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哥,我让你悔恨一辈子/野老

2018-12-17 16:51|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3080| 评论: 4|原作者: 野老

摘要: 暑假第二天,周怡带着五岁的女儿阳阳不知去向。 廖辉傍晚醉醺醺地从他那帮哥儿们开的棋牌休闲室里回来,到处找周怡,楞是沒有找到。显然,他中午喝多了,直到现在舌头还打卷呢。寻不到周怡,再加上一个下午又将三百 ...
                                                        

       暑假第二天,周怡带着五岁的女儿阳阳不知去向。
廖辉傍晚醉醺醺地从他那帮哥儿们开的棋牌休闲室里回来,到处找周怡,楞是沒有找到。显然,他中午喝多了,直到现在舌头还打卷呢。寻不到周怡,再加上一个下午又将三百元红彤彤的人民帀给那帮哥们发了工资,火气轰然顶到了脑门儿上。妈的,这娘们儿就是欠揍,死到哪儿去了?无怪乎老子今下午老是输,一下午沒和过,都是这小娘们丧门的啊,就该挨揍!此时的廖辉早就将周怡平时的规劝忘到了脖子后面去了,其实周怡早就劝过廖辉,酒要少喝,棋牌室那是个赌窝,更不要去。他现在唯一思考的就是尽快找到周怡,马上教训教训这个丧门星娘们儿。
廖辉拿出手机,打周怡的电话,电话停机;打周怡娘家的坐机,没人接;打周怡姐姐们的,人家都告诉他周怡与阳阳沒来他们家;打爹妈的坐机,他爹问怎么回事,他告诉爹说周怡不知去哪儿了,他爹说:妈的,一个娘们不在家里,要男人到处找,应该使劲揍,揍得她鼻青眼肿,不敢再有下次!廖辉使劲摁一下子挂断电话,心道你瞎出招呢,找不到人儿,我揍你去啊?!此时,廖辉的酒醒了一多半了,他决定打个车去岳父家里找找,看看周怡与阳阳是否在那儿,如果在,一起拉回来,回家后再收拾这小娘们儿。
夏日的落日,应该是美丽的,可是今天一点也不美。太阳还沒有完全落到西山后面去,一大块雾蒙蒙的铅灰色云彩早已将太阳遮住了,只从云彩的边缘罅隙中射出几缕橘红色的光。西天上,一行人字形的大雁,“勾儿勾噶”地叫着,向北方奋力地飞去。
廖辉仰望着西天上远飞的大雁,心道小娘们难道也飞了不成?
廖辉从周怡娘家无功而返,一下子抓瞎了,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中午喝的酒完全醒了。难道是因为放假那天晚上自己揍她,她因此离家出走的?可是又不是第一次揍她啊!廖辉心思着,判定着,否认着,他还是不泄气儿,拿起手机一一向周怡几个要好的同学、同事询问,毫无结果。
放暑假那天晚上,廖辉要出去打牌,被周怡叫住了。
周怡说:“哥,别出去玩牌了,在家里商量商量如何筹备装修咱的楼房好吗?一晃阳阳也快上学了,早日装修好了房子,咱让阳阳在县城读书。”工作在乡镇的中青年教师大都在县城买了楼房,双休日、节假日什么的都去那儿休闲。
廖辉一听,就有点火了,说道:“商量什么?一个暑假有的是空闲,什么时候不能商量!”说着就要往外走,放学前他就跟那帮赌友约定好了的。
“哎哎,哥,”周怡一把扯住廖辉的衣襟,“商量好了,早早干嘛。”
廖辉一使劲儿,只听“刺啦” 一声,廖辉的体恤衫从衣缝处被撕开了一截儿,周怡吃惊地松开手,站住了。廖辉恼怒了,飞起一腿踹在周怡大腿外侧上,周怡“妈啊” 一声倒在地上,廖辉摔门而出。五岁的阳阳目睹了这一切,孩子双眼溢满泪水,抱着妈妈的头,使劲儿扶着妈妈,终于忍不住,“哇” 地一声哭出声来。周怡揽过女儿,抱在怀里,娘儿俩坐在地上,泪水一下子涌下来,一幕幕往事涌上心头。
周怡今年三十五岁,她比廖辉少三岁。十年前,在家里是四姑娘的周怡师范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富水河畔,被分配到镇初中教语文。周怡读的是汉语言文学专业,她特好读文学作品,在大学时就不断写诗写散文,并有作品时常见诸于报刊,在各大文学网都建有自己的文集,且有一定影响。分配到镇中学第二年,就任毕业班的语文,成绩在全县名列前茅,受到各级领导、师生以及家长的好评,并被聘为县教研月刊的特约编辑,知名度一下子高起来了。那时的廖辉,在临近乡镇中心小学任教,他也是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的,当时他教小学毕业班的语文。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周怡,于是他便经常来找周怡请教,他说他也爱好文学,爱好写作,他是来拜周老师为师的。后来,两人由相识到熟悉,廖辉就叫周怡“怡妹”, 周怡就叫廖辉“哥”, 毎个星期廖辉至少往周怡这儿跑三趟。那个时候的廖辉恨不得把周怡捧在手心上擎着,放在心尖尖上供着,风雨无阻地往周怡这儿奔…… 三年后,他们携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那时,人们都说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是千年修来的一双啊!可不是么,你看那周怡,细高条儿的身材,一头瀑布似的长发,鸭蛋型的脸盘上,玲珑的鼻子,樱桃小口儿,一双细长的眼儿,一笑两个豆粒般大小的酒窝儿,浑身上下透出一种书卷气儿,十足的小鸟依人。再看那廖辉,近一米八的个头儿,虎背熊腰,方脸大眼,嘴阔鼻高,一副典型的山东大汉形象,决不亚于那景阳岗上打虎的武二爷。婚后,廖辉调到周怡所在乡镇的中心小学,周怡的中学分给他们一套公房住房,两人在爱巢里沐浴着爱的阳光……
有了女儿阳阳之后,家里增添了喜庆欢乐的同时,也增加了更多的家务与烦恼,菜米油盐酱醋,孩子的吃喝拉撒睡,亲朋好友人情往来,学校里的各项工作……都需要周怡与廖辉去面对,去处理,生活远沒有了恋爱和新婚时的浪漫与温馨。此时的廖辉慢慢露出了庐山的真面目了,暴躁替代了温柔,拳脚替代了交流,家庭暴力现象时有发生。偏偏小鸟依人的周怡又生性温柔,不擅抗争,更不会张扬家丑,只是一个人苦苦地忍受着,在郁闷纠结的时候,她便会把自己的遭遇与心情形成文字,放到QQ的日志里去。她曾经在事后也不只一次地同廖辉心平气和地沟通过,一开始廖辉也会承认自己的错误,一个劲儿地向周怡道歉,可是一遇到具体的事儿又老病重犯,后来廖辉更加得寸进尺了,完全不在乎周怡的感受,甚至在周怡的家人与阳阳面前对周怡拳脚相加。
周怡认真地检查过自己的言行,她深知自己并沒有说错做错过什么,而廖辉一二再再二三的暴力行为实在让她无法忍受!但是鉴于她和廖辉的职业身分,是不可能闹得纷纷扬扬的,果真如此的话,不仅伤害了阳阳幼小的心灵,也会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于是,周怡想到了公婆。
在一个看望公婆的双休日里,趁着廖辉外出找朋友玩时,周怡谨慎而巧妙地提出家庭暴力问题,她想听听公婆的意见,准备为解决自己与廖辉的问题打基础,希望能找到同盟军。婆婆抬起头看了一眼公爹,低下头去,一声未吭。公爹拿起有尺长的铜锅玉石嘴儿的烟斗,从黑皮子的烟袋荷包里挖了一烟锅子老旱烟叶末子,点燃后,狠劲抽了几口,待从鼻孔喷出的青灰色烟雾袅袅散去,他把烟斗锅子往鞋底子上磕巴磕巴,说:“婆娘不听男人的话,就是欠揍!”闻听此话,周怡的心“格登” 一下子,仿佛掉进了冰冷刺骨的万丈深渊!她一下子明白了廖辉有家庭暴力行为的真正原因了,一个生长在这种家庭的男人,即使不是基因遗传,也一定会耳濡目染受到根深蒂固的影响的。周怡开始后悔了,后悔当初与廖辉交往时为什么不对他的家庭进行详尽的调查。
廖辉的老家座落在本县最偏僻的一个山区里,这儿山高林密,交通闭塞,至今沒有一条像样子的公路。廖家世代居住在这个古老而落后的小山村里,廖辉是村里从古至今唯一一个大学生,在村人看来他就是晋京赶考的状元、举人什么的。廖辉的爷爷就是一个喜欢打老婆的主儿,他老人家不光打老婆,还敢打儿媳妇。寥辉的伯父,人长得矮小又单薄,可是娶了一房身高马大的媳妇,这媳妇足有一百八九十斤的体重,肥头大耳,满面的麻子,凶神恶煞的。廖辉的伯父也想学他爹当个大爷们,伸手露胳膊的几回儿,都被他媳妇三下五去二地放倒在地,总是败阵下来,把他老廖家八辈祖宗的脸都丢尽了,于是廖辉的爷爷决定为儿子争口气。某一天,老人家故意挑起一事儿,与儿媳干将起来,先是争吵,继而老人家挽起衣袖子说:“今天老子一定要教训教训你这母夜叉!”“母夜叉” 站在自家正间屋门口儿,掐着粗腰回敬道:“不知死活的老东西放马过来吧,今日让你尝尝老娘的厉害!”时值伏天,看光景瞧热闹的挤了一院子,赤着上身只穿松紧带短裤的老人家暴怒地蹿了过去,刚一交手儿,老人家被儿媳妇用左胳膊夹住了脖子动弹不得,“母夜叉” 右手随即扒下公爹的短裤,露出白白的屁股,抡起蒲扇般的大巴掌,啪儿啪儿地打将起来,二三十下子之后,“母夜叉” 双手将公爹提溜起来丢在院子中间,老人家四仰八叉的,见不得人的家什也暴露在众人面前。少顷,老人家爬起来,提上裤子,急急地走了,从此再不敢管大儿子的闲事了。廖辉的爹却是不同于他伯父,他是生生地将廖辉的妈打趴下的。婚后几年里,他爹有事无事地找借口揍他妈,他妈就反抗,越反抗越揍。一次,揍得他妈上吊了,他爹发现后,也不急于施救,而是坐在旁边一边看,一边抽烟,一直等到差不多了,才起身将他妈放扣儿抱下来。如此几番,廖辉他妈说,再也不上吊了,那罪儿可不是人受的。以后,廖辉他妈唯他爹马首是瞻,他爹说太阳从西边出来,他妈保证不会有半点表示疑议,他妈是被他爹生生地打怕了。
廖辉打车去了趟县城自家买的楼房,也不见周怡娘儿俩的影儿,回到家里时,天完全黑下来了。凡是想到周怡能去的地方都找遍了,一无所获。廖辉也沒开灯,合衣躺在床上,他望着窗外的天空,脑海里乱乎乎的。夏日的夜空,繁星点点,镰刀似的一弯月牙儿挂在东天上,悄悄地窥视着人间大地。蓦然,廖辉想起一天晚上躺下睡觉前女儿问他的情景:女儿从玻璃窗上遥望着天上的繁星说,爸爸,幼儿园的明明小朋友说他爸爸讲,地上有多少个人天上就有多少颗星星,每个人都顶着一颗星星,是这样吗?爸爸你是哪一颗,妈妈是哪一颗,我又是哪一颗呢?廖辉清楚地记得,他告诉女儿说,爸爸是那颗牛郎星,妈妈是那颗织女星,阳阳是牛郎星和织女星中间最亮的那一颗星星。女儿嚷着说,不对,爸爸不是牛郎星,妈妈也不是织女星,幼儿园的老师说,牛郎和织女永远都不能在一起,我要爸爸妈妈永远在一起!当时,廖辉心里一阵热乎乎的,他分明听见周怡在黑暗里叹了一口长气儿。
想到这里,廖辉突然跃起,拉开灯,打开电脑,他突然想到要看看周怡的日记。婚后,特别是这几年,廖辉再也不像从前了,书也不读了,文学网站也不去了,就连周怡的文集、博客、QQ空间都不去了,有的只是跟那帮狐朋狗友的吃喝玩乐了。周怡也劝过他,说当教师的人不能把读书写作的好习惯丢掉了,他呵呵一笑说,再怎么做不还是一小学教师吗,能提干还是能长工资?
廖辉进入了周怡的QQ空间,打开了她的日志,仔细地阅读起来,他想从中捕捉点有关周怡的信息。廖辉搜索着读起来:
……
今天,我被他家暴了一次,原因是我让他把女儿的尿布洗一下,他认为这是我应该做的事儿,两人争执起来。
这是第一次,我能原谅他吗?我不断地问自己,我不知道,我的心好凉啊!养育孩子,是两个人的义务与责任,为孩子做事情难道还要谁应该做谁不应该做吗?
女儿睡熟了。可是,我却一点睡意也沒有。我想起了他第一次向我表达爱慕的情景。
那是五一小长假的一天,不爱外出的我,谢绝了大学同学的盛情邀请,一个人在学校办公室里静静地读书,读的是陈忠实的长篇小说《白鹿原》。
读累了,走出办公室。天空瓦蓝瓦蓝的,一丝云儿也沒有,煦暖的风拂面而来,很是惬意,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校园里的杨柳枝条儿在和风中翩翩起舞,啊,又是一个艳阳天哦!
一辆红色摩托车驶进校园来,不必细看,我也知道又是廖辉!我们走进办公室里,他说他要送给我一份礼物,他让我闭上眼睛,等我睁开眼睛时,他把一只千纸鹤递给我,他让我打开看。于是,我把折叠的千纸鹤展开读起来:
桃花雪
——献给心爱的人
谷雨节
  本应是草长莺飞
  却扯天扯地地飘起
  晶莹剔透的六棱白色花
  于是啊
  红红的桃花瓣儿
  瑟缩着,颤抖着
  跌下来
  仿佛洁白的绸缎上
  溅满了血点
  桃花雪里
  我与她
  相遇了
  我沒去过广寒宫
  沒见过
  轻舒衣袖的嫦娥
  我沒去过天庭
  沒见过
  思念凡间的仙女
  我沒去过古希腊
  沒见过
  美神维纳斯
  然而
  我却认定
  她
  就是嫦娥
  就是仙女
  就是维纳斯
  于是啊
  我彻底地
  拜倒在她的脚下
  因为
  因为她清纯的美
  因为她执着地追求
  那桃花雪上
  耀眼的红
  不正是我的心滴下的血吗
  因为
   我的心
  在那一刻
  被丘比特的神箭
  突然穿过
是的,我与他是在那年的一场桃花雪后相识的。我的心激动起来,我猜想我的脸一定是红朴朴的。那天中午,我们在镇上酒店里吃的饭,我生平第一次喝了一杯红酒……
唉,可是今天他却撒野了,我会原谅他吗?
……
廖辉继续在周怡的QQ日志查阅着。
……
今天是端午节的第二天,在我爸妈家里当着二老的面儿,寥辉把我一脚踹倒在地上,吓得女儿大哭起来,气得爸爸都掉眼泪了。寥辉扬长而去之后,妈妈问我他经常打你吗,我摇摇头,我不能让年迈的双亲再跟着我操心了。虽说寥辉喝了点酒,但就为了几句话也不至于踢我啊。
回到家里,我忽然想起去年端午节那天,在寥辉的老家里,也是为了几句话,寥辉竟在他爹妈眼前踹了我两脚!
我的心在淌血:爱,是这样的吗?显然不是!难道说结婚前寥辉的一切都是装出来吗?果真如此,真的好可怕啊!
……
今天双休日,寥辉再一次向我拳脚交加,我的嘴角流血了,原因是争执今天先去女儿爷爷和姥姥哪家帮着割小麦,就因为我说我爸年纪大了应该先去我家。
从镜子里看见嘴角流出来的血,鲜红鲜红的,心里淌血的声音,都听得见,汩汩的,我心已死,可女儿怎么办?
……
商议一下尽快装修房子、让女儿早日去县城读书,我有错吗?
可是,寥辉却又在女儿面前对我施暴!
几年来,寥辉对我如此连连家暴,早把他初承诺的爱与责任抛到九霄云外里去了!
哥,我让你悔恨一辈子!
……
寥辉读到这里心头似乎涌上了一股凉气,直冲向天灵盖,然后漫延到全身,他看着电脑里这些文字,思维开始乱起来。
新学期开学前一天,镇初中的王校长接到周怡发来的一条短信:
王校长,您好!我是周怡,首先感谢这么多年来您对我的关怀与培养,祝您永远安康!今天烦请您代我向县教育局辞职,并帮我办理相关手续。我已来到我大学同学的私立学校任教,一切安好,勿念,祝好!
寥辉得知这一信息后,向校长请了一周的假。
校长:“你,要去找老婆孩子?”
寥辉点点头。
校长推推眼镜:“呵呵……你早的时候……呵呵……干什么来着?呵呵……”
(完)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8-12-17 06:09
品读佳作,钦佩文采。隔屏问好,遥致祝福!
引用 陈林先 2018-12-17 16:51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引用 野老 2018-12-17 18:33
蔚青 发表于 2018-12-17 06:09
品读佳作,钦佩文采。隔屏问好,遥致祝福!

老哥辛苦,敬茶。
引用 野老 2018-12-17 18:33
陈林先 发表于 2018-12-17 16:51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陈老师辛苦,敬茶。

查看全部评论(4)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3-27 00:46 , Processed in 0.937726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