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太阳/李芳洲

2018-11-4 11:08| 发布者: 李芳洲的世界| 查看: 5046| 评论: 1|原作者: 李芳洲|来自: 原创

摘要: “咣当”、“叮咚”刷屏了天空,太阳在服务器的支持下,挣脱了云层,喊出惊世骇俗的一声“啊”,同地球人结盟。 太阳有了盟友,当然不再害怕,奔腾不息、翻卷不休,扎着马步。幻象无穷的云儿, ...


      “咣当”、“叮咚”刷屏了天空,太阳在服务器的支持下,挣脱了云层,喊出惊世骇俗的一声“啊”,同地球人结盟。
      太阳有了盟友,当然不再害怕,奔腾不息、翻卷不休,扎着马步。幻象无穷的云儿,前来阻击砍杀了。
      原以为,十月里的小阳春,定然被绵绵的凄风冷雨灭了。不料,太阳还是勇敢的遵守承诺,忠贞地前来赴约了。因为它有自己的轨迹、自己的花期,自省地有归去来期。
      我想:它是谙熟责任、担当与得失边界的。所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游走四季、款款昼夜的不同时段,或者美得惊天动地,或者安端娴淑,或者高贵秀雅,或者烤死庄稼,且拴住你欢忧,让万物依恋。
      午后,我卷起厚帘,放进阳光,任它穿梭纱帘,让它在地上打滚、桌案撒娇,条几上的金枝玉叶与蝴蝶兰能尽兴享受光与热的爱抚,任蛇形匍匐的金带缠绕其枝叶。
      我谛听着不绝于耳的鸟鸣,嗅着涌来的草香,看着至今还流连蕊寒香冷的蝶儿,忽有了求证蝴蝶何故悄悄走了又轻轻回来的冲动。难道它们是回眸逝去,锁住流年?会否只为眷顾深秋残缺的美?思维一角触到这儿,便渗出了汗液。
      蝶儿是老哲学家,它们属老庄派,焉能不懂得幽远深甬的秋意。
      于是,我叫阿姨留下一处蛛网,虽不卫生,至少也是一道遗憾的风景,不是么?
      神奇的蛛丝一头连着夏,一头接着秋,网内有它的子嗣、搭上命的丈夫,丈夫用生命、基因成全了妻儿,紫陌红尘有这么伟大的爱吗?
      古代赋予男性的起码定义——全躯保妻子;雄蜘蛛不懂全躯,却甘心情愿牺牲自己,叫妻儿活好。这样做虽说悲壮,到底不失磊落豪雄,补位了人类的经典爱情。我由此联想到泰坦尼克男主角,用身体托住爱侣的小船,口里念道:“你要好好活,生一对孩子……”


      一阵花香,一阵烟味,使我情不自禁地意识到空气的重要与无私,只有它永远包围着我们……尽管它被人和利益沆瀣,使优良退转为雾霾,但终究不离不弃。可太阳就不然了,它随性情好恶,自由狂傲地释放喜怒哀乐。
      就拿我们蓉城来说吧,一年之中,只有在盛夏,它会过于的灿烂、火爆、炽烈,别的季节要它播撒光热时,它却往往吝啬、小气,甚至逃单的。
      这会儿不到五点,它就走了,我哪能留得下它?留下它就有杏花满枝,使人在微笑中忘却天籁,不过,那是需要梵高的向日葵来指挥的。
      启动理智,静心思考,万能的太阳,也有许多不得不和不得已。虽说它光芒万丈,可它下面也常被疮痍、丑陋、脆弱、罪恶冒渎,何尝又不可怜,需要谅解呢?
      我拨开想淋湿我的那朵云,就识别出高速路上的沟、生活中的陷阱。但又从溪水的空灵中闻得诗兴,拾起记忆中哭过、笑过、痛过的余音,安心一生守望质朴华美,时而再放下,时而又捞起所有牵挂的同时,使它们具备阳光的味道,容真实与不真实留住韶华。
      灵魂交给画布与铅字,将段落熏香,让踌躇满志的眼泪不至流遍五脏六腑,那失手版图的伤痛也就自然由唇齿咽进肚肠,懦怯的窘迫也就随风而逝。
      且喜且叹,这浩瀚的灯海,也有我的一盏,一望无涯的难题汪洋,也有我在破解。走就走吧,古老的太阳走了,崭新的那一个还会升起,轮回诉说永恒,好坏编织人生。

2018年10月25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陈林先 2018-11-4 16:59
为李老师重新排版配图
生成文章要素:1,字体选宋体 ,字大小为小。2,正文中的作者和文章题目去掉(系统会自动生成题目、作者) 3,文章配图(图要修,大小为650X450左右,图上不能有别的网站痕迹预防侵权,4 文后写上责任编辑 李芳洲)

查看全部评论(1)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12-15 21:58 , Processed in 0.359496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