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一个人老人的死/于公谨

2019-4-9 08:55|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161| 评论: 1|原作者: 于公谨

摘要: 随笔 一个人老人的死 于公谨 听人说,老家的人王鹤(当然是化名)死了,死的时候是很凄凉,也很孤独;只是下葬的时候,大摆筵席,风风光光了一把。当时听了,心中就有些愤怒,也有想要骂人的冲动 ...

    听人说,老家的人王鹤(当然是化名)死了,死的时候是很凄凉,也很孤独;只是下葬的时候,大摆筵席,风风光光了一把。当时听了,心中就有些愤怒,也有想要骂人的冲动。也只是冲动而已,却不可能会说什么,因为我不是经常回老家的,只是偶尔回去;而王鹤很有可能因为岁数大的关系,已经不太可能会认出我是谁,也不可能会记得我是谁;即使是记得,也很难去说什么的。如果我骂了他的孩子,他会不会骂我,是一个问题,毕竟是亲疏有别。这却还是让我有些看不过去,还是有怒气想要发泄出来,毕竟这件事情,是很普遍存在的一件事情。
    王鹤是一个有“福气”的老人。之所以说他有福气,是因为他有六个孩子,都是出头天地的那种;四个儿子,两个女儿;儿子不是老板,就是什么局长的,或者是什么公务员的,再就是公司的管理层;而女儿女婿,也是各自有着自己的生意。这本来就是不用愁的,也是很骄傲的;出去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地拔直了腰板说话,口头禅就是“我儿子说”。这是很自豪的表现,村子里面的人都是十分羡慕的;毕竟是儿子有了出息,王鹤的脸上是有光的。
    后来,村子里面的人就不提了;而过了几年,就开始对王鹤的儿子女儿谩骂,各种难听的话是漫天飞舞。王鹤自己也不提那些儿子女婿,也变得沉默寡言;很多时候,都是屯子的路边,看着路。其实,村子里面的人也知道,王鹤并不是看路,而是想自己的孩子,想要让孩子回来看看。以前,他老伴活着的时候,王鹤是有说有笑;而老伴去世,王鹤就逐渐变得沉默寡言了。
    老伴死了很久的;他的大儿子已经退休了;这好像对他的处境并没有什么改变。我记得,王鹤老伴刚刚去世的时候,他并没有什么变化,毕竟是生老病死,也没有说什么的,感觉很正常的。地不种了,因为儿女们觉得他的年纪大了,不应该干重活,也有些不放心;由此,人也变得闲了下来。本来村里面的人都以为王鹤的儿女是很孝顺的,却并没有想到,他的儿女,孝顺是在嘴上,从来就没有行动;当然,钱财的满足是免不了的。问题是,老人就需要钱财的满足?
    几个女儿,从来就没有接王鹤去住过,只是逢年过节回来看看。村子里面的人,有的人的子女,并没有王鹤的儿女能干,只是普通人一个,拼了老命,在城市买了房子,也把爹妈接过去住一些日子;父母因为不习惯,又搬回来;有的是冬天去儿女哪里过冬(当然,儿女是在城市的),春天又回来。这是过冬的。相反,看看王鹤的处境,就有些凄凉了。
    王鹤死了的时候,是一个人睡在了冰冷的炕上,也不知道死了多久,才被发现了的。如果王鹤的子女对王鹤关心,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上一篇:思想下一篇:往昔事,过来人/笑君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9-2-11 07:58
拜读欣赏,感佩才情。遥致问候、祝福新年快乐!

查看全部评论(1)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12-12 17:01 , Processed in 0.136971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