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散文诗五章/彭建华

2018-11-20 08:37|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2514| 评论: 1|原作者: 彭建华

摘要: 散文诗五章 文/彭建华 一、乡村风景线    炊烟里,乳燕呢喃着一个香甜的故事,夕阳慢慢沉落,终于被故事溶解。不知何时,故事中的歌谣变成牧童的笛韵,悠悠扬扬,拂得江边的浣衣少女的青发都乱了。   ...

一、乡村风景线

   炊烟里,乳燕呢喃着一个香甜的故事,夕阳慢慢沉落,终于被故事溶解。不知何时,故事中的歌谣变成牧童的笛韵,悠悠扬扬,拂得江边的浣衣少女的青发都乱了。
  更有乳燕倏地轻点水面,层层涟漪又荡乱了浣衣少女的心曲。牧童吹一个怪调,浣衣少女便无端地羞了,一勾头,发梢拂在胸前,顿时,心里一阵骚动,直怨那涟漪……
  夕阳设置栅栏无数,月亮窥视于枝头。栅栏那边,有少男立于枝下,月影斑斑点点,忽明忽暗。也不知他想的是什么,只是一喜一忧地看那月亮,尽将月亮的光溶进自己的眼睛里。
  江边,月亮好明……
  
二、秋韵

  黄昏之韵
  夕阳无限好,只因近黄昏。黄昏是美好的,特别是秋天的黄昏,美好之中带给人以遐思。
  秋高气爽,一轮落日挂在西方天幕,徐然而下。满天彩云,有如火烧,染红了人间,染红了树林,染红了情郎情妹的脸庞和发梢。此时,羞涩的月亮跚跚而来,素装登场,洒下一地如水清光。
  天,因为落日的沉没,变得黑暗,又因为月亮的升起,渐见银色。有鸟在飞,不知落在何处巢穴?
  月朦胧,鸟朦胧,人朦胧…相会的人儿,只闻絮语,不见人踪。
  
  风云月之韵
  秋天的风、云和月,在一年四季中最有特色。
  秋风,届于炎热与清凉的边缘,肆意撩拨着人的情怀。热,让你气吁喘喘;凉,让我手忙脚乱。好似冰火两重天,感受着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使你我对人生多一份感悟与理解。
  秋云,因为天高而淡,淡如柳眉一抹,淡如一幅水墨画。一行大雁,带着北方的云丝,往南而飞,犹如画中的精灵,让人望断目光,直到看不见大雁的踪影,融入远方的那片云。
  有时,那云又镀上黄昏落日的余韵,似胭脂遮掩着小妹的多情…
  秋月,最圆是中秋,中秋夜晚的月亮分外皎洁,那是人间思亲念乡的颜色。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中秋月圆,那是人间祝愿的载体。因为满载着人间的相思和祝愿,中秋的月亮已被撑得饱满无缺。
  风、云、月的组合,堪称秋季天地一绝。难怪昔日嫦娥,乘风、踏云、奔月…
  
三、地平线

  那是什么?抬眼一望,极目处总有一条缝合天地的连接线,那就是地平线。
  谁如果想追上去,看看地平线到底是怎样一道风景?“非不为也,是不能也”,它只能远看,不能近观,它只能永远在你前面,任你去追赶。
  所以,地平线只是一种相对,只是一个概念。其实,我们每一个人所站的地方,都是一条地平线上的一个点。如果地平线是一道风景的话,那么我们都是这道风景中的一个美妙的景点。
  在每一个人的眼里,地平线总是在遥不可及的远方,这恰恰泄密了我们心中理想和追求的形象。没有最远,只有更远!没有最高,只有更高!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地平线是一道风景,但那是一道包容了万千风情的风景;地平线是一架登天的梯,它给我们的总是无限的憧憬。谁说地矮?谁又说天高?看吧,天地正在我们前面热情的相吻!
  每一个地方都是地平线的起点,但决不是终点。地平线是一个无限扩张的圆,我们就是那代表圆心的点。不论天地多大,地平线都将永远充斥它的空间!
  
四、春雨

  这是一个万物复苏、生机盎然的春日。微风拂面,吹斜了如丝的细雨。霎时,天地间有如耸立了一架巨大的织机,雨经风纬织成了一幅自然的绸缎。更有上下翻飞的春燕,恰如传说中织女的巧手,给这幅绿色的绸缎缀上了万紫千红的图案…
  黄昏时分,一条慢慢丰满起来的蜿蜒小江,唱着乡间小调,欢快地东流而去…岸堤上,桃树、柳树夹道而立,如荫如盖。一条壮硕的黄牛,甩动尾巴,悠然地跟在一老一少、一高一矮的俩人身后,亦步亦趋地往弥漫着袅袅炊烟的小村走去。也许他们是祖孙俩吧,爷爷身披只有乡间才有的棕丝蓑衣,孙子则戴一顶硕大的斗笠。看那人、那牛,好一幅黄昏牧归图!
  不知哪里有一只雄鸡在“咯咯”地叫,倏忽间引起一番鸟鸣虫唱。爷孙俩被撩惹起心兴,于是,“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的歌声也从他们口中悠悠而出,与风雨之声、鸡鸣虫唱,还有燕的呢喃、牛的哞叫合成一曲春天的大合唱…
  微风细雨之中,桃花飘落,柳絮翻飞,铺满了夹道的江堤。看那落红看那絮白,一种人生的况味无声地延伸。人足、牛蹄踩在上面,它们化成了护春的香泥。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啊!这世上芸芸众生,谁是落红?谁又是花呢?
  春天,就是这般地让人思量!
  
五、走进黄昏

  选一个无风亦无雨的黄昏,我踏上迎接夕阳的幽径,宁静的天地,宁静的心境,是一片透明的空灵。也许有小鸟的唱鸣,也许有落叶的轻吟,也许合拍着我孤独的心韵。但,我知道,我不属于夕阳,不属于小鸟,不属于落叶,我们都在渴望一块只属于自己的领地。
  我渴望走进黄昏,追寻一个失落的梦境。黄昏,是一种令人羡慕的精神。夕阳,这颗天地之间的精灵,它是充实、辉煌、圆满、无悔的象征。一天的辐射,一天的给予,一天的劳顿,更加深它成为一种生命的体味。此时,我正站在这美妙的意境里,不动、不言、不思维,任一泄金辉洒满我黄金的皮肤,与之融为一体;任一股桔黄色的憧憬激荡我宁静的心境,录一圈无字的歌声……
  我渴望走进黄昏,进行一次彻底的洗礼。面对黄昏,犹如面对一种神圣。隐约的星星都是凝视我的瞳仁。我的灵魂正被踩响,我绯红的脸庞写满无悔的真诚。面对夕阳,所有的虚假都镀上一层金色,也许小鸟相信我,也许落叶相信我,但我却在初来的夜幕下,舔着被自己割下的伤痕。
  我渴望走进黄昏,感受生命的真谛。
  啊,与君同行,走进黄昏……我发出真挚的赞叹:夕阳无限好,正因近黄昏!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陈林先 2018-11-20 08:38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查看全部评论(1)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12-15 21:56 , Processed in 0.525338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