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许久精升官记(三十四)/陈林先

2018-12-19 14:00|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1947| 评论: 3|原作者: 陈林先

摘要: 就在许久精安心等待南下参观考察的通知时,他的外甥林俊升出事了,这让他的好心情陷入焦躁不安的境地。 周四上午,许久精正坐在钱进主席的办公室喝茶聊天,西宋乡政府的司机小刘给许久精发来一个信息,询问许久 ...
       
       就在许久精安心等待南下参观考察的通知时,他的外甥林俊升出事了,这让他的好心情陷入焦躁不安的境地。
       周四上午,许久精正坐在钱进主席的办公室喝茶聊天,西宋乡政府的司机小刘给许久精发来一个信息,询问许久精说话是否方便,他就在县委大院的大门口。许久精马上明白,小刘这是有背人的事要说,立马回复给小刘,让小刘到办公室找他。
        许久精刚回到自己办公室,小刘就到了。小刘常和孙征文来许久精的办公室,因为他叔的关系,许久精对小刘挺客气。不过,这次和以前比起来,小刘显得有些沮丧。
         “许叔,您那外甥林俊升太不像话了。”小刘还没坐下,突然囔出了这么一句。
         “小刘,别急,他怎么了?”许久精一边泡茶,一边一头雾水地看着小刘说。
       小刘耷拉着脸,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和我说,他哪儿做的不对了?说就行,他有对不起你的地方,我找他算账。”许久精从小刘的表情上,看得出外甥得罪了他。
         “他把我妹妹的肚子搞大了。”
         “啥?别瞎说,这可能吗?”许久精说啥也没想到小刘蹦出这么一句。
         “这还有假呀!刘婧都哭着告诉了我老婆,说是林俊升强奸了她。”
       许久精这才感到问题的严重性,他虽然不相信林俊升强暴了刘婧,但搞大了肚子是有可能的了。
         “这个死孩子不想活了吗?刚吃了几天饱饭就不知自己姓啥了,你别急,我会把事情搞清楚的,真要是那样,会给刘婧一个公道。”
         “许叔,您说的轻巧,我能不急吗?林俊升花言巧语,哄骗刘婧,说是离了婚娶她,现在肚子搞大了,也不说娶她的事了,我妹妹要寻思呢!”
       许久精一边安慰小刘,一边想着对策,他知道这可不是小事,刘家的人不好惹,闹大了,林俊升进牢房的可能都有,甚至祸及自己。
         “你叔知道这事吗?”刘司令是否知道,是许久精最担心的。
         “别说俺叔了,俺爹娘都不知道,我敢和他们说吗?我叔要是知道了,那还了得,就他那脾气,还不把林俊升打个半死?”小刘话不多,分量很重。
         “小刘啊,你做得很对,先不要和老人们说,这事咱俩慢慢解决。”许久精安慰小刘说。
         “许叔,不急不行呀!刘婧的肚子马上要显怀了,纸里包不住火,您还是尽早回去一趟,咱们坐下来看看怎么解决。”
         “那行,我先交代一下工作,等吃了中饭,咱们一块回去。”许久精一听小刘说坐下来商量,心里踏实了不少,商量这事,无非就是赔偿多少钱的事。
         “我还是先回去吧,我妹妹正闹着呢,我害怕他出事。”小刘第一次谢绝了许久精的吃饭邀请。
       许久精没有强留小刘,把小刘送到县委大门口后,立马回来和钱进请了个假,又和吕馨交代了一下待办的事情,急急忙忙赶回销售公司,准备带着青莲回老家。
         “我早就知道这事了,这么着急干啥,这个时候走,孩子们去哪儿吃中饭?” 孔青莲不紧不慢地说。
         “你早知道怎么不和我说,不分对方是谁吗?”许久精吼道,他有点急。
         “这种事和你说干啥,过年的时候,外甥媳妇在我面前一通好哭,你那好外甥要和他离婚。”
         “这个狗日的,还真翻了天了,舒服日子不想过了。”
         “他是狗日的,你姐是啥?这叫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啥样的舅,就有啥样的外甥。”孔青莲算是找到了话茬。
         “你......”许久精气得坐在沙发上喘粗气。
         “你也别急,等孩子们吃完饭去上了学,我和你去大姐家,一家人凑在一块,商量一下这事咋办。”
       许久精也只好依了孔青莲的办法。
       等许久精两口子把吃完中饭的孩子送到学校后,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这期间,小刘打了两个电话过来,说是刘婧有点情绪失控,他有些招架不了,许久精只好劝小刘安抚住他妹妹,很快会给她一个说法。
       林俊升家的院子在村里非常显眼,去年冬天才装修完,比他舅的老宅还气派,正宅是一栋两层的小楼,东西各有两间偏房,朝南的大门楼,大铁门一开“咣当”直响,要是林俊升的桑塔纳再停在大门外,直接羡煞村里的年轻人。可有谁知道,在这所豪宅里,生活着一个怨妇,一个半年前就发现自己的男人劈腿别人的怨妇,一个半年都不知男人味的怨妇,一个就要被抛弃的怨妇,正应了那句老话,豪门多怨妇。
       许久精的车刚在大门口停下,大姐、大姐夫就迎了出来。两口子虽然都是一脸微笑,但是许久精能看得出那是装出来的,是装给左邻右居看的。
       许久精落座以后,他姐姐这才大哭起来,大骂刘婧是个狐狸精,勾引了自己的儿子,还倒打一耙,说儿子是强奸犯,逼着林俊升和翠霞离婚。大姐哭时,楼上也传来了啜泣声。
         “那个祸害呢?”许久精问姐夫。
         “过完年,就没回来过几趟,回来也是逼着翠霞去离婚,谁知死哪儿去了。”大姐夫低着头,一个劲地抽闷烟。
       许久精拿出手机,拨通了林俊升的电话,命令他半小时之内赶回家里,口气十分强硬。
       林俊升一接到许久精的电话,心里就有数了。他最近的日子也不好过,刘婧的怀孕让他焦头烂额,凭良心说,他确实喜欢刘婧,刘婧年轻漂亮,让他工作起来有干劲。他一开始是本着和刘婧玩玩的心态交往的,没想到几个月下来,他对刘婧动了真心,而刘婧从一开始,就本着嫁给林俊升的想法来的,可他俩都没想到,林俊升的老婆翠霞宁死也不离婚,再加上两人不小心让刘婧怀了孕,刘婧又不想把胎儿打了,眼看着就要显怀,她只能偷和自己的嫂子说了实情。小刘知道实情后,把林俊升叫到二河滩,结结实实地给林俊升一顿拳头,林俊升因为心里有愧,只能干挨着。
         “说吧,到底想干啥?”许久精问刚进屋的林俊升。
         “舅,没办法了,只能离婚,不离婚,刘婧就告我,您也知道,她一告一个成。”林俊升显得非常无奈。
         “你说实话,你是强迫的,还是她自愿的?”许久精从椅子上站起来,凑到林俊升的脸前问。
         “她又不是小孩子,我也懂法律,能干强迫的事吗?现在是被她赖上了。”
         “你一开始就不知有这天吗?你不知他叔是谁呀,刚有了俩钱,看把你撑得,都不知自己姓啥了,她到底想干啥,想讹多少钱?”
         “她不是为了钱,就想和我结婚。”
         “你早干啥去了,你个死孩子,这么大的企业交给你,不好好管,整天搞这些见不得人的事。”许久精边说边脱下自己皮鞋,准备用皮鞋狠抽林俊升,大姐大姐夫也在一旁鼓动许久精狠揍。
       孔青莲见状,连忙上前把皮鞋夺下,一边夺,一边说:“啥年代了,还拿当舅的那套。”
       娘亲舅大,在安东县甚至整个渤海市,当舅的管教外甥是理所当然的事,无论是和父母分家还是对父母不孝顺,只要有亲舅,亲舅都会上门管教。
       这时,许久精的手机响了,又是小刘打来的,小刘在电话里催促许久精快拿主意,要不然只能和老人们透露事情,他自己担不了这么大责任,言下之意,该让他叔知道这事了。
       许久精放下电话,大脑飞快转动,他心里非常明白,就算林俊升不娶刘婧,林俊升也未必进监狱,如果是强奸,为啥一开始不告呢?非得等到怀了孕才告?怀孕是不是头一次的结果,公安机关也会调查的,刘家这么多人,能没有明白人吗?可林俊升不和刘婧结婚,他和刘家的关系就完了,不仅以后沾不上光,甚至能影响以前的一些事情,最起码会影响他和女儿的仕途。当然,他是林俊升的亲舅,不能拿外甥的幸福做交易,可要是林俊升非得娶刘婧,他就没办法了。
         “你到底啥想法?”许久精压低了声音问林俊升,他是怕楼上的翠霞听到。
         “离婚,娶刘婧,我俩不是瞎搞。”林俊升何等聪明,也压低了声音说。
         “这事,有必要通知翠霞的娘家人来,一块开个家庭会。”许久精重新坐回椅子,和姐姐、姐夫说。
         “翠霞的娘家哥和嫂子就在楼上,正给翠霞出主意呢。”大姐向楼上努努嘴说。
         “那就把他俩叫下来,一块看看这事怎么办。”许久精示意大姐上楼叫人。
       翠霞就兄妹两个,父亲去世多年,家里还有个半瞎的老娘。翠霞的哥哥在酒厂上班,还是一个车间的副头头,但人很木讷。翠霞的嫂子很干练,是个很实际的女人,也在酒厂的包装车间上班,家里就靠她主事撑着,林俊升和刘婧的事,还是她告诉的翠霞。
       许久精的大姐上楼好大一会儿,才把翠霞和她的哥嫂叫下来。翠霞的眼睛红肿,一边下楼一边流泪。翠霞的哥哥低头不语,用眼的余光看着众人。翠霞的嫂子先是一脸怒气,见了许久精才有所放脸,和翠霞一样,还叫了许久精一声“舅”。
         “我想大伙对事情都了解了,咱们聚在一起,看看这事咋办,事情既然出了,光赌气没用,大家一块拿个章程,姓刘的那边还鼓着劲儿呢。”许久精看了一眼翠霞说。
       翠霞没做声,她是在极力挽救自己的婚姻,还是因对婚姻死心而在争取最大的利益,别人不得而知,或许她和哥嫂早就商量好了对策。
       翠霞的嫂子发话了:“那个烂货要是非得报案的话,就让她报,母狗不撅腚,公狗能上凑?再说了,就算林俊升被抓了,也是他活该,自己快活的时候,就没想过后果吗?也不想想给林家生了一双儿女的老婆,就算那个烂货不找事,翠霞也不会罢休,早晚把那烂货撕了。”
       翠霞的嫂子说话很难听,别看林俊升是她的老板,她不怕。
       林家的人理亏,只能干听着。
       许久精见林家的人不说话,清了清嗓子说:“翠霞是个好媳妇,这是公认的,我和大姐、大姐夫都看在眼里了,我们是坚决反对他俩离婚。不离婚,无非就两种结果,一是刘家报了案,把俊升抓了判刑,翠霞苦等几年,孩子们落个劳改犯的爸爸,二是刘家天天上门闹,甚至出现刘婧上门寻死的情况,让咱们家里不得安生,刘家的情况都知道,啥事都可能出。”
         “就算我做了牢,出来也离婚。”林俊升没好气地说。
       翠霞又嘤嘤哭了起来。
       许久精站起来,又要脱鞋,被青莲拦了。
         “离婚?有俩钱,看把你嘚瑟的,这些家业都是你的吗?就算离,你净身出户,翠霞和孩子是不会离开家的。”翠霞的嫂子果然不是省油的灯,巴掌拍得啪啪响。
         “我离婚,马上离,你认为我还愿意和你过吗?”翠霞指着林俊升的鼻尖说。
         “谁离开谁也能过,但这个家和孩子都是翠霞的,要不然,就等着坐牢吧。”翠霞的嫂子双手抱肩,一脸不屑。
       许久精又说话了:“我们几个当大人的,坚决反对离婚,要是实在阻止不了这个死孩子,也不能让翠霞吃亏,房子、孩子都留给翠霞,那个死孩子在酒厂的股份分一半给翠霞和孩子当抚养费。咱让这个死孩子净身出户,看看姓刘的还闹吗?翠霞是个好孩子,就算姓刘的不跟这个死孩子,咱也不和他和好了。”
       许久精有点明白,翠霞一家人想挣家产了,但是,钱对他和林俊升来说,是再小不过的事,只要不影响他和女儿的的仕途,什么都好办,和司令做亲家,绝对不是坏事。再说了,林家这么大的家业,就算离了,翠霞也不会离开林家,两个孩子照样是林家后代,姐姐和姐夫也不会太过伤心。
       许久精看了一眼不说话的翠霞哥哥,非常严肃地说:“要是真到了离婚的地步,翠霞的哥哥和嫂子在公司该干啥还干啥,谁也不能干涉,别忘了翠霞在公司有股份。”
       翠霞的哥哥抬头看了一眼许久精,终于嘟囔出来一句:“只要俺妹妹愿意,我听她的。”他心里还真担心酒厂里的那份职业,再去脸朝黄土背朝天,还真干不了。
       许久精的大姐和姐夫一致表示,就算儿子离了婚,也跟翠霞和两个孩子一块过日子。
         “既然这样,大主意还得他两口子拿,我们当大人的尽到责任就行了,翠霞和你哥嫂去楼上商量一下,有啥想法告诉我。”许久精知道刘婧那边等得急了。
        “不用商量了,就按小舅说得办,我一想到他和那个烂货鬼混就恶心,他早滚早好。”翠霞一下子变得坚强起来。
        “那好,大伙都散了吧,下一步该怎么走,看他两口子了。”
      翠霞和他哥嫂上楼去了,许久精看了一眼泪流满面的姐姐,指着林俊升的脸小声说:“还不快去和刘婧说一下情况,真是吃饱了撑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陈林先 2018-12-19 13:57
仕途面前,什么都得让路
引用 舟上客 2018-12-28 20:52
男人钱多了就变坏或者被变坏!许久精倒是多了一条路!欣赏佳作!
引用 陈林先 2018-12-29 09:21
舟上客 发表于 2018-12-28 20:52
男人钱多了就变坏或者被变坏!许久精倒是多了一条路!欣赏佳作!

谢谢林站点评 敬茶

查看全部评论(3)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1-20 17:18 , Processed in 0.553115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