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许久精升官记(三十八)/陈林先

2019-1-18 17:52|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2354| 评论: 5|原作者: 陈林先

摘要: 刚踏入农历三月份,霍文和霍武兄弟俩就如约而至。 他俩到来后,没有先惊动县里,而是在许久精的陪同下参观了老酒坊和新厂房,在晚上的接风宴上,许久精详细介绍了安东县招商引资的政策,特别说明了在霍氏兄弟投资 ...
       
        刚踏入农历三月份,霍文和霍武兄弟俩就如约而至。
        他俩到来后,没有先惊动县里,而是在许久精的陪同下参观了老酒坊和新厂房,在晚上的接风宴上,许久精详细介绍了安东县招商引资的政策,特别说明了在霍氏兄弟投资安东这件事上,县委书记刘保民和县长常路华之间的分歧,就在前几天,两位县主要领导因为这件事争得不可开交。县长常路华认为,电石乙炔法生产氯乙烯,主要反应过程是乙炔和氯化氢合成反应,该反应一定要在催化剂存在下才能有高的转化率和反应速度,迄今为止,对该反应催化效果最好的催化剂是氯化汞触媒,而氯化汞是剧毒化学品,汞污染是世界面临的环保难题,他坚决反对为安东县引进这家有污染性质的化工企业,不能让安东的后代为环境污染买单。刘保民对常路华的想法嗤之以鼻,他坚持的理由也很充分,如果各地都不招生产氯乙烯的厂子,那中国需要的氯乙烯去哪儿弄?总得有为国家的经济发展做出牺牲的地方,再说了,不污染效益好的企业还轮得着安东引进?早被南方发达省份抢走了,谁反对也可以,只要他能为安东招来好企业就听他的。最后县领导举手表决,除了常路华和县纪委书记董青元反对外,其他县领导都同意。少数服从多数,县里通过了引进霍氏兄弟化工企业的决定。
           “需要给县领导打点一下吗?”老大霍文问。
           “万万不可,现在是安东县求着你们,只要尽快把厂子建起来,领导们就高兴。”
        霍武沉思了一下说:“不可大意,万一厂子投产后再给小鞋穿就麻烦了,还是意思意思为好。”
           “也是,只要厂子顺利运作起来,不差那点小钱。”霍文冲着许久精说。
        许久精夹了一筷子菜,听霍文霍武这么一说,也没吃,把菜放到了面前的小盘里,若有所思地说:“就算意思意思,也不能都给,这么多领导呢,那得多少啊!我看你们真有意的话,只对刘书记意思一下就行,县委书记做后台,谁还敢下绊子?”
         “嗯,久精兄弟说的在理,那就给刘书记二十万,万一环保局找事的话,刘书记也好给罩着。”霍武两手一拍说。
         “这么多?给几万意思一下就行,县里求着你们的事。”许久精惊讶地说。
          “不多,别忘了这儿的场地无偿使用,要是在我们那边,地皮也得一百多万呢。”霍文不在乎地说。
           “哥,说到地皮了,我估计安东不会无限期地让我们免费使用土地,早晚得拿租金。”霍武好像突然想起了这事说。
           “那更得和县委书记意思一下了,让他最大限度地宽限土地免费使用期。”霍文笑着和许久精说。
           “好,听你们的,明天我就领你俩去刘书记办公室。”许久精痛快地说。
        霍文摇着头说:“别去办公室呀,还是去书记家里,久精兄弟和县委书记沟通一下。”
        许久精觉得有理,拿出手机给刘保民打了一个电话。刘保民何等聪明 ,一下子明白了霍氏兄弟的意思,他先是埋怨许久精不早把霍氏兄弟到了的事告诉他,让安东的领导失礼,接着又让许久精明天早晨把客人带到他家,尝尝安东的吊炉烧饼和安东豆腐脑,最后又命令许久精把客人安排到县宾馆二楼的贵宾房,他马上让县宾馆安排。
        许久精打完电话,和霍氏兄弟说了刘书记的安排,霍氏兄弟会心地笑了,许久精也笑了,三人心里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一句话:有钱能使鬼推磨。
        第二天早起后,许久精和霍氏兄弟如约而至。刘保民和老婆尹秋萍听到敲门声,都迎到了门外。几个人寒暄过后,霍氏兄弟拿出了见面礼,一只密码箱里摆着崭新的二十摞人民币,正忙着沏茶的尹秋萍惊得目瞪口呆,就算见多识广的刘保民也是吃惊不小,但他脸上一点也看不出,不住地推辞,后来见霍氏兄弟执意要给,示意尹秋萍把箱子放好,让霍氏兄弟走时带着。
安东特产吊炉烧饼和豆腐脑很快摆到饭桌上。烧饼外酥里嫩,香酥可口;加了咸卤、蒜泥、辣椒油、葱花和香菜的豆腐脑,热腾腾滑嫩嫩;尹秋萍熬的小米稀饭由于加了红小豆更是散发着阵阵香气;再加上佐饭的红油萝卜丝、松花蛋,让从南方来的霍氏兄弟胃口大开,有二十万的礼金给壮着胆,他们不再客气,吃了个风卷残云。许久精心里一阵感慨,没有几个人能在县委书记家里得到这样的待遇。
        饭后,刘保民向霍氏兄弟保证 ,安东各个部门为化工厂大开绿灯,厂子的用地位置在工业园里随便挑,具体合同细节去和县招商办公室详谈。霍氏兄弟提出了厂房用地免租金年限的问题,刘保民沉吟了一下,答应霍氏兄弟在减免三年租金的基础上再加两年。
        刘保民送霍氏兄弟出门时,只字没提二十万的事,只是不住地让霍氏兄弟放开手脚干,安东县没人敢找他们的麻烦。
        然而,刘保民的话说的还是早了点,霍氏兄弟的厂房刚开始动工建设,就有人来找麻烦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安东县县委常委、公安局局长邢延庆的侄子邢邦志。
         霍氏兄弟回到南方后,兄弟二人及时做出了分工,霍文管理南方的厂子,霍武负责安东县厂子的建设。为了尽快把厂子建起来,他们决定把基建工程承包给长期的合作单位方圆建筑安装公司。俗话说得好,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霍佳成在霍林兵的劝说下,关了快餐店,成了化工厂的筹建人员,负责和基建方的协调监督工作。
        这天,霍佳成在刚刚开工的工厂办公楼场地巡视,一辆安东牌照的桑塔纳停在了工地傍边的排水沟前,从车上下来五个剃着光头的小青年,其中一个额头上有块白斑,此人正是人送外号“花脸三”的邢邦志,他这次之所以气冲冲地来到工地,是因为他觉得这帮南方人太不识趣,不仅不用安东的建筑工人,开工后还不和他打个招呼,就在昨天上午,他派了一个小兄弟,找到了建安公司项目部,毫不遮掩地要求项目部让出一部分土建项目,如果不让也可以,为了工程不受外来因素的干扰,必须缴纳一部分劳务费,他们收了劳务费就可以保护建安公司的利益不受侵犯。建安公司项目部的人听霍武说过,县委书记支持厂子的建设,而且县政协的办公室主任也是自家人,所以根本没理“小痞子”的茬。“小痞子”回来和邢邦志一说,“花脸三”大怒,决定今天来会会这些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人。
           “花脸三”一伙没理睬站在地槽一边的霍佳成,而是直奔项目部的简易板房,碰巧的是项目部里没人,五个人只好又返回工地。昨天来的那个“小痞子”冲着正干活民工咋呼到:“都别干了,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不和三哥打声招呼就干啊!”
        正在干活的民工没人应声,只顾低头挖沟。
          “花脸三”摇了一下头,两个手下跳到地槽沟里,把一个民工手中的铁锹夺过来,狠狠地撇到远处,其他干活的民工只好停下来,大眼瞪小眼地瞅着霍佳成,盼着霍佳成给出面解决。
        霍佳成还真没把这些小混混放在眼里,他在浣纱镇开店时见识过,他知道这些人之所以敢胡作非为,靠的就是背后的保护伞。他和建安公司的项目经理有着一样的想法,县委书记支持的项目,还怕谁呢?
           “行了啊!差不多就行,把事闹大了,不好收拾。”霍佳成说话了。
           “呵,还真有站着尿墙根的,看来是个主事的,说吧,工程停不停?”邢邦志凑到霍佳成的面前说。
           “你有病啊!这是你说停就停的地方吗?我警告你,这不是你闹事的地方。”霍佳成正血气方刚的年龄,一点也不示弱。
           “操你妈,我让你嘚瑟。”邢邦志趁霍佳成不防备,一脚踹到他身上,霍佳成正站在沟边上,一个趔趄滚到了沟底。
        民工们不干了,纷纷拿着铁锹从沟底上来,眼看一场械斗就要发生。霍佳成别看年轻,还算比较理智,从沟里爬上来后制止了大家,他拿出电话,先打了110,又给霍武打了个电话,让他赶快来工地,有人闹事。
        霍武没住在工地上,许久精把他安排在销售公司的一个房间里,他接到霍佳成的电话时,正和下班的许久精喝茶聊天。许久精听说工地上有人闹事,立刻想到了“花脸三”邢邦志,在安东县,哪儿有工程,哪儿就有他的影子。
        果不其然,许久精和霍武赶到工地,发现闹事的正是邢邦志。邢邦志见到许久精,脸上一点怯意也没有,上次因为许久精外甥的事已经交过手,别看许久精是县政协办公室主任,他还真没放在心上。
        许久精也没搭理邢邦志,他没必要和一个混混论理,要解决问题也得找他叔。许久精看到满身泥土的霍佳成,心里有一股难受的情绪闪过,这群江南人毕竟是扑他来的。
      邢邦志一伙明明知道工地上的人报了警,竟然一丝撤退的一丝没有,有一个还吹着口哨,似乎盼着警察的到来。
      城关派出所的人很快到了,煞有介事地做了笔录,冲着“花脸三”一伙严加呵斥,并让“花脸三”给霍佳成道歉,“花脸三”嬉皮笑脸地冲霍佳成拱了一下手,并一语双关地说了句后会有期。110对凑到前面的许久精承诺,把邢邦志一伙派出所后,会严加处理,工地照常施工即可。
       110带着“花脸三”一伙走了,许久精拍着霍佳成的肩膀说了会儿安慰的话,又把民工安抚了一通,就和霍武、霍佳成和赶过来的项目经理回到了项目部的简易房。
      “久精兄弟,这帮人啥来头?”霍武问。
      “唉!这个杂碎是公安局长的亲侄子。”许久精无奈地说。
      “我说呢,110来了后,他们之间还眉来眼去的。”
      “是啊,110能不给他们局长面子吗?前段时间,也到我外甥店里找过事。”
      “我看他还会来找事,他都放话了。”霍佳成说。
      “我看还是找一下刘书记吧,不在别的,他一闹事,弄得都心情不好。”霍武和许久精商量。
      “万万不可,找刘书记肯定一下解决,可是,刘书记找邢局长,这会在邢延庆的心里造成阴影,他会觉得我们向县委书记告他恶状,邢延庆是安东县强力部门的负责人,是炙手可热的人物,得罪了他,随便找咱们点消防、安全方面的事,那会更麻烦,你们别管了,我还是和邢延庆沟通一下吧。”
       江南来的人觉得许久精说得在理,尽管心里有火,也不好再纠结此事。
       许久精没有当着霍家人的面给邢延庆打电话,他害怕邢延庆说出什么不得体的话,让他在霍武面前丢人。他通过外甥那件事和钱进的介绍,对邢延庆的为人有所了解,那是个睚眦必报的人,是个在安东要处处占上风的人,他越来越觉得县政协办公室主任是个没什么地位的官职,在邢延庆这种强力部门官员眼里,他根本不算一棵葱。正如许久精预料的那样,他给邢延庆打电话说了邢邦志的事。邢延庆在电话里大骂他侄子,他让许久精放心,一定会严厉管教侄子。许久精刚说了感谢的话,邢延庆就话锋一转,纳闷江南来的人为啥不用当地人干活,一样的工程让谁干不是干啊!要是安东的工作都让南方人干了,安东人怎么吃饭?许久精多亏有思想准备,在打电话之前,他就想了个对策。他见邢延庆这么说,就和邢延庆商量,施工人员没法改了,但工程用的砂石料可以由邢邦志供应,这一点,他可以和南方人协商。邢延庆在电话里哈哈大笑,直说这么点小事由许久精做主就行。
       许久精相信,霍武不傻,砂石料让邢邦志供货多花不了几个钱,但搭上邢延庆这根线,可以少很多麻烦。许久精放下电话,心里那个恨啊,大骂“花脸三”不得好死,早晚会出大事。
       让许久精没想到的是,他的话还真应验了,半年后,邢邦志真出大事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陈林先 2019-1-18 19:40
在强势势力面前,许久精不得不低头,他知道自己的县政协办公室主任一职在强力部门领导眼里不算什么,他只能忍,只能创造新的升官机会。
引用 蔚青 2019-1-19 05:26
拜读欣赏,感受精彩,钦佩文采,分享、学习!问好祝福创作快乐!
引用 舟上客 2019-1-19 16:27
为了招商引资,后果不顾了!欣赏佳作!
引用 陈林先 2019-1-20 15:37
蔚青 发表于 2019-1-19 05:26
拜读欣赏,感受精彩,钦佩文采,分享、学习!问好祝福创作快乐!

谢谢蔚青老师
引用 陈林先 2019-1-20 15:37
舟上客 发表于 2019-1-19 16:27
为了招商引资,后果不顾了!欣赏佳作!

谢谢林站

查看全部评论(5)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2-17 03:10 , Processed in 0.295530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