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民间文学 查看内容

季兴真传 /凤凰山人

2017-8-21 14:12| 发布者: 舟上客| 查看: 5102| 评论: 7|原作者: 凤凰山人|来自: 中国远山文学网

摘要: 季兴,清朝年间山东老潍县城西二十里之南乐埠村人,因季氏族谱在文革中被毁,其谱系不详。 季兴,自幼家贫,父母早亡,长年讨饭在外,曾被一老道士收留,带往仙山修炼,后回村务农。别看他年龄 ...

   
      季兴,清朝年间山东老潍县城西二十里之南乐埠村人,因季氏族谱在文革中被毁,其谱系不详。
      季兴,自幼家贫,父母早亡,长年讨饭在外,曾被一老道士收留,带往仙山修炼,后回村务农。别看他年龄不大,三四十岁的年纪活像一个小老头,戴一顶破毡帽,说起话来下巴上的山羊胡一撅一撅的,常惹得小孩子盯着观看;穿一身破棉袄,用草绳一扎,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不吃端午粽,不把棉袄横(当地土语,‘放’的意思)”。他在农忙时打打短工,挣点吃喝,农闲时楼楼柴火,勉强度日。好在他没有家口,没有拖累,一人吃饱了全家不饿。
      蚕老一时,麦熟一晌,麦熟时节是短工们最忙碌的时候,有的财主眼看着自家的小麦干焦了头,雇不到短工发愁,季兴往往一天要接好几个雇主的活,而且每一家都给完成得很漂亮。同村的短工们有时在一起聊起打短工的话题,张三说,某日我在东村拔麦子,可巧季兴也在;李四一听说,这一天我在西村拔麦子,他也在;另一人则说,我到南村去赶集的时候,正好碰见季兴在XXX家地里拔麦子。说来说去都是同一天,难道他会分身术不成?后来人们商量着暗暗盯梢,果然发现季兴能同时在几个不同的地方干活,怪不得他每次外出都是独自一人,很少与别人搿伙。季兴个头不高,走起路来两脚生风,干起活来身手敏捷,秋谷夏麦,耕耩耧锄,样样都能干,而且一人能顶三四个人。周围村庄的财主们都愿意雇用他。
       一年秋天,季兴连打了几天短工,想歇歇去潍县赶集,走的时候骑着自家的小毛驴,来到南关菜市场,他把毛驴拴在了城墙边上,旁边几个摆摊卖青菜的商贩不满意了。说:“你的驴子拴得离我们太近了,踩坏了青菜怎么办?”“集上人多,别没地方拴呀!我拴得已经贴近城墙了,不会碍你的事吧!”“不行!不行!,赶快牵走!要不你就把它放到墙里边去!”“哈哈,你想抬杠不成?好吧,我就把它放到城墙里边去!”说罢,季兴把驴子的头朝向城墙,两手把驴腚一推,驴头就拱进城墙里去了,再一推,驴身子也进去了大半截。季兴看了看那几个青菜贩子,都在用惊奇的眼光看着他,季兴笑了笑,手扶驴腚又一用力,整个驴子都钻进了城墙里面,只露着巴掌大的一块驴屁股在外边,驴尾巴还在不停地甩动着打苍蝇。周围看热闹的人都惊呆了,纷纷议论着:“真是神人啊!”季兴朝大家拱拱手:“见笑了!”又朝菜贩子们说:“这回可以了吧?”然后分开人群,赶集去了。
      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把几个摆摊卖菜的小商贩挤得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了,干脆收了摊子走人。
约摸一个时辰,季兴赶集回来了,看热闹的人还是里三层外三层,黑压压一片,季兴钻进人群,用巴掌拍了拍驴屁股。说:“出来吧!”驴子顾悠顾悠从墙里退了出来,抖了抖身上的灰尘,摇摇头,甩甩尾巴,打个响鼻,温顺地靠在季兴身边,季兴跨上驴背,向围观的人群招招手,走了。
刚出西门,走不多远,这里是潍县大宅户的庄稼地,满坡金黄的大豆已经成熟,七八个短工正在地里割豆子,一个个弯腰弓背,挥汗如雨。有人认识季兴,看到季兴走过来,就直起腰打招呼:“老季,怎么今天没干呀?”“我赶集了。过几天再跟你一块干啊!”“喝水吧,地头上有水呢!”正好季兴感到口渴,打算找地方喝点水。看到大管家周三坐在地头上,一边抽着大烟袋,一边监工,旁边放一个瓦罐,里边盛着凉开水。季兴上前施礼:“老哥,借个光,喝点水吧?”
      周三刚才听话音,就知道这也是个打短工子的穷人,把头摇得像货郎鼓:“不行!我这是伺候短工的,你喝了他们喝啥?”“我就喝一点吧?”“一点也不行!你又不是给我干活,我凭什么给你水喝?”季兴看了看满坡黄澄澄的大豆和一堆堆刚刚割倒的豆铺子,微笑着说:“你这人,好没面子啊!”随手拿出一块白手绢,叠了叠,顺手往地上一抛,只见一只白兔子哧溜一下窜出去了,三蹦两跳就窜到了周三面前。周三弯腰,一把没抓住,兔子又跳到了周三背后,周三急转身,还是没抓住,周三抓兔子心切,紧追两步,瞅准兔子,一下子猛扑过去,兔子一蹦老高,周三扑了空,一个狗啃屎趴在了地下。兔子蹦蹦跳跳一直窜到了短工们面前。短工们看到跑来了一只白兔子,都停下手中的伙计,蜂拥过去抓兔子。兔子一下子钻到了了豆铺子底下,大家抡起镰刀朝着豆铺子扑打,一会兔子又钻到另一铺豆子底下,短工们再跑过去朝着另一豆铺子扑打,这兔子灵活敏捷,东躲西藏,人们不住地追着拍打,一会跑到东,一会跑到西,把一大片豆地踩踏得乱七八糟,尽管一个个累得张口气喘,就是打不到它。周三爬起来站在地头上,起初还在兴致勃勃地看热闹,可当看到人们一镰拍下去,豆荚纷纷爆裂时,这才感到大事不妙,大喊:“别打了!别打了!豆荚子都打爆了!”大家正打得起劲,哪里会有人听他喊叫,继续追着打。过了一会,季兴看看也差不多了,把手一招,白兔子跑到了他的面前,又一伸手,白兔子跳到了他的手上。季兴接住,一甩手,白兔子变成了一块白手绢,装进了口袋。然后向大家招招手,牵上驴子走了。
      周三看看满地打爆了的豆子,金灿灿的黄豆撒了一地,捶胸顿足,哭笑不得。再看看瓦罐里的水,空空如也,不知什么时候,早叫季兴喝了个精光,一滴水也没有了。
      秋收冬藏以后,碌碡顶了场院门,财主们没人再雇佣短工了,季兴闲来无事,年年都会背上花篓,带上竹筢子到野外去搂柴火。这一天,季兴背着花篓转悠了大半天,也没有搂到一点柴火。当他来到大东庄村头一处闲园子的时候,看到地上有不少柴草,刚放下花篓,还没下筢子,园主匆匆跑了过来制止。说:“这园子的柴火是我留着自己烧的,你到别的地方去搂吧!”季兴不气不恼,笑嘻嘻地说:“那我就不搂了。吃点可以吗?”园主一听,这老头还挺幽默的,也就笑嘻嘻地说:“好啊,随便吃!”然后指着一个柴草垛说:“要吃,就吃这些吧!你能吃上我就不要了!”这柴草垛足有两人高,杂草、树叶子、枯树枝、棘子棵什么都有,摸一把不小心就会扎得满手流血。季兴绕柴草垛转了一圈,歪着头瞅了瞅。说:“当真?”“明眼人不说瞎话,柴草垛是我的,我说了算!你敢吃吗?”季兴也不答话,伸出两个手指,轻轻捏了一小绺杂草,抖了抖灰土,揉成了一个草团子,这草团子只有蓖麻粒一般大小,用两个手指捏着,朝园主面前晃了晃。“我要吃了!”“谁要不吃的就是草鸡!”季兴稍微一犹豫,一下子就把草团子填到了嘴里,嚼了好一会,然后把眼一闭,哽噔一下,咽到了肚子里。
      园主看到季兴攥拳瞪眼,脖子上青筋暴跳的狼狈相,哈哈大笑:“好吃吗?”“还行,味道不错!”“啊呀,你这吃法,我这一垛柴火,你啥年月能吃完呀?”季兴也不答话,又抽了一绺杂草,揉成了鸡蛋大的一个草团子,张大嘴巴,两手用力,塞啊塞啊,好容易塞进嘴里去。园主瞪大了眼睛疑惑地看着,我倒要看看你这次怎么把它咽下去!刚一眨眼,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季兴早把草团子咽进肚子里去了。季兴朝园主伸伸舌头,扮个鬼脸,紧接着又抓起一大把柴草,团拢了一个大草蛋,一口吞了下去。草团子越做越大,季兴越吃越快 ,最后干脆张开双臂,抱起一大抱一大抱的柴草往嘴里塞,杂草,树枝子,棘子棵,尽管塞进嘴里,不用喝水,不用咀嚼,塞得快,咽得也快,风卷残云,不大一会,一大垛柴草全吃光了。季兴擦擦脸上的土,拍拍身上的灰,回头一看,园主呆呆地站在一边,舌头惊得伸出老长,缩不进嘴里去了。
      季兴打个饱嗝,背起花篓,拿上竹筢子,哼着小曲,慢悠悠地回家了。园主这才如梦方醒,赶紧尾随其后,心中暗想,我看你到底要把我的柴火弄到哪里去?刚到南乐埠村头,老远就看到季兴家门前堆着一个大柴草垛,正是自己的。消息传开,周围十里八村,往后不管季兴到哪里去搂柴火,再也没人阻挡了。
季兴一生清贫,无妻室儿女,无财产遗世,年过花甲,无疾而终。        
      季树正    张官仁讲述
      2017.3.28.

责任编辑:舟上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春归处 2017-4-5 22:24
好故事!传奇味道十足!
引用 凤凰山人 2017-4-6 06:42
春归处 发表于 2017-4-5 22:24
好故事!传奇味道十足!

谢总编美赞!顺祝安好!
引用 凤凰山人 2017-4-6 06:42
春归处 发表于 2017-4-5 22:24
好故事!传奇味道十足!

谢总编美赞!顺祝安好!
引用 舟上客 2017-4-6 07:22
传奇故事!赏读佳作!
引用 露珠 2017-4-27 06:40
本篇作品5月推荐!
引用 凤凰山人 2017-4-27 07:14
露珠 发表于 2017-4-27 06:40
过来学习一下!

谢谢光临!欢迎指导!
引用 屿上日光 2017-4-28 15:27
民间传奇,传奇民间。有趣的故事,生动的文笔。推荐阅读。

查看全部评论(7)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5-27 16:03 , Processed in 0.276245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