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名家专栏/灯下看美人/杨紫英(美国)

2019-10-26 22:22| 发布者: 蓝河| 查看: 5098| 评论: 2|原作者: 紫英|来自: 特约作家

摘要: 灯下看美人 ——「昙花」开的回忆 文/杨紫英(美国). 前几天,发现院子里的昙花又快开花了,算了算居然有二十多朵,犹记得半年前才刚开过,我还邀请住在附近的一位同样是由台湾来的朋友,来家 ...
                                                   灯下看美人
                                ——「昙花」开的回忆
                                   文/杨紫英(美国)
.
    前几天,发现院子里的昙花又快开花了,算了算居然有二十多朵,犹记得半年前才刚开过,我还邀请住在附近的一位同样是由台湾来的朋友,来家沏茶吃小点共赏美景。没想到现在都已秋凉了,那些花又悄悄地茁壮起来。対喜爱昙花的我,内心深处更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昙花的绽放虽然只是短短的“昙花一现”,但是因为她高雅的气质与淡雅的清香,使人们対她的珍爱,并不会因为花开时的须臾短暂而减少。
    我对昙花有特别的喜好,想来跟小时候经常去巷子里的李妈妈家欣赏昙花有着很大的关係。李妈妈是个很有气质的女人,她和在台北正声广播公司担任高级主管的李宝淦伯伯,是一对令人羡慕的恩爱夫妻,儿女也很听话,而且又很自觉的用功读书。我总觉得她好像没有过什么烦恼似的,每天穿着漂亮的旗袍及一双绣花拖鞋,与巷子里的妈妈们追逐“方城之战”。但她在李伯伯面前,是个温柔理性的好伴侣,由于李伯伯的职位高,所以家中的经济环境也好。李妈妈爱花,她家有一棵种了十多年的昙花,因为李妈妈照顾的好,每年花开都是二、三十朵。颇有罗漫蒂克气息的李妈妈,总是拣一天当晚有许多朵花儿即将盛开的日子,准备好茗茶、瓜子、点心,邀请巷子里的妈妈们带着小孩,到她家院子里像开同乐会似的,一边品茗谈天说地,一边欣赏逐渐绽放的优雅昙花!那时候,大家说说笑笑,在迷漫着淡雅清香的夏夜空气中,二十几朵昙花从七点多开始,就悄悄地展现她的一圈白色花蕊,每次她们都是在人们不知不觉中,带着花香怒放了,这是一幅充满和乐与温馨的同乐图,令我一生永铭在心。记得五、六十年前,照相机还很金贵,可是李伯伯还帮我跟妈妈与盛开的昙花留影,留下一生难忘的印记!
    我的先生也是个爱花之人,小时候是在空军的眷村长大,他也有一段与昙花的殊缘。在大半世纪前,他们的村子里有一户陈姓人家,住在村子里第三排的头一家,家中地方大一点,院子里还有一个水池。陈伯伯就在水池边种了一大棵昙花。由于昙花喜水份多的气候,所以常常在雨后开花。先生説,每当陈伯伯家的那棵巨型昙花要开花时,村子里的办公室,就会对有六百多户的正义东村里的的居民们广播,告知村民今晚可到陈伯伯家中去赏花。上世纪六十年代,电价还很贵,大家为了省钱很少开大灯。但陈伯伯特别为了大家赏花特意在院子里点了一盏大灯,照亮那盆即将开花的昙花。村里上百户的人家,吃完了晚饭便扶老携幼的陆续往东村第三排走去。由于村民太多了,所以大家排成一条队伍,鱼贯进入陈伯伯家的大院,人们沿着水池走到昙花树边,仔细地端详这些神秘的,带着特殊花蕊的五、六十朵香花,由于欲观赏的村民实在太多了,每人在花前驻足观赏后都习惯的赶紧凑上前去,深深的吸一口花的香气,虽然每人也只有二三分钟的时间,但是人人都心满意足的被身后的人拥挤着推向前去。
    说到这儿,先生脸上常常会泛起幸褔的模样,好像一下子陷入甜蜜的回忆中,脑海中浮现出小时候大家摩肩接踵的围观昙花的情景。先生说,那种状况,很相似现在我们去艺术博物馆欣赏古文物一样。我还真没听说过,昙花居然有这么大的魔力,原来爱昙花的还不仅仅只是少数人!先生还告诉我,听说众多昙花一起绽放时,仔细听,还会听到花朵绽放时的沙沙作响声呢!
    先生还记得婚后有一年,家中种的昙花快开花了,我好高兴地期待花开日子的到来。当花即将绽放的那天晚上,因为临时有事要在办公室加班,先生知道我爱昙花,还特地把即将盛开的昙花盆栽,端到客厅的茶几上,切好水果盘,等我回来一起观赏。可是时钟一分一分的过去了,不知怎的,都快九点了,还不见我回来,于是先生只好等到花儿最盛开时,将花剪了下来,放进了冰箱冷冻起来,想等我回来以后,再献上这个经过保鲜之后依然美丽的昙花,以此来博得自己爱妻的一笑。没想到当我疲倦的回到家中时,先生看我一进家门,便立刻拉着我的手,兴高采烈地对我説:“快!快来看你最爱的昙花!”。当他急切的打开冻箱时,我们竟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冻箱里依然绽放着美丽花蕊的花瓣,一片片薄如蝉翼,看起来真的很美!可是就在这时,没想到当花朵一接触到室内的空气,立即变形软了下来,哪里还有什么美丽的昙花呢?当时我很不高兴的对先生説:“这是什么昙花呀!”,便丢下了花,回到房间里去了!原来本以为可以获得娇妻夸赞的先生感到十分失望,直到今天每当他回忆起这件往事,还依然会觉得有点难过。这件事如今虽然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年,但每次当我们家中的昙花开时,我都十分后悔自己当年曾经做过的一椿蠢事!
    大概昨晚下了一场雨的缘故,今夜在屋外的花园里已飘来阵阵淡雅的清香,先生和我不约而同的一个准备樱桃,一个准备了一壶金萱茶,并肩坐在院子里邉听小哥费玉清演唱的情歌,一边欣赏逐渐绽放的昙花。心中记忆的门为之而开,想着与先生在过往的四十五年的婚姻生活里,不管是喜还是悲,哪一件不都是充满着刻骨铭心的爱的印记,正是这些数不清算不尽的爱维系住我们夫妻的婚姻。在这四十五年蓝宝石婚的周年纪念里,亲爱的,我会携子之手与你共享余生,就像小哥在《我怎能离开你》那首歌里所唱的:“除了你,还有谁与我为偶!我和你共始终,信我莫疑!”


t01c1d62d12e42a05fc.jpg
24573393_1469262027176_mthumb.jpg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9-10-27 07:33
欣赏佳作,感谢分享。期待更多精彩!
引用 鲁宏 2019-10-27 09:14
拜访老师欣赏佳作,致敬学习!

查看全部评论(2)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20-11-30 19:27 , Processed in 0.152512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