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第二届远山杯小说大赛/牛书记 / 凤凰山人004

2019-6-10 12:57|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097| 评论: 5|原作者: 凤凰山人

摘要: 【远山杯短篇小说大赛】 牛书 记 月光如水,照得雪地里亮如白昼,办公室里炉火正旺,烧得屋里暖烘烘的。年关将近,老师们都在忙着看卷子,批作业,写总结,刘校长 ...

     月光如水,照得雪地里亮如白昼,办公室里炉火正旺,烧得屋里暖烘烘的。年关将近,老师们都在忙着看卷子,批作业,写总结,刘校长看看墙上的挂钟,催促老师们:“住了吧,干不完明天再干。”“牛书记还没回来呢!”“再等他一会吧。”
     牛书记,今年新来的公社副书记,专管全公社的教育工作,兼管河西村生产,根据公社里干部包村住户的规定,牛书记一来到河西村就住在了农户家里,与贫苦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后来听说河西村小学的一个屋子里闹鬼,闹的村里沸沸扬扬的,严重影响了学校的教学秩序和村子里的生产,就主动要求住进了小学校,发誓要把“鬼”捉住,为民除害。
    河西村小学在村头上,是一个四合院,正房五间,三高两低,中间三间做教室,西头一间是茶水房,东头一间闲置,东屋西屋都是教室,南屋是老师的办公室,闹鬼就发生在东头那间闲置的小屋内。宅院原先的主人是本村的地主,财大气粗,建造东耳屋时留了地下室,有一条暗道与村头上的大沟相通。财主的儿子是土匪,无恶不作,打劫、砸杠子、绑票样样都干,绑来的肉票就藏在地下室里,交不上赎金就撕票,撕过的肉票的尸体从暗道拖到东沟里,偷偷埋掉。解放后财主父子被镇压,宅院被没收做了学校。据说被撕的肉票冤气不散,变成了厉鬼,经常出没在小屋里,有人说是女鬼,舌头一伸有一尺多长,有人说是男鬼,浑身血迹斑斑,没有头颅。小屋里曾住过几次驻村干部,都被恶鬼吓跑了,也曾住过上级派来的公办教师,半夜五更,恶鬼一下子推开房门进来,吓得他大病一场,主动要求调走了,从此河西村小学再也没有公办老师敢来了,学校里清一色的本村民办教师,小耳屋一直闲置着。牛书记听村们说得有鼻子有眼,跟真事一样,就是没人亲眼见过。问他们恶鬼怎样害人,也没人说得清楚。牛书记偏偏就不信那个邪,非要亲自会会那个恶鬼不可,有冤报冤,有仇报仇,为什么要来祸害好人呢!     牛书记打定主意,毅然住进了小耳屋。老师们听说后都为他捏了把汗,刘校长提出来跟他做伴,也被他拒绝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前几次闹鬼的风波还记忆犹新,大家不能眼看着牛书记往火坑里跳啊! 还是刘校长心眼多,每天晚上召集老师们来校办公,一直陪伴牛书记到很晚,有时半夜里也会偷偷来巡视一遍,以防万一,早上天不亮就到校,说是提前来校生炉子,其实他是挂念着牛书记。
    令人担忧的事情还不止这一件,自从今年秋后,村前大路上又出现了野狼,经常袭击行人,特别天黑后再也没人敢从那里路过了,偏偏牛书记去公社开会,那是一条必经之路,别人都劝她,天晚了就住在公社吧,反正那里也有你的床位。牛书记说:“不行,我是驻村干部,不管早晚都要住在村子里!”“嗬!我还没见过野狼呢,‘天上的龙肉,地下的狼肉’,这可是难得的美味啊,要叫我碰上,我一定把它打死,让大家美餐一顿!”“地下的驴肉好吃,不是狼肉!”“驴是生产资料,不能随便宰杀,野狼害人,打死了还能为民除害呢!”牛书记振振有词,大家也就不便多说了,依然每天在学校里等候到很晚,直到牛书记平安归来,才各自回家睡觉。
     刘校长又往火炉里添了添煤,说:“十点多了,大家回去吧,别耽误了明天上课,我在这里再等他一会。”
     正说着,房门呼隆一声被人推开了,牛书记一头撞进屋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打死野狼了!”老师们猛然一惊,一下子从座位上弹起来,看到牛书记慌慌张张的样子,脱口问道:“怎么回事?”刘校长把椅子往牛书记跟前推了推。说:“别着急,慢慢说!”“我打死野狼了,就在刚才。”“怎么打死的?”“也是它自己该死了,我正骑着车子走着走着,冷不防它从沟里窜上来,冲着我就扑上来了!”牛书记喝了口水继续说:“我来不及躲闪,也来不及掏枪,一抬脚向它踢去,说也巧,一脚踢在了狼的下巴底下。唉! 谁知道下巴底下是什么穴位吗?”大家摇摇头,没人知道。“被我踢了一脚,那狼一下子就倒下不动了。”“我下了车子,可巧脚下有一块大石头,我搬起来一下子就把狼头砸扁了。”
     村前的大路直通南山,本来很宽,两辆马车可并排行驶,“千年的大道走成河”,每年汛期,从南山上下来的洪水,沿着大路一直流进村旁的河道,时间久了,大路被冲成了一条沟,行人只得从沟的一边小心翼翼地通过,遇有野狼袭击,人都无处躲闪。
     “好样的!牛书记为民除害了!”“今晚要犒劳了!”老师们一阵欢呼,有的拿了棍棒,有的拿了火柱,一头跑出了办公室,向雪地里跑去。不多时,死狼被拖回来了,油灯下大家围着死狼左看看,右瞧瞧,一边议论着,这哪里是狼啊,分明是一条被人遗弃的流浪狗!
     第二天,老师们和闻讯赶来的村民,一块犒劳了一顿美餐。自此天黑后人们又可以大摇大摆地在村前大路上行走了。人们背地里开始叫牛书记“牛大胆”。
    牛书记有个习惯,每天早起背粪筐捡粪,村头、路旁、闲园子,到处都转转,一来熟悉村庄情况,二来体验农民生活。这一天,他刚出校门口,正巧碰上了早起的刘校长,两人聊了一会,牛书记说:“我在这里住有三个多月了吧?”“可不是么,超过一百天了!”“怎么还没见到鬼呢?”“好人头上有神明,你是富贵之人,鬼怪不侵呢!”“哈!哈!哈!那敢情好,我就在这里长期住下去,让那鬼啊,怪啊,永远不敢出来!”
春风送暖,杨柳吐絮,正是春耕生产最忙碌的时候,一天下午牛书记从公社开会回来,刚到村头,正盘算着今天晚上怎样开村干部会,传达公社里春播春种会议精神,忽然一股柴草烟味直呛喉咙,猛一抬头,不觉大吃一惊。不好!炉屋失火了!
     原来村头上有一个场院,场院北边的五间房子,麦收时做场院屋用,存放粮食和打场用具,秋天用来烤烟。这是一个鸳鸯炉,东西两头烤烟,中间一间是火坑,烧火用的。秋后烤完了烟,炉屋里盛满了麦穰,封闭了门口。春天育火炕地瓜苗的时候,扒开炉屋门口拿麦穰。今天星期六,一群儿童玩耍,不小心点着了麦穰,炉屋着火了,一股浓烟从炉屋里冒出来,孩子们吓得哭着叫着跑远了。
     牛书记用力一蹬自行车,一边往村里窜,一边大喊:“救火啊!”“炉屋失火了!”牛书记在村头上喊了一圈,又返身跑回场院。人们从四面八方向炉屋跑来,有的担了水桶,有的拿了脸盆,有的拿了铁锨,有的搬了梯子,一桶桶水泼向屋里,一锨锨黄土撒向着火的麦穰。烟越冒越大,大火快要烧到屋顶了,大家心里都明白,里串屋,没法救!着火的是西头两间,如果大火再蔓延到另外三间,顷刻间五间炉屋将全部化为灰烬。
    “跟我来!”牛书记大吼一声,搬起梯子就竖到了屋檐上,蹭!蹭!蹭!爬上了屋顶。他一边招呼下面的人,一边迅速把着火的两间跟其他三间之间的麦草往下褪,从中间开辟出一条隔离带,打算牺牲两间,保全三间。七八个年轻人也跟着他一块爬上了屋顶,有的泼水,有的褪草。火势越来越猛烈,烤的人皮肉生疼,烟越冒越大,呛得人两眼流泪,哈吃连连。突然一股浓烟直上天空,大火窜出了屋顶,火借风势,火舌一下子向着屋顶上的人群扑去,牛书记躲闪不及,衣服烧着了,一个年轻人眼疾手快,一下子把一个浸湿了的麻袋披在了牛书记身上,大声说:“牛书记,快下去!”“别管我!你去那一面,我在这面,两边一起褪,千万不能叫大火烧到这边来!”在牛书记的指挥下,经过一阵紧张扑救,大火扑灭了,烧坏了两间,保住了三间。
     晚上,人们聚集在牛书记的小屋里,议论着白天的火灾,一致认为幸亏牛书记发现得早,喊来了人,幸亏牛书记带头爬上屋顶,开辟了隔离带,要不然五间炉屋将全部付之一炬,寸草不剩。村支部、共青团、学校、民兵、妇联、贫协一致要求,联名给公社写信,表扬牛书记见义勇为的壮举。牛书记哈哈一笑:“干部,干部,先行一步,我不带头哪行啊!这是我应该做的。”硬是说服了大家,把写好的表扬信给压下了。
     连续几天的春耕春种,牛书记都跟社员们劳动在一起,栽烟、栽地瓜,耕地、耩地,样样都干,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今天下午救火,上屋褪草也是一马当先,毕竟四十多岁的人了,真真切切感受到了身体的疲乏,眼皮不住地打架,浑身的筋骨像散了架一样,一动各处的关节都疼。散会后,人们逐渐离去,牛书记合衣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地,不知什么时候竟然睡浓了。
    约摸夜半时分,忽然来了一个黑衣人,悄悄地站在门外,一会呲牙咧嘴,一会头发直竖,一会张开血盆大口,一会挥舞着利爪似的双手,做着各种吓人的动作,嘴里还在不住地咕咕哝哝,听不清说些什么。牛书记躺床上,静静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思考着可能的对策。然而当他去摸手电的时候,手怎么也抬不起来,拿枪的时候,手同样抬不起来,想喊也喊不出声,正急得他浑身冒汗,奋力挣扎的时候,突然呼隆一声,门被推开了,牛书记吓得一骨碌坐起来,定睛一看,门外什么也没有,提着手枪,满院子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原来是南柯一梦。西南风吹进屋里,暖暖的,感觉不到一丝凉意。这就奇了!怪了!梦是做了,但门关得好好的,怎么会自己打开呢?
     西南风刮好几天了,刮的人身上懒洋洋的,第二天吃过晚饭,因为星期天老师们没来办公,只有刘校长来跟牛书记坐了一会,谈了谈学校的工作,很快就走了。牛书记看看没事,难得清闲,早早上床睡觉了,半年来为闹鬼的事,满脑子乱哄哄的,像一团麻,始终理不出个头绪来。一来群众描述得有鼻子有眼,不由你不信,二来房门为什么半夜五更自动打开,这可是自己亲眼见到的,这又怎么解释呢?天井里云彩遮住了月光,一会明一会暗,起风了,西南风从窗眼里吹进来,破了的窗纸被风吹得呼打呼打地响。
     牛书记越想越睡不着,忽然“咕答”“咕答”,房门响了两声,牛书记一惊,这不正是群众说的鬼推门的声音吗!牛书记屏住呼吸,侧耳细听。“咕答”“咕答”又是几声门响。牛书记一手拿手电,一手握枪,打开机头,两眼盯着房门,一眨不眨。恶鬼要是敢进门来,我先打开手电,看看你到底长什么模样,是真鬼还是假鬼,你敢害我,我就一枪崩了你!牛书记打定主意,静静地躺在床上,死死地盯着房门。“咕答咕答”,“咕答咕答”,越响越急,有时连响好几声,牛书记悄悄下了床,慢慢向门口走去,心想,今晚跟恶鬼的一场当面较量已经在所难免了,先下手为强,必须首先占据有利地势。牛书记沿着北墙跟,背贴墙壁,慢慢挪动着身子,挪到正冲门口的地方站住了。房门时响时停,从门缝射进的月光来看,门外不像有人的样子。牛书记静静地观察了一会,除了门响,并无异样,门子怎么会自己响呢?牛书记突然灵机一动,脑子里产生了一种想法,他猛地打开手电,一道亮光直射到房门上。奥!原来是门栓在作怪!
     老式木门,从里面看,一扇门上一条门桄,一条桄上一个方孔,两孔相对,插上门栓,门就被关上了。小屋的木门,年久失修,东边门上的门轴磨损严重,门变矮了,两条门桄上的孔变得西高东低,风一吹,门扇晃动,门栓松动,就开始“咕答”“咕答”地响,同时门栓由高的一端向低的一端逐渐移动,晃动的时间长了,门就自动打开了。正在研究着,门子“咕答”“咕答”连响几声,竟然呼隆一声真地打开了。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鬼”就在这里!
      牛书记又把门关上,模仿着风吹的样子,轻轻晃动两扇房门,果然不一会门又开了。牛书记再次把门关上,用力插紧了门栓,任凭怎么晃动,门子始终没打开,也不再咕答着响了。真相大白,牛书记美美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早上,牛书记早起,正好碰上刘校长来校,两人耳语了一阵,刘校长就走了。不大一会,一大群人陆陆续续来到学校,吵吵嚷嚷要看牛书记捉住的鬼。人们围着牛书记,有的问:“你是怎么抓住的鬼啊?”有的问:“鬼害你了吗?”还有的问:“你把它打死了?还是........”牛书记坐在椅子上,悠闲地抽着烟,只是笑笑,一直没有回答。
    刘校长站上门前的台阶,大声宣布:“昨天晚上,牛书记抓住鬼了,为咱村除了一害!大家想亲眼看看鬼吗?”人群一阵欢呼。“鬼就关在牛书记住的小屋里,屋子太小,进去看的人不能太多,先派几个代表进去看看吧!然后再分批去看。”刘校长随意挑选了十名代表,有老人,有青年,也有妇女。刘校长领着他们进了小屋,从里面插上了门栓。
     牛书记站起身,微笑着向周围的人群招了招手,走向了小屋门口。牛书记两手把着两扇门上的门环,轻轻晃动,只听得里面的门栓“咕答”“咕答”地响了起来。“听到响声了吧?”牛书记回过头来,望着周围的群众。“这就是鬼敲门的声音!”大家一阵骚动,议论纷纷。牛书记继续晃动门环,门栓又“咕答”“咕答”地响了起来,越是用力晃动,响声越大。晃动了一会,两扇门突然呼隆一声打开了,里里外外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牛书记一下子跳上一块大石头,向着群众大声说:“看到了吧!鬼敲门,鬼开门就是这样产生的!”“我做了详细的调查,刚解放的时候苏区长住咱村,见到了鬼,是在春天;后来植保站的孙站长见到鬼,也是春天;赵老师被鬼吓跑了,还是春天,那为什么见到的鬼都是在春天呢?”“大家看看这个院子,我住的小屋在东北角,只有西南风才能正面吹到门口,春天刮西南风的时候最多,就像今天不也是刮西南风吗!”“这屋的门子年久失修,东边的门轴磨短了,门子矮了一些,风一吹,门子一晃动,门栓自然往矮的一边退,晃动的时间一长,门栓从西边门桄里脱落,房门自然就打开了。”“鬼在哪里啊?鬼就在我们的心里。心里有鬼,鬼就来,心里没鬼,鬼就不会来了。你越害怕,鬼越厉害。”“至于说冤鬼么,不错,这屋里的确有两个人死得冤屈,但人民政府已经为他们报了仇,他们感激还来不及呢,我们与他无冤无仇,怎么会来祸害我们呢!”“大家看明白了吗?如果那一位还有疑问,请你过来亲自体验一下,看是不是这么回事!”
     散会了,人们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议论着:“人家牛书记说话算数,说是捉鬼,就把鬼捉住了。”“还是牛书记有办法,几十年的案子,他一来就破了!”“幸亏牛书记大胆,小胆的都被吓跑了,还破得什么案啊!”“怪不得人家都叫他‘牛大胆’,还真是胆大!”说话的人一回头,唉嗨!牛书记就跟在身后,他一下子羞红了脸,赶紧用手捂上了自己的嘴巴。“你们叫我什么?”这人不好意思地说:“叫你牛大胆呢。”“哈!哈!哈!哈!........”牛书记笑了,笑得那么朴实,那么爽朗,那么开心,从此“牛大胆”的名字在河西村公开地叫起来了。                                    
                                                                                                                                                                                    2018.11.4.

作者简介:凤凰山人,原名李国忠,笔名庸之,山东昌乐人,1947年生,中学高级教师,年近半百始涉文坛,已发表各种文学作品近30万字,小说、散文、诗歌等散见《宝石城文艺》、《齐都文苑》、《潍坊日报》、《白杨钟声》等报刊书籍和《凤凰城文学》、《远山文学》等网络平台,参与编写《昌乐古今.朱刘辑》。被聘为远山文学特约作者、昌乐县作协会员。
通讯地址:山东昌乐县朱刘社区三庙居委会
电    话:15689181506
邮    编:262404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露珠 2019-1-2 22:20
牛书记站起身,微笑着向周围的人群招了招手,走向了小屋门口。牛书记两手把着两扇门上的门环,轻轻晃动,只听得里面的门栓“咕答”“咕答”地响了起来。“听到响声了吧?”牛书记回过头来,望着周围的群众。“这就是鬼敲门的声音!”大家一阵骚动,议论纷纷。牛书记继续晃动门环,门栓又“咕答”“咕答”地响了起来,越是用力晃动,响声越大。晃动了一会,两扇门突然呼隆一声打开了,里里外外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引用 露珠 2019-1-2 22:21
预祝佳绩!
引用 凤凰山人 2019-1-3 11:42
本帖最后由 凤凰山人 于 2019-1-3 11:49 编辑


引用 凤凰山人 2019-1-3 11:43
本帖最后由 凤凰山人 于 2019-1-3 11:47 编辑

引用 凤凰山人 2019-1-3 11:44
本帖最后由 凤凰山人 于 2019-1-3 11:47 编辑


查看全部评论(5)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12-6 06:47 , Processed in 0.171376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