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无畏风雨/冰海棠刀

2019-1-31 21:53|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2837| 评论: 1|原作者: 冰海棠刀

摘要: 无谓大雨的洗刷,即便看到乱石轰炸也要勇往直前。 01 我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听家人的劝告,在乌云密布,天色暗的吓人的时候骑自行车出去玩。 别提雨衣了,就连伞都没带。 第一滴雨点从我的鼻尖渐渐滑落——这是前兆 ...

无谓大雨的洗刷,即便看到乱石轰炸也要勇往直前。
01
我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听家人的劝告,在乌云密布,天色暗的吓人的时候骑自行车出去玩。
别提雨衣了,就连伞都没带。
第一滴雨点从我的鼻尖渐渐滑落——这是前兆,主角便已来到,劈头盖脸的砸下来,就好像石头从天空中摔下。
无情而又无知。
我只好把披在身上的褐色风衣飞快的取下,试图用它挡住头,好歹能撑一会儿。
依旧没有多大用处。
狂风袭击这我和我骑着的那辆破旧的小车,对我张开血盆大口,我都能感受到自己齿间的寒栗,似乎能够看到狂风恐怖的牙齿,正在准备下一次的磨合。
雨像狂风舌头上的黏液,我和那辆小车就是他们共同的食物,蜷缩着身子,抱头鼠窜,想要逃离风的口腔,无奈,却被他们越抓越紧……
我只知道逃跑,其他的什么也不去多想,两条腿只知道机械似的乱蹬……雨打落在各种东西上的声音,似乎不断的提醒我。
越来越大了。
我的心慌了,发疯似的乱窜,在雨中狂奔。雨水把我的头发淋得湿透,也让我的自行车没有一处不沾染着雨水。
我后悔,想掉头,却害怕在狭窄的小路上来一个急转弯,车轮会打滑,我会摔得更加狼狈。更何况四周竟没有半处地方能够遮雨。
不敢掉头,前方却是极意外的洼地,积水足齐膝,差不多也要让半个自行车进到水里。
我不敢骑过去,因为我不敢保证自己还能不能活着上岸。
但我好像没有太多犹豫的时间。
积水的一头是恐惧的我。
另一头是家……
我赶到家的时候已经浑身湿透,自是战战兢兢,一连病了好多天。
那年,我十二岁。
人生还没有经过多少风风雨雨的我,最害怕下雨,害怕打雷,害怕雨落是紧促而密集的声音。
因为害怕,所以很少碰触,除非极特殊的情况,我下雨天是一定不会出门的。
02
十二岁,是我人生中的一大转折点。
十二岁前的我,怕是还没有见识过人生,仅是空有一腔老一辈人灌输的各种愿望,如同收钞机,不知自己应该收什么钞票。
所以做事畏畏缩缩,瞻前顾后,不知正确与否。
因为顾虑太多。
十二岁的我,偶然喜欢上了文学,却喜欢的小心翼翼,畏首畏尾,生怕被别人知道而厌烦。因为对青春充满太多茫然和渴望,所以害怕被伤害,一旦受到风雨就抱头鼠窜。
某一个清晨,在某一篇文章上看到这样一个问题:
“你知道儿童和成人的区别是什么吗?”
我点开看了看:
“儿童和成人的本质区别,就是在面对人生抉择的时候,是大笔一挥,在上面写上自己的名字,还是焦急的在人群中寻找自己的监护人?”
我觉得自己显然属于后者。
只是我的内心明确的告诉我,你要学会独立,学会自己做出选择。
我于是给了自己一个机会,在父母和老师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去了一个文学网站。
我很偶然的认识那网站的副主编,便想好好磨练自己,很多文章都往网站上发,很多看法都往网站上发表。
我从一个不起眼的小东西,一天发现自己的文章被推荐成文,又一天发现被扣上了“精华”,又有一天,那网站居然给我机会,把特约作家的聘书寄到我手里……再往后,它们合力出书,竟然允许我占一点篇幅!
那时我已经十三,尽管只是长了一岁,我却会在某一刻,突然觉得自己长大了不少。
整件事情的决定权握在我手里,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
我又自己试着报名了一次征文比赛,和那次一样,没有任何人给我指引,进去之后,小组里要推选一位代表。
我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去做这个代表,不过我想起猫腻老师的一次微信问答中,说的一句话:
“我认为,做事情前先考虑最坏的后果,你是否能够接受,如果能,你就去做,如果不能,我劝你三思。”
我觉得他说的蛮有道理。
于是顺着想,如果我做了代表,最坏的结果不过是不能带领团队拿到奖罢了。
我觉得这个后果我能接受,就像自行车翻车的疼痛我能忍受一样,于是我做了代表。
03
不知何故,天阴沉起来,飞鸟受惊,霎时乌云密布。
冷风吹散了我的头发,像一年前一样,雨点击打着我和一辆小小的车子。
我也没有带伞,没有穿雨衣,甚至没有外套,只是简单的披了一个夹克。
我没有刻意躲避,也没有逃跑,只是镇定的把眼镜向上推了推,好让雨水不要冲进眼睛。
我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过就是到家淋病了,需要休息两天吗?有什么难的?
我甚至开始觉得雨水打在耳旁的声音,很美妙,就像乐曲一样动听,在雨里骑车遨游如同神仙漫步,任由那些雨点儿在我身边划过。
04
越是长大,我便越是清楚的认识到:
风雨都不能把你怎么样,只要你做足了打算,就可以无畏风雨,平平安安的到家。
管它是大雨、小雨、雷阵雨、大暴雨……只要路过我的人生,相信自己,挺直腰板走过去,无论它如何放肆,肆虐。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上一篇:爆竹声中下一篇:又是一年过年时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陈林先 2019-1-31 21:54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查看全部评论(1)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4-26 22:39 , Processed in 0.168052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