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许久精升官记(二十九)/陈林先

2018-11-15 18:16|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3567| 评论: 8|原作者: 陈林先

摘要: 二十九 扫盲预演结束后的第二天早晨,许久精就急急忙忙地赶回了县城,他的二姐二姐夫也随他一块来的,因为他的外甥乔玉山被城关派出所逮了。 本来,昨天下午在公司招待参加预演的领导时,他的二姐就给他打来电 ...
                                                                                  
        扫盲预演结束后的第二天早晨,许久精就急急忙忙地赶回了县城,他的二姐二姐夫也随他一块来的,因为他的外甥乔玉山被城关派出所逮了。
        本来,昨天下午在公司招待参加预演的领导时,他的二姐就给他打来电话,说在县城经商的儿子乔玉山因为生意上的事情和一个客户起了纠纷,把客户打的头破血流住了院,对方报了警,乔玉山被110带走了,关在城关派出所。许久精马上和来参加预演的公安局副局长胡志刚说了此事,胡志刚立刻给城关派出所所长打了个电话,派出所长回话说,正在做笔录,问题不大,晚上就可放出来,许久精也就没太放在心上。晚上八点多的时候,他姐姐又给他打来电话说,乔玉山还被关在派出所,许久精给胡志刚打电话询问此事,胡志刚回话说此事不简单,牵扯到了县委常委县公安局局长邢延庆的亲侄子。
        到了县城,许久精没回单位,和姐姐、姐夫直接到了乔玉山在商贸城的五金批发部。店里一片狼藉,明显是被人打砸过,外甥媳妇梅霞哭得眼睛红肿,见许久精一行人到来,哭哭啼啼地说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昨天下午,一个前几天在店里买了十把电锤的客户来退货了,理由是电锤不好使。乔玉山很会做生意,平常对客户买的东西调调换换是经常的事,可他觉得今天这个客户不正常,十个电锤都用过了,而且使用痕迹特别明显,要是觉得不好用的话,用一个一试早就给送回来了,这明显是用完了退货。乔玉山让来人说出电锤的毛病,来人说不出,而且口气特别硬,口称三哥的工程能用谁的工具是瞧得起谁。乔玉山也是血气方刚的小青年,二人话不投机动了手,令乔玉山没想到的是来人抽出了一把刀子,把乔玉山的手背划了一道口子,乔玉山见出了血,脑门一阵发热,随手拿起一根铁锹把冲着来人的头上就是一下子,那个胳膊上纹着蝎子的退货客户立刻血流满面......
         110把乔玉山带走后,店里来了一群手拿棒球棍的社会人员,一个个光头纹身,把五金店砸了个稀里哗啦。梅霞打了110,来了两个警察做了笔录再就没了下文。
         许久精听了十分气愤,光天化日之下还有人真敢无法无天。梅霞说,来退货的是“花脸三”的手下。许久精问“花脸三”是谁,梅霞告诉许久精,“花脸三”真名叫邢邦志,因为额头上有块白斑,人送外号“花脸三”,他仰仗亲叔是县公安局局长,开了一家汽修厂,专门维修县交警大队处理的事故车,手下聚集了一群社会闲散人员,用暴力手段垄断了县城的砂石料市场和装修市场,是一个惹不起的人物。
        许久精对二姐家的这个外甥看法很好,乔玉山脑瓜灵活,人又勤快。本来,他职高毕业后,进了许久精的酒厂工作,可就是和表哥林俊升合不来,表兄弟俩见面就抬杠,谁也不服谁。乔玉山一气之下进县城开了一家五金店,本钱还是许久精拿的,生意做得倒是红红火火。许久精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安慰了一阵姐姐姐夫,让他们安心在店里等信。他知道自己是他们的主心骨,这事他不能不管,不仅管,还得管出个名堂来。
        许久精回到办公室后,又给胡志刚打了个电话,胡志刚告诉他,被打的那个人住在县人民医院了,人很清醒,但可能要讹人,乔玉山已经被关进县拘留所,邢邦志打着他叔叔的旗号正在四处活动,要严办乔玉山。胡志刚告诉许久精,邢延庆脾气很古怪,一般人很难说上话,和老爷子的关系也不是很好,别看老爷子当时还在县长任上,要不是刘书记拍板,他这个副局长也当不成。
        许久精何等聪明,他第一反应就是给王俊山的老婆打电话,让她务必关照一下,不能让人给伤者虚开病例。也是巧了,王俊山的老婆知道这个病号,就在她所在的外科,检查结果是轻微的脑震荡,警察来病房做过笔录了。许久精的头脑飞快转动,这件事到底得找谁呢?他相信胡志刚不为难的话肯定能解决,绝对没有敷衍的意思。许久精明白这事归根结底得找邢延庆,可找谁给自己搭个桥呢?是找王俊山,还是刘保民?找他俩的话肯定能解决,但钱进肯定吃味,钱进也是正处级干部,比王俊山级别还高半级。许久精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找钱进帮忙。
        钱进昨天在许久精的公司喝了不少,由于酒桌上的人就他级别高,给他敬酒的人多,再加上第一次来许久精的公司,明摆着回去时不会空着手,心情也就舒畅了不少,所以就放开了量喝,回到县城吐了个一塌糊涂。许久精进来时,他正仰躺在椅子上打瞌睡。
           “久精啊,我昨天真喝大了,现在头还有点晕。早晨起来,才听你嫂子说,你给放了那么多酒,以后别那么客气。”
           “自家产的酒,咱们不喝还光卖给别人喝啊!”
           “哈哈哈!省里的崔主任喜欢喝这酒,我正好送给他。”
           “钱主席,您早说呀!领导愿意喝,我敞开了供应。”
           “好、好、好,我替崔主任谢谢你。”
           “钱主席,我有个事想请您帮下忙。”
           “你说,啥事?别和我客气。”
         许久精就把外甥的事和钱进说了一遍。
         钱进听完,右手轻轻拍了一下办公桌说:“怎么惹了这个杂碎,全县城谁不知邢邦志是个吃人粮食不干人事的主。他是邢局长大哥的儿子,邢局长从小就没了父亲,是他大哥供他上学参了军,所以邢局长对他这个侄子特别宠爱,这几年这个杂碎仗着他叔的权势捞了不少钱,手下聚集了一帮人,都是些惹事生非的货。”
         “县领导就不管吗?”
         “他又不杀人放火,都是些打擦边球的事,谁还不给邢局长个面子。再说了,邢延庆在安东县很强势,他在自卫反击战中受过重伤,是国家的功臣,现在腿里还打着钢板,转业后从基层公安干警一直干到县委常委、公安局长,是地地道道的安东县坐地虎,据说他给军委大院里的一位将军当过警卫员,刘书记都让他三分。”
       许久精听了没做声。
          “不过,他侄子和你外甥的事,邢局长未必知道,邢邦志好多事都是瞒着他叔做的。你不用担心,我和邢延庆还说得上话,不管怎么说,我当政法书记时,他是我的下级。”
         “那您陪我去找一下邢局长吧,我那外甥不放出来,我姐不饶我啊!”
         “这点小事不用去找他,打个电话就行,我问问他。”钱进边说边拨通了座机。
       钱进打的是邢延庆办公室电话,电话没通,他又拿出手机,拨通了邢延庆的手机号。
         “钱哥啊,有事吗?”
         “中午出来吃个饭吧,来了个朋友。”
         “我在省厅开会呢,明天回去后,我请你吧,好久没聚了。”
         “没在县城啊!今天去的吗?”
         “来了两天了,县局长培训会议,有事你说就行。”
         “是这样的,县政协许主任的外甥和你侄子的员工因为生意上的事发生了纠纷,两人动了手,你侄子的手下受伤住了院,许主任的外甥被公安局拘了,我了解了一下,就是一点皮肉伤,你看看能不能通融一下,先把许主任的侄子放出来。”
         “钱主席,这事我还真不知道,等会我打个电话问一下吧,一般的打架问题不大,你等我电话。”
         “好的,老弟,你放心,许主任说医药费他掏了,尽量早把他外甥放出来,那个地方太瘆人。”
       钱进放下电话,和许久精说:“听到了嘛,老弟,邢局长根本不知他侄子的事,可手下的人也得掂量着办,公安局的人能不知道他那个侄子欺行霸市吗?可打狗得看主人,再说了,那个小杂碎平时肯定没少进贡。”
         “我真纳闷了,这又不是什么刑事大案,胡志刚作为一个副局长就不敢做主吗?”
         “弟弟啊!官大一级压死人。如果邢延庆单纯地是一位公安局长,胡志刚也许不用忌惮他,可别忘了他是县常委,而且是掌握县强力部门的常委,官场的事,比你待过的商场复杂很多。”
         “是,是,是,我也觉得这里面水深。”
         “不过,你尽管放心,和大家熟悉了,都会给你面子的,甚至巴结你。”钱进意味深长地说。
       两人说话间,邢延庆打来了电话,说是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把邢邦志臭骂了一顿,伤员正办出院手续,鉴于双方都受了伤,医药费就各自负担了。钱进不住地感谢,许诺一定要让许久精摆个酒场。
       许久精心里一阵感慨,就这么点小事,他这个正科级干部就解决不了,一个正管这事的副局长也不敢管。他一门心思地当官为啥?不就是为了光宗耀祖吗?他当官不为钱,要是为了追求钱财,就不必来当这个官,因为他已经是有钱人了。在外甥这件事上,他本来认为干警知道了乔玉山是他的外甥会很快放了他,可事与愿违,还得他腆着脸求别人,这很扫他这个正科级干部的面子,也让他认识到一个正科级干部不算啥,特别是一个没多大用处的科级干部,看来他离光宗耀祖的地位还差得远。
       许久精对钱进是不住地感谢,钱进也很得意,替许久精办事他很愿意,为企业家解决生活中的困难也算是为发展安东的经济出了一把力,尽管许久精名义上不是企业家了。钱进也明白,邢延庆这次办事这么痛快,肯定和牵扯到许久精有关,邢延庆也不是傻瓜。
       没到中午,许久精就接到乔玉山打来的电话,他已经回到店里,对方的住院费一分没拿。许久精苦笑了一下,心想:为这事,我得花多少个住院费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陈林先 2018-11-15 18:20
官到用时方恨小
引用 蔚青 2018-11-15 19:05
品读欣赏,感受精彩。问好祝福,冬日安暖!
引用 舟上客 2018-11-15 22:01
还好,摆平了!欣赏佳作!
引用 陈林先 2018-11-16 10:27
蔚青: 品读欣赏,感受精彩。问好祝福,冬日安暖!


谢谢蔚青老师赏读。
引用 陈林先 2018-11-16 10:28
舟上客 发表于 2018-11-15 22:01
还好,摆平了!欣赏佳作!

谢谢林老师赏读
引用 陈林先 2018-11-16 17:59
没到中午,许久精就接到乔玉山打来的电话,他已经回到店里,对方的住院费一分没拿。许久精苦笑了一下,心想:为这事,我得花多少个住院费啊!


引用 明月 2018-11-19 17:22
欣赏陈老师长篇小说连载精彩片段!问好!
引用 陈林先 2018-11-20 08:20
谢谢田老师欣赏

查看全部评论(8)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12-15 22:46 , Processed in 0.475464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