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远山广场 查看内容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57篇:“并列”第二名

2019-8-20 12:56| 发布者: 蓝河| 查看: 2313| 评论: 2|原作者: 益西索朗|来自: 特约作家

摘要: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57篇: “并列”第二名 会计年度决算和统计年度报表完成之后,上报了地质局。一个星期天,我就想让大家放松放松,全科人都去逛罗布林卡。主管会计小刘跟几个小伙伴闲聊天,小刘说:“ ...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57篇: “并列”第二名
       会计年度决算和统计年度报表完成之后,上报了地质局。一个星期天,我就想让大家放松放松,全科人都去逛罗布林卡。主管会计小刘跟几个小伙伴闲聊天,小刘说:“我打听到了,这次全局财务决算年报评比,第一名就是我们地热队!”听到这句话,几个小青年笑容满面。但是我心想,我这个连会计员资格证书都没有的“光头”副科长,领着几个内招来队不久的“光头”年轻人,这次只要不是全局倒数第一,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哪里还敢去想那第一名?我也就将小刘的一句话当成了耳边风,刮过去了,也就没了踪影。可是那每年必定要召开的全局会计决算总结表彰会,却没有按时召开。
       又一天,新上任不久的局计财处那位女副处长次仁(她原来是地质二大队计财科的副科长),亲自来到地热队,说是今年的年度决算评比会就不开了,由她亲自来送奖状。我随口问了一句:“次仁处长,今年决算第一名是哪个队?我想去好好学学他们的经验,争取明年也拿个第一。”
       听了我的话,老实巴交的藏族女处长似乎有难言之隐,她支吾了好一阵子,才勉为其难地说道:“今年没有第一名,你们和二队并列第二。”接着处长就将一面“并列年度会计决算第二名”的锦旗递给了我。平时就快人快语的主管会计小刘,呼地一下站起身来,问副处长:“听说二队的决算比地热队差多了,为什么两个队都是第二名?”副处长没有回答他的话,又急忙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微型计算器(这在那年月,还真是一个稀罕的玩意儿),递到小刘手里,笑着说:“忘记了,你们队还有奖品呀。日本进口的计算器!” 处长就是如此这般,巧妙地避开了小刘那一个“敏感”的问题。处长前脚刚走,科里就炸开了锅,小刘喊得最凶。他说:“我早就打听到了,处里几位老师傅也说了,这次的会计决算和文字分析,地热队都是第一,为什么搞了个并列第二名?”几个小青年说,别的队早就按照“惯例”,给计财处送去了新年礼品,而我们今年却忘记了这一件大事。他们七嘴八舌,劝我也到局里去,找广东来的援藏干部、计财处长李祥智“讨个说法”,同时也给他送一些保健品。
       那时候,我们队因为在地热田工作,工作区域的水和空气都有污染,按照有关规定,凡是在野外工作期间,每人每个月就可以领到保健津贴:猪肉罐头3个,清油2斤,白糖3斤,我心想,李处长不远万里,从广州来到拉萨,享受一次地热队的保健津贴也无可厚非。我就提着自己刚领到的那一份保健津贴,去看望他。也算是给处长拜一个晚年,然后再问一问这次年终决算评比的情况。
       一见面,处长不无尴尬地笑着说:“我晓得你今天来,就是兴师问罪的。你不说,我也知道了。可是你想想,你们科,就你一个只读过一年书,一没学历、二没文凭、三没职称,而且又离开地质局十几年,才刚刚归队不久的人,领着几个“内招”进藏的年轻人,就拿了全局的第一名,那另外几个大队的计财科长,两位毕业于正经八百的财经学院,其他几位,也都是文革前地质中等专业学校财会专业的毕业生。他们的面子该往哪儿搁?请你也替我想一想,我这个处长应该如何当?”
见我低着头不说话,李处长接着又说:“不晓得是哪一个‘小广播’,将这一桩小事传了出去,孙局长也知道了。他对我说:‘1942年我参军到了新四军第二师,就有老同志告诉我,师长罗炳辉出生在云南彝良一个彝族贫苦家庭,从小过着牛马不如的农奴生活,没有上过一天学。罗师长凭的就是在战争中学习战争,从奴隶成为了率领千军万马的将军。你们今天评比一个财务决算,怎么就搞成了比学历、比文凭、比职称?’遵照局长的指示,处里才想出那个没有第一,两个并列第二,不是办法的办法。还请你体谅体谅我那有口却说不出来的苦衷哟。”
       处长的一席话,特别是末尾那一句“有口说不出来的苦衷”引起了我的深思,同时也让我知道了,现如今已经是“八十年代”,人不光要会干工作,干好工作,更为重要的是,还要“理解”,起码是要能够“容忍”那一种另类的“苦衷”!
       平日里,我最信奉、也常爱对别人说的一句老古话就是:“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看样子,时过境迁,这一句老古话也已经“过时”了。我从那曲回到拉萨,感觉气候确实比那曲好得多了,可是,现如今这种风谲云诡的人际关系,又成了我心里头的一块大石头。
       也可能是为了“安抚”我?几天之后,局政治部就来了一个“通知”,将我那副科长的“副”字给免掉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蓝河 2019-8-20 10:03
既无语也是事实,领导也不好当啊!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8-30 20:28
蓝河 发表于 2019-8-20 10:03
既无语也是事实,领导也不好当啊!

总编老师说得对。那一句老古话——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查看全部评论(2)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9-21 08:21 , Processed in 0.149610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