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竹颂 第三章 神秘的吹箫人(6)

2018-8-26 13:14|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3971| 评论: 4|原作者: 孙金来|来自: 中国远山文学网

摘要: 竹颂 第三章 神秘的吹箫人(6) (原创) 孙金来 第二天,我和通讯员去了镇政府,相关人员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一个姓李的女同志告诉我:“我们这个镇子,解放战争时期的返乡军人有近200多名,有许多是从八 ...

  
           第二天,我和通讯员去了镇政府,相关人员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一个姓李的女同志告诉我:“我们这个镇子,解放战争时期的返乡军人有近200多名,有许多是从八年抗战打过来的老兵,战功赫赫,一二等残疾军人也有几十名之多,像阎这样的返乡军人是最普通的。”


         “他们不是你们能想象得了的,他们是一群特殊的人,他们许多人精神状况堪忧,性格孤僻,脾气暴躁,不愿意说话......”那个女同志表情凝重地说着。

         “从四清运动后我们就对这些老战士进行了彻底普查,你们来得正是时候,阎的材料是我们最后一批到手的,你们拿到小会议室仔细看看吧,材料不多,基本上可以清楚他在部队里的经历了。”

         阎叔叫阎小东,1946年阎19岁,和自家一个远房叔叔,赶着4头毛驴去做运货生意。一次在去绵阳的路上,被国民党抓了壮丁,先在训练营训练了不到两个月,期间被一个叫“胡三”的督查处的人要去当了几天勤务兵。

         在训练营期间,阎认识了一个绵阳的老乡,叫王顺,两个人遇事互相商量也都有些照应,很快他们被编进部队拉到前线去了,阎小东和王顺被安排在一个班,他们两个有话可以直说,都觉得国民党部队里当官的人品不好,打人、骂人、欺负士兵,加上之前对国民党军队的了解,两个人都不愿意为国民党军打仗,他们商量好有机会就逃出去。

         有一天,他们在开往前线的路上遭遇解放军中野12军一个小股部队的埋伏,仗一打响,阎就和几个人趁乱逃跑了。王顺却因为当官看得紧,没跑得了。

         阎小东和几个人第二天就看到了解放军,他们几个人立马举手投了降了,通过解放军宣传教育,就留在了部队,那是中野第6纵队,王宏坤任司令员。以后就一直在王宏坤部队16旅,这期间打了无数次仗,身边一茬一茬牺牲过许多战士,他也负过4次伤,荣立过两次2等功,两次三等功。

         48年夏天在打襄阳前,有一天他们排在执行任务的途中被国民党部队围困在了一片小树林里,最后打光了子弹,一个排只剩下10几个人了,最后被附近的18旅一个连解救,后来就被18旅收编了,连长看到阎小东打仗勇敢机灵,就把他安排在了一排一班,这是二连保持了多年荣誉的尖刀班。

         阎只知道他的班长叫黄相忠,在乌江武隆码头当纤夫把头,镇里去人了解黄时,黄又提到了他们的连长,叫陈大勇。镇里的调查人员纪录了他们对阎的了解和一起战斗经历的简单陈诉,连长陈大勇还向他们提供了23页书面材料,两人的材料清晰还原了阎的战斗事迹。可是这些材料只是阎在18旅二连一排一班的经历,这期间只有8个月,而他在以前的部队却有两年多的战斗历程,在那两年里他负过4次伤,参加战斗的数量已经无法统计。

         班长和连长讲诉了阎在战斗中的一些特殊表现,印象最深的是阎在打仗时有明显的两重性,大多时他会很稳沉,会动脑筋想办法保全自己消灭敌人,当敌人激怒了他的时候,他就会发疯了似的猛冲猛打,不顾一切地冲锋陷阵,叫都叫不回来。这也不单单是他这样,许多战士都有这种情绪化的表现,而阎的这种表现更强烈一些,连长说,战士们的这种表现是参加战争的人常有的一种状态,是仇恨激发出的勇气和能量。

         在打白河的一场巷战中,一排负责攻克敌军一个二楼的据点,敌方依托着坚固的工事,街道又无障碍,战士很难接近据点,一排久攻不下,排长急得团团转。阎在附近的院子里看到了一辆平板车和几个铁皮箱子,他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办法。他立刻叫来两个战士帮忙推倒了一面石墙,将两个铁皮箱并排放置在平板车上,中间留出一道窄窄的缝隙,把石头装进铁皮箱里。准备好了这一切后,他立刻找排长请战,把想法说过后排长同意了他的方案,他要来20多枚手榴弹,用竹筐装着放置在铁箱后面,又跟排长要来两名战士一起推着平板车向敌方阵地冲过去。守护据点的敌方用机枪猛烈地向他们扫射,子弹打在铁皮箱上。阎小东通过两个铁皮箱中间的缝隙,看到离据点只有4、50米时,三人一起将手榴弹投向敌方阵地,一阵工夫就把敌方火力炸哑巴了,全排战士一起冲上去,几分钟时间就俘虏了楼里的10多个敌军士兵,再看工事里10多名守据点的敌兵,东倒西歪都被炸死了。战斗过后,连长表扬尖刀班战绩突出,班长黄相忠单独为阎请功嘉奖。

         48年冬天,敌军的一个团被我18旅围困在丹江东岸的一片山沟里,敌军团长利用无线电向丹江西岸同属一个旅部的另一个团求救,要求火速过江增援。可是这个团也早在我军的监视之下,敌军团长不是不清楚自己的处境,他只要出了据点想回去都难了,可是,如果不去增援,他又担不起不顾全大局的责任,他只好消极地派出一个连守住丹江上的一座廊桥,然后呼叫东岸的那个团突围到西岸向他靠拢。这样一可增加自己的防御力量,二可消除他不增援之过。

         我18旅二连接到旅部命令,要求火速赶到丹江廊桥消灭守桥之敌,切断丹江东岸敌方突围过江的必经之路。二连赶到廊桥,看到廊桥周围都是开阔地,敌军利用石块、砖头、沙袋把廊桥堵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坚固的堡垒。廊桥东边断墙残壁的废弃民宅后边也有守敌,两边形成火力交叉,给二连进攻造成困难。从半上午打到午后,二连已经有了部分伤亡,还是久攻不下,连长突然想到阎小东,就特意到一班找到阎说:“你这个班参谋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阎想了想说:“吃掉这个连我不敢说,如果炸掉这座廊桥我有办法。”

          连长说:“这还有啥可说的,能炸掉这座廊桥不正是我们这次战斗的目的吗?没了这座桥,他们还守个屁?你说说想怎么炸这座桥?”

          阎小东胸有成竹地把想法一五一十的和连长说了,连长当场叫绝:“好家伙!真有你的!哈哈!就这么简单?”连长 拍着阎的肩膀乐不可支。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珂珂 2018-8-25 13:00
真相被一点点剥开,人物关系也日渐明了,让人恍然大悟的同时更加期待后面发生的故事。
引用 孙金来 2018-8-26 09:09
珂珂 发表于 2018-8-25 13:00
真相被一点点剥开,人物关系也日渐明了,让人恍然大悟的同时更加期待后面发生的故事。

谢谢老师!
引用 陈林先 2018-8-26 13:16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引用 孙金来 2018-8-26 15:18
陈林先 发表于 2018-8-26 13:16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谢谢老师推荐!

查看全部评论(4)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2-21 15:39 , Processed in 0.320770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