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我很久没写的散文/若初语

2019-1-11 10:55|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3161| 评论: 4|原作者: 若初语

摘要: 我很久没写的散文 文/若初语 小家伙,你睡了多久了。 很快,它就出现在田野的小路。我把它放了。 学会沉闷的句子间拥有诗意。他们。咖啡杯,提子干都喊我妈妈。妈妈,你写的诗呢?可是也有反对的几把声音,比 ...

  小家伙,你睡了多久了。
  很快,它就出现在田野的小路。我把它放了。
  学会沉闷的句子间拥有诗意。他们。咖啡杯,提子干都喊我妈妈。妈妈,你写的诗呢?可是也有反对的几把声音,比如已经乱糟糟的扫把,妈妈,你不要再写了。
  不要让自己的生活混乱。我停了下来,感觉冰冷的气压压的我喘不过气。我跑过地铁,有时用走的,我走的慢的可以,也不慢,你们看我走路肯定不慢!不笨,你们看着我肯定也不笨。我的脑袋就像一团浆糊,一切乱糟糟的并没有发现。
  就连春天来了,我也不敢相信我在写作,我不相信,是的,一个白痴怎么会写作,我不相信我放养的小仓鼠死了,至少我没看到它死了。一分一秒拼凑的字迹才发现,我已经忘了文字,在马路上,冷冷地错过我的脸,往不再复返的时光马路去。
  从下一章开始,我就感觉到我不得不写一些充满希望的事情,一直到结局,中间会有虐恋的部分,会有情节不完整的部分,甚至为了充字数而胡乱地写,像一个娃娃被闷在葫芦里,简单地拥有事物,我都必须等待春暖花开。
  我遇过很多医生,各种诊断单,我真不想说出我的秘密,因为秘密只有上帝知道,在平凡人眼里就只有恐惧。或许可以反败为胜。我记得是上一年冬天的时候,我就把散文反复浸泡,像洗食物一样小心用心,我把它扭干净,挂在天台上,风吹动着白色的轻薄的散文,然后我就把天台的门关上,用钥匙锁住了,我还为我的小心万分而洋洋得意许久,因为世界上再也没有人像我如此细心呵护它了。
  我很想它,可是我从来没有像放养小仓鼠一样,打开那个门,去看它。我幻想有一个明星,像佘诗曼一样漂亮,在天台上对着我微笑。可是都在扭曲地对着我倒退。
  我早就不去重复了。
  那些空洞的时光。我早就忘记了白色。
  我十分震惊那些比我的心灵还真实的语言,或许我们都不是杜拉斯,却会有一个难以相信的情人。为什么难以相信。
  你看,海子就做不到坐上那趟列车回家。如果生活足够沉重,足够紧张,我们为何写诗?
  我今天把那扇门打开了,那里没有任何阳光,任何柔情蜜意,我甚至看不到天台的护栏在哪。
  或许没有春天。
  但是也不会有任何悲伤。相信我,你从来就不会崩溃,即便你有死亡的冲动。

                                                                                                         2019.1.11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陈林先 2019-1-11 10:56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引用 若初语 2019-1-11 16:46
陈林先 发表于 2019-1-11 10:56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引用 露珠 2019-1-13 19:07
阴郁且诗意文章
引用 荷语 2019-1-15 10:44
透着悲凉的散文。还记得妹妹阳光下的诗歌分外安暖。

查看全部评论(4)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3-25 19:34 , Processed in 0.300132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