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远山杯短篇小说大赛《心事》/南充唐国强

2018-4-15 10:41|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2841| 评论: 2|原作者: 南充唐国强|来自: 中国远山文学网

摘要: 心事 唐国强 1 秦晓兰自从认识了王志江,她的生活就发生了微妙变化。 王志江是位生意人,皮肤较白,一米七的个子,短头发,经常穿休闲服装,质地考究,讲话风趣。 秦晓兰是位农村女人,但皮肤保养的挺好,三十 ...


1
秦晓兰自从认识了王志江,她的生活就发生了微妙变化。
王志江是位生意人,皮肤较白,一米七的个子,短头发,经常穿休闲服装,质地考究,讲话风趣。
秦晓兰是位农村女人,但皮肤保养的挺好,三十五六岁的她,一米六三的个儿,波浪卷头发,一对酒窝长在乖巧的脸上,伴着一双会讲话的眼睛,在乡村算得是一支鲜花。她家住兴旺区龙头寺村,家背后一座大山,延绵的山脉,此起彼伏,最近租赁给药材种植商胜达药业公司种植药材。她的家在山脉的前半部分,一条公路从旁边经过。房屋周围是桃树与梨子树组成的艳丽风景,院坝外几条田埂伴着稻田,田园风格的温馨感觉,直逼眼帘。
胜达药业公司代表宋世奎,与龙头寺村委签定租赁土地协议时,邀请了秦晓兰参加,让她代表村民签字,他的考虑是,胜达药业公司种植药材,需要在田间地里安装喷洒水的管道与水嘴,园区随时需要民工做工,有了秦晓兰的邀请,将会一呼百应。重要的是,秦晓兰的家靠近公路,便于园区堆放水暖配件与转运材料,她的家便成为临时中转站。
宋世奎与销售水管道的王志江,谈妥了水管道的价格与安装水管道相关的费用,然后邀请王志江去药材种植园实地查看地形、规划水管道走向。
当王志江驱车到达胜达药材种植园区时,宋世奎已经与龙头寺村委和村民秦晓兰在地里等待他多时。那天,王志江穿的是休闲服、休闲裤,一双洁白的休闲鞋,显得潇洒、倜傥。在秦晓兰的眼里,留下了深刻印象。
王志江将胜达药材种植园所需水管道及配件运输到秦晓兰家外面的公路时,已经是傍晚时分,那天恰逢天公不作美,居然下起了雨。不大不小的雨点,令王志江有些措手不及,他请来扛水管道的工人,怨声载道地将那些材料扛到秦晓兰家时,已经是晚上十时后的事情,晚饭都没有吃就急冲冲地离开。期间,王志江也扛着笨重的材料,压在他那单薄的肩上,歪歪扭扭地走在田埂小径,满脸的汗水与雨水,模糊了他的眼帘。待扛完那些材料时,秦晓兰拿出他丈夫穿的服装让王志江穿,王志江一个劲地推辞,说一会就回家,不用换。材料堆放在她家,已经感激不尽,哪能穿她家男人的服装哩。而秦晓兰,一个劲地劝他赶快穿上,叮嘱别犯感冒。
盛情难却之下,王志江换上了秦晓兰男人的服装。   
正式安装水管那几天,王志江请了几位工人,有开挖水渠的,有扛材料到工作地的,其间笑话不断,场面热闹欢快。秦晓兰跟在王志江的身后,帮他递工具、材料。她适时地提议中午饭就在她家吃,随茶便饭,保证不饿肚子。
王志江回答:材料堆放在你家我已感激不尽,不能再给你添麻烦,中午去附近餐厅吃饭,我请客。
秦晓兰回答,农家菜环保,经济实惠,只要你不嫌弃我手艺就行。
王志江听从了秦晓兰的建议。
随后几天,王志江去园区前到市场买好肉食之类的菜品,带到秦晓兰家,让他分类安排。记得是第二天中午,那天天气凉爽,秦晓兰给每位工人倒了一杯酒,说师傅们干活辛苦了,喝酒提神。一位工人说,感谢秦美女的盛情,你对我们太好了,你与王老板对饮一杯,可好,然后挤眉弄眼地怂恿同事。
王志江意识到工人要开他玩笑,耸肩之后说:别出鬼点子,你那点心思我知晓,喝酒就喝酒,吃饭后去地里干活,早干完活早回家。
第三天中午,秦晓兰给王志江倒了满满的一杯酒,说喝酒后干活有精神,平地做事不会误事的。王志江感激地说,认识你是我的荣幸,要不咱俩都喝点。
秦晓兰端起杯子,一脸娇羞地说,你不嫌弃我的厨艺就行。
王志江回答:你煮的饭菜已经够好,挺香的,工程完结结款时,我一定给你报酬。
秦晓兰说讲报酬就俗气了,只要你将我家的水管安好就行。
王志江回答,我一定免费将你家的水管道安装规范。
二人在温馨的氛围里几次碰杯,秦晓兰几次夸王志江太优秀了:亲自扛水管、亲自安装,眼神悠悠的,面若桃花的满脸娇羞。
王志江捕捉到了那种眼神,试探地问她老公咋不在家。
秦晓兰回答:男人半年前去外国打工,电话都没有打一个回来,哎。
王志江奉承说能去外国做事,你老公本事大着哩,你享受的日子在后头。
秦晓兰悠悠地说,但愿他能带回来好消息。
    突然,天空下起了大雨,安装水管的活没法再继续。秦晓兰建议师傅们安装她家里的水管。王志江马上吩咐工人收拾工具回家,,他一人规划秦晓兰家的水管。  
    工人离去之后,秦晓兰带王志江在家规划水管走向,先计划地面一层的材料,然后去楼上规划,经过二楼客厅时,她说电视收视效果不理想,问王志江会不会调试电视。王志江从来没调试过电视,但他说试试看。当她打开电视时,没想到的是电视里的男女,正在寻欢。她想调台。他拿过遥控板,问,是这个频道吗。她娇羞地说,你坏,声音细细的。他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令他惊喜的是,秦晓兰居然没有反抗,而是满脸喜悦地望着他,说:楼下门没关呢。他说楼下没关门不影响咱们的心情。她说不行,不定我婆婆会过来,要是被我婆婆发现,我往后的日子没法过。王志江兴奋至极,赶紧下楼将大门关上,迅速地返身上楼。
秦晓兰家,厢房的窗子外,是几棵多年的柏树,左边一块庄稼地,地外百米处有户人家;院坝外崖下是她婆婆家,婆婆家旁边是她男人哥哥的家;右边是桃树地与梨子树地。屋后是块大地。在大地的一角,一股清甜的泉水浸出,秦晓兰家饮用的就是那股泉水。如此优雅的环境,适合情侣的拥抱。
秦晓兰的心里波涛汹涌了好几天,男人不在家,每月一次例假后的心慌,令她有种失落的牵挂。胜达农业科技园答应免费给她家安装饮用水管,她心里高兴着哩。王志江的身材魁梧,脸蛋白净、吃苦耐劳的精神,令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喜悦,或许是喜欢上他了,偌大的一栋住房,就她一人在里面转来转去,感觉太寂寞。此时的拥抱,给了她无穷的想象。
那天,她任由王志江的手抚摸了她的全身,她身体的每粒细胞都矗立起来。她的心怦怦地跳动,不一会儿快乐的呻吟声便伴随其间。
王志江先以为她真担心会被婆婆发现,没想到她激情难耐地开始了呻吟,他的情绪被调动起来。
秦晓兰害怕被婆婆发现与王志江的事情,偷情毕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要是被婆婆知道,她以后的脸就没地方搁。如果婆婆将事情告诉男人,那这个家就会风雨飘摇,不定就被毁掉,她可不想毁掉自己的家。
秦晓兰让王志江赶紧穿衣服走人,说再不走婆婆可能会串门,要是被婆婆发现,那将会自找苦吃!王志江只好迅速地穿衣服,可穿衣服的同时说外面正下雨,谁会在下雨时串门呢!但是,秦晓兰催促他快下楼,说往后机会多的是,磨叽啥呢。   
她急着赶王志江下楼,说到底还是担心邻居张梅发现端倪,前段时间王志江寄放材料到她家时,张梅就问过秦晓兰:村里住户多的是,他干吗就把材料堆放到你家?当时秦晓兰回答:园区领导引荐的,你以为我想他到我家来?我一个女人,不想被人非议。
话虽那么讲,但秦晓兰内心挺喜欢王志江,他讲话幽默、风趣,人也潇洒,而且是生意人。当王志江把那些材料扛到她家里时,她的心已经开始花儿般地开放。
王志江穿衣下楼后,秦晓兰开始整理床铺,她发现床单里留了一团脏物。她的脸红了又红,与丈夫半年多没有这样的情景了,嗨!
秦晓兰没忙着收拾那团粘稠物,而是走向窗户,将窗帘拉开,让外面的阳光照进来。她没忙着收拾那团粘稠物的原因是,心里突然涌起一种感觉,这种感觉令身体很舒心。她拿来卫生巾,再打来一盆水,动作麻利地擦拭床单,但擦拭之后,床单湿了一大片,她不得不将床单拿到楼下的晾衣杆上去,同时晾晒内裤。
往晾衣杆上挂内裤时,秦晓兰的眼光瞄向了百米外的张梅家,转而望了望院坝外通向婆婆家的那条路,她担心婆婆会经过门口。以往中午洗内裤是因为丈夫在家,可眼下丈夫在国外半年多时间,不得不让人心生疑问,再一个原因,昨天才洗了内裤和床单,今天又洗,哪有这么勤的换洗习惯。  
秦晓兰的心不由得紧张了一下,再一下,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担心啥哦,婆婆没有中午串门的习惯。她的目光,最终停留在婆婆家的瓦房上面,结婚前,她娘家父母要求丈夫家要建造楼房她才嫁过去。如今,楼房早已建成,自己与丈夫住楼房,留下婆婆一人在瓦房里居住。可丈夫出国打工挣钱去了,留下她和儿子在家,眼下儿子住宿在学校,只有周末才回家,偌大的一栋房子,就她一人在家,感觉空荡荡的。
没与婆婆分开居住时,秦晓兰和婆婆相处融洽,想不到分家后,竟然因为丈夫的父亲犯病,治病欠下的巨额债务,起了矛盾。

2

秦晓兰晾好床单和内裤,回到二楼客厅,忽然望见墙上的结婚照,丈夫正对着自己笑,她的心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但也就那么一瞬间,马上镇定。生理的躁动,由不得她心生欢乐。  
过了一个小时,秦晓兰准备到院坝翻晒床单,可她的一条腿僵在了那里------她的婆婆邓淑芬出现在院坝边。
妈呀,她怎么来了?她真的过来了!秦晓兰心里惊叫起来,手里拿的东西,差些掉在地上。
邓淑芬背着一只背兜,手里拿着一把砍柴的刀,正站在院坝边看那条内裤和床单,专心地看,似乎发现了床单里的秘密。
秦晓兰担心邓淑芬从床单的那块湿地看出名堂,心里惊慌地怦怦直跳。自打结婚起,她还没在婆婆面前窘迫过一次,今儿个竟然心慌害怕起来,以往丈夫在家,她都没把婆婆当回事,可眼下,她竟然感觉到婆婆的威严,那么令她可怕。
邓淑芬似乎对床单特别感兴趣,但秦晓兰已经水洗过,应该看不出任何迹印来,可婆婆看床单的专注样,令秦晓兰的心提高到了嗓子口,她安慰自己:婆婆即使摸床单也瞧不出什么,但她又害怕婆婆去摸,胡思乱想时,竟然干咳一声。
咳嗽声提醒了邓淑芬,她转过脸来,目不转睛地瞅着秦晓兰,问:昨天才洗了床单,今天怎么又洗?
天呐,担心的事情到底被问起。
秦晓兰说,中午看电视时,不小心饭粒滴在了床单里。
邓淑芬没接话头,仍然看那床床单,秦晓兰心里冒火,但不敢发出声来,小不忍则大乱。
过了一阵,邓淑芬锐利的眼睛瞅向秦晓兰,尔后又移到那条内裤上,再锁定在床单上,问:这床床单,昨天才洗过,今天咋个又洗?而且还洗了内裤!
秦晓兰心里一惊,不过很快镇定,说看电视时不小心将汤汤水水滴在床单里了,裤子也湿了,所以就洗了。
你吃饭就那么不小心,还小女子一个?邓淑芬怀疑地问。  
饭粒滴在了裤子上,很平常的一件事嘛,我外裤还没洗呢。你不也经常洗裤子吗?讲出这话,秦晓兰自己心里都没有底,不知婆婆会有怎样的认识。
不知是邓淑芬没听懂话意还是不生气,她的目光专注地望着秦晓兰,直看得秦晓兰头皮发麻、低头不语,暗骂遇到迈不过去的坎了。悲哉!然而,让她庆幸的是,邓淑芬很快背着背兜走了,往地里去了。
邓淑芬离开后,秦晓兰安慰自己床单已经经过水洗,内裤也全面洗过,况且,自己洗床单和内裤关她何事,多管闲事!
想是那么想,但秦晓兰还是担心被婆婆看出端倪,站在楼下大厅里不自在地走来走去。
没想到的是,邓淑芬离开半小时后又来到了秦晓兰的院坝外,经过院坝口时,秦晓兰才发现。她觉得邓淑芬行为异常,可她不能赶邓淑芬走。俗话说,亲不亲自己人,况且是她的儿媳妇,至少不能言语顶撞她,可真要叫她进屋休息,确实难为情,丈夫不在家的这段时日里,她一直都没叫声婆婆,如今,婆婆欲进院坝,意欲何为?
邓淑芬经过秦晓兰晾晒的床单和内裤边时,迈步非常缓慢,眼睛直盯盯地看着那床床单。秦晓兰的心一紧,感觉被人抓住了把柄,她决定主动招呼婆婆进屋坐会儿。可正待她开口发出邀请时,邓淑芬把脸别向一边,问:你家的水管还没安装好,都几天时间了!
秦晓兰吓了一跳,她压根儿想不到婆婆会问她水管道安装好没有,就家里的那点水管,想必是无需安装几天时间,看来婆婆的问话另有它意。秦晓兰只好随邓淑芬的话说,水管还没安装好。
水管还没安装好?王老板(王志江)下雨天也来为你安装水管,他对你真负责。
话中有话。
秦晓兰头皮发麻,脑袋一下晕眩起来,完了,婆婆知道自己和王志江的事情了,往后怎么见人呀。她站立不稳,斜靠在院坝墙上。等她强打精神醒悟过来,婆婆早已不见了人影。
3

那天清早,秦晓兰不到七点就起床,东边的天际已有霞光的身影,她观察了好一阵婆婆家的瓦屋,认为瓦屋确实不能住人,首先墙壁破烂、阴暗潮湿,如果起风,到处都会噼里啪啦响,如果下暴雨,房屋到处都会漏水,婆婆住在里面,确实不安全,以往没注意到这些环境、没想到这些,真的不孝。
之前几天晚上,秦晓兰整夜都没睡好觉,首先她被婆婆的问话搅乱了思绪,以往她睡觉从来都是一觉睡到天亮,眼下可不,婆婆好像洞察了她与王志江之间的暧昧事,她睡觉会半夜惊醒,如果等到丈夫年终回来,婆婆告诉他事情的经过,可有她的难受。
想到与丈夫曾经的恩爱,秦晓兰心里七上八下,久久地难以入眠。
思前想后几个晚上,秦晓兰决定保住名声和家庭,办法唯有一个,堵住婆婆邓淑芬的嘴,让她不要在丈夫面前告状,代价是把婆婆请到楼房里和自己一起居住,想办法感动她,让她闭口不说。
观察了好一阵,瓦屋的门终于打开,婆婆终于探出了脑袋。
邓淑芬突然发现秦晓兰站在门口,惊慌地退后一步,赶紧把门碰上,问:你,你你在这里干嘛!
秦晓兰平时很少七点起床,并且很少去婆婆瓦屋,自从丈夫去外国后,她就没去过一次,遇到确实需要借物件时,就让孩子到婆婆家去借,今儿个起大早,候在邓淑芬破旧的屋门口,显得稀罕和珍贵,她想敲门,可实在鼓不起勇气,只好在门口候着,她怕影响婆婆睡眠。
来婆婆家前的一天晚上,秦晓兰把楼下那间厢房收拾得干净、漂亮,铺好了床铺,摆好了桌椅。以往她是不会也没有为别人整理房间的习惯,虽然将自己田地、庄稼打理得井井有条,但为婆婆专门收拾房间,今儿个头一回。
邓淑芬认为秦晓兰清早到她家,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戒备地想把门关上。可是,秦晓兰赶紧跨前一步,用手使劲推着门,并且,甜甜地叫了一声妈。
邓淑芬以为听错了,问,你叫谁做妈,不会是叫我吧?
秦晓兰说妈,我喊的是你。这都是事先想好的,不管邓淑芬接受不接受、答应不答应,秦晓兰都会这样叫下去,直到叫到邓淑芬软心为止。来之前她觉得实在丢面子,可一想到不叫妈的结果,她就顾不了面子了,面子没有保住家重要,秦晓兰不想失去温馨的家。
证实秦晓兰是在叫自己,邓淑芬感觉久违的聆听,自打秦晓兰搬进新房起就没认真地叫过一声妈,结婚的那天除外,很长时间里不是叫邓淑芬老太婆,就是喂声作答,而且有次为鸡毛蒜皮的事居然数落邓淑芬老糊涂了,那一刻,邓淑芬的心被伤透了,主动搬回了瓦房居住。
这一搬回去,时间就过去了十来年,直到邓淑芬的丈夫去世,秦晓兰仍然没有接邓淑芬回新房住。
忽然间听到秦晓兰追着自己叫妈,邓淑芬除了惊奇就是怀疑自己耳朵出了毛病,她已经对秦晓兰没有太多的好感,俩人分开居住,纯粹是不相往来的陌生人,前几天准备上山砍柴,偶遇秦晓兰重洗床单与内裤,断定与安装水管的王志江有关,就想找到证据。不曾想,才几天的功夫,秦晓兰居然跑到瓦屋里来叫自己,她不领这份情,她要将事情闹大。她把脸别向一边,让秦晓兰回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秦晓兰再一次叫邓淑芬妈,你这房子真的无法居住,昨天夜里刮风,我担心了一晚上,今天一早就来叫你,随我去新房住吧。
此话在理,昨晚确实刮风,破瓦房确实面临倒塌危险。去她家住,条件确实比自己瓦屋好,媳妇必定在为自己的安全着想。但是,邓淑芬没有答应,不是不想住新房,她不明白秦晓兰的真实意图。她问秦晓兰到底有什么事,我不想受气!
秦晓兰说,妈,我找你商议一件事。
果不其然,真有事,邓淑芬哦的一声。
秦晓兰再一次叫邓淑芬妈,邓淑芬的心暖柔了一下,又暖柔了一下,觉得再不把秦晓兰让进屋,面子上会让秦晓兰难为情。
秦晓兰一脚跨进瓦屋,到处看了看,发现破烂的瓦屋被婆婆收拾得干干净净,物件摆得有棱有型,遗憾的是墙壁透风,好在已用柴草遮挡;灶台已经垮了一角;梁柱也是用树枝支撑,显得风雨飘摇的寒酸;碗碟里盛着一碗稀饭,旁边是一碟咸菜,显然是刚刚吃剩下的。秦晓兰的眼睛有些湿润,她拿手揉了揉,问:妈,你早晨就吃的这些?
邓淑芬没有递凳子给秦晓兰,也没有给她倒水,把脸别向一边:我的生活不用你操心。
秦晓兰左看右看之后,转身对邓淑芬说,妈,你这里真的不能再居住,如果房屋坍塌,我真不知该咋办。说完这话,她望着邓淑芬。
邓淑芬没有接话,她不想与秦晓兰吵架,昨天就问了一声洗床单、内裤的事情,难道秦晓兰大清早地跑来报复、闹事?
秦晓兰揉眼睛后,情绪有些低落,欲言又此。
邓淑芬发现秦晓兰的眼睛红肿、讲话吞吞吐吐,试探地问:你眼睛怎么回事?
秦晓兰说,我几晚上都没睡好觉。
想啥呢?想水管没安装好还是想男人了?邓淑芬挪揄地话中有话。
妈,看你说的,我家里的水管,王老板是抽空时间才来安装......你娃儿出国半年多也不打电话回来,我这心里慌的,哎。
慌啥呢,想王老板了?还是你男人?
妈,秦晓兰再叫了一声妈,我是你儿媳妇呢,你损我干吗?王老板到我家,是为了清理还没安装完的水管配件的数量,人家大老板,哪会瞧上我农村女人。
是吗?可你眼睛红肿,怎么回事?邓淑芬将信将疑。
秦晓兰担心婆婆把她与王志江联系在一起,索性大声说,我几晚上没睡好觉,想的都是你。
你想我?邓淑芬惊讶地问,你想我会想得眼睛红肿?你真会编,你就编嘛,鬼才相信!
秦晓兰点头说真没骗你,真没必要骗你。
邓淑芬根本不相信秦晓兰的话,说,我儿没在家,你就忽悠我吧,我一个老婆子,泥土已经淹到脖颈,没你取舍的东西,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
妈……秦晓兰赶紧伸出手,拉住邓淑芬的手,撒娇地说,妈,我真正地想了你几个晚上,骗你我不是你媳妇!
邓淑芬的心柔软了些,软了口气问,你想我干吗,我有啥值得你想的?
秦晓兰脸红红地说:我请你到新房和我一起住。我一人住,太寂寞。
什么?去你那里住,我不想成为你的出气筒,我不去你那里!
秦晓兰认真地说,以前是我对不起你,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我不该让你住在这破瓦房里,公公离开你已经多年,你一人居住会很寂寞的,我想让你的晚年过幸福些,所以,我今早来请你。
这些话令邓淑芬很意外,她以为秦晓兰不会再管她的晚年,她只想在瓦屋里顺其自然地魂归天命,今儿个秦晓兰居然会来请自己去她新房住,安的什么心?但转念想到老伴去世后的孤单,很想住到儿子家去,可秦晓兰的脾气她是知道的,她不敢提及。
邓淑芬迟迟没有表态,她衡量秦晓兰的话到底几分真几分假。
秦晓兰见婆婆有顾虑,说,妈,你要相信我,我是媳妇呢。从今往后,我会好好对待你、孝顺你。
邓淑芬感激秦晓兰有这份心意,真是难得。说,你老头子去世前欠下的债务,我得种庄稼攒钱还人家,不还人家,我心里一辈子堵塞,我对不起你死去的爹呀。去你那里,我会受到影响,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还上人家,也怕影响你。
还债的事情令秦晓兰很纠结,如果邓淑芬到她家住,想必婆婆为公公治病欠下的债务她没理由不承担,如果还,一时的经济负担肯定不乐观。
衡量再三,秦晓兰决定让婆婆住到家里去,她说:妈,你就看在我诚心请你去住的份上,就过去住吧,你先前遗留的债务我们共同还,共同还,好吗……我连房间都给你收拾好了。
邓淑芬问:你啥时候收拾的房间,别骗我。
秦晓兰说,我前天就已经收拾好了,不信现在就去看!说完拉起邓淑芬的一只手,就往门外走。
秦晓兰一直拉着邓淑芬的手去她家,半路上,邓淑芬几次想挣脱,秦晓兰都没放手,她担心婆婆撒手跑开,如果婆婆不去她家,她的一切努力都将前功尽弃。
邓淑芬说,我认识路,你放手,别让人以为我们怎么了,我不想别人讲闲话。
任凭邓淑芬咋讲,秦晓兰就是不放手。快到家时,邓淑芬的手都有些生疼,她说,你劫持我到你家,到底为何?
秦晓兰没回答婆婆的问话,她打开厢房门,再打开墙壁的灯开关,室内的摆设吸引了邓淑芬的目光,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先前睡过的那张床,床上已铺好了被子和枕头,旁边还是老式穿衣柜,有镜子可以映照,挨着的是凳子、挂衣架,这些都是原先住时的摆设,房间已经打扫干净。最令她眼热激动的是,墙上挂着全家福相,她的相片最显眼,她的眼睛有些湿润起来。
秦晓兰陪婆婆看看这里,摸摸那里,时而讲几句:这些都是你原来用的,我想你应该熟悉,如果你觉得需要加被子,立柜里有现成的棉被。你的衣服脏了,我给你洗就是。
突然之间态度大转变,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邓淑芬有这种感觉。
你受了刺激吧?邓淑芬问。
我没受刺激,我是关心你。你一直住在瓦屋里,阴暗、潮湿,我担心你的身体会受影响。前几天电视里讲孝顺,我受了感动。我这里的房子空着也是空着,你以后就在这里住下,相信你儿也会同意我这样的安排,往后我们就在一起煮饭、吃饭、一同干活,好吗?
秦晓兰的做法令邓淑芬摸不着北,说,你不是原来的秦晓兰了,我不认识你了。
秦晓兰回答,谁叫我是你儿媳妇呢,往后你别对我横挑鼻子竖挑脸就是,只要你不挑刺,我一辈子都是你儿媳妇。
你这是为啥,你容我想想。邓淑芬摆摆手,走出厢房。
秦晓兰担心婆婆离开后不回来,赶紧拉住婆婆的手,说:还想什么呀,赶紧把瓦屋里的东西搬过来,要不咱们一块过去搬!说完,拉起邓淑芬的手:走!去搬你那边的东西。
邓淑芬说,忙不在一时,你男人信许还不知道呢。
管他怎么想,这事我做主,咱们一起去搬东西。
经不住秦晓兰的软缠硬磨使手腕,邓淑芬只好迈着极不情愿的步子,往瓦房里走去。
搬东西的间隙,秦晓兰心里犯嘀咕,要不是与王志江的事情被婆婆发现,她才不愿意婆婆随自己住,多一人在眼前晃动,生活中总有很多不便。可眼下,除了此办法,好像还没有其他办法,日子要过,稳为先。何况这是孝道。
秦晓兰和邓淑芬一起从瓦屋到楼房,来回搬了很多趟,累得气喘吁吁,然后把那些轻便的物品,分门别类地摆放规矩,时候已近中午,秦晓兰说:妈,我炒几个菜庆祝庆祝,犒劳一番胃肠。
邓淑芬说:我泡菜坛子里有咸菜,将就吃就行。
秦晓兰说:累了整上午,不能亏待肚子,你休息一会,我马上动手炒菜。
待邓淑芬再去瓦屋搬那些不关紧要的东西回来时,秦晓兰准备的三菜一汤,已经端在桌上,已经摆好了碗筷。
吃饭时,秦晓兰几次为邓淑芬夹菜,说,妈,这是你喜欢吃的,往后我经常煮给你吃。
邓淑芬说:我一个老婆子,有碗剩汤剩菜就可以,没必要整得浓重,钱不易挣,别浪费。
秦晓兰借机说:妈,如果以前我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你多担待些,以后我保证做一个你喜欢的儿媳妇。
邓淑芬夹菜的筷子停在半空,突然哽咽说:我把儿子带大,给他娶媳妇,为的是老有所依,可你们先前的做法确实令我伤心……哎,不讲过去的事……你也是要老的,到老时才会懂得亲情的重要,哎。
秦晓兰发愣一阵说:你可以批评我,甚至骂我,我都接受。今天,我只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邓淑芬散漫地问。
生活中我如果做错了什么事,希望你给我改过的机会,但这事求你不要告诉你儿子。
邓淑芬想都没想就说,我为什么不能告诉我儿子,我当然要告诉我儿子。
秦晓兰脸色突然僵住,一下子脸变得卡白,看来,功夫白费了。
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事情来了个大转弯,邓淑芬说:你让我搬回楼房住,你没有告诉你男人,我为什么不可以告诉他。
秦晓兰转忧为喜,一张脸突然灿烂起来:妈,看你讲的,我还以为你……
以为我什么?我是你娘,你对我好,我能感受到,我还没到七老八十的年龄,知道什么话该讲不该讲。

4

再过半月就要插秧了,秦晓兰对庄稼不在行,尤其对稻田不在行,因为耕不来田,只能找人帮忙。她看见邻居做季节活,她也跟着干季节活,只要把田整平展就是。往田里撒肥时不小心把衣服纽扣挂掉,胸衣露了出来,她想回家换衣服,可来回一趟耽误时间,她索性敞开外衣,在下摆打个结,继续撒肥。当天早上,邓淑芬起床就对秦晓兰说,要到邻村弟弟家去。弟弟过生日,她必须去祝贺,以此保持姐弟关系的良好。
邓淑芬的娘家在龙头寺村后山,翻过山脉即到,不过,翻越山脉需要一小时余,邓淑芬年龄接近六十,只能慢慢地顺着盘山公路走,她不喜欢坐车,感觉车在山区行驶不安全,走路既锻炼身体还能呼吸山区天然氧气。去弟弟家祝福,走路显示真诚、沟通也方便。  
秦晓兰嘱咐邓淑芬到弟弟家,想住几天就住几天,姐弟感情重要,何况不是经常走动,家里确实忙不过来就给她打电话。
邓淑芬嗯声作答,很乐意地接受秦晓兰的建议。
邓淑芬回娘家时,秦晓兰为婆婆准备了必要的礼品,外加零食,还为她准备了一把雨伞,说四月天气变化快,注意添加衣服,别感冒。
那天,秦晓兰刚刚从地里回到家门口,旁边一个人按住她的肩,叫她别动,她惊吓了一跳。
按她肩膀的人是王志江。秦晓兰擂他拳头,嗔怪地问,你怎么在这里?
王志江说刚到大门外就看见你回来,就想吓你一跳。
是吗?
实话对你说吧:园区地里水管接头漏水,我过来处理一下,顺便过来看看你家的水管漏水没。
秦晓兰说,我家的水管没问题,你去别家看看吧。
王志江说别处都已经检查过,你是最后一家,说时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近中午,你就不招待我吃一顿饭?
看着屋里安装剩下的水管和配件,还有那些工具,秦晓兰说:你把这些东西尽快搬走吧,咱们之间的事情,今天之后就该结束了。
王志江说,邻居都知道我安装水管时在你家里吃饭,他们不会讲你闲话吧。
他们怎么讲,我不会在意,只要你不乱唠嗑就千恩万谢。
王志江从包里拿出一叠钱,递给秦晓兰说,这是你应得的物料寄存费和帮助干活的工钱,别嫌少。
心里喜悦的秦晓兰,接过钱说:你我之间客气干嘛,进屋吧,边说边打开大门。进去后直接揽住王志江的脖颈,任凭王志江解开她的外衣。事后说:你的工程干完了,往后还来这一带吗。
王志江回答:你在这里,我就来,如果你离开这里,我就不再来。
秦晓兰伸出一只手拍拍他的嘴说,甜嘴猫,往后不能来了,今天是最后一次。你有女人,我有家庭,咱们彼此不能干扰对方的生活,明白吗。
王志江恋恋不舍,问,为何不能再来。
如今我和婆婆住在一起,你来的话,婆婆会怀疑,我不想招人嫌。
你婆婆,你就别讲你婆婆了,她有相好。王志江说。
你说啥?乱说!我从来没有看见婆婆与谁个男人在一起过!哪来的相好?!
你肯定对她不了解,了解的话也不会这样问。不过,我知道你婆婆今天不在家,所以才到你这来。
秦晓兰很意外,问,你怎么知道我婆婆不在家?
王志江说,遇巧得很,上午有客户让我送材料到你家背后村庄,恰恰我看见你婆婆和一个男人在路边谈话很投缘。那模样,应该是相好。
你乱说,我从来没发现婆婆和谁私往过,况且,她是到我舅舅家。
正因为你婆婆到你舅舅家,这就是机会呀,亏你是女人,没有想到吧。
秦晓兰脸绯红:那你说说我婆婆何时风流过?我不相信婆婆会有相好。
据我观察那男人,年龄与你婆婆应该没有多大差距,个头比你婆婆高,皮肤有点黑。讲话大声。试想,你婆婆去你舅舅家,为何要几天才回来,这么近,用得着留宿吗。
秦晓兰突然明白什么似乎什么也没明白,后来说:你在外人面前讲我、讲我婆婆坏话,小心舌头生疮,我不想我的事情让别人知道。
王志江回答:这事我只对你讲,其他人我没有提及过。
吃过午饭,王志江叫来货车,一件一件地将没安装完的物品搬上车。
望着渐渐远去的车影,秦晓兰心里失落了一件东西似的在路边发呆,张梅发现她失态,笑话道:想他了吧,想他就给他打电话。
秦晓兰拽住张梅:你个狐狸精,你啥时候来到我身后的!
张梅撇开秦晓兰的手,说,我观察你已经多时,何必呢,要走的人留不住的。好自为之。
你?
傍晚时分,邓淑芬从弟弟家回来,带回了油炸酥肉和花生,酥肉和花生都是秦晓兰特别喜欢吃的。晚上,俩人围在桌边,秦晓兰想问婆婆在舅舅家玩的开心不开心,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问啥呢,自己的风流事不定王志江正向人炫耀呢。如果惹恼了婆婆,不定往后的日子难相处。他娘的!往后可要注意行为和影响。
秦晓兰在厨房炒了两菜,端到桌上叫婆婆开饭,她倒了两杯酒,一杯给自己,一杯递给婆婆。母女俩你劝我,我劝你,然后俩人都喝醉了。
唐国强,男,生于1972年,汉族,四川省南充市人,笔名唐心招、六月的荷花。2004年开始文学创作。2005年毕业于鲁迅文学院,同年加入四川省作协会员。代表作有小说《欲望比天高》、《洗澡》。出版长篇小说《红颜情侣》、《梦醒时分总是情》、中短篇小说集《注定遇见你》三部。小说《我想坐你的车》2008年获梁斌文学奖,有作品入选《当代文学选粹》、《南充文学》六十年选等卷本,全国数十家报刊、杂志发表诗歌、小说、散文四十多万字。《蜀本》杂志签约作家,擅于换位思考。独立写作者。联系电话18121812637  13092820810地址: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鹤鸣路300号邮编637100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陈林先 2018-4-15 10:46
欢迎老师参赛  推荐成文
引用 露珠 2018-4-15 14:14
欢迎参赛,预祝佳绩,编号55

查看全部评论(2)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4-21 07:39 , Processed in 0.336176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