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写在女儿走向工作岗位的前夕

2018-11-22 14:19|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3094| 评论: 2|原作者: 珂珂

摘要: 写在女儿走向工作岗位的前夕 女儿明天就要正式走向工作岗位了,为了方便上下班暂时为女儿在单位附近租了房子。 今天我和儿子陪女儿来收拾房间,女儿在中介处理完租房的事情已经将近中午了,活多时间紧,回到 ...

写在女儿走向工作岗位的前夕


女儿明天就要正式走向工作岗位了,为了方便上下班暂时为女儿在单位附近租了房子。

今天我和儿子陪女儿来收拾房间,女儿在中介处理完租房的事情已经将近中午了,活多时间紧,回到出租屋母女俩急忙撸胳膊、挽袖子,开始行动。

清理卫生间、擦洗洗衣机、拖地板,还有墙砖、地砖、油烟机,哇!这么多卫生死角啊!我一边干活一边鄙视这房子的主人。

儿子围着几个房间遛达一圈,满足了好奇心以后,一边玩手机一边吃外卖,惬意的很。我和女儿却一刻也不敢耽搁,一直忙到天擦黑,脏乱的房间才变得整洁起来。

第二天就要上班了,女儿今天需住在这里,只能我和儿子回家了,正准备回家时老公也打来电话,说家里已经下雾了,让我和儿子抓紧回去。
一天没好好吃饭,加上劳累,本身就有胃病的我感觉有些不舒服,但为了不让女儿担心,我还是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时间来不及了,没有时间陪女儿一起吃饭了,嘀嘀车已打好,女儿送妈妈和弟弟下楼,我不放心女儿,总想多叮嘱她几句:

“一会儿定点外卖吧,吃点东西,注意把门窗锁好,不要害怕。”
“嗯,还有吃的,您回去和弟弟也吃点东西吧。”女儿心疼地看着妈妈说。

说着话,就来到了楼下,我似乎总是有叮嘱不完的话:

“一会回去别收拾了,早点睡,明天就要上班了。”
“嗯。”女儿一边向路边寻视着嘀嘀车一边应着。

天色很黑,空气中流动着阵阵寒意,我把头缩进衣领,裹紧了外套,一想到把女儿独自留在这里,心里就空落落的。

出租车如约而至,我和儿子坐上车,我摇下车窗对站在寒风中的女儿说:“赶快回去吧!冷。”车子启动了,我忍不住扭头望向窗外,我看到女儿娇小的身影立在黑暗中,向我挥着手。

女儿即将走向工作岗位,是件值得高兴的事,而此时的我,心情却有几分黯然,也许是因为惦记着女儿,也许是因为身体不适,也许是因为这昏暗阴冷的天气。

我将疲惫的身体窝在座椅上,把头靠在车窗上,抱紧双臂,为了减少晕车的机率,这时最好的休息就是闭上眼睛,别说话。

司机是个很热情的年轻人,一上车就跟我聊起来:

“女儿在哪里工作?”
“就在幼儿园上班。”我强打精神,朝着幼儿园的位置扬了扬头说。
“太棒了!”司机提高了嗓门,语气中充满了惊讶,“幼儿园工作多好呀,工资又不低,又有寒暑假……”

司机小哥说出了很多人对“教师”这个职业的认识,他表现出的羡慕让我立刻骄傲起来,一天的疲劳似乎也不知不觉地消散了。

驶过一段昏暗偏僻的路段,车子驶进市区的主干道上,道路两旁已是华灯初上,街灯把道路映照的分外明朗,车辆在各自的车道上行驶,来来往往,川流不息。

车子平稳地行驶着,儿子也不知不觉地把头靠在我的肩上睡着了,我轻轻挪动一下身体,把头靠在车窗上,尽量让儿子在我身上依靠得舒服些。这一路上路口真多,车子随着红绿灯的变换走走停停,我也不知不觉犯起迷糊,陷入半睡半醒的状态中。

不知又过了多长时间,我从昏睡中惊醒,我惊惶地望向窗外,看看车子走到了哪里,却发现外面有些朦朦胧胧的,我搬动儿子,让他靠在座椅上,然后扒着车窗仔细看,借着车灯的光亮我清晰地看见空气中正翻腾着一层薄薄的雾气。

“果然下雾了。”我心里嘀咕着。
“好像下雾了。”小哥似乎在跟我说话,又好像是自言自语。

儿子也醒了,直了直身子向车窗外张望着。手机发出了微信提示音,是女儿发来消息,问妈妈走到了哪里,她也放心不下呢。

车子继续前行,雾气也越来越浓了,行驶到津南地段时几乎对面看不见人了。所有的车都慢下来,打着灯闪,道路拥堵起来。

车子慢慢爬行到一个路口,亮起红灯,小哥停下车,他双手扶着方向盘,把头贴近左侧的窗玻璃,眼睛查看着外面的情况,面对一团团灰蒙蒙的雾气,小哥直嘟囔:

“要知道您界儿雾这么大,我可说什么也不来。”语气里满是懊恼。
我不说话,也不知怎样安慰他。

绿灯亮了,车子启动,车里的三个人都不说话,只有导航里的智能语音冷冷地指挥着行驶的路线。

过了一座桥,车子驶上一条偏僻的马路,路上的车辆明显少了,道路两旁没有了路灯,整条路都漆黑黑的,车子只有靠打出的近光灯慢慢行驶。
我把脸贴近车窗,睁大了眼睛,努力向外看,隐约中,除了看到荒芜的田地和几幢矗立在路旁的破旧的厂房外,什么也看不到。这是一片拆迁后的村落,从市区回家总有司机师傅依导航走这条路线,看着这浓浓的大雾和这荒芜之地,我紧张起来,盼着这车子能快点走出这个令人畏惧的地方,快一点把我和儿子送回家。

车子在颠簸的公路上缓慢地行驶着,如同龟爬。我揪着心,目光一直盯着窗外, 忽然,前面出现了一辆同向行驶的红色小轿车!这让我兴奋不已。陆续地,前前后后又出现了几辆车,车辆都在一颠一簸地缓慢爬行,车灯都在黑暗中一闪一闪的,如同夜色中一只只怪兽的眼睛。

看到了同行的车,我心里踏实了许多,那感觉就好像在困境中看到了希望,心里有了满满的安全感。

龟爬的车儿们终于开到宽阔的马路上了,路旁隐约出现了我熟悉的建筑,嘘!我长舒了一口气,马上就要到家了!

导航将车子指挥到我住的小区外,雾气依然浓重,小哥的心情也极不美丽,这样的天气,估计他得空车返程了,这可能是他跑的最不划算的一次车了吧。

小哥开始规划返程的路线了,这里的道路他并不熟悉,这茫茫雾色更迷乱了他的视觉,为了方便他开车上路,我和儿子提前下了车,并不忘感谢他的一路辛劳陪伴和祝他返程顺利。

下了车,赶快给女儿打电话报平安。

大雾笼罩,夜色灰蒙,地面潮湿得像刚下过小雨,街灯被大雾笼罩着,只透出微弱的光,路旁的树像是被施了法术,在朦胧中若隐若现。

儿子饿了,先找个地儿吃饭吧。朦胧中先是找到了那条熟悉的街,然后又在街上找到了那个熟悉的“黄焖鸡米饭”的招牌。小店里闪着温馨的灯光,几乎没有了顾客,点餐后,一锅热乎乎的黄焖鸡米饭很快上了桌,儿子津津有味地吃起来,我的胃仍不舒服,什么也不想吃。

不知女儿吃饭没有,发微信问一下。

儿子吃饱了,该回家了。出小店,过一条马路,对面就是小区的大门口了。走出灯光明亮的小店,突然感觉外面的世界更黑了,我拽着儿子,小心地穿过马路,灰色的雾气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四下张望着,那蒙乱的世界让我迷茫起来,我突然发现,最远的距离不是天涯海角,而是近在咫尺却找不见回家的大门。

和儿子经过一番寻觅,终于回到了家,老公还没回来,屋里有些凌乱,犹如我不整齐的心情。         
简单收拾一下,上床休息,我担心着女儿,想跟她说会话,发微信给她:

“出租车上,司机问:‘女儿在哪工作?’我说,在第十九幼儿园上班,司机惊讶地说:‘太棒了!’立刻好骄傲。”
“多亏了爸爸妈妈一直以来的支持。”
“以后就靠自己了,工作要做好,人际关系也要搞好,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冲动,多想想。”
“嗯!谨记在心!放心吧。”
“嗯,早点休息吧,害怕吗?”
“有点睡不着。”
......

是啊,女儿睡不着,她的妈妈又怎么能睡得着呢?一想到女儿即将走上工作岗位,我思绪万千,我打开女儿的成长相册,女儿成长的点点滴滴一幕一幕再一次浮现在眼前。

那一刻,不知有多少的感慨涌在心间,但我只想说一句:祝女儿工作顺利!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8-11-22 08:19
欣赏佳作,感佩才情,分享精彩,问好、祝福!
引用 陈林先 2018-11-22 14:20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查看全部评论(2)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12-15 23:05 , Processed in 0.334255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