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非常交易(二)/可怜的充气娃

2018-8-10 18:02|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892| 评论: 3|原作者: yueguangfei|来自: 中国远山文学网

摘要: 非常交易(二)/可怜的充气娃 听到“失踪”二字,我略感错愕。在我的记忆中,村里人好像从未如此官方性的使用这一词语。当然,这里不乏有戏谑的成分。 在村民眼中,四奎最远的一次出门是四年前去了省会一 ...


      听到“失踪”二字,我略感错愕。在我的记忆中,村里人好像从未如此官方性的使用这一词语。当然,这里不乏有戏谑的成分。


      在村民眼中,四奎最远的一次出门是四年前去了省会一趟。那是他“失踪”之前最长时间的离开家门,也是有史以来被坑得最惨的一次。开始的程序没有偏离“四奎事件”的轨道,两个外乡人放出消息,说有一南方五旬妇人,寡居多年,因儿女不孝离家出走,欲在北方寻一老汉终此一生。不求夫家钱多,但求人好,能相依为命老去。这样的宣传语对四奎来说具有致命的诱惑力。他蠢蠢欲动,尤其是看到同村中竟然还有若干“竞争者”,他打算倾其所有,努力在竞争中脱颖而出。按照说媒人的要求,四奎交出四千块钱的中介费后,便可带着六万元彩礼钱到省会去领人。有人有名,要价合理,手续简单,这正中他的下怀,他已急不可待。村民见四奎要吃大亏,竭力劝阻,但四奎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死活认定这次是真的,因为他们描绘的内容与他所憧憬的梦想实在是太接近了。他谢绝了所有人的好意,揣着自己卖掉骡子才凑够的血汗钱毅然决然地踏上“购妻”之路。

    四天后,在众人的担忧与期盼中,四奎再一次完美地演绎了“四奎事件”。他如约到了介绍人指定地点,毫不迟疑地把钱交给了一位自称是女方弟弟的中年男子,然后被告知回家等好消息,那妇人不日便自行上门找他。四奎坚持着自己的信任,用三天时间靠搭便车回到老家,这一路归途,他竟未食一粒米。在一顿狼吞虎咽后,众人围坐在他身前,问长问短,各种推理剖析,最后得出的结论没有出乎意料,四奎也似乎明白了自己这一次没有逃出宿命,他的嘴角迅速长出火泡。可更上火的是为他担心的邻居,四奎的傻(可以说是愚蠢)足够气死人,辛苦积攒那么多年的钱财瞬间给了人家,连张收据都没有,太慷慨了,被坑得好干脆!

      自此,四奎再也无力相亲了。他难过了好一阵,消瘦许多。没了牲口也便了没了糊口的营生,他只能靠给别人干些杂活,赚个十块八块以填饱肚子,偶尔也会收到牌友们赢钱后的赠与。我本以为四奎就此会断了对女人的念想儿,但他随后又干出了点离奇的勾当。

      我听家里人说,在去年,四奎突然终止了家里的夜间娱乐活动,天黑之前,他便驱赶光棍们和闲散人员,而后关门睡觉。他这异常举动让人十分不解。时间久了,村里便出了许多谣言,有说四奎命不久矣,身体扛不住了;有说四奎精神出了问题,被上次相亲刺激的;有的说他晚上抱着狗入睡,以狗为妻,等等,均是些消遣的猜测。然而,平日里常在四奎家消磨时光的几个青年光棍,夜间翻墙跳入他的院子,捅破窗户纸,窥见了四奎的秘密。原来,四奎每晚将众人驱离后,便从柜子中拿出一个瘪的充气娃娃,待将其吹得饱满,便揽其入睡,且喃喃自语,说些荒淫的疯话,不堪入耳。这一幕让躲在窗外的青年们目瞪口呆,惊愕不已。但他们并没有声张,而是趁四奎不备之际将那充气娃偷了出来,轮流泄欲,一番蹂躏后又悄然放回原处。可想而知,当四奎发现自己心爱的充气娃的惨状后是何等的羞愤?

      可事情并没有按照众人预料的那样发展。四奎没有声张,也许是羞于开口,也没有愤怒。他表现得和寻常一样。后来我得知,那充气娃娃仍然是“四奎事件”的结果。有个号称能说媒的人,以1000元高价卖给了四奎一个二手充气娃。当然,这次四奎见到了实物,并享用了一段时日,一千块钱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高价,更谈不上被骗。只是他享用的时日不多,充气娃便被操蛋人给糟蹋了。但也有人发出不同声音,说四奎在充气娃事件后虽然又恢复了家里往日的夜间娱乐活动,细心的人还是发现了一些端倪。在每晚众人散去后,四奎好像不再关门了,他的家每天24小时全天候开放。

      开始的时候人们并没在意此举,认为四奎可能是嫌开门关门太麻烦,省去这个步骤更方便大家出入,反正他家里除了几张破旧柜子便一贫如洗。可问题的关键是,当四奎每日按时开关门时,众人还将其看作家的主人;当门户24小时全天候开放后,四奎的作用便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似乎他的家就是专供众人娱乐消遣的地方。久而久之,四奎在的时候人们挤不着,不在的时候也没宽松哪去,直到近期有人发现少了一张麻将牌,四处寻找无果,这才想起要问四奎的,而四奎已杳无音讯多日。

      我问母亲说,为什么左邻右舍地没有去寻找一下?母亲说大家都找了,就是找不到,甚至有人担心他跳井自杀,到村口的老井也找了一遍,但都无果。最初几天,人们按时到四奎家集合,分头找人;月余后,四奎一点消息也没有,人们也失去了耐性,不了了之了。

      我问没人报警吗?这可真的叫失踪了。母亲说四奎的一个侄子报警了,但警方目前一直没有音信,四奎与他的家族人很少联系,也没多少人关心。如此,一个大活人,就这样不声不响地人间蒸发。

      时间一长,四奎的事已从人们茶余饭后谈资中淡去,取而代之的是各种花边新闻。这事让我略有伤感,四奎这一辈子基本都在吃苦受累受骗,平日里对左邻右舍也多有帮助,但人们似乎并不善于记忆他的好处,只在乎他的家能否成为一个娱乐场所。父亲说四奎是个正派的人,乡里乡亲的,彼此没少照顾,让我努力帮着寻找,也算是尽了一份邻里之力。父亲的话在理,我更无推脱之辞。

      我向村民打探四奎消失之前有没有些许征兆,但他们首先回馈我的却是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说四奎的事都过去一个多月了,那么多人都没找到,警察也没办法,你觉得你在外面混几年就牛逼了?就能把四奎找到?

      我怒了,找不找到人跟在外面混没混几年没半毛钱关系,他们就是骨子里瞧不惯在外面混的人,就凭这个,我还非要把四奎找到不可。我强忍怒火,问他们到底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

      一个参与奸污四奎充气娃的光棍站了出来,名叫树峰,说可能为我提供点帮助。我立刻向他投去了赞叹的目光。树峰这个人在村里算是个有名号的人,三十出头,长相帅气,能说会道,但就是说不上媳妇。什么原因呢?据说十年前他觊觎村内某农妇许久,平日常与那妇人打闹,讲各种黄色笑话,在众人眼里,犹如情侣一般。树峰以为那妇人对他有意,便趁夜间男人不在的时候钻进了妇人的屋子。妇人惊恐万分,说万没想到一向正人君子的树峰是如此的卑鄙下流无耻。随后,妇人便召集了自家公婆向树峰家讨伐,大呼小叫,沸沸扬扬。树峰的父母都是老实人,哪里受得了这个?掏出两万块的磕碜钱算是私了了。可从此以后,树峰的名声一落千丈,一年半载的都没抬起头来。也是自那时起,就没有一个愿意给树峰说媒的了,十里八乡的大闺女见着他都远远地躲开。

      树峰自暴自弃,也不找正经事干,整日游手好闲,一直到三十出头仍是光棍一根。他之所以要站出来帮我,也许是源自于他对四奎的愧疚吧。作为光棍界的长老,四奎没少照顾树峰,可树峰却玷污了四奎的心爱之物,有点不仗义了,村民也没人瞧得起他。

      树峰说自从玷污四奎的充气娃后,他有些担心,怕四奎打击报复。所以他就一直留意四奎的举动。四奎发现充气娃被玷污后,没声张,也没生气,只是将充气娃清洗干净,整齐叠放在一个木质小盒子里。而后,四奎将这小盒子埋葬到了自家祖坟的位置。

      听到此处,我不禁大吃一惊。四奎能把充气娃埋在自家祖坟,他得多看重?他是将充气娃视作自己的妻子、爱人,而充气娃被玷污,如同有人奸污了他的妻子,换做常人,谁能受的了这个气?而四奎在这之后的反应也出人意料的,他没生气,也没伤心,而是悄然将其埋葬在祖坟,这让人不禁匪夷所思。我推想,四奎可能会有两种选择:一是沉着冷静,不露声色,寻找奸污充气娃的凶手,一旦找到后,其结果是让人不敢想象的,大概树峰也是这样担忧的吧;二是四奎的心彻底死了,他的余生再也无力相亲娶妻,当最后一丝希望被摧残后,他活着的念想也就没了,所以我担心他是在一次次的失望后走向了绝望,而后结束了人生旅程。我不敢再想下去,这两种推想任何一个应验了都是让人痛心疾首的。

      树峰听完我的推想,显得愈发焦虑。他恳求说:“飞哥我求你了,想办法把四奎找到吧,万一他是有意躲起来,伺机对付我怎么办?”

      我说,你别担心,这都是我一时的胡思乱想,四奎是老实人,他怎么可能会走那一步呢?而且他能躲哪里去?远亲近邻的都帮着找过了,应该不是躲起来了。

     树峰听罢,略微放松了些警惕,说四奎不躲起来,难道会寻了短儿?

      “可寻短儿也得有个地方,这么多天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他短儿哪去了?这想法也不现实,除非他去了外地。”

      “但警方那边也说了,没有查到四奎出行的记录,他一定是在村里或者附近呢!”

      “在附近也该现身了,难道他不吃不喝,能活一个多月?还是谁家包藏了他,就像当年的地下党躲在百姓家一样?”

      ……

      我们两个的对白排除了多种可能,但始终没有达成共识。

      夜幕降临后,我与树峰分了手。回到家,母亲已将晚饭做好。她见我脸上写着疲惫与失望,便没有唤我去桌上吃饭,而是将饭菜端到卧室,摆在我面前,说没必要这么垂头丧气的,你出去找了一天,已经非常用心,对得起四奎,就算找不到也不会有人埋怨。

      我不想反驳母亲,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随手往嘴里扒拉几口米饭,算是回敬了母亲的一份辛劳。夜间,我固然是难以入眠的,思绪也无法从寻找四奎的事上抽离出来。待妻子早早睡去,我便独自来到客厅,将双脚搭在茶几上,身子瘫坐在沙发,打开电视机胡乱看些节目。由于我们村在偏远的山区,安装有线电视的成本比较高,所以大多数人家都选择了购买卫星电视。只是卫星电视偶尔会出现接收信号不好的情况,能固定的频道也都是本地小电视台节目。这些节目基本上以播放卖壮阳药或保健食品的广告为主,无论你愿不愿意看,它一直播,而且随便打开哪个台内容都差不多。这更加重了我的无聊感,我立刻把电视关掉,将头仰在沙发靠背上,闭目养神。可没过几分钟,那电视又突然打开了,一轮又一轮的广告考验着我的耐性。我再一次将电视关掉,可遥控器似乎不起作用,电视会自动打开。我体悟到了父母在家看电视得有多么憋屈,关电视都这么费劲。无奈之下,我只能将电源线拔掉。但令人震惊的是,这电视没了电源照样能播放出画面来。这有点不可思议了。

      我仔细查看一番,确定没有电源连接,可这电视为什么还会播呢?里面有储能装备?不可能啊,家里没这么先进的电器;难道闹了鬼了?我不禁有点毛骨悚然。且看那电视节目,仍然是一则广告,而此广告似乎与众不同。画面中出现四个穿白大褂、戴口罩的人,他们站成一排,身后是广袤无垠的草原,在一群骏马奔腾过后,他们便齐声说出广告词:我们的青春去哪儿了?我们的健康去哪儿了?我们的爱情去哪儿了?加入我们吧,这里是为您圆梦的地方。只要您志愿加入我们,您的青春会重现,健康会长存,爱情也回来了;还等什么,加入我们,您将拥有青春焕发的容貌,加入我们,您将获得永不枯竭的精力,加入我们,您将与爱人驰骋在广阔的草原,倘佯在爱的海洋中。我们的任务就是帮您返老还童,经营与管理您的青春与健康,圆了您此生不能圆的梦;别再犹豫,凡是前一百名志愿加入我们的,均会获得一次免费疗养,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欲报从速,欲报从速!

      我惊诧了,这是外星人送来的广告吗?我急忙抱起电视到院子里,可电视仍然重复播放这则广告。

       我打电话给树峰,问他家电视播的什么内容。树峰回答的和我的一样;我说你把电视电源拔了,看能怎样?他照我说的做了,然后,他崩溃了。我知道他发生了什么。

       广告持续了四十分钟后电视便恢复正常。这事情太诡秘了,电视能够不用电源就打开肯定与这则广告有关系,而这广告却来自某种神秘的力量,四奎的失踪极有可能与此有关。
                                                                                                                                           责任编辑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露珠 2018-8-7 07:29
很吸引人,期待!
引用 yueguangfei 2018-8-7 08:22
露珠 发表于 2018-8-7 07:29
很吸引人,期待!

谢谢
引用 陈林先 2018-8-10 17:57
欣赏佳作,推荐成文

查看全部评论(3)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8-19 06:32 , Processed in 0.230295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