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名家专栏/母子情深/紫英

2019-1-21 12:22| 发布者: 蔚青| 查看: 4634| 评论: 1|原作者: 紫英

摘要: 母子情深 文/杨紫英 婆婆三十岁守寡,带着遗腹子──我的先生,辛苦的走过一生,她对先生呵护有加,造就了一位成功的儿子。先生研究所毕业后,在工程顾问公司因表现优异,很早就当上了小主管。先生 ...
                                     

                    母子情深
                      本站特约作家  杨紫英

    婆婆三十岁守寡,带着遗腹子──我的先生,辛苦的走过一生,她对先生呵护有加,造就了一位成功的儿子。先生研究所毕业后,在工程顾问公司因表现优异,很早就当上了小主管。先生的待遇不低,每一个月他领了薪水,必定恭恭敬敬的用双手把薪水袋向婆婆奉上,并深深的向她一鞠躬,婆婆也开心的说谢谢。当我嫁来王家,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景,我才想起有许多人都说,先生是有名的孝子,一点也不错,真令我钦佩
记得那时先生每天下班回家,都大约在六点二十分左右,婆婆每天一到六点十分,便在阳台上向外张望,期盼儿子的归来。有时也在阳台上来回踱方步,为了未能及时归来的儿子而忧心。
    我因为从小生长在一个有九口之家的大家庭,我们七姊妹像放牛班的孩子,太阳下山了就自动各自回家了,当我看到婆婆着急的模样,总是安慰她说:“妈,大概是塞车吧!一会儿就到了。”这时婆婆常会说:“你打个时吧!”。
    原来婆婆老喜欢用她的古法子,要我在十二时辰中随兴报一个时辰给她,我记得我最常回答的就是“申”时,这大概与我的生辰有关吧!她立刻掐指算了半天就会有一个答案。我记得当她算出:“流连流连,就在眼前”时,立刻开心的说:“那就好,那就好!”。
    可是有时也有“大安,身未动”这样的答案,婆婆便又开始一面来回踱方步,嘴里还一面喃喃的说:“怎么会呢?好晚了呀!”。我总说:“妈!进屋里看看电视吧!”。但婆婆还是继续在阳台上踱步,直到听到先生的开门声,婆婆立刻迎上去:“顺啊!累了吧!”。先生也向婆婆问候,说了声:“老娘,我回来了!”。当我每次看到这一幕,内心深处为这母子情深而感动。
    先生不重视穿着,从未为自己的行头烦恼过,都是我为他淮备什么,他就穿什么。记得他四十多岁时,有一天他陪婆婆及我三人一起去逛百货公司。当经过男装部,婆婆看上一件咖啡色的夹克,因为是羊绒的,摸上去舒适柔软。婆婆要先生试试,果然既暖又合身,人也看起来显得有精神,婆婆满意的为他的爱子添购了这件新装,没想到先生一穿就是十年。虽然在这十年间,我也买了三件不同质地,且很不错的外套,但是他都很少穿,几乎每年都穿着婆婆买的夹克过了一整个冬天。
    有时我被逼得无计可施,干脆把干洗好的这件咖啡色夹克,藏在西装外衣里挂著,让先生看不见,我想他大概就不会记得了。没想到他还是说要我找到那件咖啡色的夹克,他说:“我就是喜欢这件又轻又暖。”我也拿他没办法。
    直到婆婆走后那一年冬天,他主动要我帮他把那件夹克找出来,他说:“我要穿我老娘买给我的这件衣服,我觉得它最温暖。”当我听了这话,让我又想念起慈爱的婆婆。希望她在天上不要再为儿子烦心才好。
    先生喜欢抓鱼,以前儿女还小的时候,他常常开车载着我们到海边浅滩处用网子捞鱼,两个孩子们也跟爸爸有相同的嗜好,一直到读大学了,只要一有假期且天气好,便出发往海边跑。哪怕是踩踩沙滩或是捡个贝壳,都能消磨一个下午。
    我则陪婆婆坐在沙滩或堤防上,吃吃零食或看看书等他们。可是婆婆总是不放心,视线离不开他们,有时她注意到先生一直往外海走,总是大声的叫着:“顺啊!顺啊!你快回来呀!”她那不安的心情溢于言表。
    我有时也留心看一下,然后安慰着她说:“婆婆还好啦!海水没有超过妹妹的大腿,而且风浪也还小,不要紧的啦!”有时我看婆婆真的很不放心,我就跑去海边,大声叫先生走近一点玩,不要叫他老娘担心。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后来孩子都出国了,先生有一次带着婆婆和我,一起开车去野柳玩。我记得是在一个有岩岸的海边,先生吵着要下海去玩一下,婆婆拗不过他,于是我陪婆婆站在堤防上等他,哪晓得先生愈玩愈高兴,距离岸边愈来愈远,只见婆婆急得一边剁着脚,一边直叫:“顺啊!顺啊!快回来呀!”愈叫愈急促。
    我看到婆婆如此忧心,立刻奔向大海,把先生给叫回来,并要他去跟婆婆道歉。婆婆看到先生回来了,立刻开心地笑问:“顺啊,还好玩吧!”看到婆婆对先生的关爱之情,才更感觉到母爱的深重。
    如今婆婆仙逝已十年了,我们把她的骨灰也带来美国洛杉矶的玫瑰陵墓园安葬,希望能常伴在她身边。
    先生还是喜欢常去家附近的科罗拉多旅馆旁的沙滩挖蚌(Pismo)。每当我坐在沙滩上看先生拿着叉子抓蚌时,总会使我想起婆婆,她那“顺啊!顺啊!”的呼叫声,好像就在耳边一样,不禁使我流下思念婆婆的眼泪!

           责任编辑   蔚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上一篇:雪/笑君下一篇:我的老师/冰海棠刀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9-1-21 12:20
欣赏佳作,分享精彩,浓浓的情意令人为之动容,深受感染!感谢賜稿,推荐成文,祝创作快乐。

查看全部评论(1)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4-26 22:41 , Processed in 0.161608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