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远山杯小说大赛《惊雷》022号/天青色

2018-3-31 10:28|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041| 评论: 4|原作者: 天青色|来自: 中国远山文学网

摘要: 惊雷 那条蛇吐着信子站起来了。 在这冬日的太阳里。 软趴趴的,靠着被阳光温热了的栏杆,站起来了。 它睁着朦胧的小圆眼,一张倒三角的脸若隐若现。 太阳的温度有些低了,冰凉的身体越发僵硬,栏杆也开始冰透 ...

那条蛇吐着信子站起来了。
在这冬日的太阳里。
软趴趴的,靠着被阳光温热了的栏杆,站起来了。
它睁着朦胧的小圆眼,一张倒三角的脸若隐若现。
太阳的温度有些低了,冰凉的身体越发僵硬,栏杆也开始冰透了。惊雷还未到响的时候,冬天才正正来。它饿极了,也困极了。
它觉得自己可能会死了。
天上悬着一片影,飘啊摇啊的越来越近。
它想念那个洞穴了。幽暗的,潮湿的,与自己极其贴合。它盘曲着,团成一抹影,只把头枕在身体上,吐着细窄的舌头。
栏杆边来了一个书生。
蓝色长衫,面白无须,他倚着栏杆摔坐在地上,刚好遮住了投在它身上的日光。它吐着舌头,小圆眼黑洞洞的,倒三角脸若隐若现。
“人类啊!特别是男人,特别温暖。比三月的阳光暖。”不知是哪个同伴说过“舔一舔,再咬下去……”它粗壮绵长的身躯在记忆里缠了一圈又一圈,眯着眼,尖尖的下巴抬得老高。
它越来越冷了。
也越来越饿。
不知是什么滋味。
它慢慢地挨了过去。顺着栏杆,悄无声息,缩着头,水流一般漫到书生身后。
温热的气息传了过来。它觉得身子绵绵软软的。细长顺滑的身子差点就跌落下去,它懵懂中伸长了舌头,舌尖上传来一阵美妙的感觉。温热的,鲜甜的,让味蕾蠢蠢欲动。
书生飞似的转过头。摸了摸后颈,冰凉的触感让他一阵瑟缩。看了看四周,荒草丛生,栏杆锈迹斑驳,他看了看偏西的日头。背起书箱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书生……”
书生回头,除杂草外,别无他物。他站定身子,半人高的书箱稳稳地在他背上不动分毫。
他稳稳地走着。
“书生……”声音粘腻冰凉。
他往前大步迈出,却好似有什么东西绊住了脚。“扑通”声伴着重物摔到在地的声音,夹杂着呼痛的“哎呦”声,一瞬间使这荒凉破败的地方热闹了起来。
日照摇摇欲坠。清淡的天幕慢慢垂了下来,冷风薄薄地贴着骨缝幽幽流窜。
书生踉踉跄跄地站起来,往刚刚跌倒的地方仔细瞧去。
似黑似红的一截子好似木头似的一条长东西,横亘在路头。他探过身子,够着脖子努力看清楚,蛇!他往后退了几步,羸弱的身子又晃悠了好一圈才又立住脚。
他左顾右盼,温润分明的眼眸里惊惧未定。他俯下身拾了根枯枝,往前走了几步,握住木枝,戳了戳,全无反应。
“应是冻死了罢!”他丢了木枝,跨过那蛇,径直走去。
不几步,便又回了头来。黑沉沉的眼眸全是阴翳,凉沁沁的盯着那蛇看了许久,又返身回来,捏住蛇身,甩了甩,僵硬如铁,冰冷刺骨。他将这死蛇拎着,一步一步往前面的破屋里走去,身形僵直。
屋子里破败非常,蛛网密布,尘灰飞扬。书生咳嗽着,迷住的眼里呛出了泪,白净的面庞上腾起短暂的红晕。
拍拍打打之后,书生将书箱靠墙放了,又寻摸到院子的古井边摇了水将就着整理了一下自己。回到屋中打开书箱,翻翻捡捡掏出一个水袋并半块油饼细细地吃将起来。
蛇被扔到门前台阶上,僵直着身子,三角头红黑恐怖。
书生坐在生起的火堆旁。隔着火光突然想起日里那声呼唤。
“书生……”若隐若现,贴着他的脊背钻进脑海里。
火焰团团的燃着,忽高忽低,火苗竟好似蛇信子般舔来。他隔着火焰望着门口那条僵直的蛇,忽地打了个颤。
怎么会?
怎么在这里!
不若,烧了罢!
他拿着两条木棍走到门口,踌躇半晌,把蛇拨到屋内,看着这堆炙热的火焰,却忽然有些犯怵。
“不若明天走时再烧罢!不然……”心里忽然就有些隔应。慌忙松了手,用脚将木棍踢到火堆里去,至于那蛇,却是不敢再碰的了。
火焰渐渐地低了。余温腾腾,这破败的屋子里倒像是有了烟火气息。
书生靠着书箱睡得正沉。朦朦的火光映着他温润的脸庞,倒温热鲜活了许多。
“书生……书生……”幽幽的叫唤声又附着梦境随之而来,浅浅的,带着些许娇软。
屋里好似又温暖了些。
屋角那僵直的长影,屈曲盘旋,仿佛活了一样。朦胧的光里,残颓的墙面上婀娜袅袅的影子摇着,晃着,竟好似舞动的绸子一般。
三角的脸,黑圆的眼,亭亭玉立,吐着粉红色的舌头,蒙了一层月色的纱,匍匐在墙上,曼妙生姿。
“书生……”附骨的粘腻让人不由地心上发寒。
书生靠着书箱抽搐了一下,猛地挥了挥手,仿佛是甩开了什么东西。
“真暖和……”袅娜的影靠着火堆游过去,越靠近,身上的红色越发盖住黑色,竟慢慢地显出愈加艳红的丽色。
一会儿是三角的头,一会儿是朦胧的脸,恍恍惚惚,却同样迷蒙温软。
这影越发软去,靠在火边,不敢靠近,不舍远离。
夜渐渐深了。
寒意随着暗淡的月色浮起来。
破败的屋里烟火的气息渐渐消弥。
点点的火光,闪烁着,一切趋于黑暗。
余温干燥。
寒意初升。
书生好似无梦了,睡得香甜昏沉。
长长的影醒来,暗夜里的饥饿在胃里翻腾。
它很困。
可是也很饿。
它先前温软的身子又开始僵直起来了,它向前挪了挪,依旧冰冷。黑沉沉的圆眼慢慢睁开,它很不高兴,原因莫名。
它又想起了那条对着自己炫耀的蛇。那条高高在上的,无聊的蛇。
人类。男人。温暖。
书生看着温润,它没去过人类世界,却也不知何时听闻过斯文一词。它觉得书生斯文可爱,虽未与他接触太多。人类到底是不同的,它想起了那位高傲的同伴。那位同伴比它还爱发冷,身子好像从未热过。
其实它有些讨厌自己长长的冰凉的躯体。
它懵懂着,慢慢地游过去。
它不敢离太近。匍匐在书生与书箱的空隙里,淡淡的,温热的气息慢慢传过来。身子又开始有些温软了。
可是血液有些冰。
凉凉的。
通体寒意。
它又不受控制地吐着舌头,三角头往前探着。
书生又打了个颤,不由将身子又蜷缩了些,温热的气息又绵密许多,将它裹了起来。它顷刻耷拉了头,退回原地。
它扭曲盘旋,最后归于寂静。清冷的夜里,书生悠悠的呼吸声渐渐平稳。
总觉得差了些什么,迷迷糊糊中,它好似困了。
良久,月色隐了,起风了。
还是很饿。
也冷。
它竖起三角的头,长长的舌头“滋滋”
半响,伸出去,又缩回来,如此反复。它将头往前够了够,黑圆的眼里透着妖冶的光,它黑沉沉的眼倏地阖上,舌头飞快地在书生的手上舔过。
书生皱起了眉头,将手笼回袖子里,露出模糊的面容,清俊无双。
它却越发觉得饿了。
舌尖上香甜的味道很可口,是它从未尝试过的鲜热。
它动了动。
游进了书生的怀里,攀着他的胸膛,绕上了书生的肩头。
细白的脖颈处,凸起的结鼓鼓的,旁边是青色的,跳动的细细的管子,能看见淌动的血液。
一下一下,鲜活有力。
它黑沉沉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跳动的血管,扼住不住刺破它的冲动。
“真的暖和吗?”
“是不是像它说的一样美味?”
“是不是……”
它迷迷糊糊地,尖利的牙却已经刺了下去。
书生抬手抚上脖颈,眉头紧皱,似是痛楚,又好像毫无察觉。他似梦魇了一般,复又昏昏沉沉。他的眼一直闭着,睫毛微微颤动着,白净的面庞去慢慢浮上浅淡的青黑色,慢慢变成僵白。
那蛇吐出信子去舔了舔那两个汩汩冒着黑血的的小洞,腥热的液体沾满它尖利的牙,身体里冰冻的血开始沸腾起来。
那张脸又若隐若现,黑黑的眼瞳里是满足的喟叹,却又流露了不解。
稚气的脸上溅了斑斑血迹,它心满意足地低着头蹭了蹭书生慢慢平息的脉动,匍匐在他怀中又慢慢沉睡。
风声在夜里呼啸,张扬肆意。
破败的院子里渐渐起了铺天盖地的寒气,密密匝匝地,罩满了这荒草丛生的地方。
铁锈斑驳的栏杆上,结了一层薄薄的水汽,悄悄凝成了冰晶。
鹅毛大雪纷纷扬扬洒落下来。
月色仿佛不知是何年月的光景了。这黯淡的天光里,昏黑的晓色里,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书生面色青黑,蜷缩着,靠着书箱,声息全无。
那蛇掉落在书箱边,卷曲着,盘旋着,僵硬如铁,艳红如血。
冬天真的来了。
断壁残垣,烟消云散。
冰雪消融,草长莺飞。
年轻书生面白无须,身着蓝衫,黑沉沉的眼眸里全是阴翳。
他笑着,冰冷粘腻。
背着的旧书箱底部,浅浅的红色的小蛇睁着眼睛,温润如玉。
三角的脸天真稚嫩又清俊无双,若隐若现,不为人知,附骨而生。
春日里的京城,很暖和。
杨柳风,吹面不寒。
惊雷的季节,就快来临。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露珠 2017-12-29 13:13
好的,欣赏佳作,预祝佳绩!
引用 露珠 2017-12-29 13:15
编号22
引用 天青色 2017-12-29 18:27

嗯嗯,谢谢
引用 陈林先 2018-3-31 10:30
欣赏佳作,推荐成文

查看全部评论(4)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5-27 16:01 , Processed in 0.484960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