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失去记忆的猫/晗夫

2018-12-21 09:31|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046| 评论: 24|原作者: 晗夫

摘要: 猫咪……      猫咪……      李二狗一早醒来,被窝里不见了软绵绵的尤物,习惯性呼唤起来。      若是往常,随着呼唤,猫便会适时出现,一跃而上,跳上床跟李二狗厮磨在一起。今天反常,千呼万唤 ...
       
       猫咪……
  
  猫咪……
  
  李二狗一早醒来,被窝里不见了软绵绵的尤物,习惯性呼唤起来。
  
  若是往常,随着呼唤,猫便会适时出现,一跃而上,跳上床跟李二狗厮磨在一起。今天反常,千呼万唤之后,始终不见猫的踪影。
  
  猫呢?
  
  李二狗转身问老婆。老婆正猫一样蜷缩在被窝。
  
  出去了。回答慢条斯理。
  
  去哪?问得不遗余力。
  
  隔壁吧。老婆不耐烦地回应之后,活动了一下僵尸,索性蒙上了头。
  
  村长家?
  
  李二狗的脑袋瞬间膨胀。
  
  村长家与自家仅一墙之隔,然而,猫去村长家拜访于李二狗来说却是始料不及的。村长一度虐过猫,他亲见过,只是敢怒不敢言而已。
  
  李二狗瞄一眼身边隆起的被子,老婆正在酣睡,干脆一撂被子,骨碌爬起,三下五除二披挂好,急三火四冲出屋子,爬上平房呼唤起来:
  
  猫咪……
  
  猫咪……
  
  哇呜,随着一声回应,尤物花白的身影从村长家窜出,闪电般跃上平房,嘴里分明叼着一条小鱼。
  
  李二狗胸脯急剧起伏,俯身想揪起花猫一顿狂揍,那尤物却灵巧一闪,晃着眼睛蹿下平房,直奔屋里。
  
  李二狗愤愤地朝村长家剜了一眼,隐隐看到村长正叼着烟卷立在窗前,便立马收回目光,惶惶下了平房。
  
  屋内,花猫正在床脚狼吞虎咽,老婆喷着响鼻睡得很甜。
  
  李二狗伸出手掌,欲严惩花猫,却被老婆一个突如其来的呼噜震得浑身打颤,仿佛被点了穴道,手在空中收住。
  
  唉!一声叹息之后,李二狗瘫坐在椅子上,如被霜打蔫的茄子。
  
  刚才的一番跳上跳下,无疑属于猪八戒啃猪蹄,自己折磨自己。李二狗捶打着脆弱的腰肢,疼痛袭来,龇牙咧嘴。
  
  猫若无其事,在床脚将鱼咬得咯吱作响。
  
  兔崽子!
  
  李二狗咒骂着,咬牙切齿。此刻,猫形同叛徒、内奸、卖国贼,瞬间将以往的美好形象颠覆。
  
  李二狗清楚地记得,那一年,自己如同迎娶新娘一样将花猫迎回家。那时,猫还小,嫩猫一只,除了顽童般的嬉戏,便是埋头睡觉。
  
  李二狗更为清楚的是,自己在之前上工时,被下落的预制板砸伤了腰。李二狗不如猫,除了睡觉尚有一拼,嬉戏的能力消失殆尽。一次次浅尝辄止之后,老婆恼羞成怒,采取了同床异被的上策,眼不见心不烦。
  
  因伤致残,废人一个。李二狗便与猫为伍,天天在墙根晒太阳。
  
  猫四仰八叉,睡得香甜,咕噜咕噜的声音尤为悠扬。
  
  李二狗靠着椅背,睡得龇牙咧嘴。腰伤时常中断他的好梦。
  
  李二狗自叹不如一只猫。可惜,自己终究是狗命,命苦不能怨政府,只能怨父母——李二狗这个名字实在瘪三!
  还是猫走运,九命之猫呢!李二狗兀自感叹。
  
  既然不能安睡,只有闭着眼睛假寐。于是,一些声音便在半梦半醒间闯进李二狗的耳朵。
  
  声音源自隔壁,即村长家。
  
  自打村长老婆去省城哄孙子去了,村长家里便成了噪音制造厂。
  
  风流老婆阿珍,小寡妇李珊,巧嘴二凤,大脚莉莉……这些熟悉的声音一股脑儿飘进李二狗的耳朵,掀起一阵阵热浪。
  
  自然的,不自然的,或高或低的声音波澜起伏,似一幅幅裸体的画卷在李二狗脑海里翻覆。李二狗遂贴近墙壁细听,于是,他听到了合欢树开花的声音,也想到了小时候老子用巴掌扇自己耳光的声音。李二狗屏住呼吸,耳热心跳,血脉贲张。唯有裆下二兄弟心如止水。
  
  李二狗的贴墙神功往往随着隔壁的风平浪静在意犹未尽中宣告结束。
  
  然而,短暂的兴奋之后是莫名的恐慌。
  
  李二狗想起了村长,想起了那张昙花一现的白纸。那纸李二狗家有的是,但是,村长炫耀之后,说得斩钉截铁,有了他手中那个通红的大印,那纸便是圣旨;没有了那通红的大印,只能是擦屁股的废纸。
  
  李二狗清楚,那纸擦屁股扎人,但是,换个低保证却物超所值。他渴望大印,不过,村长不吱声等于零。当然,不是没希望,只是需要付出一顶绿帽子的代价。村长多次光临过李二狗的寒舍,除了蓬荜生辉,李二狗看到最多的便是村长锲而不舍的眼神,如一把匕首,直直地投向老婆。那眼神,让李二狗如坐针毡。
  
  低保,不劳而获,坐享其成,李二狗心知肚明,但是,把老婆白花花的屁股拱手相让却委实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坎儿。夜里,尽管心有余而力不足,每每想入非非时,还是忍不住越过楚河汉界,潜入老婆被窝实施突然袭击,无力冲锋陷阵,徒有摇旗呐喊,一次次把老婆气得嗷嗷直叫,拳打脚踢抵抗色狼一般将李二狗赶出领地。
  
  无法动真格,抚摸也快活。这是李二狗仅有的精神境界。当然,老婆不如眼前的猫温柔。花猫对于抚摸很享受,放扁了肚子,蹬直了腿,一副惬意的样子。桂花不然,蹬鼻子上脸的,山芋般烫手,玫瑰般扎人。
  
  花猫正享受阳光,李二狗顺手摸去,花猫懒懒地瞄一眼李二狗,闭上眼睛,继续闷雷滚滚。
  
  这小子,开始叫春了呢!李二狗嘴角一歪,轻蔑地一笑。夜里,那鬼哭狼嚎的声音如同村长家里传出的噪音,直击李二狗脆弱的心脏。
  
  又一个早晨,李二狗梦中醒来,不见了花猫,身边一瞅,被窝干瘪,伸手摸去,薄凉一片。李二狗开始惴惴不安。
  
  猫咪……
  
  猫咪……
  
  没有回应。
  
  桂花……
  
  桂花……
  
  不见应答。
  
  李二狗如丧考妣,来不及穿衣服,斜斜地冲出屋子,在院子里呼唤:
  
  猫咪……
  
  猫咪……
  
  花白的身影终于现身,分明来自村长家。
  
  李二狗大惊失色。
  
  桂花……
  
  桂花……
  
  李二狗唤猫一般呼叫。
  
  院子里响彻着李二狗的破锣嗓子,除此,别无声响。
  
  李二狗逼近院墙,踮着脚往村长家看。厚厚的印花窗帘遮掩着一切。
  
  窥视了半天,李二狗腰酸背痛,颤巍巍下来,揉着腰骂骂咧咧进屋。
  
  死婆娘,死哪了?
  
  孰料,才骂几句,桂花仙女下凡般降临,香气扑鼻,脸色绯红。
  
  李二狗挖了一眼,盯住了问,去哪了?
  
  遛猫。桂花不假思索。
  
  溜猫?李二狗撇起了嘴,只听说遛狗,哪有溜猫?
  
  桂花不再理睬,抓起镜子兀自照起来。
  
  李二狗横眉冷目,围着桂花转圈,恨不得剥落衣服,一探究竟。
  
  蓦地,李二狗从身后箍住了桂花,凑过脸去,试图亲吻。
  
  去去去!桂花奋力挣脱,顺手抹了自己的脸一下。
  
  咋啦?凭啥不让亲。李二狗怒不可遏。
  
  不让,咋地!桂花以眼还眼,杏目圆睁。
  
  妈的,你是俺老婆,就要亲。李二狗当仁不让,继续发动攻势。
  
  桂花动用了导弹防御体系,伸手抵住李二狗的脖子,宁死不从。
  
  哎哟,肉搏战中,李二狗一声惨叫,捂着腰瞬间败下阵来。
  
  看到李二狗龇牙咧嘴,桂花抚弄了一下蓬乱的头发,两腿一撇,洞门大开,后仰着身子挑衅道:“来呀,是男人,来呀!”
  
  桂花这一招柔中带刚,直戳李二狗软肋。
  
  李二狗似泄了气的皮球,脑袋耷拉到裤裆,捂着腰只顾喊疼去了。
  
  李二狗弹尽粮绝,桂花大获全胜。
  
  从此,桂花隔三差五起早溜猫。
  
  李二狗守着身边塌陷的“蒙古包”唉声叹气。
  
  桂花溜猫一个月,彻底改变了李二狗的生活常态。
  
  原本死心塌地的花猫投降变节,已经远离李二狗的视线。
  
  李二狗开始怀旧,他想起了花猫的从前。除了朝夕相伴,不离不弃,还时常为他带来美味佳肴。自受伤以来,日子捉襟见肘,整日里肉末见不了几粒,苦涩之时,是花猫改变了困境。时常叼来家雀或是斑鸠改善李二狗一家的伙食,有一次,甚至叼来一只野兔。每当李二狗馋肉了,便拍拍花猫的头,指着门外,温情地说一句:去吧。花猫便懂事似的飞出屋子,归来时,一只只飞禽便成了李二狗盘中的美餐。
  
  李二狗还是以前的李二狗,但是花猫已经不是从前的花猫。村长家里不缺鱼肉,花猫安享其成,已经无须奔波忙碌。每当李二狗充满期待地说出“去吧”二字时,花猫总是懒洋洋瞟一眼李二狗,然后软绵绵倒下,瞬间咕噜咕噜唱起无忧曲。任凭李二狗磨破嘴皮,花猫依然无动于衷,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游击战术躲避李二狗的驱赶。
  
  花猫时常不在身边,李二狗怅然若失。便爬上平房窥探,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一向忠心耿耿的花猫竟然在村长的窗台上安睡,身边尚有没有啃尽的鱼刺。
  
  李二狗弯腰抓起一个玉米穗子朝花猫砸去,花猫呜哇一声狼狈逃窜。
  
  谁?
  
  一声断喝传来,村长闪耀于窗前。
  
  李二狗打尿颤一般打了一个哆嗦。
  
  二狗,你想干啥?
  
  村长……砸猫呢!
  
  闲得蛋疼咋地,你砸猫。
  
  叫它偷吃!
  
  小心砸坏玻璃!
  
  偷吃就砸!
  
  李二狗理直气壮,说到这,腰杆子似乎挺直了许多。
  
  村长一怔,嘴巴张合了几下,瞬间哑了火。
  
  李二狗见状,擂起了得胜鼓,哼着小曲走下平房。
  
  第二天,李二狗正望着桌上的一碟青菜发呆,门开了,村长驾到,手中提着两只猪耳朵和一段烧肉。
  
  “坐吧。”李二狗淡淡说道。主人不欺上门客,二狗懂得。
  
  “桂花,切了!给我二狗兄弟下酒!”村长一脸豪气。
  
  “村长客气,坐坐坐!”李二狗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二狗啊,你也别闲着,把这低保申请填了!”村长再次发布圣谕。
  
  “这……三哥……谢谢啊!您里边坐!”李二狗语无伦次。
  
  “不了,中午酒多,我回家眯一会儿!”村长边说边往回撤步。
  
  “三哥,别走,咱兄弟俩造两杯!”李二狗不顾腰疼,竟然从炕上跃起,欲伸手拉住村长。
  
  村长敏捷,快步闪出。
  
  “你看,你看……”李二狗急得团团转。
  
  “二狗啊,吃吧,管够,过几天再送些来。我家肉多,吃不完。”村长在门口停住,冲二狗喊到。
  
  “桂花,送送村长!送送!”二狗连声催促。
  
  “村长慢走。”桂花埋头切着猪耳朵,轻描淡写执行任务。
  
  李二狗扫一眼桂花,瞄一眼申请表,表情瞬间凝重起来。一支喇叭烟卷起,点上,一番吞云吐雾之后,终于按灭烟蒂,咧着嘴笑了。
  
  吃吧!猪耳朵眨眼上桌。随着桂花手腕一抖,滑向了二狗。
  
  滋……一杯散酒,就着喷香的耳朵,李二狗嘴里谱写着美妙的乐章。
  
  饭毕,二狗和桂花终于实现了一次完美合作——将申请表填得滴水不漏。
  
  “桂花,快去,送给村长,小心变卦!”二狗郑重下了命令。
  
  “不去,你去!”桂花嘴巴撅得能挂住油瓶。
  
  “看,怄气咋地,”二狗气鼓鼓地吼道,“我,我不是腰疼么!”
  
  桂花假意抵挡一番,终于扯过申请,一歪一扭地走了。
  
  “桂花……早去……”李二狗话未说完,已经听到了街门的响动。二狗一拍大腿,心里懊恼不已。索性贴了墙壁偷听,少顷,打情骂俏的声音响起,继而是潮起潮落的清晰入耳。二狗恼羞成怒,欲举起拳头砸墙,却最终一个拐弯,砸在了自己腿上……
  
  半小时。一小时。两小时。随着一声门响,桂花终于班师回朝。
  
  “搞定?”二狗盯紧了桂花问。
  
  “当然!”桂花胸有成竹。
  
  “可靠?”二狗半信半疑。
  
  “老娘亲见大印扣在了申请上,通红。”桂花得意洋洋。
  
  “真棒!么!”二狗霸王硬上弓,朝桂花脸上就是一口。
  
  “去去去,恶心!”桂花一如既往表示了反抗。
  
  晚上,李二狗躺在床上,烙饼一般翻了九九八十一个来回,终于一改常规,朝着桂花的方向甜甜地睡去。
  
  村长没有食言,隔三差五送来酒肴,李二狗就隔三差五喝得烂醉如泥。
  
  “村长,坐,坐!”即便醉得直翻白眼,二狗依然不忘感恩戴德。尤其是在那个蓝色的低保证递到二狗手里的瞬间,二狗甚至产生一种谢主隆恩的冲动。
  
  村长做事从不半途而废,已然成为二狗家的常客,有时执拗不过,便陪二狗整几杯。
  
  村长总是千杯不醉,二狗总是烂醉如泥。
  
  烂醉后的二狗对村长依然恭敬,对那只花猫却怒目相视。每当滚瓜溜圆的花猫靠近,二狗总是一把抓起掷于地下或是一脚踹出老远。
  
  曾经的朝夕相伴远没有猪耳朵可口,李二狗与花猫渐行渐远,形同陌路,与村长的交情却与日俱增。
  
  两个月后,村长为李二狗开辟了新天地,去村里的理石厂做了一名保安。
  
  妈妈的,老子杀个鸡都费劲,竟然能干保安,嘻嘻!李二狗喜不自胜。一个月一千元的大洋,美差!这可都是人家村长的功劳啊!
  
  吃上了低保,在理石厂又有军饷,李二狗的日子滋润了许多。吃水不忘挖井人,李二狗便时常邀请村长去他家喝酒。
  
  李二狗已经习惯了将自己灌醉。
  
  村长也渐渐习惯了在二狗家睡到半夜才回。
  
  二狗睡东间,村长睡西间。桂花充当自由人。
  
  哼哼唧唧已经充耳不闻,即便发生海啸,李二狗照样无动于衷,睡得死受。
  
  ……
  
邪门!
一连几日,不见村长影子,李二狗兀自觉得少了点什么。村长哪去了,蒸发了似的。惶惶来到院子,发现花猫破天荒地在墙根躺着,肚子明显干瘪了许多。
  
  踏上平房,却见村长房门紧锁,院内小草已经露出了地面。
  
  去村人扎堆的地方探听,却听闻一个噩耗:村长被抓!
  
  李二狗面如死灰。
  
  果然,没几日,传言得到证实,村长因为经济问题被抓,获刑四年。
  
  背靠大树好乘凉。村长去了大墙深处,新主任走马上任,李二狗遂成退伍军人。站墙根,晒太阳,日子回到从前,花猫也适时回归,只是肚子一天天瘪下去,重新回到解放前。李二狗懒懒地坐着,偶尔扫一眼花猫,却没有了抚摸的冲动,只有轻蔑的一笑,以及高高抡起的巴掌。然而,终是没有砸过去。花猫弱不禁风的身子令他动了恻隐之心,它毕竟是一只猫,一只懒猫加馋猫而已。
李二狗对花猫视而不见,置之不理。花猫也不再留恋,冷战持续了一天又一天。
  
  三年之后,村长刑满释放,重出江湖。然而,败翎孔雀不如鸡,村长已经威信扫地,沦为平民。
  
  李二狗重返理石厂当保安的梦想泡汤。
  
  村长不忘旧情,依然来李二狗家坐坐。桂花依然炒几个小菜招待,只是,李二狗已经脱胎换骨,酒量把握甚好,不再喝醉。板起面孔的李二狗便很容易让村长想起拿玉米穗砸猫的一幕。
  
  村长一次次知趣地离开。
  
  桂花不忍,想去安慰,却被李二狗一双瞪起的牛眼扯回。
  
  一日,李二狗正在喝酒,花猫围着饭桌喵喵直叫。李二狗一把扯过,狠狠摔在地上,猫在地上扑腾一番,血流成溪,壮烈牺牲。
  
  几日后,李二狗家多了两条狗,一条拴于平房,一条拴于门口。
  
  李二狗说,防贼。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8-12-20 11:24
欢迎晗夫老师光临远山,远山文学将会因为老师的加盟倍添光彩!祝愿老师在远山创作愉快,精彩纷呈!
引用 蔚青 2018-12-20 11:26
首次拜读晗夫老师大作,感受老师的文采,欣赏,学习,感谢分享,遥祝笔耕快乐!
引用 荷语 2018-12-20 12:43
人物栩栩如生,表现力极强。老师笔力深厚,感谢为远山文友们分享如此佳作!
引用 荷语 2018-12-20 12:44
欢迎老师入驻远山,奉献佳作。认真拜读!
引用 野老 2018-12-20 12:54
晗夫先生的小说总是在嬉笑怒骂中完成人物的塑造与刻画,而且总是关切民生,关切三农,让人在笑后流泪!热烈欢迎晗夫先生来远山入住,祝福先生在这里愉快!
引用 露珠 2018-12-20 13:07
久闻老师大名,欢迎老师入驻远山,奉献佳作,拜读!
引用 春归处 2018-12-20 13:35
两条线,齐头并进!功夫果然了得!人性和兽性,相似,混杂,傻傻分不清楚!深刻!热烈欢迎老师的到来!
引用 舟上客 2018-12-20 14:31
欣赏佳作!欢迎晗夫老师加盟远山!
引用 晗夫 2018-12-20 16:43
蔚青 发表于 2018-12-20 11:24
欢迎晗夫老师光临远山,远山文学将会因为老师的加盟倍添光彩!祝愿老师在远山创作愉快,精彩纷呈!

问好老师,祝福远山!
引用 晗夫 2018-12-20 16:43
蔚青 发表于 2018-12-20 11:24
欢迎晗夫老师光临远山,远山文学将会因为老师的加盟倍添光彩!祝愿老师在远山创作愉快,精彩纷呈!

问好老师,祝福远山!
引用 晗夫 2018-12-20 16:44
蔚青 发表于 2018-12-20 11:26
首次拜读晗夫老师大作,感受老师的文采,欣赏,学习,感谢分享,遥祝笔耕快乐!

多多指教!
引用 晗夫 2018-12-20 16:44
荷语 发表于 2018-12-20 12:43
人物栩栩如生,表现力极强。老师笔力深厚,感谢为远山文友们分享如此佳作!

问好荷语老师,多多指教!
引用 晗夫 2018-12-20 16:44
荷语 发表于 2018-12-20 12:43
人物栩栩如生,表现力极强。老师笔力深厚,感谢为远山文友们分享如此佳作!

问好荷语老师,多多指教!
引用 晗夫 2018-12-20 16:45
荷语 发表于 2018-12-20 12:44
欢迎老师入驻远山,奉献佳作。认真拜读!

祝福远山,红红火火,蒸蒸日上!
引用 晗夫 2018-12-20 16:46
野老 发表于 2018-12-20 12:54
晗夫先生的小说总是在嬉笑怒骂中完成人物的塑造与刻画,而且总是关切民生,关切三农,让人在笑后流泪!热烈 ...

多谢老师抬爱,您才是高手,向您学习,致敬!
引用 晗夫 2018-12-20 16:46
野老 发表于 2018-12-20 12:54
晗夫先生的小说总是在嬉笑怒骂中完成人物的塑造与刻画,而且总是关切民生,关切三农,让人在笑后流泪!热烈 ...

多谢老师抬爱,您才是高手,向您学习,致敬!
引用 晗夫 2018-12-20 16:47
露珠 发表于 2018-12-20 13:07
久闻老师大名,欢迎老师入驻远山,奉献佳作,拜读!

谢谢厚赞,晗夫不敢当,向大家学习才是!
引用 晗夫 2018-12-20 16:49
春归处 发表于 2018-12-20 13:35
两条线,齐头并进!功夫果然了得!人性和兽性,相似,混杂,傻傻分不清楚!深刻!热烈欢迎老师的到来!

总编大人过奖了!先生寥寥几句点评,却抓住了小文的内核。这才是真功夫,致敬!
引用 晗夫 2018-12-20 16:50
舟上客 发表于 2018-12-20 14:31
欣赏佳作!欢迎晗夫老师加盟远山!

欢迎赏读,多多指教,问好老师,祝福远山!

查看全部评论(24)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3-27 00:47 , Processed in 1.075596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