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祸不单行(短篇小说)

2018-9-14 10:34|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060| 评论: 2|原作者: 野老

摘要: 祸不单行(短篇小说) 朱淑芬望一眼仍旧在病床上沉睡的丈夫朱有福,他浑身插满了各种管子;再看看攥在手里的医院的催款单,朱淑芬秀美的面庞立时涌上愁云!啊,有福,你赶紧醒来吧!你知道吗?这几天里,俺跟咱 ...

朱淑芬望一眼仍旧在病床上沉睡的丈夫朱有福,他浑身插满了各种管子;再看看攥在手里的医院的催款单,朱淑芬秀美的面庞立时涌上愁云!啊,有福,你赶紧醒来吧!你知道吗?这几天里,俺跟咱闺女陷入了走投无路的境地啊,真的是到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步儿了!
朱有福出车祸已经是第五天了,那个疲劳驾驶的司机送过来的五万元钱和自己家里的存款以及刚刚工作的闺女从省城单位上预支的三万元早已花光了,这几天花的是从亲朋好友那里借来的。那些与自家一样种地种果树的亲戚们再也拿不出多少救命钱了,因为连续几年的干旱与经济不景气使得他们的日子也愈来愈不好过。
突然,一个念头跳进朱淑芬脑海里:去跟朱有财借钱?朱有财有钱啊!
朱有福住进医院的第二天,朱有财来看过,来时拿出五千元钱。这在高山镇朱家寨是人之常情,街坊邻居有红白喜事或者有灾有难的,乡亲们都会随份子帮忙的,几百年的村风村规使然,朱有财财大气粗给的多一点。朱有财临走时,看着朱淑芬说道:“需要钱的话,去找俺!”
朱淑芬、朱有福和朱有财都是高山镇朱家寨土生土长的人,他们三人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学,朱有福和朱有财都追过朱淑芬,朱淑芬对她爹妈说有福厚道有财鬼头,所以就嫁给了朱有福。朱淑芬是高山镇数一数二的大美人,她的美不仅是身材颀长,皮肤白皙,面容甜美,而且十分性感,男人看了想入非非,女人看了嫉妒得要命。就说三十年前吧,二十岁的朱淑芬上身穿一件白衬衣,下身穿着紧身的小喇叭裤,胸峰高挺,呼之欲出;小蛮腰细细的,臀部翘翘的,就跟两半皮球似的,那小腹以下更是风情万种,让人生出千般的想象;修长的双腿下的高跟鞋被小喇叭裤一包,走起路来,只听见嘎嘎的有节奏的声音。结婚后,夫妻俩种地种果树,朱有福在农闲时再开着三轮车四里八乡地赶集卖个菜种之类的小玩意儿,挣个仨大俩小的补贴家用,夫唱妇随地把独生女儿供进了大学。朱淑芬说结婚了就不那么打扮了,省得让别人说三道四的。朱有福说,啐,别人喜欢咋说就咋说去,你只管该咋打扮就咋打扮,别埋汰了你那漂亮的好模样好身材,俺喜欢,你就权当是打扮给俺自己看!朱有福说罢搂过妻子伏在她耳朵边上说,俺看见你打扮得好,俺可有劲儿干你哩,朱淑芬就使劲揪他的耳朵说你真不要脸哩,朱有福就说自己的老婆啥要不要脸的,俺是实话实说哩。现在年过半百的朱淑芬依然是风韵不减当年啊,你看吧,上身是一件白色的说不出是啥款式的衣服,半个乳房被挤得眼看着就要跳出来了,下摆打了个结儿系在了一起,露出一截儿白白的肚皮;下身穿着一条暗红色的短裙,刚刚包住了浑圆的臀部,两条雪白的大腿,光洁而诱人。朱淑芬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引来无数的目光,有羡慕的,也有嫉妒的,更多是贪婪的。
朱有财是个有心计的人,朱淑芬说他鬼头是不无道理的。刚刚改革开放那阵子,银行里实行无息贷款,鼓励开办企业,于是朱有财一下子就贷款100万人民币,在三十年前这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啊!接着朱有财花了不到二十万买下一块地并盖起了二十几间厂房,建起榨油厂,其余的八十万存到了异地的银行里去了,那个保值的利息蹭蹭地往上窜。几年下来,朱有财宣布榨油厂倒闭了,让银行经管着他的那个榨油厂去顶替了那100万的本钱了。九十年代中期,房地产闹腾得火热,朱有财来到半岛都市拉起一支建筑队伍,成立起自己的建筑公司,集建筑、装潢、建材批发、二手房地产买卖为一体,着着实实地挣下了大钱,最红火的时候,每个月都有几百万装进腰包。朱有财不仅在朱家寨盖起了村里有史以来第一座小洋楼,还在半岛都市里有三四栋别墅,老婆孩子早就成了城里的阔太太和大少爷了,一年里回不来几趟朱家寨。但是,朱有财则是经常回到朱家寨的,他甭管去哪里,老婆都是充耳不闻,喜欢干啥就干啥,老婆是管不住的。早些年里,朱有财在外面弄出些花花事儿,老婆要站出来管管他,他把眼一瞪说,奶奶的,俺看你是享够福了吧?再来管老子的事儿,就一脚踢了你!从此,他老婆就变成了聋子瞎子了。
你道朱有财为啥三不六九地就回到了朱家寨?他是惦记着朱淑芬啊!年轻的时候就想朱淑芬想得头疼,没想到手里,仍然是没断了想的念头,而且是越来越想。一次,朱有财趁着朱有福不在家里来找朱淑芬来了,开门见山地说明了多少年来就想得到朱淑芬。朱淑芬把脸一沉说:“真不是个好东西,赶紧走!”
朱有财呵呵一笑说:“你说对了啊!哪个男人是个好东西?告诉你,十个男人九个色,剩下哪个不色的是他的那套家伙坏了!男人都他妈的贱,吃着碗里的,看着盆里的,还想着锅里的,只不过是有的男人有色心没色胆儿,有的男人既有色心又有色胆罢了,呵呵……”说着,朱有财从腰里掏出一捆百元大钞扔到炕上。
朱淑芬说:“捡起你的钱,别觉得你有几个钱,就可以为所欲为!”顿了顿,她继续说,“俺,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女人!”
“呵呵,装啥圣女啊?你这样的女人,俺见得多了!”朱有财轻蔑地说,“风流的女人,不一定漂亮;漂亮的女人,没有不风流的!给一百,不干?给一千、一万、十万、百万呢?俺就不信她不干!给够了数儿,没有不干的!”
听到这里,朱淑芬操起擀面杖抡了起来,吓得朱有财屁滚尿流地蹿了。
……
想到这里,朱淑芬摇了摇头,又叹息了一声,到底咋办啊?她在心里问自己。
下午,医院的大夫又来催交款了,并且说再不交钱就只能停止治疗了。朱淑芬望着昏睡中的丈夫,想起以前那些往事儿,更想起丈夫对自己的好,眼泪就扑簌簌地往下淌。朱淑芬知道不救自己的丈夫,从感情上来说,是万万不可能的;要去借钱给丈夫治病,别人是没有的,只能去向朱有财借,而去向他借,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太阳已经转到了西边那座大楼的背后去了,天色慢慢暗下来。此时,朱淑芬的心也暗了下来,泪水不由自主地就淌下来,老天爷啊,还有让俺朱淑芬活下去的别的办法吗?女儿在一边安抚着朱淑芬,孩子哪里懂得妈妈的心思啊!
下班前,主治大夫过来告诉朱淑芬和女儿,医院里决定再不交款,明早就停止治疗。
朱淑芬看着昏睡中的丈夫足足有半个钟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有泪水在不断地往下淌。而后,她站起来,对女儿说,看好爸爸,妈妈去找人借钱去。
出了病房,来到了大街上,朱淑芬漫无目标地走着,心里空空的,像是被人掏干了五脏六腑,脑子了也是一篇空白,就像是一张啥也没有写画的白纸。突然,她撞到了路边的一根电线杆子上去了,引得后面一个小孩儿大笑起来。小孩子的笑,让朱淑芬清醒起来,啊啊,这是走在大街上啊,啊哦,对对,俺是出来要去借钱的,俺的丈夫还在等着俺去借救命钱啊!
朱淑芬试着拨通了朱有财的电话:“有财嘛,俺……”
“淑芬啊,是不是缺钱了?你只管说!”朱有财热情有加地说。
“是的,医院说再不交钱,明早就不给治疗了……”朱淑芬解释说。
“好的,俺这里有个两万的卡,你过来拿吧!”朱有财干脆利索地说。
“你在哪里?”朱淑芬问道。
“俺……俺在金都宾馆,你过来再联系俺,好吗?”朱有财说。
“……好吧……”朱淑芬的心一下子沉到了底。
晚上九点多,朱淑芬从金都宾馆12层1219号房间里走出来,步履蹒跚,摇摇晃晃的。朱有财在后面把头伸出来说道:“这些不够,再打电话联系啊!”
朱淑芬头也没回地走着,也没有回声,泪水却不由地又淌了下来。
朱有财回到房间里,把自己扔到席梦思上,得意忘形地自言自语道:“呵呵,美人啊,多么销魂啊,一下子享受了两个点啊!”
屋外,突然响起一声闷雷,由远而近;一道电闪,划过天空……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上一篇:乡村爱情第二部(1)下一篇:雷雨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陈林先 2018-9-14 10:34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引用 野老 2018-9-15 07:17
陈林先 发表于 2018-9-14 10:34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谢谢老师的辛劳,敬茶!

查看全部评论(2)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2-21 15:50 , Processed in 0.247580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