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黄鹤楼游感

2019-10-31 14:53| 发布者: 从余东风| 查看: 2041| 评论: 1|原作者: 从余东风

摘要: 黄鹤楼游感 作者:徐东风 黄鹤楼对于我一直以来有一种神秘的色彩和割舍不断的情愫,究其原因是因为上学的时候曾经学过一首唐朝崔颢的诗《黄鹤楼》,当时教语文的老师是一位很博学的右派,他不仅把黄鹤楼壮观的 ...
黄鹤楼游感
作者:徐东风

      黄鹤楼对于我一直以来有一种神秘的色彩和割舍不断的情愫,究其原因是因为上学的时候曾经学过一首唐朝崔颢的诗《黄鹤楼》,当时教语文的老师是一位很博学的右派,他不仅把黄鹤楼壮观的景色描述的使人身临其境,而且把诗人怀乡的那种愁绪阐述的淋漓尽致。现在回想起来更增强了我一睹为快的愿望。
       去年初冬的一天,我跟随一个观光团来到了向往已久的黄鹤楼。虽是初冬季节,观赏黄鹤楼的游客还是络绎不绝,从西门进入黄鹤楼景地,迎面有一尊铜塑的两只仙鹤屹立于黄鹤楼的脚下,也许这就是那只传说中的仙鹤吧;铜鹤的下面有一铜塑的龟,龟背上盘有铜制的蛇,看那条蛇,简直就像在蜿蜒行走,形象逼真,栩栩如生,两只仙鹤亮着翅膀像要西去一样。
       巍峨耸立于武汉蛇山的黄鹤楼,享有“天下绝景”之美称,与湖南岳阳楼,山东蓬莱阁、江西滕王阁并称为“中国四大名楼”。黄鹤楼始建于三国时期,传说是为了军事目的而建,孙权为实现“以武治国而昌”(“武昌”的名称由来于此),在形势险要的夏口城即今天的武昌城西南面朝长江处,修筑了历史上最早的黄鹤楼。黄鹤楼在群雄纷争,战火连绵的三国时期,只是夏口城一角瞭望守戍的“军事楼”,晋灭东吴以后,三国归于一统,该楼在失去其军事价值的同时,随着江夏城地发展,逐步演变成为官商行旅“游必于是”、“宴必于是”的观赏楼。至唐朝,其军事性质逐渐演变为著名的名胜景点,历代文人墨客到此游览,留下不少脍炙人口的诗篇。
        唐代诗人崔颢一首“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已成为千古绝唱,更使黄鹤楼名声大噪。而李白的《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更是为武汉“江城”的美誉奠定了基础。
        我们在导游的带领下继续向楼上奔去,导游边走边给我们讲了关于黄鹤楼美丽的传说……
        黄鹤楼的得名,有两种说法。“因仙”一说曾有仙人驾鹤经此,遂以得名。一说是曾有道士在此地辛氏酒店的墙上画一只会跳舞的黄鹤,店家生意因此大为兴隆。十年后道士重来,用笛声招下黄鹤,乘鹤飞去,辛氏遂出资建楼。
        虽然这些神话传说很美丽,也很动人,但都不是黄鹤楼名字真正的由来。历代的考证认为,黄鹤楼的名字是因为它建在黄鹄山上而取的。古代的“鹄”与“鹤”二字一音之转,互为通用,故名为“黄鹤楼”。因山得名的说法为黄鹤楼名字的由来奠定了地理学的基石,因仙得名的说法却让游客插上了纵横驰骋的想象翅膀,满足了人们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和向往,也为黄鹤楼增添了神秘的色彩。两种说法相得益彰,共传于千秋后代。
        黄鹤楼还有一个关于三国名臣费祎的传说。
        费祎,江夏人。三国时蜀汉名相。费祎性格宽和,刘备平定益州时,在蜀为文官。刘备死后,诸葛亮辅左刘禅管理国事,重用费祎及蒋琬等。南征孟获时,诸葛亮以费祎为长史随军。后来兴师北伐中原,诸葛亮撰《出师表》,称费祎等“皆良实,志虑忠纯”。北伐期间,费祎常为使节,往来汉中成都,又常替魏延、杨仪弭息纠纷。诸葛亮死时,将国事付与蒋琬、费祎料理。
        传说费祎原来是天上的羽仙,专门管理飞鸟走兽的外衣。他喜爱江夏黄鹄山的秀美。黄鹄山突兀于涛涛江水边,与龟山相峙,滚滚汉水与涛涛江水汇合,不舍昼夜向东流去,烟波浩渺,朦朦胧胧,一望无际。眺望江心,是芳草萋萋的鹦鹉洲。山上古柏参天,郁郁葱葱,紫竹丛丛,挺拔青翠,景色迷人。羽仙常常乘仙鹤前来游玩,还经常召集鸟兽来此聚会,乐不思归,因此触怒了玉皇大帝,把他谪贬人间,到江夏郡降生,取名费祎。由于他才智过人,辅助蜀汉皇帝刘备和后主刘禅建立了功业。羽仙谪贬凡间后,鸟兽虫鱼无法领取外衣,纷纷到天廷哀号。玉帝只得将他召上天去,但他依然留恋人间,并乘黄鹤重游故地。孙吴文人荀瑰站在黄鹄山眺望风景,见到一个身披五彩羽衣的仙人,乘黄鹤冉冉从天而降来到他的身边,荀瑰十分高兴,便邀请他饮酒。黄鹤便在空中盘旋,招来飞禽走兽前来聚会,他俩也尽情欢乐。将近日落之时,仙人告辞,荀瑰依依不舍,荀瑰为了招引羽仙,建筑了黄鹤楼。
        这便是“建楼可招黄鹤、登楼可见费祎”的典故。
        延熙十六年正月新春佳节,蜀汉第三任执政者费祎举行岁首大会,大宴群臣,同僚共饮。席间,费祎不经意被出席宴会的一个叫郭遁(魏国人)的人刺杀身亡。对于蜀汉政权而言,费祎之死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诸葛亮频繁北伐,耗尽蜀汉国力之后,蒋琬当政十三年,费祎当政六年,均没有大规模的出兵。蜀汉政权在这十几年内获得了一个相当难得的休养生息的机会。
        我们在导游的引导下来到了词亭
        词亭位于在南楼东南侧,黄鹤楼东南,白云阁西南。亭中央矗立一大型青石碑,南北两面分别镌有毛泽东一九二七年春登蛇山时填写的《菩萨蛮.黄鹤楼》和一九五六年六月畅游长江后填写的《水调歌头.游泳》两首词。“烟雨莽苍苍,龟蛇锁大江”,“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的著名诗句就出自于此,使本来神秘的黄鹤楼更增加了一点灵气。
        看罢毛泽东气势雄伟的两首词我们又到搁笔亭。
        搁笔亭位于黄鹤楼以东,钢筋混凝土仿木结构,于一九九一年重建。亭名取自“崔颢题诗李白搁笔的一段佳话。李白登上黄鹤楼,放眼楚天,胸襟开阔,诗兴大发,正要提笔写诗时,却见崔颢的诗,自愧不如只好说:“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崔颢题诗,李白搁笔,从此名气大盛。
         李白可谓唐朝著名的诗人,和杜甫、白居易并称唐朝“李、杜、白”三大诗人,却在崔颢的诗面前才气闭塞,自愧弗如,这也的确应了一句古话“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眼看夕阳西下,我们便开始往回走,一路上,同行的人当中有的称赞黄鹤楼的雄伟壮观,有的赞美龟山和蛇山的秀美,还有的则是一言不发,可我则对费祎这个人以及费祎的传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是呀,费祎与仙鹤的故事不过是一个美丽的神话,人们在制造神话的同时也高度赞扬了费祎对于蜀汉的功绩;诸葛亮慧眼识才,将费祎推上了蜀汉的执政台,使蜀汉的百姓有了这六年的安居乐业,休养生息的机会;不过费祎死后,姜维当政的五年,年年兴兵,年年用兵,刚刚积蓄的一点国力又被瞬间耗空,无力支付战争所需的武器和给养;虽然不能完全把蜀汉亡国的责任完全推在姜维穷兵黩武上,但是姜维执政后的频繁北伐,的确加速了蜀汉国力的衰减,使蜀汉最终走向灭亡。从历史的角度看,这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作为一个国家要想保证自己的领土不被侵犯,人民安居乐业,丰衣足食,必须从经济上富足,增强自己的国力。费祎执政六年期间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战争,一心一意搞生产、抓经济;说他休养生息也好,说他韬光养晦也好,我以为费祎的行为才是大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鲁宏 2019-9-22 11:17
欣赏佳作,感受情怀,佳作点赞!

查看全部评论(1)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11-21 06:16 , Processed in 0.123598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