一个排一个排的敌兵举着枪有序地从那道口子走出,枪戒主动放在指定地点,又从坡地返回。大概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才把所有的枪戒缴完,共计171个活的,两个死的,加上敌营长总计174人,汽车6辆,美制105毫米榴弹炮4门,弹药等物资若干。

           连长和敌营长来到那个受伤的营副面前,卫生员正在给他包扎伤口,敌营长毫不隐晦的对他说:“蠢货!咱们旅座已经反水了。”

           敌营副心情复杂地看着营长,无话可说。

           连长叫敌营长组织士兵将汽车前的石头移开,自己叫来班排长布置了押解方案。

          一个小时后敌营长过来报告:“报告长官!路障清理完毕,请长官给小的指路投明。”

        “哎呀!你比我的官大呀,你是营长呢!我给你引路行了,叫你们车队跟着,到了旅部,你的表现我都会向我们首长汇报的,我就说你有主动投明的表现,”连长打着哈哈,一点不感觉生分。“你真幸运,本来我想打你们一个伏击,从我们的士气来说,全迁你们是不成问题的,是我们的一个战士出了个主意才保全了你们这半个营兵员的性命。”

           连长向阎小东招招手:“小阎,你过来!让他们营长认识认识你,你可是他们的大恩人啊!哈哈!”

           阎走过来向连长敬礼,而敌营长却给阎小东敬了礼,阎也不还礼,闷闷的站在连长身边,不正眼看敌营长。“贵军士兵的智慧都堪比我们的官长,你们士兵的菩萨之心更让鄙人自愧不如,惭愧,惭愧。”看来敌营长真的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阎的办法转了转弯既解决了战斗又保住了170多人的生命,以后如果不打仗了,他们可以去种地,可以去编筐,可以去做生意,也可以快乐的生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连长看着被炮弹炸塌下来的山体对阎说:“看你出的好主意!这么美的风水都给糟蹋了,这条古路也得改道了。”

           阎打仗动脑筋,冲锋陷阵也特别勇敢,并且也有他的一套办法。每次发起冲锋阎都不在他人之后,可他冲锋时地跑动完全和别人不一样。只见他像喝醉了酒的疯子一样左右不定地晃动着身体,时不时地向前打滚、侧翻、迂回。接近敌人时先是一顿子弹侍候,接着前冲后撞,胡砍乱劈。他正经武艺并不算精通,仅靠着行踪不定的冲杀和灵活多变的动作,总能化险为夷,克敌制胜。

          有一次,一股被打散的敌军有30多人被他们围在一个小村庄里,敌军一个少校军官指挥敌兵押解20多名村民做人质,要挟我军放他们出村。那个敌军少校嚣张至极,杀人不眨眼。在战士们目光炯炯的包围中,他竟敢当着战士的面杀害村民。战士们义愤填膺,气得咬牙切齿,可又拿他们没有办法。连长问排长怎么办,排长回头问阎:“你有什么办法吗?”

          阎咬着牙回答:“这还有啥子办法吗!杀他个鬼儿子算逑了!”

          连长用手指着那个敌军中校怒视着说道:“那就杀吧!别伤了老乡,先把那个最嚣张的给我砍了!”

          话音没落,阎就和战士们一起冲进敌群,刺刀、大刀拼命杀向敌人。敌军士兵来不及反应,一个个被砍掉了胳膊,砸裂了脑袋。阎不顾一切地用刺刀扎,枪托砸,敌兵的一把刺刀扎穿了他的脸颊,他的刺刀扎进了那个敌兵的胸膛。阎抬脚蹬倒了敌兵,也拔出了他自己脸上的刺刀,阎不顾疼痛,拼杀中接近了那个敌军少校。那混蛋正在和排长黄相忠搏斗着,阎抡起枪托向那少校的头上砸去,他躲过脑袋,被阎砸断了胳膊,他坐在地上哆嗦着,嚎叫着,求饶着:“啊!爷爷饶命!我不敢了!”阎小东杀红了眼,举起枪托狠命地向敌军少校抡下去,疯野似的呐喊着,怒吼着:“饶你个锤子哦!去死球!”敌少校吓破了胆,一边躲闪一边哭叫着:“我投降!我投降!解放军不杀俘虏啊!——”阎哪还听他这些,一枪托砸下去,敌少校脑浆贱了他一身。

          不到半个小时解决了战斗,村民被解救了。30多个敌军俘虏了近20名,剩下的都成了二连战士的刀下鬼。

          阎的脸扭曲了,满脸是血倒在了血泊中。

          阎住了半个多月医院又回到二连一排一班,班长在房东磨房里庆贺阎小东归队。排长知道后来了,连长知道后也来了,班长喝醉了,排长喝醉了,阎也醉了,只有连长没有醉,他看着这些战争中的生死之交,他流泪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8-8-30 07:04
感谢分享精彩佳作,推荐成文。慰问老师创作辛苦。遥祝创作愉快!
引用 孙金来 2018-8-30 07:32
蔚青 发表于 2018-8-30 07:04
感谢分享精彩佳作,推荐成文。慰问老师创作辛苦。遥祝创作愉快!

感谢老师推荐!祝老师快乐!
引用 珂珂 2018-8-30 10:23
每次发起冲锋阎都不在他人之后,可他冲锋时地跑动完全和别人不一样。只见他像喝醉了酒的疯子一样左右不定地晃动着身体,时不时地向前打滚、侧翻、迂回。接近敌人时先是一顿子弹侍候,接着前冲后撞,胡砍乱劈。他正经武艺并不算精通,仅靠着行踪不定的冲杀和灵活多变的动作,总能化险为夷,克敌制胜。
引用 珂珂 2018-8-30 10:24
敌军士兵来不及反应,一个个被砍掉了胳膊,砸裂了脑袋。阎不顾一切地用刺刀扎,枪托砸,敌兵的一把刺刀扎穿了他的脸颊,他的刺刀扎进了那个敌兵的胸膛。阎抬脚蹬倒了敌兵,也拔出了他自己脸上的刺刀,阎不顾疼痛,拼杀中接近了那个敌军少校。那混蛋正在和排长黄相忠搏斗着,阎抡起枪托向那少校的头上砸去,他躲过脑袋,被阎砸断了胳膊,他坐在地上哆嗦着,嚎叫着,求饶着:“啊!爷爷饶命!我不敢了!”阎小东杀红了眼,举起枪托狠命地向敌军少校抡下去,疯野似的呐喊着,怒吼着:“饶你个锤子哦!去死球!”敌少校吓破了胆,一边躲闪一边哭叫着:“我投降!我投降!解放军不杀俘虏啊!——”阎哪还听他这些,一枪托砸下去,敌少校脑浆贱了他一身。
引用 珂珂 2018-8-30 10:26
描写细致生动。
引用 孙金来 2018-8-30 11:39
珂珂 发表于 2018-8-30 10:26
描写细致生动。

感谢老师细致阅读!
引用 孙金来 2018-8-30 12:04
珂珂 发表于 2018-8-30 10:23
每次发起冲锋阎都不在他人之后,可他冲锋时地跑动完全和别人不一样。只见他像喝醉了酒的疯子一样左右不定地 ...

在部队听那些参加过解放战争的首长讲,在与国民党军作战的最后阶段,战士们都练就了一身冲锋陷阵的功夫,这种灵活多变的冲锋动作曾经被战士广为运用。
引用 孙金来 2018-8-30 12:22
珂珂 发表于 2018-8-30 10:24
敌军士兵来不及反应,一个个被砍掉了胳膊,砸裂了脑袋。阎不顾一切地用刺刀扎,枪托砸,敌兵的一把刺刀扎穿 ...

这就是战士们的一种情绪化倾向,战士已经杀红眼了,不解决战斗是收不回的。

查看全部评论(8)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2-22 01:34 , Processed in 0.303498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