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神树之死/晗夫

2018-12-24 11:28|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1217| 评论: 2|原作者: 晗夫

摘要: 东山有棵神树!    东山有棵神树!    牛二筋头巴脑闯进庄子,大呼小叫,犹如一块石头丢进河心,水花四溅。有人惊异,有人鄙夷,当然,也有人怀疑,这源于牛二一贯的信口雌黄,也源于东山的古老与神秘。    ...

   东山有棵神树!
   牛二筋头巴脑闯进庄子,大呼小叫,犹如一块石头丢进河心,水花四溅。有人惊异,有人鄙夷,当然,也有人怀疑,这源于牛二一贯的信口雌黄,也源于东山的古老与神秘。
   柳庄地处山区,被群山环抱。作为柳庄最大的林区,东山一直被村人躲避,如躲瘟疫,鲜有接近。
   村人对东山的敬畏,源于坊间一个个神乎其神的传闻。相传,有人去东山砍伐,一斧子劈下,那树竟然流出暗红的汁液,血糊糊,阴森森。那人随即一阵眩晕,轰然倒地,一命呜呼。坊间还说,曾有两个猎手去东山狩猎,进入密林之后,犹如陷入了迷魂阵,有进无出,最终被藤萝缠绕致死。村人传得邪乎,却有名有姓,有鼻子有眼儿,似乎并非虚假。一代代口口相传,东山便一直如鬼屋一样恐怖着村人的神经,无人敢随意僭越。
   柳庄素有“刘伯温”之称的半瞎子一本正经告诫村人,东山雾气袅袅,阴气沉沉,乃魔王隐居之地,践踏不得。否则,乃自取灭亡。这次,牛二为了区区一只野兔,竟敢贸然闯入,能全身而退,实属万幸。关于牛二的新发现,半瞎子手指头扒拉了半天,一只独眼瞬间光芒四射:神树!此乃神树也!
   神树?村人迫不及待,一再追问,终于获知了神树的状貌:桑树,一抱之粗,枝繁叶茂,桑葚硕大如枣。主干离地三尺有洞,洞中有汁,殷红,香甜如蜜,源源不断。村人倍感神奇,摩拳擦掌,蠢蠢欲动,但因了半瞎子的忠告,最终偃旗息鼓。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柳庄人终于按耐不住,纷纷铤而走险。赋予他们动力的是牛二儿子的崛起。简而言之,牛二儿子考入清华成为大家寻觅神树的导火索。这牛二贼眉鼠眼的,哪里有一丁点福相气,家里却诞生了状元郎,清华生,副县级呢,风光!在柳庄人看来,是神树赋予了牛二以神奇。
   尘封了多年的魔山瞬间转化为柳庄人的心灵圣地,而那棵神树则成为柳庄人向往的真神。村人抛开了所有羁绊,蜂拥而至,终于一睹神树风采。在偌大的丛林之中,神树大有鹤立鸡群之相。粗壮,繁茂,伟岸,人间罕见,堪与美国那棵著名的世界爷媲美。一阵尖叫之后,村人呼啦啦跪倒,磕头,祈祷,然后,全没了斯文,恍如一群饥渴的难民。取汁,摘叶,采果,折枝,手忙脚乱,一群混战。每一个入得东山的村人皆满意而归。原本好端端的桑树却瞬间花容失色,恍如五月槐树,遍体鳞伤。消息不胫而走,附近庄子的人也闻风而动,趋之若鹜。此时,神树有如立于河床的泥菩萨,已是自身难保。
   有了神树的庇佑,柳庄人兀自觉得活得非常出彩。有人稍加总结,神树的恩泽便立竿见影:桂叔的女儿嫁给了县长的公子;刘拐子的儿子外出打工,车祸之中,大难不死;王三炮买彩票中了20万;文老太爷一百岁了,精神矍铄,破了村里的长寿记录。值得一提的是文老太爷的孙子媳妇。为了给这位离休老公公摘桑叶,又一次把裤子挂破,露出了通红的裤衩。老公公赏赐她一万大洋,孙子媳妇喜笑颜开,干劲十足。惹得村人眼红,如那条跑光的裤衩。
   柳庄人每每扎堆之时,神树必是热议话题。大凡家里有喜事临门者,更是眉飞色舞,滔滔不绝。神树已经深入人心,人人对其顶礼膜拜,视其为镇村之宝。
   一日,数辆挖掘机和吊车,列着长队,一路轰鸣,开往东山,打破了丛林的寂静。祈福的人群被驱散,工程车开始忙碌。很快的,神树被连根拔起,运上了卡车。一阵震耳欲聋的鞭炮响过之后,神树被移植到村长门前的园子里。喇嘛高僧吹鼓手围着小园神叨了三天,揣着红包满意离去。
   村长向来有着高升的渴望,将神树据为己有便不难理解。只是可怜那棵神树,之前已经体无完肤,经此一挪,奄奄一息。村长心急如焚,请来生物专家坐镇,一番望闻问切之后,专家胸有成竹。不久,神树起死回生,却没有了昨日的繁华,一副病恹恹的状态。村长将树视为珍宝,用铁丝网将树圈起,严禁村人采摘。然后摆上香案,每天焚香祭拜。
   神树成为村长的私有物,村人每天只能望树兴叹。一时间,怨言四起。夜里,村长家的房顶上边时常啦啦作响,石头瓦块如流星雨般滑落。后窗玻璃更是多次被砸烂。村长毫不畏惧,索性在房子四角按上了摄像头,骚扰果然平息。
   神树落户村长家不足一月,半瞎子外出算命归来,出现在村长家里,表情极为严肃。村长向来对半瞎子寄予厚望。半瞎子的一番忠告刺痛了村长的神经。半瞎子说,村长啊,你这不是胡闹嘛,前不栽桑,后不栽柳,院中不栽鬼拍手,这样的禁忌你都不懂?村长起初迷惑不解,经半瞎子一点拨,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桑”与“丧”同音,主凶,不吉利。村长大惊,蓦然想起了前几日老婆陪镇长喝酒喝到吐血,差点命丧酒场。原来这桑树竟是罪魁祸首。村长惊骇之余,也幡然悔悟,筹划着择个吉日将神树迁回。熟料,计划没有变化快,村里的会计看村长大势已去,悄然倒戈,倾向另一派,村长被举报,因经济问题锒铛入狱。
   此前,神树被村长独霸,村人敢怒不敢言。如今,村长进了号子,村人大喜,村头相聚,纷纷击掌相庆。大家历数失去神树庇佑之后,村里发生的几多惨案:二大妈脚踩鸭屎院中滑倒,摔断大腿;三多子去县城嫖娼被抓进局子;大龙二龙因为讨要工钱,被老板的爪牙捅伤……村长罪行罄竹难书,村人义愤填膺之下,村长的祖宗八代便由此遭了殃。村人公认,村长触犯圣灵,乃咎由自取。大家很快达成一致意见,让神树重返山林。
   村人在忐忑不安中,迎来新村长上任。新村长第一把火便是顺应民意,让神树归山,还民众顶礼膜拜的自由。此举大快人心,村民山呼万岁。重新回归山林,神树再次焕发青春。发新芽,长新枝,一片欣欣向荣。压抑了许久的村民欣喜若狂,再次蜂拥而至,抢摘桑叶,吸食洞中树汁,争先恐后的局面再次形成。新树叶子不够摘,有人干脆将名字刻在神树的枝条上,算是记号。其他人纷纷效仿,一时间,神树伤痕累累,再次陷入危机。
   村长英明,危难之时,力挽狂澜。在借助广播喇叭晓以大义之后,发动村民把神树用铁笼罩起来,像国宝一样供奉起来。神树给力,受此恩宠,不负众望,日渐丰满起来。村长安排一忠实拥趸和自己的小舅子把门,仿照解放初期的供应制,对前去祈福的村民实行定量供给,并收取少量费用。村长此举可谓一石二鸟,既保证了神树的永生,又可以创收。随着神树的声名远扬,各地前来祈福的人络绎不绝。桑叶也好,树汁也罢,已经供不应求。村长当机立断,桑叶与树汁的价格不断攀升,但依然杯水车薪,难以满足越来越多的客户需求。村长再出新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偷偷从外地运来桑叶,转卖给四方游客。此计果然奏效,雪片一样飞舞的票子成就了神树摇钱树的角色,也成就了村长的连任。
   柳庄爆发了,村长爆发了,柳庄人爆发了。先前兔子不拉屎的柳庄富甲一方,成为远近闻名的小康村,也成为各大电视台与报纸争相报道的焦点。村长频繁出入各大会场,已然成为当地的名人,村干部的典范。
   然而,柳庄的红火并未持久。伴随着柳庄的崛起,权力之争愈演愈烈。竞争在柳庄两大姓氏之间进行,一为柳姓,一为李姓。这两个庞大的家族围绕村主任之争进行着不懈的斗争。从最初的拉票,到后来的大字报,最终发展到一场规模宏大的械斗。两大家族共四百多人参与打斗,造成三人当场死亡,一百多人受伤。此事引起了轰动,法院立案,专案组亲临。柳庄的全国文明致富模范村称号被消除,村干部被悉数抓捕,村民的各项待遇也随之终止。
   在各方的全力协调下,柳庄村终于风平浪静,柳、李两姓摒弃前嫌,重归于好。痛定思痛,反思之前的惨案,双方一致认为造成惨案的罪魁祸首为那棵神树。理由很简单,没有神树,柳庄便会平庸,而平庸的柳庄便不会有权力之争,便不会发生血案。
   炸掉神树!柳姓人提议。
   炸掉神树!李姓人赞同!
   尽管方式有些残忍,但是足见柳庄人对神树的恨之入骨。
   于是,在一个阴沉的午后,随着一阵阵巨响,曾经风光无限的神树被炸成了齑粉。
   神树已死,渐渐成为回忆;柳庄犹在,却渐渐失去繁华。唯有半瞎子依然活跃在民间,他亲封的神树仙逝,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威名。偶尔与人提及神树,他依然会闭着一只瞎眼,信誓旦旦说道,早说着呢,东山乃魔山,乃魔王隐居之地,践踏不得,不听,你看,你看……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8-12-24 11:26
故事精彩,人物鲜活,情节引人入胜。好作品,耐读、耐赏。支持高亮。
引用 陈林先 2018-12-24 11:32
说神不神,不神也神,向善仇恶才是真正的神
欣赏推荐

查看全部评论(2)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1-20 16:32 , Processed in 0.357643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