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雨中“宝马”情缘(散文) /黄金珊瑚

2018-9-24 16:08| 发布者: 蔚青| 查看: 5028| 评论: 8|原作者: 黄金珊瑚

摘要: 时光在我日益增多的白发鬓际中悄悄流逝,混浊的眼球,凝重的目光,少了几许清澈。    坐在窗旁的电脑桌前,掀开窗帘,午后的阳光直射,睁不开眼,几分睡意袭来,我已经抬不起眼皮。一辆汽车开过,太阳光照在车壳 ...
        
                                   雨中“宝马”情缘(散文) 
                                                   本站特约作家  黄金珊瑚

        时光在我日益增多的白发鬓际中悄悄流逝,混浊的眼球,凝重的目光,少了几许清澈。
   坐在窗旁的电脑桌前,掀开窗帘,午后的阳光直射,睁不开眼,几分睡意袭来,我已经抬不起眼皮。一辆汽车开过,太阳光照在车壳上,反射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虽十分刺眼,但我的睡意消失了。
   楼下是那么地清静,天气预报已经预约到41度,有事没事的人们都不愿沐浴在阳光里,这样的光照,火辣到能晒伤皮肤。只剩下几辆汽车停留在划好白线的区域里,一辆红色宝马,深深地吸引了我,红得很纯,红得很艳,十分地美观。
   “宝马”,让我的思绪像打开的闸门,回忆似潮水般地汹涌喷泻。
   记得那是十四年前的一个夏天,我陪读初中的女儿去杭州看西湖。那天傍晚,我们来到西湖边的一家小餐厅吃着饭,眼见得一场暴雨洗劫着杭州城,我们娘俩准备好晚餐后游西湖的计划彻底泡汤,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老天爷跟我们作对似的,待到暴雨暂停之时,西湖已关掉了那繁星点点的观景灯光,我们母女与另一位带着一男一女两孩子的母亲,一行五人只能随意走走。
   雨还在下,细如发丝。在一座大桥上,五人凭栏远眺,凉风习习,心中荡漾,虽没有游玩西湖,但站在大桥上,鸟瞰全城,心中不免另有一种惬意。忽然,那位小男孩指着桥下奔驰而来的车辆惊呼:宝马,宝马。待我们四人努力看清楚时,宝马疾驰而过。母亲对男孩说,要早点发现,早点说。男孩努力地点点头,一会儿又在惊叫:“宝马,宝马”,我们四人齐声说:“在哪呢?”小男孩手指着说:“在这,在这”。看我们没有发现,小男孩跺起了脚,小脸涨得通红。
   那时的宝马,实属豪华轿车,并不多见。我连宝马的标识也有些模糊,那么远,一个孩子,怎么就能一下子认出来呢?我带着此疑团,查找了有关书籍,得知宝马的车标为BMW的蓝白标志,象征着旋转的螺旋桨,而宝马的车标太小,孩子当时并不是直接看到那车标,而是从宝马外型的“前脸进气口”识别的,不同的汽车有不同的车标和不同的车灯以及不同的“前脸进气口”。宝马,深得司机们喜欢,因为有它的优势,这也是人们常常口头上说的“开宝马,坐奔驰”,想来,操纵起方向盘来,一定很爽。
   近年来,宝马车越来越多,我本人有幸也坐过一回宝马。那是三年前的夏天,台风台雨袭苏城,原先约定好的去园区听一堂“易经”的课,不舍得放弃,于是坐着女儿姐妹的车,一路飞驰,雨敲打着车窗,车外的万物正在遭殃,而我却坐在车里十分地爽。
   我家孩子目前开的是一辆普通的“福特”,还没考虑到买“宝马”。我曾无数次拒绝了家人的劝说,不愿学习开车,因为眼神不好,因为年纪不小,因为胆子不大等等原因,我这辈子,也许与开“宝马”无缘了。
   而我的脑海里,分明出现一辆“宝马”,那是我心中的“宝马”,这“宝马”将永远深藏在我心中。
   那是三十七年前的事,我家从农村回城,住在政府安排的临时房里,一排九家,我家住在西头,而东头有一家裁缝铺,家境殷实,生有四女,其中一女孩长我两岁,我们在一起说笑玩耍。她家姐妹每人一辆自行车,让我投去羡慕的眼光,她很善解人意,主动提出要教会我骑车。
   晚上八点过后,我俩悄悄出门,推车离家不远处的一条小街上,行人和车辆很少。她让我骑上去,但那辆女式小巧的自行车总是在我的胯下倒去。碰到我的腿,疼得我咧嘴。我们就这样磕磕碰碰地练着,没有更好的办法。一连几天过去了,我竟然能摇摇晃晃地前行几米了。有一天,当我们出门后,天空下起了小雨,路很滑,小车不听我的指挥,我的姐妹跟着车子一路小跑,一手扶着小车,一手扶着我的腰。她一米五几的个头,却要扶着我这一米七二的大鸵鸟。那时的夏日夜晚,没有现在的如此炎热。虽徐风习习,但还是累得满头大汗,实在不行就叫停,坐在路边的街沿上,气喘吁吁,全然不顾雨水和汗水的浸渗,衣服湿了,头发湿了,我很过意不去,但她教我的决心不变,直到我学会。可惜她的那辆“飞鸽”牌自行车受伤了,碰破车漆,弯了车轮,车把,她只是笑笑。
   过了段日子,我哥为我找了个关系,买了全套的“金狮”牌女式自行车的零件,大到车架车把,小到小螺母小螺帽,请了个懂行之人,用了大半天的时间安装,一辆崭新的自行车已经属于我,我骑上我的“宝马”,歪歪扭扭地上了路……
   如今想来,姐妹的那辆“飞鸽”,便是我人生中的第一辆“宝马”,我曾经驾驭过。它藏在我的思绪里,伴有我的情感,带着我对姐妹深深的感谢之情,还有那姐妹的热情与执着。而我与那位“飞鸽”车主,曾经一直来往着,自去年十月,我换了一部手机,将好多亲友的电话号码丢失了,其中也有她。我曾经打过她家中的座机,一连几月都是无人接听,直到几个月前成了空号,至今无法联系到她。如今这份“宝马”情缘使我急促想见到她,几十年来的姐妹不能说丢就丢,怪我记性不好,没有将她的手机号记录下来,怪我这几个月来迷恋文字,不再联系平时很热络的姐妹和亲友们。好在,丢了号码,没有丢了地址,过几天,等气温正常一些,我将去找她……
   回忆被剪辑成一幅幅画面,“宝马”、“飞鸽”、“金狮”不断地叠加,又不断地解开,而我心中的感受却越来越浓。
   一声清脆的汽车喇叭响,将我从回忆拖回到了现实。那辆红色的“宝马”车,在一位女孩子的手中,似轻盈的蝴蝶飞跑了。
   夏日的空气中,充满着炙热的气息,头脑有些昏胀,而此时我的脑海里全都是姐妹的身影和心中的那辆宝马“飞鸽”的回忆。回味那温馨的场面,想着那漫无边际的心事。
   天渐渐地阴沉了下来,乌云一片,越来越黑,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的气息,雨渐渐地下大了,夏日里的暴雨,让人很开心。打开窗,一股泥土的芬芳,朴鼻而来,在这场雨中,我思念着姐妹的浓浓情深,思念着我心中的宝马。我的眼睛模糊了,泪水已悄悄地滋润着眼球……

        责任编辑   蔚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8-9-24 15:58
如今想来,姐妹的那辆“飞鸽”,便是我人生中的第一辆“宝马”,我曾经驾驭过。它藏在我的思绪里,伴有我的情感,带着我对姐妹深深的感谢之情,还有那姐妹的热情与执着。
引用 蔚青 2018-9-24 15:58
回忆被剪辑成一幅幅画面,“宝马”、“飞鸽”、“金狮”不断地叠加,又不断地解开,而我心中的感受却越来越浓。
引用 蔚青 2018-9-24 15:59
天渐渐地阴沉了下来,乌云一片,越来越黑,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的气息,雨渐渐地下大了,夏日里的暴雨,让人很开心。打开窗,一股泥土的芬芳,朴鼻而来,在这场雨中,我思念着姐妹的浓浓情深,思念着我心中的宝马。我的眼睛模糊了,泪水已悄悄地滋润着眼球……
引用 蔚青 2018-9-24 16:02
情深深、意浓浓,文章语言简洁,笔法灵动,文字充沛,内容精彩;好作品,推荐成文。
引用 黄金珊瑚 2018-9-25 14:49
蔚青 发表于 2018-9-24 15:58
如今想来,姐妹的那辆“飞鸽”,便是我人生中的第一辆“宝马”,我曾经驾驭过。它藏在我的思绪里,伴有我 ...

是的,前天我去了她的新居,与她交谈了整整二个小时,因她急于外出,所以我便回家了,以后有机会,我还会去看她的。
引用 黄金珊瑚 2018-9-25 14:50
蔚青 发表于 2018-9-24 15:58
回忆被剪辑成一幅幅画面,“宝马”、“飞鸽”、“金狮”不断地叠加,又不断地解开,而我心中的感受却越来 ...

有些事,当时年轻不懂得珍惜,如今想来,有些惭愧,好在,人情在,什么都不是问题。谢谢老师。
引用 黄金珊瑚 2018-9-25 14:51
蔚青 发表于 2018-9-24 15:59
天渐渐地阴沉了下来,乌云一片,越来越黑,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的气息,雨渐渐地下大了,夏日里的暴雨, ...

如今想来,这四十年前的事,似历历在目。
感谢老师支持,问好老师。
引用 黄金珊瑚 2018-9-25 14:52
蔚青 发表于 2018-9-24 16:02
情深深、意浓浓,文章语言简洁,笔法灵动,文字充沛,内容精彩;好作品,推荐成文。

谢谢老师对珊瑚的支持和鼓励,谢谢,谢谢,珊瑚将继续努力,谢谢,问好老师。

查看全部评论(8)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12-16 23:05 , Processed in 0.602084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