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竹颂 第二章 川北大山人家(4)

2018-8-10 14:01|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2108| 评论: 4|原作者: 孙金来|来自: 中国远山文学网

摘要: 竹颂 第二章 川北大山人家(4)(原创) 孙金来 滩头庄有20几户人家,分布在山谷边一片平缓的山坡地带。庄子里多数是羌族,有少数白苗族和汉族,赵婶和婆婆家都是羌族,赵婶就是画眉的母亲。 四川多 ...


        滩头庄有20几户人家,分布在山谷边一片平缓的山坡地带。庄子里多数是羌族,有少数白苗族和汉族,赵婶和婆婆家都是羌族,赵婶就是画眉的母亲。

        四川多数地区,一直延续着由父母做主包办的定婚习俗。

        赵婶叫赵真燕,住在滩头庄的东南边,中间隔着的就是这条大山谷,庄名叫赵家庄。真燕身上还有个哥哥,叫赵山娃,大真燕四岁。父亲早年跟着爷爷上山采药,认得山里的各种药材,后来就做起了药贩子生意,只因为不识字,没干几年就干不下去了,不过多少还是攒了些积蓄。家里还养着一群鸭子,平时让山娃去放鸭,鸭蛋拿到镇子上去卖,家里还是比较宽余些。

        在山娃10岁那年,父亲从山外请来了一个教书先生,在家教山娃读书,真燕当年才6岁,也跟着学。可是父亲的心思是用在儿子身上的,认为男娃能认得字将来会有出息,他深知没有文化很难做成大事,女娃念不念书无所为,10几岁就嫁人了,念书也是给别人家念的,因此,那时的山里人家很少有让女娃念书的,除非富人家女娃才有可能读书。可是,家里有了教书先生,真燕愿意学,当然父亲也不反对。

         过去四川一些地方请先生来家教书是有讲究的,一般教三年,先生在家吃住,给部份学费钱,三年成绩合格了,才会把全部学费钱交给先生,不合格还得继续教。

         结果三年后,山娃成绩还不合格,父亲让先生继续教,先生不干了,理由是:“先生我主要教的是你儿子,我都没有特意去教你家真燕,真燕只是在旁边跟着学的,可你家真燕同样的考试,却都得了满分。你说是我没教好啊,还是你家山娃就是笨呀。”说着还要和山娃父亲评理去。

        山娃父亲说不过先生,只好给了先生学费钱才做罢。这件事让山娃父亲后悔不已,早知道这样,哪能让真燕在旁边跟着学呀,让先生拣了个大便宜。后悔规后悔,可知道真燕能这般聪明,也着实让父母喜欢。

        这件事成了故事,十里八乡都传开了,从那以后,托媒人来提亲的都踏平了门槛,只因为那时真燕还小,父亲还不急着为真燕找婆家。二是,真燕都是小才女了,父亲就有意把财礼要得高高的,后来,提亲的人都望而怯步了。

        直到真燕14岁时,哥哥18岁,山娃背着父母报名当了兵,1951年抗美援朝去了朝鲜。

        有一天,真燕和母亲到镇子里卖鸭蛋,真燕见到一个膀大腰圆的后生,就在自己身边卖柴,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真燕偷偷看了后生手里的书,是“水浒英雄传”。那年月,能识字的后生不多,更别说能看小说的后生了,真燕打量着这个后生,身材壮实,上下秀雅均称,穿着朴素合体,四方脸,棱角分明,浓黑的眉毛,双眸明净,炯炯有神,眉宇之间透着一股子英锐之气,

        真燕心生好感,便主动与后生答话:“你看的是“水浒英雄传”对不对?”

        后生看了真燕一眼,奇怪的问:“你咋个晓得?”

         真燕笑着说:“你这书上写的吗,我咋个就不晓得了。”

       “那你也认得字?”显然,后生认为女娃能认得字很稀奇。

        真燕理直气壮的说:“我咋个就不能认得字吗!就许你可以认得?”真燕天生开朗大方,倒把那后生说得不好意思了,真燕又问:“你家住在哪里?”

        后生说:“在滩头庄,离镇子7里路。”

        真燕说:“噢,我知道,我家就住在你们家东南边,我家屋后有座平顶山,上了山顶就能看到你们庄子。就是有道大山谷,要不,我家离你家还不远呢。我和爸爸放鸭子是从东山绕到你们庄子里去的。”

        后生听真燕说得这么明白,就问:“那你叫啥名子?”

        “我叫赵真燕。你叫啥名子。”

        后生听真燕报上名来,仔细打量着真燕,噗哧一声笑了起来。呵呵的笑,哈哈的笑,喜出望外的笑,心花怒放的笑,欣喜若狂的笑,惊喜交集的笑,直笑得画眉鸟跳上了花枝头,直笑得云开日出艳阳照,直笑得风吹杨柳摇啊摇。

        真燕被笑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便皱起眉头假装生气的用手指在后生的侧腰上狠狠的戳了一下说:“你笑个啥子吗?莫名其妙!”

        后生将腰向测内闪了一下,还是笑个不停的说:“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子了,你原来就是赵家庄的才女塞!提亲的把你家门槛槛都踩平了。”

        真燕这下子是真的害羞了,羞红的脸蛋像盛开的一朵山茶花,她转过身背对着后生说道:“啥子才女吗?都是他们瞎说的,我问你叫啥名子塞?”

        后生这才忍住笑说:“我叫许江,我在我们那个庄里念过三年私学堂。”

        过去的私学堂是几家想念书的娃儿们凑到一起,请来先生开的,许江特意把自己念过书的事告诉真燕。

        以后,真燕到镇子里卖鸭蛋都会到同一个地方,许江也一样,两个娃好上了。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陈林先 2018-8-10 14:01
欣赏佳作,推荐成文
引用 孙金来 2018-8-10 17:44
谢谢老师推荐
引用 蔚青 2018-8-13 19:49
欣赏佳作,感谢分享,期待后续精彩!
引用 孙金来 2018-8-14 07:29
蔚青 发表于 2018-8-13 19:49
欣赏佳作,感谢分享,期待后续精彩!

谢谢老师!

查看全部评论(4)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1-17 04:51 , Processed in 0.287125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