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爆竹声中

2019-1-28 17:19|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4200| 评论: 3|原作者: 孙金来

摘要: 又快过年了,得先向朋友们道一声“过年好!” 过去过年时的问候就这一句,全部的祝福都包括了。别看就这一句问候,这里面的情可都是满满的,浓浓的。 孩子对家里长辈的问候是要磕三个头的,对邻里长辈的 ...

          又快过年了,得先向朋友们道一声“过年好!”

           过去过年时的问候就这一句,全部的祝福都包括了。别看就这一句问候,这里面的情可都是满满的,浓浓的。

           孩子对家里长辈的问候是要磕三个头的,对邻里长辈的问候是要行礼的,对同辈的问候是要作揖的。

          我敢说,现在过年的问候一套一套的,可不见得有我的这三个字实惠。我这三个字可是老祖上传下来的,真情实意,弥足珍贵。

          现在还有多少老祖辈的东西可寻呢?

          就拿过年放的鞭炮来说吧,讲实话,在过去,我是很盼望过年的,很想在年三十的晚上放几挂小鞭,总觉得在这噼噼啪啪的爆竹声中有着一年中的辛酸和幸福,都是填满了泪水的悠长滋味。

          那时候,我最得意的是浏阳的鞭,从一百足的到五百足,喜庆的红纸包装,中间的小鞭是用香木掺合草浆压成厚厚的黄色纸板两面夹封着。打开来,只有半寸长的小鞭,红绿差开,整整齐齐,看着都那么的乖巧喜庆。小孩子喜欢拆开放单响,大人们则是整串的用杆子挑起来放,是为了迎财神和送财神的,是正经的事。孩子们快乐的玩着,对他们来说也是正经的事情。

           正点接财神那一个时辰的爆竹响过以后便逐渐的稀落了,只会偶尔听见迟到的爆竹声,间断着,清清脆脆,或远或近的传来,节奏都有着缓急适度悠长的韵味。爆竹声中淡淡的硫磺与硝酸的烟雾伴着家里供台上祭祖高香的芬芳,伴着油炸面果子的酥香味道,伴着糯糯的年糕的香米味道,伴着家人们谨慎遵守着的祖上传承下来的不能违背的规矩,和和美美有条不紊的操办着,其间少不了孩子们快乐的欢笑声。
          时过境迁,后来冷不丁的什么都变了,和和气气的小鞭炮开始越长越大,脾气也越来越暴躁。还不到正点接财神的时辰就开始哗哗的一阵接着一阵的炸响,如雷霆万钧,地裂天崩。那芯子快得一触即发,大有不抢尽风头誓不为人,不压倒众生誓不罢休之势。干嘛呀!怎么就能一下子浮躁成这个样子?过个年像发动战争似的?有这个必要吗?

          我多么盼望过年的爆竹能回到过去的样子,脾气也改变过来,规规矩矩,和和气气。不是我守旧,文明的发展应该继续,好的传统也应该继承。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陈林先 2019-1-28 17:20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引用 荷语 2019-1-28 22:38
不仅过年,平常多少事,都少了从前的仪式感。
引用 夏云 2019-1-29 19:16
学习问好。

查看全部评论(3)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8-21 19:09 , Processed in 0.155276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