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第四者(上)

2018-9-6 09:30| 发布者: 蔚青| 查看: 5079| 评论: 3|原作者: yueguangfei

摘要: 我与小惠的亲密接触源自于我对老婆职位升迁的妒忌。作为政府基层的一个小干部,每天按照习惯性的时间来到办公室,对着墙壁的镜子仔细打量一番,看看今天是否更具引诱新来干事小张的魅力。人都是自恋的,我每次看自己 ...
            
        

                                                 第四者(上)    
    
                                                       作者  岳广飞

     我与小惠的亲密接触源自于我对老婆职位升迁的妒忌。作为政府基层的一个小干部,每天按照习惯性的时间来到办公室,对着墙壁的镜子仔细打量一番,看看今天是否更具引诱新来干事小张的魅力。人都是自恋的,我每次看自己都会比前一次要多帅那么一点。
    一个周一的下午,我像往常一样谨尊老婆大人的命令按时下班回家。推开房门,却见得客厅的桌子摆满了各种礼物:有鲜花,有不知盛放什么精美礼物的小盒子,还有一盒高级化妆品,更重要的是还有一双男人的鞋。我的胸腔顿时有点紧。老婆叫黄娟,是广告公司的老职员,人不是太漂亮,但会打扮,有气质,能干,很能吸引男人----除了我之外。
    黄娟从厨房出来,见我下班回来,显得格外的高兴,声音比以前更甜了,眼睛比以前更亮了。
    “哟,回来啦!”
    我也不知道什么理由,脸一直耷拉着,根本就没心思答理她,更没回她的话。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不自觉地打开电视机。
    老婆问:“哟,这是怎末了?谁得罪你了?这么不高兴!”
    我一看桌上摆的这些东西就更没好气,总觉得它们是在向我挑衅。哪来的破东西,还鲜花都有了,什么人这么阔气,买这么多礼物,是看不起我的低微的收入吧。一想到这,我斜视了老婆一眼,甚至投出很鄙视的眼光。
    她有些反感,语气不再那么柔和了,“你到底怎末了你?一回家就跟别人欠你八百块钱似的,给谁脸色看呢!”
    既然她这么呛我,我也只能以牙还牙:“我哪敢啊,像我这样地位低微的男人,哪敢跟您使脸色呀!”
    “你今天是怎末了?你要是在外面受什么气别到家拿我撒气。老娘不吃这套,瞧你那点出息,就知道跟我咧愣,是男人你就跟别人咧愣去!”
    我一想,这下坏了,都怀疑我男人的身份了。其实我也知道,肯定就是这几天床上那点事没满足她,嫌弃我了,可她为什么买这么多东西?。。。。遭了,不是,恐怕是外面有人了。我的脑子蒙了,怎末会有这种事?这种事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吧!
    我连讽带刺的说:“我当然不是男人了,我哪有人家男人啊!看看这礼物,怎么着,第三者的呀?”
    老婆被我这一句气得顿时语塞,结巴这说:“你,你,你混蛋!”
   “不错,我是混蛋,不就是那点事这几天没让你爽吗?我无能总行了吧!我这样直白的说当然算是混蛋了,骂的好啊,我若不是混蛋,人家就是混蛋了。您这么高贵的人怎末能和混蛋一起混呢?”
    老婆被气哭了,坐在沙发上不停的哭,擦着鼻涕。我开始有点后悔,怎么会这样,本来没什么,都怪我小心眼了。可她不停的哭,我又撤不下脸面哄她,再 看看那双皮鞋,我就更生气了。
    “你哭什么?哭就能证明你身份的清白吗?还鲜花,还皮鞋,还化妆品,这家伙挺有钱啊,可我还没死呢?还轮不着别人在我们家插一杠子!”我边说边把这些礼物都踢开,以显示出我男人的威武。
   老婆见自己喜爱的东西都被我糟蹋,疯狂的站起来朝我猛扑过来,我急忙躲闪,幸亏躲的及时,要不明天就没脸面上班啦!她边哭边说:“你个没良心的,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你拍拍自己的胸脯,你问问你自己,这几年我嫁到你们家我有什么好果子吃了?家里家外的给你拾掇,给你做饭,成天伺候你。你到是帮我接过几次孩子?你除了猜疑就是猜疑,自己没两下子还迷上了你们单位的那小狐狸精!我好不容易今天接到职位升迁的通知了,朋友送了我点礼物,你就猜疑成这样。。。”
    对于我的猜疑我绝对不否认,但她竟然说我迷上了小狐狸精什么的,这是让人,尤其是像我这样死爱面子的男人无法容忍的,我也开始用打架的语气反驳:
    “什么狐狸精?你乱说什么呢?你别把自己的称呼乱往别人身上戴啊!”
    “这么说我是狐狸精了?我去勾引男人了?你滚,我不想看到你,你滚出这个家!”
    “我滚?我上哪滚去?这是我的家,要滚你滚!我要是离开这里,那第三者还不马上就把蹄子登进来!你说你呀,黄娟同志,做人要诚实嘛!自己外面有人了,不必隐瞒,直接跟我说就可以,我成全你们俩,我这人想来胸怀宽广。”这话连我自己都觉得脸皮太厚了,这样大言不惭的话我也讲出来。黄娟是知道的,这几年她连个其他男人的电话都不敢接,恐怕让我怀疑上说她外面有别的男人。
      我厚着脸皮把自己吹嘘一翻,以至于最后一句我说的时候都没有什么底气了。
    “你走吧,我外面有人了!”老婆突然冷冷的说。
     我顿时一愣,“你说什么?哦,那个,哦,好你个黄娟,我走,我今天成全你们!”
    我极为愤慨,明知道老婆说的都是气话,可我就是受不了她那张硬嘴。我甩门而出。
    当我走到楼下的时候听到楼上摔东西的声音和老婆的哭声。我知道这事是我不对,我太过分了,也明知道今天老婆升职了,同事送给她些礼物,那皮鞋是她特意为我买的,因为我已经在她面前提好几次那种皮鞋不错。
     不管那么多,夜幕已经降临,我总得找个去处吧。打开手机,看看自己的通讯录,现在能够给我安慰的都有谁呢?可我根本没有仔细去查询,直接按了办公室新来干事张小惠的电话。
    “喂?邱主任,您有什么事吗?”小惠甜美的声音顿时让我舒服了很多。
    “小惠呀,你有空吗?我现在想找你聊会天,心里有点烦!”
    “哦,有。”
    “那太好了,你看看咱们是去哪儿聊好啊!”
    “邱主任,这样吧,到我家来吧,在外面比较吵。您现在哪,我开车接您去!”
     这是我最爱听的话了,心中刚和老婆呕的气已经烟消云散。心想,呵呵,你个黄泼妇,自己在家待着吧,我邱某人今天就是要和狐狸精睡,你管得着吗?
     没一会功夫小惠就把我接到她家里。看看她家里,确实很宽阔。现在她还独居,还是单身。如此的环境,怎么不让人心生杂念?
     小惠让我坐在沙发上,她去给我拿点水果。看着她修长的大腿,性感的服饰,我一直在想入非非。
     小惠之所以不忌讳和我这么近的接触,是因为她觊觎办公室副主任职位。她的野心非常大,为了获得更大的权力,她不惜用自己的色相来贿赂别人。这个时候我当然当仁不让啦,平时在办公室的时候她就老在我面前摆骚弄姿,知道我好这一口,无奈老婆看管太严,也就有那心没那胆了。今天有这机会,我不禁有点激动。
    小惠端来水果,给我削苹果。我说:“小惠你太客气了!”
    “呵呵,邱主任,我这不是客气,我呀,这都是应该的。给您削个苹果还算什么客气啊,真正客气的是您,您老那么严肃的坐着,我怎末为您排忧解难啊!”
    这话我能听明白,就是暗示我不要太过于拘谨,今天这谁都没有,就咱俩,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呗。
    “哈哈,小惠呀,别客气了,干嘛老是邱主任啊,叫我邱哥就是了!”
    “艾,邱哥!呵呵,说吧,有什么心烦的事,是不是和嫂子生气了?“
    ”嗨,别提她了, 我呀,到你这来就是想散散心。把那些烦恼都忘掉得了。“
    ”干嘛这样啊,咱们处的人都知道嫂子是个贤妻良母,肯定是您有什么地方得罪嫂子了,呵呵!”
       我低下头,没说什么。
    小惠继续说:“邱哥,我看那,今天您还是给嫂子打个电话,好好道个歉,嫂子也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啊!”
    “道什么歉啊,我一个大主任还给她道歉?我评什么道歉?我又没做错什么!”
    小惠也看出我的脸皮有多厚了,但她还是把手机拿给我,让我给老婆打电话。无奈,我就是怕美女来劝我。电话拨通了。
    “喂?”
    天啊,一个男人的声音,家里除了老婆,还有四岁的女儿,怎末会有个男人呢?我立即挂断电话。我的怀疑的思绪开始迅猛的占据整个思维的空间。我拼命的去认为老婆现在正和一个我不认识的又高又帅的男人躺在我以前和老婆翻云覆雨的床上。我不禁气得脸都黄了。
    小惠看到我的脸色,也不敢说什么,只是努力去安慰我。
    “呵呵,邱哥,是不是嫂子不在家呀,今天你就别回去了,就在我这睡吧,反正我这里比较宽敞,还有一个卧室呢!”
     我等她这句话已经等了许久,她现在说这话让我似乎有了一种理直气壮的理由答应她。因为老婆正在和另外一个男人在睡觉,是她先出的轨,我当然没什么理由不接受小惠的建议了。
     小惠故意拿出珍藏许久的红酒让外面俩都喝醉,因为这样晚上无论发生什么事情第二天都会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是人都难免会做出什么“傻事”。
     酒喝的差不多了,我们俩顺理成章的滚到一张床上。在我将要脱下小惠的内裤的时候,她还是用手阻拦一下,正色的问我办公室副主任的位子和她有没有缘分。此时的我就算让我说完事后就去死我也会答应的。在听到我的几乎肉麻到极点的承诺后,她终于放开她最后一道门,让我这只在门口觊觎很久的狼进入。
    次日的清晨很美,阳光明媚,空气新鲜。为了不让别人怀疑,我没做小惠的车去上班。我不知道该回趟家还是直接去上班。但我还是凭着脚步的感觉走回家。门已经锁上了,我没带钥匙。
    听了邻居说,老婆昨晚哭了很久,让岳父接的孩子,并且岳父昨晚是在我家睡的。
    原来家里的那个“男人”就是岳父!我好惭愧,这样的局面是我最不会收场的了。为了不让邻居看出我是这件事情的主要肇事者,临走时候我故意大声的自言自语道“这黄娟也真是的,我就通宵工作了一个晚上就跟我闹成这样,竟然还惊动了老泰山!”
    不知道邻里怎末去理解我这句话,是认为我是个勤政于民的清官还是掩饰欲盖弥彰的罪恶?走出这座楼后,我不敢回头,因为背后冒着嗖嗖的冷风。
     上班的时间,小惠始终没有离开我的视线,她今天打扮的更性感,老是在我的眼前晃。我的心是有些害怕的,因为这样做毕竟还是我第一次。甚至连其他的干事低声说句话我都怀疑是不是在讨论我。
      终于一天的不自在过去了,下班后我走出办公室。当我正朝着自己家门口走的时候,小惠突然从她的车里冒出来,向我用力的哼了一声,笑了笑,又点点头。我领会的也向她点头,目送她开车走远。
     我的脚步又开始错乱,不知道应该朝哪个方向走。家在东边,小惠家在西边,无法掩饰的脚步只能用暮色帮助抉择!   
       (上集完,待续)

       责任编辑  蔚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8-9-4 05:48
拜读佳作,分享精彩,问好师友,期待继续。
引用 yueguangfei 2018-9-5 13:45
蔚青 发表于 2018-9-4 05:48
拜读佳作,分享精彩,问好师友,期待继续。

谢杨老抬爱,祝身体健康!
引用 蔚青 2018-9-6 09:27
欣赏佳作,推荐成文。

查看全部评论(3)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6-21 07:08 , Processed in 0.174699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