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今夜,我不思考人类

2018-7-27 11:10|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3890| 评论: 1|原作者: 局外人|来自: 中国远山文学网

摘要: 《今夜,我不思考人类》 海子临死前到底有多绝望,在最后一首悲恸的诗里竟发出这样的哭喊:“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所以他在遗书中写下的“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便可以理解了,他一下反驳了前四封的宣告 ...
海子临死前到底有多绝望,在最后一首悲恸的诗里竟发出这样的哭喊:“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所以他在遗书中写下的“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便可以理解了,他一下反驳了前四封的宣告常远是凶手的遗书,他此刻,一心求死,安安静静地一个人踏上死亡的道路。从此再不提起过去,痛苦或幸福,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而诗人是正着趴在铁轨上还是闭上双眼躺在铁轨上赴死都已不重要了,或者诗人选择上吊、跳海、喝毒、开枪也已不重要了,华丽而喧闹地向世界宣告死亡和静静地躲避众人安心赴死的结果还不都是死吗。
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没有任何夜晚能使他沉睡,也没有任何黎明能使他醒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做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这些永远都是奢望,海子不可能做得到,因为海子心里有痛,即使有可能选择他也不会选择这种生活,他更愿意回家乡当一个乡村教师。
诗人的理想虚无缥缈着,在他大学教职工宿舍里,他的理想深藏于那两千多册藏书里,他的理想深藏于他的诗歌书稿里,他的理想在他打坐练气中变得越来越神秘,海子脱离了人群和天气,一单薄衣在冬天的冷风中裹着海子瘦弱的身躯,而他灿烂的笑容,还停滞在几年前在海边沙滩上穿着泳裤游玩时,那是海子真实的笑,那是穿着泳裤的海子。
海子啊,海子。可你知道,我一直跟随着你,我也穿着泳裤笑,我也去戈壁德令哈,我也为我的恋人写过情书,我也赞叹过珍贵的人间,今夜我也在深夜里,不去思考人类。
24岁你去了德令哈,25岁你便抛弃一切走向你的太阳,走向你的瘦哥哥梵高,走向你的死亡之路,该得到的你尚未得到,该失去的早已丧失。24岁我也去了德令哈,而现在25岁的我,沿着你的诗歌方向又该走向何方?
天空上面是天空,道路前面还是道路。
25岁是我思想最艰难最矛盾的一年,也是我读书写作最丰富的一年,大半年下来,读书近70本,诗歌、小说、和杂文均笔耕不辍,开始觉得我离我的理想越来越近了,又觉得我离我的理想越来越远了。往后,我若去追逐自己的那一丝渺茫的希望,最后可能得不到任何结果,但一定会使别人绝望;我若努力给别人带来希望,最后得到的结果却不是我想要的,而这过程中我会不断地绝望。年轻的遮丑啊,你为何要活在别人的希望中?因为,我也如海子,作为诗人的我们,无力偿还,麦地和光芒的情义。
可当我当我没有希望时,是否也能坐在一束麦子上回家,请整理好我那凌乱的骨头,放入那暗红色小木柜,带回它,像带回你们富裕的嫁妆。我知道,多年以后,如今但所遭受的一切痛苦和悲伤,惆怅和不安,都将是微不足道的往事,因为往后会有更多重要的事,所以或许我能够在此时此刻,成为宇宙的孩子,世纪的孩子,不顾一切地挥霍我自己的青春,努力去做铁石心肠的船长。
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更远的地方,更加孤独,远方的幸福,是多少痛苦。难道这真的是我所追逐的远方吗?我脱掉一切所朝向的远方,竟是痛苦的集中营。叫我活在现实中,当真是不可能的,或许我也将正如舒婷所说,永远活在理想之中。那么我也可能和雨水一样幸福,我也能将我的诗句扑打在人类的脸上,植物的叶子上,最终流向大地,流向大海……
姐姐啊,你帮帮25岁的我吧,我该往哪儿去。今夜,我不思考人类,我只想你。
                                                  ---遮丑(2018.7.26)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上一篇:赞美叶子下一篇:昙花一现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陈林先 2018-7-27 11:15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查看全部评论(1)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10-22 07:31 , Processed in 0.312479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