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首届远山杯小说大赛 三生三世王者香057

2018-6-26 19:06|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2189| 评论: 5|原作者: 凌霄|来自: 中国远山文学网

摘要: 三生三世王者香 文/观 云 “本是王者香,托根在空谷。先春发丛花,鲜枝如新沐”,他吟着苏子的这首诗,将我种在一块光滑的大青石旁,离我不远处便是他的家,村里唯一一 ...
                                                                                                                     
      “本是王者香,托根在空谷。先春发丛花,鲜枝如新沐”,他吟着苏子的这首诗,将我种在一块光滑的大青石旁,离我不远处便是他的家,村里唯一一所黑瓦砖墙的房子,家对面是一个园子,园内种满花草树木,环绕在园子周围的是一片青翠的竹林。
      他是一个中年男人,个子不高,但器宇不凡。他膝下有四个女儿和一个小儿子。为了生存,除了下地农作,他动员全家人养起了蚕,还自己琢磨如何控制温度孵蛋。养猪、卖鸡鸭崽、种果树、帮人代笔书信……能想到的生财之道他都尝试过。在这个凭票换粮,红薯成为主食的年代,他却能让一大家子时常吃上肉和白米饭,还把几个娃都送上了学。虽是个地道的农民,他却自学得断文识谱,写诗作画,闲暇时掩卷沉醉在花阴,玩物以养志。提起他的名字,方圆十里之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因此,身为一株兰花,长在他家里,是我的福气。只是我心中一直不平,园中花卉无数,为何不将我和其他花草树木种在一起?为何让我忍受无尽的寂寞,以青石为伴,野草为邻?
春风料峭,透着股凉意,但让人精神抖擞。今天他起得奇早,不像往常穿着一身破旧的农作衣服,而是换上一身中山装,英气逼人,毫无农夫模样。临行前,早起读书的小儿子满怀希望地对他说:“爸,我相信你,一定能选上的。”
      我不知他要去竞选什么,只知道这小儿单名一个钰,读书很发奋,成绩好是全村皆知的,老师说他前程无限,可惜他自小体弱多病,常被嘲笑是“药罐子”。
渐渐地,林中雾气被阳光蒸融,只剩下昨夜在我叶尖凝成的小露珠在风中挣扎,试图改变殒身泥中的厄运。
      经历了寒冬,阳光终于暖暖地倾泻在我身上,我依偎在青石旁,享受着这韶光,不觉已和周公把盏。
将我唤醒的是他的胡琴声,每当心情不好时他便会坐在青石上拉胡琴,而每次曲终时他就一改愁容,豁然开朗,仿佛从琴声里窥得天机。我喜欢他的琴声拨动我的细叶的感觉,尤其是我开花的时候,淡淡的清香伴着悠扬的胡琴声,让我不由得沉醉其中。我却不喜它总让我黯然神伤,勾起种种回忆,更不喜此番的琴声里藏着的幽怨和隐隐的怒气。
      我等着,等着他放下悲伤,豁然开朗的那一刻,却只等来曲终时两行浑浊的泪珠。这么久以来,这是他第一次落泪,让我心中有些不安。
之后的日子与从前无二,他还是晨光熹微时就踏着野草上的露水出门,日落西头才披着林间雾气而归,任妻子和几个孩子照顾着蚕和家禽。要说有什么不同,似乎他的咳嗽声更重了,家里来的客人也少了。
      直到半年后,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钰的几个姐姐出去割猪草了,因为钰身子虚弱,就留在家里。他打理完家里的琐事,正在给我浇水。正当我享受着被水滋润的惬意时,他的妻子秀突然着急的大声喊:“钰,快去叫你姐姐们回来,快!”钰先是惊了一下,然后咬咬牙把眼泪逼了回去,随即飞快地朝竹林深处跑去。没多久,他带着她们回来了,聚在家里,大声哭喊着:“爸!爸……”
      我大概猜出了什么事,多想和他们一道冲进屋里去见他最后一面,第一次这么讨厌给予我一切却禁锢我自由的土地,我无力地倚在青石上,无声地抽泣着……
      丧事完毕后,他的几个女儿都无心学业,外出打工,各奔东西。秀凭着几分姿色,也改嫁一位干部,过着富足的生活。只留下请求亲戚资助学业无果的钰,受着丧父嫁母之痛,他终于一病不起。
       “云,你怎么还不来啊!”看着钰身心俱疲,我心里想。云是钰的高中同学,成绩也是极好的,她以前经常到我们家玩儿,每次来都会细心照顾我,跟我诉说心事,看得出来,她是倾慕着钰的,只是许久没来了。她不该是趋炎附势之人啊!
      我没有看错人,她终究在钰万念俱灰时来了,只不过她这样优秀的女孩儿终逃不过和钰的姐姐们同样的命运。云的母亲重病,需要很多钱治疗,家里已供不起她上学,她只好含泪决定去外地打工。临行前,她想来跟他道别,不料看他卧病在床,目如死鱼,便留下来悉心照料他。一月后,钰才勉强恢复身体,他感动于她的真情,也实在无路可走,就随她一同去异地漂泊了。
      不知怎的,面对这个不坏的结局,我却开心不起来,我多想念主人踏露而归的脚步声,多想听听那凄怆的胡琴声,我愿放弃一切,哪怕做一株野草,能让我回到从前就好!
      自那以后,我再也没开过花,只是混迹在杂草丛中,沉浸在一种莫名的悲伤里,挨着青石,静静地沉睡着。
      不知错过了多少个春花秋月,寒来暑往,不愿醒来的我还是被一阵争吵声闹醒。正待我惊奇地打量着周遭,透过半人高的野草围成的细密的网,我看到一个四十上下的男人正拿着锄头翻着屋旁的荒地。定睛一看,他与年少时的钰有几分神似,但面容憔悴,仿佛历经人间沧桑,品尽人间冷凉。
      一个衣着华丽的老头的说:“钰,现在这年头谁还回家种地呀!跟叔叔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混得不好,叔叔可以走关系给你搞点贫困补助啥的,你如果愿意破点财的话,叔也有渠道给你找一份体面地工作……”钰继续翻地,过了许久,才冷冷地说:“我妈呢?她怎么不来?”“秀……秀她不好意思,说让我来看看你,看到你平安就好。”
      “她不好意思!你又怎么有脸来见我?当初要不是你谣言说我爸的肺癌会传染,村民缺乏常识,信以为真,以他的实力,怎么可能落选,你又怎么能捡了这个便宜。”钰鼻子一酸,继续说道:“你又怎么不知道,做一个好官是我爸毕生的理想,你的几句胡言断送了他活着的希望,才在半年后郁郁而终。如果你有半点愧疚之心,就不该在他尸骨未寒时就娶了我妈!要不是我爸临终遗言说你是他的至交,叫我不要寻仇,我怎么能容你这么久?”老头愤愤地说:“哼,要不是秀死缠着我,说你这些年过得不好,我才不会帮你呢!寻仇?你有那个本事吗?”说完便扬长而去,留下钰强忍着泪水,面朝黄土背朝天。
       原来他真是钰,原来主人心中有那么多难言的苦,原来他忍着病痛活着就是为了做个好官,造福一方!
       我终于知道他为何将我植在此处。
       看着身旁郁郁葱葱的高过我的杂草和被爱花的路人移空的孤独的园子,我更觉对不起他多年的悉心栽培。
       老头走后不久,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儿抱着捂在外套里的饭盒走了过来。“爸,辛苦大半天了,该吃饭了。” 钰接过饭盒,勉强换了个笑脸说:“好。”“爸,你看起来怎么这么不开心?是不是还在生妈的气?你也知道,她是刀子嘴豆腐心,说完就忘了。”“你妈说得没错,我是很没用,始终困在心结里,连你上大学的学费都凑不齐。这老屋看来不得不拆了,兴许国家赔的钱就够你大学费用了。不要像我和你妈那样没机会读大学,一无所长,靠体力给人家卖命……”女孩儿眼中闪闪的,坚定地说“爸,你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不知为何,我被她打动了。我是一株兰花,是被孔子誉为拥有王者之香的兰花,怎能沉浸在往事中,自甘堕落呢?
      未来数不清的日夜,我努力扎根,汲取营养。我披星戴月的努力,终于将这漫山遍野都植满了兰草,带着始终未能开花的遗憾,我终于累倒了。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春天,就像我忘不了主人仙逝的那天一样。似乎听到什么诏令般,漫山遍野的兰花全开了,香飘十里,惹来十里八乡的人参观。
      花开的那一天,昔日的女孩儿,也就是钰的女儿带着一队人来了,她说:“早听说爷爷最爱兰花,只是奇怪以前怎没瞧见?兰乃花中君子,就顺势设一个“君子园”吧,恰好这边有竹,再在附近种上梅花和菊花吧,这样就凑齐了花中四君子。另外你们几个测一下哪里适合建亭子,你们大致规划一下其他的景点……”“好的,总裁,相信经您的一番改造,这里定能成为远近闻名的旅游胜地。”一个绅士模样的男人说。她望着四周空旷荒凉的土地,紧锁眉头:“老林啊,粮食是国家的根本啊,光发展旅游业怎么行,你过几天想办法把村里的荒地都承包了,咋们雇乡亲们来种植无公害的绿色粮食和蔬菜,让他们多赚点钱,也许能帮帮留守在家中的老人和孩子们。”话音刚落,钰和云携手而来,昔日的少男少女成了如今的白发老者,但终究他们苦尽甘来,空气洋溢着幸福的味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莫过如此罢。
      秀也随他们一道来了。我前几天刚听说秀的丈夫得重病过世了,她无依无靠……看来他们最终原谅了她。
绅士模样的男人说:“您去陪您的家人就好,这里交给我就行,您刚才说得我都记住了。”她点点头,又跟他们交代了几句便带着亲人四处游玩去了。
在她身上,朦胧中我看到了主人的影子。
      这一日我芳华散尽,终于躺在青石旁永远地沉睡了,任我的子子孙孙们香飘十里,恣意风光去罢,我已心安。

作者注:三生三世并非是转世轮回,而是指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世界,此处指过去、现在的农村情况和未来的农村发展趋势,也指三代人的传承。

笔名:观 云
联系方式:Tel:18781188672        QQ:1096170049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柳台大道555号(西南财经大学柳林校区)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凌霄 2018-4-26 21:03
写得不成熟,功底不够,但至少已经开始了,加油!
引用 露珠 2018-4-27 06:53
在她身上,朦胧中我看到了主人的影子。
      这一日我芳华散尽,终于躺在青石旁永远地沉睡了,任我的子子孙孙们香飘十里,恣意风光去罢,我已心安。
引用 露珠 2018-4-27 06:54
欢迎加盟远山,预祝佳绩!
引用 陈林先 2018-6-26 19:09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引用 荷语 2018-7-4 13:05
欢迎参赛,预祝佳绩!

查看全部评论(5)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7-23 02:33 , Processed in 0.386802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