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月圆之夜,杀手之机

2018-9-25 08:16| 发布者: 蔚青| 查看: 2839| 评论: 1|原作者: 冰海棠刀

摘要: 01 那是全市最大最大的一条河,那条河的样子很漂亮,几乎是个圆形,加上水清澈透明,从高空中俯瞰那条河,当真像个大月亮! 河旁有一家馆子,茶馆。那茶馆着实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这家茶馆的老板似乎没有别家茶 ...
     

                          月圆之夜,杀手之机(小说)
                                            并祝特约作家  冰海棠刀


01
那是全市最大最大的一条河,那条河的样子很漂亮,几乎是个圆形,加上水清澈透明,从高空中俯瞰那条河,当真像个大月亮!

河旁有一家馆子,茶馆。那茶馆着实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这家茶馆的老板似乎没有别家茶馆勤快,一到中秋,那茶馆便一天都不肯开门。

旁人以为老板是回家看父母了,但其实,一到晚上,茶馆旁的小亭子里,在那么多观赏月亮的游客里,还能看到茶馆老板的身影。

只不过,他换了一副妆容,不再是一身老板打扮,而是粗布长衫,衣服的颜色也十分朴素,似乎已经穿过了很多年,更何况,上面还打着数不清的补丁。

那茶馆老板的手里,端着的也不再是茶,而是早已切的整整齐齐的月饼,每一个月饼里都塞满了花生、瓜子、青瓜丝、芝麻……这些五仁馅的月饼,都是又大又圆,花纹也并不多,就连做法也很老式。

他总是把自己做的月饼,免费分给那些过来赏月的人吃,然后自己再皱着眉头尝一口。

他做的月饼似乎真的很好吃,每一个吃过他的月饼的人都对他竖起大拇指,当然,除了他自己……

每年来这儿赏月的人并不多,大多都是他茶馆里的老客户,一来二去,差不多也就很熟悉了。

02
今年,又是一个中秋。

来了一个生面孔。

那是一位姑娘,年轻漂亮,脸上画着淡淡的妆,背着一个简单的双肩包,包也轻飘飘的,里面似乎并没有装上什么东西。

正在给人送月饼的老板,看见了这位姑娘,没多想,友好的向她端出那盘刚刚切好的五仁馅月饼,“姑娘,要不你尝一个吧,不要钱的。”

那姑娘的嘴角竟是没有勾出一点弧度,甚至连理都没理老板,只是径直走过老板身边,在那个并不大的凉亭里,找了一个空位坐下。

那老板倒也没说些什么,只是一个人默默的嚼着月饼,看着缓缓升起的月亮。
一个在凉亭里赏月的游客戳了戳老板,“老板家是哪里的啊?”

老板生硬的咬了口月饼,看上去极其痛苦的咽了下去,微微的摇了摇头,没说话。

那名游客看老板不回答,便扭过头去问那个年轻姑娘,“你是刚搬来这儿?”

姑娘的嘴角浮出几丝微笑,“是啊,几天前刚到这儿。”

“我说怎么会看着这么眼生?……哎,姑娘家是从哪里的啊?……应该不是本地人吧?”

年轻姑娘面不改色,“我是台湾人。”

那名游客一听台湾,顿时来了兴致,与那年轻姑娘一同畅谈了许久。

老板突然把月饼拣了一个最大的个,递到姑娘面前,“台湾现在还好吗?”

“哟!……老板也是台湾人?”一群旅客嬉笑着问道。

老板的神色凝重了几分,微微张着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还没有说出来,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我们是老乡啊……”老板似乎故意把‘老乡’这两个字咬的很重,然后坐在长凳上继续啃着他的月饼。

“哎,老板啊,中秋你又不营业,为什么不回家看看?”旁边的游人牟足了尽头,一脸期待的看着老板。

“无家可回。”老板的嘴里缓缓吐出着四个字,说的风轻云淡,但在他自己那里,这四个字似乎是有不同的意味。“台湾太大,记忆太模糊,找不到具体的地方了……”

03

“回去找过?”那名年轻女子问着老板,同时接过了老板递过来的那角月饼,有一种道不出来的滋味融合在里面,很粘稠。

月饼很香,也很厚重。

月亮很圆,也很清澈。

在众人的笑声和催促声中,那名老板终于缓缓开口,讲起了自己的故事。
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他是台湾人,货真价实的台湾人,深爱着台湾,深爱着自己的家乡。

父亲,却不是一个好父亲。

那年,父亲因为赌博欠了一屁股烂债,债主扬言:若是再还不上钱,就要把他打死。

他们举家迁居外逃,准备逃到大陆去藏身,在这过程中,发生了一个意外。
妹妹,走丢了。

上天继续打击着这个本来就已经很不幸的家庭。

父亲,在逃跑途中被债主抓到,活活被锤头砸死……

母亲承受不住丧失丈夫和女儿的痛苦,加上被病魔缠绕的身体,很早很早的时候,就离开了人世……

他竟然是从这个家里唯一存活下来的人儿,或者说,那个走失多年的妹妹……还活着吧,在海峡的另一头,可能被别的人家收养,成为了人之妻,人之母吧。

而他,在大陆举目无亲,勉强从城市的夹缝中生存下来,开了一家小小的茶馆,打算安度余生。

只是……

台湾童年的那段美好的回忆在他脑海中越加浓重,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开始回忆那段美好的日子,回忆自己有血浓于水之亲缘的妹妹。

于是,他踏上了回乡之路。

由于年代久远,他从家乡出来的时候实在是太小太小了,根本记不清自己的家在哪里。

台湾那么大。

何处是家乡?

对于妹妹,他只依稀记得,她的手腕处有一颗红痣……

04

“再给我一块月饼吧。”那名年轻女子捋了捋散在肩上的长发,乌黑的头发在皎洁的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是那么美丽。

即使这样,那袭长发也掩盖不住一个少女眼底的惊讶。那只不知道什么时候伸进口袋里,套着皮手套的手,终于伸出来了,接过了老板的的五仁月饼。

月亮那么圆,就像自己手中的月饼一样。

“好吃吗?”老板问那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把月饼放进嘴里,又慢慢咬了一口,“有家乡的味道。”

“有家乡的味道?”老板的脸上多了几丝愁容,这是只有中年人才会有的愁苦,“母亲做的月饼,很好吃……”老板又叹了口气,“只可惜我怎么做也做不出来她那月饼的味道,小时候我常常和妹妹一手抓着一个月饼,呼哧呼哧的爬上那小小的山坡……”老板絮絮叨叨的讲着自己儿时的经历,讲给这个老乡听。

“您是台湾那里的啊?”年轻女子忍不住插了嘴。

“记不清了,太久了,只记得那里有座小山丘,山上开满野花,可漂亮了……”

“还有呢?”没人注意,那名年轻女子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声音甚至都有些颤抖。

“山下有条小小的溪,房子……房子很破烂吧,不大,但起码能遮风挡雨,屋前应该还有芦苇什么的……只是台湾几乎每一处都是依山傍水,这样的地方,太多太多了。”他说着叹了一口气。

“哦……是这样啊,台湾这两年也有很大的变化,很多这样的土村都盖起了高楼大厦什么的……很难找吧。”年轻女子不知什么时候,眼中似乎有了些泪水,泪水中似乎还沾染着几丝怒气。

“是啊。”老板略微顿了一下,“姑娘现在是做什么工作啊?”

那名年轻女子怔住了,突然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他。

是的,那名年轻女子来到此地,必然有她自己的目的……又或者说是有她的利益在当中牵扯。

她的职业,是一名杀手。

05

先前,她往兜里伸手,不过是想悄悄的拿出一把利刀。

那把刀很小,却也极为锋利,稍稍一不小心就会划伤手指,更何况,她已经趁着老板拿月饼的空隙,瞄准了他的脖子。

只是,紧握着刀的手始终没能忍心杀死自己眼前这个憨态可掬的老板,这个已经无依无靠的中年男人。

她给自己找了一个简单的理由,就是听完这个老板讲的故事,再去杀他。

只是,她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自己似乎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的故事了。

母亲在自己小时候讲的故事,似乎是这个故事的另一个版本……

她突然发现,自己母亲的身世,居然是她第一次怀疑。

尤其是自己面前的那个老板,讲到他妹妹手上的那颗红痣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差点叫喊出来。

难道……

她觉得不可能,觉得不敢相信,却又好像没有理由不相信。

怎么会那么巧?

他难道……就是自己母亲心心念念的那个“哥哥”,自己的那个唯一的舅舅?

她宁愿不是,但听了他对家的描述……

如果他不是自己的舅舅,那恐怕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是了吧……

而作为一名杀手,她今夜出现在这里,当然是有目标的。

那个目标,就是老板。

06

“你还不走啊?”老板笑了笑,叫醒了这个已经躺在长椅上昏昏欲睡的女孩子,“夜深了,回家吧,自己一个人在这儿多不安全。”

年轻女子终于从回忆中醒过神来,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完全没有了杀死这个人的欲望。

他死了,她会拿到一笔丰厚的赏金,接到更多的任务,就有机会拿到更多的赏金。

只是,自己眼前的这个小老板……真的那么该死吗?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那老板不知何时递给她一杯热茶,自己手里也拿了一杯。

年轻女子接过茶,环顾了下四周,居然已经没有人了。她下意识的看了眼手表,已经十点多了,怪不得游客都走了……原来他们一直谈了那么久。

年轻女子发现自己还没有做好准备回答这个老板的问题,她突然发现,在他面前,人任何撒谎的技巧似乎都会被他看透。

“你……是个杀手。”那个老板缓缓的啜了一口,平静的说。

年轻女子怔住了,没有说话。

其实老板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也早就知道这名年轻女子是想过来杀自己……

只是,他也料想不到,这个年轻的女子,竟然会是自己的侄女……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年轻女子瞪着老板。

“三天前。”老板平淡的说。

“三天前?”年轻女子下意识的伸手,去掏取兜里的利刀。

“有几位客人路过我这儿,听说的。”老板摆摆手,“其实作为一名杀手,你已经很合格了……只是……”

“只是什么?”年轻女子皱着眉,问道。

“这是你第一次正式做杀手吧。”老板说。

年轻女子微微点了点头。

07
“我想……你第一刀不应该就刺向你的舅舅。”老板说道,“喝杯茶……我也是刚刚知道的。”

“我也是刚刚知道的……”年轻女子淡然道,“真想不到天下还有这样巧的事情,只是……”

“只是我马上要死了,是吗?”老板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戏弄的味道。

年轻女子突然发现自己真的很难回答他的问题。

“我不想我的侄女成为一个杀人犯。”老板道。

“我也不想杀你。”年轻女子突然从衣兜里抽出那把利刀来,直直的对准老板。

“你母亲还好吗?”老板突然问道。

年轻女子愣了愣:“你看见我包里的病历了?”

“是的。”

“她……”年轻女子的声音突然哽咽起来,“不在了。”

老板微微倚在亭子的柱子上,微微眯着眼睛,看着自己挥着利刀的侄女,说道,“我……我对不起你们……”

年轻女子脸上的怒意全消,眼眸深处更是云集了五味杂陈,“我……”

“回头吧,侄女。”老板轻轻的说道,最后他的那一声侄女叫的特别重。“我想,你的母亲把你生下来,也不是想让你的双手沾满鲜血。”

08
“嗯,舅舅……”


      责任编辑  蔚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上一篇:红狐(短篇小说)下一篇:失业/露珠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8-9-25 08:12
欣赏佳作,问好祝福。推荐成文。

查看全部评论(1)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10-22 08:55 , Processed in 0.354131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