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无形的妖风

2019-12-9 21:17| 发布者: 蓝河| 查看: 5180| 评论: 2|原作者: 随意的风|来自: 中级会员

摘要: 编者按:生活就是个大舞台,心中的正义之气,无形之中的压抑,解不开的谜团,让自己无奈。一个中年人生活在现实与梦想的夹层,那种无奈、困惑与彷徨被作者渲染的淋漓之极。 作者用极其朴实的语言,抒发出都市中人的 ...
    


编者按:生活就是个大舞台,心中的正义之气,无形之中的压抑,解不开的谜团,让自己无奈。一个中年人生活在现实与梦想的夹层,那种无奈、困惑与彷徨被作者渲染的淋漓之极。
    作者用极其朴实的语言,抒发出都市中人的彷徨,诙谐的比如,幽默而具有深刻的含义,表面上风平浪静,实则暗涛汹涌。内心情感,通过质朴的语言一览无余,真实,自然的流露,让读者看到了一个活生生的实在人,看到了中年人的无奈和困惑。
    许多事情,被深埋在心里某个地方,小心隐藏。我们都在等待,彼此救赎的那一刹那。很多时候,我们会因为种种令人烦燥的事情而困惑,产生一种错觉或幻觉。
    作者感悟自己,感悟当下的社会,看似一段凌乱的思绪,却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社会现象总结为妖风,极具独特的观点,引人深思。
    作者的思绪看似闲杂散乱,其实表达了一种人到中年的郁闷烦躁心绪。用心细细欣赏品读,如此真实质朴的文字,却给读者带来一种对人生豁然顿悟的感觉。
    作者的思维活跃,语言独特,布局新颖,读来发人深思。人是理性动物,但都少不了要把压抑久了的情绪寻求释放的机会,作者就把这种释放的过程诉倾于文字。
    作者的文章,读起来像日记,品起来是杂文,所以读着亲切,就像大热天喝了一瓶冷饮,痛快淋漓,这种写作方式值得学习。
无形的妖风
    在办公室里坐的时间可能稍微长了一点,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烦腻感,也可能与阴暗的连雨天有关系,因为不只是精神状况不佳,感觉着后腰也麻痛的不舒服。
    我站起身子,把双手背到身后,轻轻地捶了捶腰,感觉着稍微好受了点,便漫不经心地走到窗户跟前,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推开玻璃窗户,双眼看着窗外那些灰白色的朦朦胧胧的毛毛雨丝,心里说不出来是种什么感觉,总之挺压抑、挺郁闷的。
    我心乱如麻地关上玻璃窗户,转身离开窗前,来到书橱跟前,伸出一只手随意地从书橱里抽出一本书,顺手翻开一页,心里寻思着,一目十行地看了挺长时间的报纸,看得昏头昏脑的,趁着现在还不到下班的时间,不如干脆朗读一篇散文,亦或是吟咏一首小诗,调节调节这莫名其妙的烦躁情绪,心情也许会畅快一些也说不定。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我站在书橱前摇头晃脑地刚刚把这篇古代散文朗读到这儿,心里突然莫名其妙地起了火,一股无名火焰越燃烧越厉害,几乎弹指之间就烧得双眼模糊,神志也有些不清晰了,只觉得书本里的那些方块汉字,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拥挤着往外跳,那些跳出来的汉字,活像孙大圣手掌上的小猴子,一个个贼眉鼠眼地蹦蹦跳跳,大呼小叫,有地朝我伸舌头,有地朝我瞪眼睛,有地朝我呲牙咧嘴,有地朝我舞拳弄棒,只一会儿的工夫就弄得我眼冒金花,晕头转向,不知如何是好了。
    手里这本书,就算是一本再好看的散文集,这篇文章就算是再有什么好滋味,也没有什么心劲继续朗读下去了。我心烦意乱地将书放进书橱里,转身又来到玻璃窗户跟前,伸手打开玻璃窗户,透了一会儿潮湿的空气,感觉着全身都凉透了,这才伸手关上玻璃窗户,转身来到沙发跟前坐了下来。
    我微闭着呆滞的双眼坐在沙发上,心里寻思着,这是怎么啦?难道是刘禹锡那篇《陋室铭》在心里点燃的一把邪火?不对啊!那篇文章才刚刚看了不到一个自然段,哪里就能惹祸出这么一股邪火来?就算我的思维再敏捷,情感再丰富,也不至于就能引发起心里这么强烈的反响呀!难道是这段时间练气功练得不对路子练得走火入魔了?那也不对呀!我的气功根底尚浅,还到不了练到走火入魔的层次,那是……
    生活和工作当中种种令人烦躁、郁闷的事情,像是黄海的早潮,一个劲地呼啦啦地冲击着我的身心,一个浪头刚刚退了下去,紧接着另一个浪头又铺天盖地地冲了过来,冰凉的浪水击打得我头晕眼花,浑身难受,烦躁得我从沙发上站起身子,在屋里来回走动,就在急躁我得快要发疯的时候,一道人形青烟冉冉地从窗户缝飘进了屋里,只听他小声地对我说:“哎,傻瓜,怎么忘了,二十一世纪就是人类患有精神病笼罩的时代呀!赶快把你脑子里的那些垃圾思绪都释放出来,释放干净了,脑子清楚了,心里也就舒服了。”
    是啊!心里有什么话就说出来呗,整天憋闷在肚子里有什么用,又不是在焖一锅红烧羊肉给谁吃。可心里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话儿,我究竟要从哪个地方说起呢?
    去他奶奶的吧!管他老妈要嫁给谁,干脆就来个草原上的老黄羊,撒开四个干瘦的蹄子,闭着一双浑浊的眼睛,低着没有思想的脑袋一股劲地乱跑吧。跑累了,或者一不小心撞到哪块山石上,碰得头破血流,也许就能昏头昏脑地躺在哪儿迷瞪一会儿也说不定呐。
    再则又说了,这个世界上每个人的一生,谁都会有几段残缺不全的荒唐梦,这会儿没有必要顾虑什么,也没有必要担心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好了,现在就琢磨琢磨,心里这团莫名其妙的鬼火,究竟是因为什么事情燃烧起来的。
    我心里这团熊熊烈火,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来得蹊跷一些,迅猛一点,可冷静下来,用心琢磨了一会儿,又并不觉得这种现象就纯粹是一种心理上的幻觉。
    不是幻觉那又是怎么一回事呢?虽然我一时半会儿说不出一个什么所以然来,但我还是固执地认为这种突如其来的心绪,并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意想症,而是早早晚晚都会在我身上出现的事情。
    我长年累月地生活在闹市的水泥匣子里,几乎和高山,大海,田野都脱了节。况且,我的思想从小就杂乱,灵魂就残缺,说话办事不用脑子,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全凭当时的那种感觉瞎忽悠,就连我过去所写的一些文章,也都是一堆乱七八糟,没有什么生命力的马蜂菜。
    这些年,每天到了公司,进了办公室就是读书、看报,坐在沙发上抽烟喝茶。下了班回到家吃完饭就是看电视,睡大觉。生活常年如此,如何不单调,如何不枯燥。虽然现在我还不肯承认自己是一具已经快要干枯了的木乃伊,但我无论如何也不是一个生活得多么丰富多彩,多么有精神,多么有情趣的人。
    近几年,我的思想呆板、陈旧腐朽,人生观念已经落伍于时代的潮流了。可滑稽的事情是,现实生活当中的我,确实又是一个性情坦率,情感浪漫,心态变幻莫测的大男孩子。该哭的时候,我会痛快地哭一场;该笑的时候,我会痛快地笑一回。哭完了,笑完了,该干什么去就又干什么去了。
    我这个人还不算是太傻,明白社会生活当中有许多无奈和解不开的谜团,琢磨得再多也没用。
    说实在的,人们在日常生活当中遇到什么麻烦的情事,如果一门心思地请神拜佛,还不如及时地求助自己好一些。
什么耶稣、释迦牟尼、穆罕默德、观音菩萨、玉皇大帝,一个个地到了关键时刻就都不管用了,全都呆呆地坐在寺庙里装聋作哑地看热闹,全都成了货真价实的泥巴玩意儿。
    古今中外,神仙也好,活佛也罢,谁也没有能力帮助人们解除日常生活当中的烦忧和困惑。人们要想解除人生的“惑、业、苦”,那就得要早点弄明白在生活当中修行,在修行当中生活是怎么一回事。
    问题是,谁能告诉我,人活一辈子会有多少梦幻?会遇到多少无可奈何的情感?会有多少困惑?谁又能告诉我,宇宙是什么时候形成的?它是否会消亡?人类究竟是怎样生成的?人究竟有没有灵魂?人类生前心灵的功能和精神的作用究竟有多大能量?宇宙与人生的种种奥秘得困扰我到什么时候?为什么现实生活当中有这么多的贪官污吏和不法商人?那些经济动物费尽心机捞取到的社会地位和金钱究竟是荣耀还是罪恶?
    问天,问地,问鬼神,谁也不回答我,我依然还是什么都不清楚,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这些年来几乎是每天都麻木不仁地过着这种莫名其妙,醉生梦死的迷茫生活。
    东一榔头西一棒,一榔头敲碎了眼前这面虚幻镜,一棒子打醒了我这个还迷糊在梦幻当中的傻汉子。
    日子还得过啊!工作还得做啊!要不然一家老少该如何吃饱饭呀!
    前几天,听一个朋友说,男人到了四十岁之后,就会慢慢地重新寻找自己,修复自己的尊严。
    今天真是巧极了,我正好四十周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上一篇:念想下一篇:理想信念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9-12-8 07:42
拜读欣赏,感受情怀,分享精彩!
引用 随意的风 2019-12-8 11:34
谢谢,问好老师。

查看全部评论(2)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20-8-8 22:19 , Processed in 0.113989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