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赶集/天青色

2018-1-3 17:50|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054| 评论: 7|原作者: 天青色|来自: 中国远山文学网

摘要: 小镇的冬天特别冷。但也热闹。 上高中的时候,一到冬天,就特别难捱。但是也正是冬天的时候,才最有兴味。 镇上的集市是逢农历每月“三六九”便开一回,冬天大家闲在家里,便喜欢赶集。 街上这时就热闹起来,若这 ...

小镇的冬天特别冷。但也热闹。
上高中的时候,一到冬天,就特别难捱。但是也正是冬天的时候,才最有兴味。
镇上的集市是逢农历每月“三六九”便开一回,冬天大家闲在家里,便喜欢赶集。
街上这时就热闹起来,若这集市恰逢周末,那没回家的学生也会跟着凑热闹。
我与朋友便常常凑这热闹。
这里的冬天总爱下雨,一下便缠缠绵绵的,大不了,也停不了,湿冷湿冷的。屋子里盖的被子,早晨起来总觉得被面上润润的,被窝里也冰冰凉。
早上六七点便哆哆嗦嗦起床来,约上几个朋友,先去“鬼火怒”吃上一碗热腾腾的羊肉米线。米线装在滚烫的小砂锅里,软软的铺在清透的汤上,上面铺了几片薄薄的羊肉,盖了一大把碧绿的薄荷,这时便拿了黑色的长筷一边翻动一边滴入酱油和陈醋,拌匀了,等热气散开。这期间拿了小碟子去盛一碟炸香的一小个一小个的小米辣,顺便拿了白瓷勺回来,便可以几人对坐着慢慢地吃起来。
顷刻就能吃得满头大汗,然后在店家的白眼里再去盛一碟辣子回来,就着汤再呼哧呼哧地吃得一干二净。
身上攒了一夜的寒气仿佛也被驱散了。
八点左右,赶早市卖菜的人陆续来了,然后赶集的人也开始多了起来,街上的门店也陆陆续续打开了门。
大家挤在人群里,几个人手挽手地往街上走去。
先经过一处卖酒的铺子,闻着辛辣的“包谷酒”的味道去买几斤或青或红的橘子,一路剥着,到了前边儿包子铺门口,花两块钱买一斤热腾腾的小馒头,进进出出的逛着每个门店,只看不买。
循着香味儿到了邮政储蓄银行的对面,一个三十多岁的娘娘在一个窄窄的门店里炸各种各样的小吃食。最喜欢的是她家的炸洋芋片,用竹签串成一串,一串大概五六片。这时大家看看手中,橘子早吃完了,小馒头也不见踪影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异口同声地说“我要两串儿炸洋芋……”
举着裹满辣椒粉的洋芋,一行人又嘻嘻哈哈地往前走,一门心思想要将所有的东西吃个遍。
炸洋芋吃完了,便到了卖臭豆腐的大娘摊前。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闻着香辣的味道,唾液不由地开始分泌。可是又想起了上次大娘用手擤完鼻涕后在围裙上随便抹了两下便用手去捡豆腐的场景,默契地转身到隔壁的摊子。
隔壁的摊子是一个很胖很胖很胖很胖的姑娘在卖花生糖,香香甜甜的,看上去很好看。有人就嘀咕着说“她肯定很爱吃糖。”大家吃吃的笑起来,疯了似的跑开了。
然后一起去两元店里淘一些喜欢的小东西。时间不知不觉便混去了大半。
糕点的香味传来,还混杂着酸辣粉的味道,烤糍粑的味道,以及菜市场里那家老店里抄手的味道。深吸一口气,空气里全是烟火味儿,和着嘈杂鼎沸的人声,热闹而温暖。
大家决定买一斤发糕,黄黄的发糕松松软软的,上面撒着些芝麻。接着再去吃两块钱一碗的酸辣粉。其他的回来再说,因为这两样只每个集日的中午十二点到两点才会有,而且她们的摊就在菜市场门口,近水楼台先得月。
坐在酸辣粉摊前矮矮的小桌边上,捧着碗,吸溜着,酸酸辣辣的汤便在胃里暖和起来。
吃完后一群人便进去菜市场,东看看,西瞧瞧,摸一摸,闻一闻,像模像样的讨论一番。等店家上前询问的时候,装作还要再逛逛的模样,继续去下一家表演。
菜市场走完一圈,出口便能遇见几个老爷爷。每个人面前放了个铁皮小炉子,温着炭火,上面放了块铁丝网,婴儿拳头大小的糍粑就搁在上边儿烤着,旁边的矮桌子上并排两个白瓷碗,一个是黄豆面,一个是红糖粉。香甜软糯,捧在手心里热腾腾的,吃的时候通常会黏在袋子上扯不下来。
糍粑吃完后,便逛到了后街。后街多是卖农事用具的,逛着的也多是上了年纪的人,稍显冷清。街道两旁是大湾从前的建筑,很有古镇的风范。后街尽头的杂货铺子,柜台和咸亨酒店的构造也差不离,这条街道是典型的书里所描述的青石板铺成的街道。朴实,宁静。
杂货铺转角,是赶集的最后一站了。
这里有个老婆婆,年岁很大了,从以前她一个人看摊子,到现在,她的孙女儿都已经可以给她帮忙了。
她只卖一整个一整个的炸洋芋和四四方方的成年男子手掌大小的炸豆腐干。
备了两份调料,一份只有各种调料和少许辣椒的加水稀释过的;一份只放了花椒味精和很多辣椒粉混合的。
不过我们通常会把洋芋或豆腐在水调料里搅一圈儿,再放到辣椒粉里滚一转,不等她骂,我们便赶紧付了钱逃走。
摸着吃得圆滚滚的肚皮,在后街买一袋爆米花,便回到先前那条人声鼎沸,花样百出的街道四处乱窜。卖衣服的,卖鞋子的,卖家电的,卖手机的,都打了一转之后,再拐进超市里逛一圈。
下午三四点左右,街上慢慢安静下来,赶集的人慢慢散场了,天色暗了,寒意袭来。一群人才意犹未尽地绕到街后的一家馆子里,吃碗鲜香的小锅米线,出来转道去那一家看起来不怎么样的蛋糕店买一些小点心,心满意足的打道回府。
夜里围坐在取暖器旁边,吃着白日里赶集的战利品,又开始计算着下次恰逢周末的集市上,还有哪些好吃的等着自己。
如此循环往复,漫长的冬日,青春的岁月,也就随着一次一次的赶集,慢慢鲜活清晰了起来。
以后每逢冬日,便常常嗅到那些鲜辣香甜的味道。只是自己飘荡久了,吃的多变得清淡,热闹的地方更是去的少了。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陈林先 2018-1-3 18:06
欣赏佳作,推荐成文
引用 舟上客 2018-1-4 09:05
热闹快乐的赶集!欣赏佳作!
引用 荷语 2018-1-4 22:29
欣赏佳作!
引用 天青色 2018-1-8 20:16
陈林先 发表于 2018-1-3 18:06
欣赏佳作,推荐成文

谢谢!
引用 天青色 2018-1-8 20:17
舟上客 发表于 2018-1-4 09:05
热闹快乐的赶集!欣赏佳作!

谢谢!
引用 天青色 2018-1-8 20:17

谢谢!
引用 蔚青 2018-1-25 08:04
欣赏老师佳作,感佩老师的才情,祝创作愉快,遥致冬祺。!

查看全部评论(7)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4-21 07:59 , Processed in 0.24097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