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远山杯第一届短篇小说大赛]远山深处 你在等我073

2018-6-11 18:05|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1216| 评论: 2|原作者: 可可|来自: 中国远山文学网

摘要: 远山深处,你在等我 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那座荒芜的土山;每等你一天,上苍掉一滴泪,于是有了山的深处,那条蜿蜒的河。我一直都知道,远山深处,你在痴痴地等我。但我永远都不明白, ...
                               

    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那座荒芜的土山;每等你一天,上苍掉一滴泪,于是有了山的深处,那条蜿蜒的河。我一直都知道,远山深处,你在痴痴地等我。但我永远都不明白,我心中剩下的是爱还是恨,你能告诉我吗?                                                   
                                  一、坎坷愁记      
    盲村里的大多数人除了是文盲外,还是法盲。         
    盲村的村长林光正是村里少数上过初中的人之一,他的妻子王氏是他爹当年从山外给他买来的童养媳,至今没有名字。林光正和王氏都身材矮小,眼睛小到只剩下一条缝,性格有些木讷。他的儿子耀祖却身材高大,长得浓眉大眼,从小就聪明伶俐。村里人都说耀祖和他们没一点相像。林光正每听到这些话,就会心酸地想:怎么会像呢?本来就不是亲生儿子……         
    1986年,耀祖只有六岁。当时他的家不在盲村,父母更不是林光正和王氏,是一对老实的庄稼人。那年耀祖的母亲带耀祖去镇上赶集,走累了就坐在商场门口休息。这时突然从商场里走出了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坐在了他们的身旁,老太太很是喜欢耀祖,又是逗他,又是给他糖,耀祖的母亲是个没文化的乡下妇女,平时对陌生人毫无戒备心,和老太太聊了起来,耀祖的母亲突然想去小解,就把儿子交给了老太太。当她回来后,老太太和儿子就不见了。她拼命呼喊儿子的名字,却久久听不见回答,她绝望地奔跑着、寻找着,近乎疯狂。她最后竟瘫坐在地上,双眼无神地看着天空,撕心裂肺地喊道:“老天爷,我四十岁才有了唯一的孩子,你现在却要夺走他!”路过的人都惊吓地躲着她走……                     耀祖睁开惺松的睡眼,感到脑袋沉沉的,被布堵住了的嘴发不出一点声音。他发现自己在一辆车上,车的玻璃都是黑的,根本看不见外面。车上还有商场门口的那个老太太和一个凶神恶煞的中年男人。老太太小心翼翼地向中年男人说:“这娃也太小了,要不……”中年男人打断了她:“是你提出来要干这一行赚钱的,我看在咱们是老乡的情分上才带上你,想要拿钱就不能心软!他醒了,快把他弄晕!”随即一块布蒙到了耀祖的脸上,耀祖便昏睡了过去。   
    当耀祖再次醒来时,已经到了盲村。村口中年男人使劲把耀祖推下了车,拿走他口中的布。耀祖由于许久滴水未进,喉咙感到无比干渴,猛烈地咳嗽了几声,被中年男人恶狠狠地踢了一脚,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了。中年男人拿出老式手机,拨通一个号码,不耐烦地说道:“货到村口了快把钱送来,别影响我下一单生意!”不一会,林光正和王氏就大汗淋漓地跑到了村口,林光正迅速把揣在手里的黑包塞给了中年男人,中年男子心满意足地驱车而去。         
    王氏轻声对耀祖说:“娃,以后我们就是你的爹娘了!”耀祖突然瞪大了眼睛,眼泪如决堤之水般涌出,难以控制,他似乎想要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嘶吼:“不!还我爹娘!”      
    人贩子的车驶离了盲村,老太太在车里出了一身冷汗,吓得浑身发抖:“这伤天害理的事我再也不干第二次了!”中年男人冷笑一声:“你放心,干这一行多的是呢,警察抓不到咱们!有钱就行了,一个破孩子算什么!又不是你的!”                                                     
                              二、人生若只如初见              
    林光正和王氏结婚多年,却没有孩子,才会想到买孩子。但王氏起初死活不同意,林正光没想到这个平时唯唯诺诺、低眉顺眼的小女人会如此大闹,说什么自己就是被你们老林家拐卖来的。林光正一怒之下就自己联系了同村的人贩子,反正在盲村很流行人口拐卖,近三分之一的村民都是小时候被拐来的,他是村长,谁敢管。           
    林光正和王氏把耀祖当做亲生儿子,给他用从镇子买来的绸子新衣裳。林光正心中虽有万般不舍,但还是把家里的小猪崽和一只肥鸡杀了给耀祖炖肉。耀祖是个烈性子,对养父母的万般讨好死活不接受。刚到时林家的几天,耀祖不吃不喝,整个人就像丢了魂一样,到最后晕倒了,被送到卫生所输了三天液才认命。林光正想给他改名字,这孩子又哭又闹,林光正只好给他改姓,名字还唤作耀祖。            
    王氏和林光正从来不让耀祖干农活,他不像村里别的孩子那样从小就饱经骄阳与风雨的摧残,手里长满老茧,由于他本身像貌清秀,在一群灰头土脸的孩子中简直是鹤立鸡群。耀祖也因此在村里的学校受到不少排挤,常有孩子围着他骂他是捡来的,每当这时,耀祖的同班同学田娃和田妹就会把这些孩子赶走。田娃只是田妹名义上的哥哥,他们也是从不同地方被拐来的。         
    田娃有一次因为不干农活的时候偷懒而被养父扇了一巴掌。田娃的脸像被火烧了一样,火辣辣地疼,但他没有一滴泪。倒是田妹和耀祖看着他红肿的脸,难过地哭了。      
    田娃紧紧拉住耀祖的手,颤抖地对他说:“耀祖,你以后一定在考上大学,带我们离开这里!”耀祖回答他:“咱们一起考大学,一起走。”田娃叹了口气:“不会有人供我和田妹上大学的,田妹又是童养媳……”田妹好奇地打断了田娃:“啥是童养媳啊?”田娃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只能紧紧地拉住田妹和耀祖的手。            
    那紧紧拉住的手,是命运的纽带,将他们的心紧紧相连。如果有一天纽带断了,他们就不得放开对方的手。也许那天,他们天各一方,他们阴阳两隔……终年以后,何事秋风悲画扇?                                                  
                               三、多情自古伤别离      
    1998年,人们都感叹着时光飞逝,马上就要告别二十世纪了。      
    林耀祖如愿考上了一所知名的政法大学。盲村的人都在背地里嘲笑林光正,盲村里从来就不会有人把孩子供完高中,何况是将一个拐来的孩子送到大学。他们都认为孩子就是用来延续香火的,不然盲村也不会有这么多职业人贩子。林光正知道这些后,气得心脏有些发痛,头上直冒冷汗,他们家本来就有心脏病史,但幸好林光正躺一会就能缓过来。女人们都嫉妒地红了眼,干什么都不带王氏,还恶毒地向王氏说,送儿子学法律一点都没用,盲村多少人贩子逍遥法外就能映证。王氏向来性格温顺,被人欺负了只能以面洗泪。盲村的人永远都不会懂,林光正和王氏是真心把耀祖当作亲生儿子。           
    耀祖兴奋地收拾着行李,憧憬着大学的美好生活。就是可惜这两天农活忙,田娃和田妹不能来送他。林光正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地抽着汗烟,但心里却如刀绞一样痛苦。平时爱哭的王氏竟没有啜泣,反而比儿子还激动,不停往耀祖包里塞特产,嘱咐他给同学多分点。车子已经来到了村门口,林光正费力地把耀祖的行礼抬了上去,王氏一直看着自己的脚默不作声。耀祖想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没有道别的语句和离别的拥抱便上了车。   
    耀祖本以为自己会很高兴,因为他终于可以远离盲村人的指指点点,远离关于他的身世的是是非非。但关上车门那一刻,他们却仿佛被狠狠扎了一下,他竞感觉自己有点舍不得养父母。他回忆起了许多过去的事……每年夏天,王氏为了给他买根奶油雪糕,冒着毒辣的太阳步行到镇上。回来雪糕化了,他死活不吃。王氏胃不好,却心疼钱,把化了的雪糕全都吃了。他还记起每个冬日林光正都穿着洗到缩水的破旧棉袄,里面的绒毛总是往出掉,而自己穿得是城里百货商店买来的羽绒服,村里好多孩子都因此嫉妒他……耀祖的眼泪如决堤之水不受控制,他有些崩溃。养父母待他是极好的,他们平日相处如同真正的一家人。只是这么多年,他从来没叫过林光正和王氏一声爸妈。他的心里当然恨啊!因为养父母的私心,他被拐卖,在他人嘲弄中长大。      
    车子渐行渐远,他回头看了看那两个逐渐变小模糊的身影。他当初就是在悲痛中来到盲村,如今又在更大的悲痛中离去,他不由感到造化弄人,老天成心捉弄他。车上的司机突然开口了:“小伙子,你爸妈对你真好,去火车站还专门给你雇辆车,他们为啥不去火车站送送你?”耀祖没有回答他,用袖子狠狠地擦了擦眼泪,望向窗外。是啊,自己是多么自私,连他们去送自己的小小愿望都要拒绝。耀祖心中充满悔恨,把脸深深埋在行李上,仿佛要流完一生的泪。                                                  四、轮回中曾道别的地点      
    耀祖进入政法大学后,竟在老师与警方的鼎力相助下,两个月就找到了亲生父亲----王成祖。这个山里的农民这些年这了寻找儿子已经倾家荡产了,因为负债耳朵还被打聋了一只。而她的老婆,在耀祖失踪几年后又怀上了孩子,作为高龄产妇的她,难产死在了手术台上,死前一直念叨着耀祖。警方还告诉了耀祖一个好消息,当年拐卖耀祖的两个人贩子也归案了。那个老太太每天过的提心吊胆,最后精神失常,自首了。而那个冷血无情的男人,竟是被自己的亲生儿子告发了。天道好轮回,试问上苍饶过谁?可是耀祖并未因此感到很开心,人贩子有法律来制裁,可是被拐儿童的内心创伤一辈子都无法愈合!        
    王成祖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从大山里来到耀祖上大学的城市。二人一见面就抱头痛哭,王成祖紧紧抱着耀祖,骨头硌得耀祖生疼,他仔仔细细地看着耀祖的脸,痛恨自己错过了儿子那么多年的成长。耀祖轻轻拍了拍成祖的背,轻声说了句:“爸,别哭了,我在这。”王成祖的情绪更加激动了:“儿子,你刚刚叫我什么,再叫一声,你知道爸爸等你多少年了吗?”         
    耀祖给王成祖找了间破旧的小旅馆安置了下来,几乎花掉了他一个学期的奖学金,但他一点也不心疼。林耀祖向学校请了假陪王成祖在旅馆呆了好几天,成祖的嘴一直没停,不停给耀祖讲他小时候的故事,讲故乡的山水,但绝口不提有关耀祖的母亲的一切。直到耀祖提议今年清明去给母亲上坟,他才淡淡“嗯”了一句。        
    有否极泰来就有乐极生悲,成祖和耀祖享受了几天温馨的父子时光后,耀祖就从同乡人打来的电话中听到了一件令他崩溃的事---林光正和王氏在出山去看望耀祖的路上,出车祸去世了。耀祖听到到这个噩耗后当场就晕倒了。当他醒来时正在医院输着葡萄糖,耀祖立即拨下了手上的针,坚定地对成祖说:“爸,现在我必须回盲村!一刻也不能等!”                成祖陪耀祖回到了盲村,林家的所有家具都被村民披上了白布。成祖和耀祖向深山里走了好几公里才找到林氏夫妇的墓,耀祖“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膝盖被棱角尖锐的石头磕出了血,但身体上的痛怎能敌过心中的痛!耀祖的心仿佛被用刀剜了下去,他把脸紧紧贴在冰冷的墓碑上,但他知道永远也感受不到养父母的温度了。他的手轻轻摸着那张黑白照片,却不敢不用眼睛去看。      
    耀祖在墓碑前跪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成祖就在身后默默陪着他。良久,耀祖颤抖地对那方矮矮的坟哭喊道:“爸!妈!”这是这么多年来耀祖第一次叫他们爸妈,可是,他们永远都听不见了。如果有来世,耀祖愿意做他们的亲生儿子,更愿奉高堂身身世世。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远山深,那等我的人,你为何先去一步?                                                                  
                                             五、赎罪            
    耀祖一直精神恍惚,王成祖帮他打理好了林家的一切后事。成祖的心里也有一个秘密,耀祖并非他的亲生儿子。当年他老婆产下的是一女婴,于是他联系了一个人贩子,在医院就把人贩子带来的刚出生的男婴和自己的亲生女儿交换了。不料,多年后耀祖却被拐卖了,他砸锅卖铁地去寻找耀祖,为被他狠心抛弃女儿,为罪孽深重的自己,他用了大半辈子去赎罪。他不打算将一切告诉耀祖,毕竟爱再也经不起等待了,他想要真正做一回合格的父亲把余生的爱都给耀祖。成祖还在林家的柜子里翻到了林光正的遗书,林光正想要把自己的钱一半留给耀祖,一半用来给盲村开设法律讲堂。         
    林光正自然不会料到自己会因车祸而亡,这份遗嘱在耀祖来林家第一天他就写好了,他也用一生在赎罪,虽然他待王氏和耀祖好到遭村里人的不少闲话,但他知道,对王氏和耀祖的心理伤害永远无法弥补。王成祖看着这份遗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心里默默地说:“谢谢你们培养耀祖这么多年。”         
    耀祖回到学校后,号召老师和同学一起成立了一个公益网站,站名叫“远山深处”专门帮助那些被拐卖的孩子回家。耀祖为了网站的正常运作,除了要兼顾学业外,还要每天拉赞助,有时甚至要累瘫了,依然咬牙坚持,网站越做越大,耀祖也在公益界小有名气。但他不知,他到底耀的是林家还是王家的祖?更不知,自己姓林还是姓王好?  
    通过各界爱心人士的帮助,田娃和田妹的父母也被找到了。但他带着这个好消息回到盲村后,田妹已因为难产而亡,死前一直喊着田娃哥和耀祖哥。田家不愿出钱埋葬她,尸体已在医院搁了两天,耀祖出钱将她埋在了林家夫妇的墓旁。耀祖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田妹亲生父母,骗他们说是警察弄错了。耀祖深知那久久等待,而希望落空后的绝望。而田娃,在田妹出事后就精神失常,跑出了大山,至今生死未卜。耀祖一直在寻找他,但这辈子都没等到与他相见那日。真是可惜啊,故人不归来,山河空惆怅。         
    在很久很久后,耀祖白发苍苍,每每提及人贩子依然咬牙切齿,眼中泛有泪光。他也终于读懂了那句“君埋泉销泥下骨,我寄人间雪满头。”他也用一生在赎罪。曾经,好多人在远山深处等他,王成组在等他回家,林家夫妇在等他叫声爹娘,田娃田妹在等他荡秋千……可惜,就连王成祖也因年龄过大去世了,换成了耀祖等他们。                     
      远山深处,那等我的人,我们终会相见……                                                                             

作者:李可   地址:山西省大同市同煤一中  电话:18035283196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露珠 2018-6-2 06:38
欢迎参赛,预祝佳绩,编号73
引用 雨中愁 2018-6-11 10:07
支持

查看全部评论(2)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6-20 11:39 , Processed in 0.969328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