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暗流/野老

2019-1-25 08:43|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390| 评论: 2|原作者: 野老

摘要: 【1】      “……全体党員同志们,今年咱们柳树庄打这眼深井,是打在120米以下,打在了暗流上了,应该能够解决咱们全村的吃水问题!”      在柳树庄村全体党员讨论村委主任宋笑生预备党員转正的大会上 ...
     
  【1】
  
  “……全体党員同志们,今年咱们柳树庄打这眼深井,是打在120米以下,打在了暗流上了,应该能够解决咱们全村的吃水问题!”
  
  在柳树庄村全体党员讨论村委主任宋笑生预备党員转正的大会上,宋笑生作述职报吿时,如是说。
  
  “啥子叫暗流?”老党員宋洪瑞颤巍巍地站起来不慌不忙地问道。
  
  “暗流就是……嘿嘿嘿”宋笑生笑嘻嘻地说,“就是暗河,大爷,您能听见吗?”
  
  “俺眼不花,耳不聋,心跟明镜儿似地,俺能不听见?”
  
  “嗨嗨嗨……”宋笑生又是一阵子大笑,“老爷子,英明不减当年啊!”
  
  “你也别说了,俺问问你,你就给全村党员一个答复就行了!”宋洪瑞又对全村六十多名党员说道,“伙计们,你们说行不行?”
  
  “行!”全体党员异囗同声地说。
  
  “哈哈哈……”宋笑生响响亮亮地笑着,心里却狠狠骂起来,老不死的东西,你想问啥爷爷俺都清楚!你他妈的还能活几天,你跟着来趟这浑水?该死不死的东西!宋笑生脸上仍旧笑美美的,一点异样沒有,他转向镇上来的分管组织的副书记和组织委员,说道:“杨书记,刘組织,您看……”
  
  杨书记和刘组织对视了几秒钟,两人点了点头。杨书记说道:“老人家有话问,就让他问吧!”
  
  宋笑生心里又骂了起末,这次是骂这个杨书记和刘组织。鬼啊,这些王八羔子们,这阵子你们能派上用场了,你他妈的却装起了正经,打退堂鼓了!妈妈的,俺那酒,你们都白喝了?烟,白抽了?钱,白接了?操,这些该杀的家伙,真他妈的该杀,无怪老百姓都说一个好东西沒有都该杀哩!宋笑生心里在骂,可是他脸上还是挂着笑,美兹兹的,你八辈儿也看不出他心里正在霍霍磨刀呢。
  
  “笑生啊,这暗流就是暗河,井,打在暗河上,你是咋知道的呢?”宋洪瑞一字一板地问道。
  
  “这,这是钻井队说的。”
  
  “为啥水还是不够吃呢?”
  
  “……”宋笑生吱唔了有几十秒钟,“这……这不是天旱嘛……”
  
  “天旱,还能旱着暗河?”宋洪瑞说,“别老是捂老百姓的眼儿了,你说说九箭老总宋西酉给咱老少爷们那一百万都干了些啥吧!”
  
  “打井,铺街,安装街灯,所有材料费、人工费……”
  
  “铺了两条街,安装了二十五盏街灯,打了一眼井,总共就这些活儿!你说说这一百万还剩下了多少?”
  
  “……正……正好……刚够。”
  
  “哈哈哈,宋笑生!”宋洪瑞将拄着枴杖使劲嗵嗵地捅捅地面,又指指天空说,“再来一次运动,你宋笑生站在八张桌子上,也是不行的!”
  
  哗……党员们一阵子鼓掌声,响了足足有五分钟,刘组织打手势想制止也沒有人听他的。
  
  全体党员沒有同意宋笑生预备党员的转正!
  
  【2】
  
  宋笑生是上老鼻子的火了,党员会一散,鼻孔眼子、上下嘴唇子浩浩荡荡地生起了大疮,回到家后,是再也笑不起来了。他能不上火吗?宋笑生本打算这党员预备期一过,转正了,两个月后的支部改选,书记就是自己的了,到那时,这柳树庄就是宋笑生王朝了。
  
  柳树庄村有近四百户人家,老辈儿将村子建在昌水河西岸的半山坡子上,河岸上柳树成行,排排行行,行行排排,挺有风景的,因而得村名叫柳树庄。这几年,上游一家电镀厂把这条河流污染了,柳树庄村男男女女得半身不遂的、东风不语的人很多,患癌症丢命的更多,因而人们呼吁另打井重找水源。
  
  宋笑生就是在这个节骨眼子上当上村委主任的。宋笑生,今年三十六、七岁,这人佷有城府,天天笑呵呵的,见人不说话先笑起来,他就是拿刀要杀你时保准也是笑美美的,极富心机。你只听他这名字就行了,笑着生活,笑着活着,见了啥人都笑着,这多不简单啊。他这名字的来历有一个故事:生他那时不兴上医院,村里有接生员,有些不是头胎的,干脆两口子自己在家捣古着生,现在想想那真叫玩命。他妈生他时,遇到点麻烦,也就是他觉得在那里边还沒住够,想多呆一会儿,可是她妈却遭罪了,妈妈老天的直叫唤,折腾得天昏地暗的。他爹在地上一边吃着饭,一边看着老婆在那打滚儿,心想这他妈的何苦来着,要是当初别干这些零营生,老婆哪能遭这个要命的罪!想到这儿,他爹开腔了:“哎,你再还敢啊?你看你舒服那阵儿还知道姓啥啊,这阵子遭这乂罪,等俺吃完饭帮你造两下子!”就这几句话,疼得满炕打滚的他妈,一听,扑哧一声笑了,这一笑,这小子哇哇呀呀地就出来了,后来他妈说就叫他宋笑生吧,笑着才生下来的,这孩子准是个笑面虎啊。
  
  这柳树庄村原来的村支部书记兼村委主任因为上自来水收了镇上水利站长三万元的好处费,站长一倒,他也跟着倒台了。这自来水的水井就打在昌水河边上,上游的电镀厂一污染,杨树庄村的水喝了犯毛病的就多了。宋笑生在竞选村主任时承诺村民说,如果选着他当村委主任,他先解决村民的吃水问题,然后把村里的街道铺上水泥,安上路灯,不收村民一分小钱。因而,他高票当选村主任,村支部不到改选日子,他就一人说了算,真正成了柳树庄村的主人了。从他说算那天起,他就悄悄在实施他的计划,不张不狂地向前推进,就像一百多米深的地下暗流,任凭你火眼金睛也难看出暗河水的流动。
  
  宋笑生当上村主任后,首先来到了省城济南,找到了他本家叔伯爷爷宋西酉。这宋西酉今年近八十岁了,是九箭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九箭集团是一个集建筑、房地产、机械制造、园林绿化、海水淡水养殖、矿山开釆等综合经营的大型股份制民营企业,公司有员工一万多人,宋西酉老总年薪就一百多万元人民帀。宋笑生告诉宋西酉老总,他是代表杨树庄村一千多口子老少爷们来找他的,将村里情况添油加酱地做了介绍,恳请宋西酉爷爷帮扶帮扶乡亲们度过难关富起来。多年在外的宋老总闻听槡梓乡亲的现状,想想四五十年远离故里,家乡还是一贫如洗,真真动了帮助父老乡亲的念头,询问了前几年来公司工作的另一个本家孙子宋瑜后,告诉宋笑生说:“给你一百万,回家为乡亲办点实事去,权当我一年沒领工资!”宋笑生有了这一百万,这才开始打井、铺街道、安路灯,这才……
  
  这才悄悄地推进他下一步计划:申请入党,竞选村支书,建立宋笑生王朝,永远成为杨树庄村的真正主人!
  
  【3】
  
  宋笑生这些不显山不露水的着儿,别人看不出来,也不知道。但是却沒瞒过宋洪瑞这位老党员。
  
  宋洪瑞土改前与宋西酉一块投奔许世友司令员去当了八路,后来负伤回到了老家杨树庄村,干了三四十年的村治安主任和支部委员。他一辈子铁面无私,眼中揉不进半粒沙子。“吃大锅饭”时,大队规定不论上山拾草还是干活,只要篓子、网包盛的东西在村头一律要接受检査。宋洪瑞连自己的老婆、孩子也不放过,检査得更加仔细,弄得老婆孩子都同他不搭腔,吃饭也不等他,他照样去履行自己的职责。他老婆说:“人,都让你得罪了,就像村里就你一个共产党员似地!”他说:“你是沒上过战场啊,共产党打天下多不容易啊!”
  
  就这么一位老人天天在打井的现场,天天在铺街道的现场,天天在安路灯的现场,一一询问各种材料的价格,询问工人的工码,所有工程结束后,令他大吃一惊,传言宋西酉老伙计捐赠的一百万元只用了不到七十万!那么,剩下的三十多万呢?慢慢地,老人家梳理出了头绪,暗道:宋笑生这小子,真是不简单!又想吃得饱饱的,又想不让任何人发现,更想把杨树庄变成他家的天下,真他妈的是属草扒子的,老往家划搂,肥私损公,纯是驴屎蛋儿堵炮眼儿——不是好子儿!杨树庄如果变成他的天下,老少爷们那是掉进了后妈手里的孩子,是永远沒有好日子过的。
  
  因而,在讨论宋笑生预备党员转正吋,宋洪瑞跳马卧槽将了宋笑生的军,使得宋笑生的计划首次受挫。
  
  【4】
  
  离支部改选的日子不到一个月了,杨树庄村的改选日子镇党委按计划定在党的生日之后的第二天。
  
  一切都在暗中进行着,宋笑生自个觉得丝毫没有蛛丝马迹落下把柄让老不死的宋洪瑞这样的人再来找碴子捣乱。他将全村六十多名党员通过分析那些是他可以牢牢掌握的,那些是可以争取的中间势力,那些是顽固不化需要重点攻坚的,分成了左、中、右三部分,开始了他的工作。他必须要做这个工作,他已经同镇上杨书记、刘组织打好了招呼,在支部改选那天,先通过他的预备党员转正,然后再竞选支部书记,一旦通不过,杨书记将強行宣布作为预备党员的他是有权利参加竟选的。妈妈的,干点事太不易了,他们也太黑了,一张口就是一万元,两个人就是两万元啊!有权就是好,妈妈的,日本人讲话油水大大的有。一想到这里,宋笑生就笑了,脸上不知不觉就露出兴奋的笑容,展望着自己的未来,啥子不顺心的事,也早就跑至爪哇国里去了。
  
  宋笑生的工作做得很细,真可谓是细致入微,有鼻子有眼儿的,很像那么回事儿。他毎天晚上要去走访看望几名党员,谈谈心,拉拉家常,表示一番慰问,询问一下有啥子困难,承诺后边给人家解决,末了捧上数量不等的百元大钞以示党的生日来临之际表示一下心意,并告知不能与别人说,每个党员自己心里明白是咋回事就行了,恐怕引起群众的反感和上访。所不同的是,他认为他能控制掌握的那一部分党员,每人只给了一百元,他认为可以争取的那一部分每人给了二百元,他认为顽固不化的那一部分每人给了五百元。他对刘组织说,票过半数应该不成问题了,妈妈的,俺就不信有钱办不了事儿!刘组织说那可不一定,你把你爹的像片放大了挂在天安门城楼子上试试看能不能办得到,反复提醒他千万别弄砸了锅,大家伙都他妈的吃不上饭。
  
  宋笑生就把老党员、二等甲残废宋洪瑞晾起来了,老头子拾粪——沒理睬他这泡臭狗屎!妈妈的,让你歪歪,俺看看你到底能歪歪到哪儿?你他妈的,还能歪歪出个花花来不成?
  
  【5】
  
  俗语说的好:“别以着破鞋,锸了脚!”宋笑生这一次真他妈妈的是被锸了脚了。
  
  世上是沒有不透风的墙的,连大奸臣秦桧还有三个好朋友呢,何况是一身正气的宋洪瑞能沒有十个八个知己朋友?就在宋笑生做着过细的慰问党员工作时,宋洪瑞得到消息后,立即判断出宋笑生是在提前拉选票,或者干脆说是拿着宋西酉捐给乡亲的钱在买党票、买选票!啊呀呀,他奶奶的,这小子真是狗胆包天,他想当官都他妈的想疯了,他居然想起这么个法子,竟然用钱来买党票和选票,这他妈的不就是买官儿吗?老子那辈人把头掖在裤腰带上,流血牺牲打下天下,难道就是让他们这种人来败坏吗?
  
  宋洪瑞立马向宋笑生学习看齐,他也利用晚上走访党员,掌握第一手材料,特别是宋笑生认为是可争取的中间势力和顽固不化的那部分人。宋洪瑞告诫他们说,宋笑生本身买党票买选票就是错误的,更何况是拿着宋西酉捐献给老少爷们的钱来买官帽儿,更是错上加错的!宋西酉宋大老板也是不会答应他这么做的,你们花这几百块钱能不能花出问题来,自个儿都好好心思心思,是要向捐钱人和一千多口子老少爷们有个说道的!
  
  几天后,宋洪瑞拄着枴杖,拖着条残腿出现在省城济南,出现在老战友宋西酉家里。两个多年不见的老战友紧紧地抱在一起,足足有十多分钟的时间沒分开。
  
  吃饭时,宋西酉对宋洪瑞说:“四十多年沒见面了,你老哥大老远的跑到俺这儿来,八成是有啥子事吧?”宋洪瑞说道:“还行!一口地道的家乡地瓜话,沒变!”他顿了顿继续说,“俺来找你,是有两件事想找你帮个忙!”宋西酉一听这话,连连摆手,说道:“你咋跟俺客气起来了呢?你的事,别说两件,就是两万件,头拱地俺也得办!”他转向在边上的宋瑜说,“沒有你大爷爷,俺这条老命早不知埋在哪儿呢!当初打济南时,也不是你大爷爷把俺按得急,王耀武那龟儿子的冷枪早把俺的脑袋瓜子打开了花儿了!”
  
  宋洪瑞摆摆手说:“那些陈芝麻乱谷子的事儿,俺早就不记得了,早扔到爪哇国去了,你老想它干啥?!”
  
  “你不记得了,可俺是一辈子忘不了啊!”宋西酉说,“说吧老哥,到底啥子事?”
  
  “笫一件,你捐给乡亲们的一百万是干啥用的?既然你惦记着家乡的老少爷们,就要帮到底!第二件,让他回家去!”宋洪瑞说到这儿,抬起手指指宋瑜说,“回去带领乡亲们奔好日子,履行他这个共产党员的职责!”
  
  于是,宋洪瑞这个老党员、老残废军人向宋西酉和宋瑜讲起了柳树庄的现状以及他的设想,他们这顿午饭,一直吃到华灯初上……
  
  【6】
  
  七月二日,柳树庄村支部委员会改选的日子。党员们按照要求,早早来到村委大院里,各人带着凳子、马扎之类的坐具找着自个儿的亲朋好友,三五六七地坐在一块儿,轻轻地嘀咕着。
  
  村委大院里,办公室门前一排杨柳树,青枝绿叶,在微风中依依舞动着,煞是好看。树上,花喜鹊们跳上跳下,欢快地叫着,仿佛在向人们报告着好消息。天空,一碧如洗,瓦蓝瓦蓝的,毒花花的太阳挂在头顶上,才七点多,却让人有半晌午的感觉了。
  
  镇党委、政府八点钟上班,估计还得一阵子负责的同志才能来到。宋笑生早已布置好了会场,桌椅早已摆放整齐,投票箱、小黑板、粉笔等用具也准备得一应倶全。他正在往会议桌上放茶杯,往里冲着西湖龙井茶,他冲好了三杯子,他知道今儿来的人中除了杨书记、刘组织,还有派出所的一名警员,是来显示威严、维持秩序以防万一的。
  
  宋洪瑞从家里带来一个带靠背的高马扎子,放在会议桌前第一排的地方,他就坐下来,把枴杖双手拄在跟前。他一边看着宋笑生在忙活,一边心思着自己的那一堆的事情,看看还有无欠缺的地方。突然,宋笑生嘿嘿嘿地笑起来,宋洪瑞回过神儿来,只听宋笑生说道:“大爷啊,你这架式,也再弄副眼镜戴上,还就真像那《红灯记》里的鸠山!嗨嗨嗨……”说完,还朝着老爷子眨巴眨巴眼儿,一副美兹兹的模样。
  
  “噢?俺像鸠山?”宋洪瑞说,“这么说,你就是李玉和了?俺咋看着你活像王连举呢?!”
  
  “哈哈哈……”宋笑生大笑。
  
  “哈哈哈……”宋洪瑞大笑。
  
  众人不知其故,莫名其妙地望着这一老一少两个人,仿佛闻见了火药味儿。这时,杨书记的车驶进了村委大院,人们都知道他那车牌后三位数是003,这说明他在镇上除了书记、镇长,官儿就是最大的了。
  
  杨书记、刘组织、民警三人落座之后,刘组织便宣布开会。他说:“今天这个党员会两个任务,第一通过宋笑生主任的预备党员转正;第二,选出柳树庄村支部委员及书记!下面同意宋笑生主任转正的请举手!”
  
  “等一等,”宋洪瑞站起来说道,“不忙举手,先让宋笑生把那一百万说清楚了,再举手不迟!”
  
  “上次,你就捣乱,这次又要捣乱吗?”刘组织严厉地说道。“你们继续开会,我把他请出去!”年轻民警血气方刚地说,说着就站起来,想跨过桌子蹿过来。
  
  “慢着!”宋洪瑞大吼一声说,“今天,谁敢动俺一指头,俺就敢用手中的枴砸他!谁动了,你就别想再吃这碗饭了!不信?你过来试试!”他把手中的枴杖擎起来,继续说:“老子打天下时,你们这些无知小辈,还不知在哪儿刮旋风呢!俺这辈人,不怕流血,不怕牺牲,打下天下,让你们来建设,你们就这样干吗?谁让你们花钱买党票、买官帽的?又是谁让你们收钱卖官帽的?今天,宋笑生说不清那一百万元的去处,休想转正!谁敢強行通过,俺就上北京,上中南海!”
  
  这铮铮的言语震惊了所有的人!会场上静悄悄地,静得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会议陷入短暂的、尴尬的休会状态。
  
  这时,一辆轿车悄然驶进了村委大院里,从车里出来三个人,党员们只认识宋瑜这位以前村里的团支书,其余两人都不认识。宋洪瑞喘了口粗气,坐下来,他知道除了宋瑜,那位老者是宋西酉,另一位他也是屎壳郎哭他舅——两眼墨 U馐保钍榧亲吖ネ俏凰魏槿鸩蝗鲜兜闹心耆宋樟宋帐郑饺说蜕惶缸派蹲印�
  
  不一会儿,杨书记分咐宋笑生再摆上几把椅子,等几人落座后,杨书记说道:“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县委组织部的张部长,这位是九箭集团公司的老总宋西酉,这位是九箭集团公司生产部长宋瑜。现在请张部长讲话!”
  
  六十多名党员一下子傻眼儿了,他们从沒见过宋西酉这个给家乡捐了一百万的好老人!这一见,心里真是个打翻了五味瓶子——酸甜苦辣咸啥味儿都有。
  
  张部长站起来说:“昨天,宋老总和宋部长就回到了咱们县,我们交谈了半宿,杨树庄的情况,我们基本上是一清二楚的。县组织部决定:宋笑生同志把宋老总捐给家乡父老的一百万元,除去打井、铺街、安灯的费用,剩下的限期三天交到村财务上去,免于刑事审察与起诉,同时通知镇政府按程序罢免村主任一职!至于预备党员转正一事,后面再作具体处理!”说到这里,张部长顿了顿继续说道,“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宋瑜部长是来家竞选村支书的!”
  
  哗……会场上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7】
  
  宋瑜高票当选柳树庄村党支部书记,在后来的村民选举时,又高票当选为村主任。
  
  宋瑜在很短的时间里,组建起了柳树庄建筑公司和柳树庄绿化公司,柳树庄村的男人、女人们大都进了这两个公司,农忙时下地,农闲时进公司去省内各地上班争钱。
  
  宋瑜以柳树庄党支部书记和村委主任的身份联络了昌水河电镀厂下游十几个村子的负责人,一同找到县环保局要求那个电镀厂停产整顿上污水处理设备。这个电镀厂连人带厂房、设备都卖了,也买不出一套汚水处理设备,只能关门停产。
  
  宋西酉对宋瑜说:“背靠着公司,放手干吧,只要是为了乡亲们能过上好日子,公司鼎力支持!”
  
  宋瑜说:“爷爷您这么帮扶乡亲们,比给一百万強多了!”
  
  宋老总嗬嗬嗬地笑起来。
  
  【8】
  
  宋笑生七月四日那天就把剩下的三十多万交到了村财务上,用作了建筑公司和绿化公司的启动资金。据说,预备党员也不必再预备了,这辈子等到了阴曹地府再去预备吧。
  
  宋笑生,还是笑美美的,一点看不出有失意的痕迹,见了谁都笑嘻嘻的,有说有笑。只不过,那上下嘴皮子烂歪歪的,虽然党员们都把钱退给了他。
  
  【9】
  
  宋洪瑞,依然是拖着残腿,拄个枴杖,满街地转,看见啥不对劲儿的,照样得管管。
  
  秋末的一天早晨,天地间笼罩着蒙蒙的大雾,十步八步的就看不见人影儿了。他家房后垛着的玉米杆儿突然起火了,差点烧着了房子。
  
  人们帮着救完了火,看见宋洪瑞在瞅着雾蒙蒙的天空出神儿,一小伙子问道:“老爷子,火救死了!您在想啥呢?”
  
  宋洪瑞说:“暗流!”
  
  小伙子摇摇头:“暗流?”
  
  啥子暗流,一准是这把火把老爷子吓傻了吧?小伙子边走边嘀咕着,再说老爷子是拚过刺刀的,也不至于……(全文完)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陈林先 2019-1-25 08:46
欣赏佳作 加精推荐成文
引用 野老 2019-1-25 17:58
陈林先 发表于 2019-1-25 08:46
欣赏佳作 加精推荐成文

陈老师辛苦了。敬茶。

查看全部评论(2)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4-26 21:47 , Processed in 0.182200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