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悔之徒/冰海棠刀

2019-2-18 17:15|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113| 评论: 1|原作者: 冰海棠刀

摘要: 01 楼梯似乎是没有尽头。 向当然望着漆黑一片的前方,不禁打了个颤。他用手捂着胸口,似乎能听到他的心“扑腾”直跳的声音。 向当然自然不敢走下去,那么黑,伸手不见五指,楼梯道又那么窄,那么陡……前面有什么 ...

01
楼梯似乎是没有尽头。
向当然望着漆黑一片的前方,不禁打了个颤。他用手捂着胸口,似乎能听到他的心“扑腾”直跳的声音。
向当然自然不敢走下去,那么黑,伸手不见五指,楼梯道又那么窄,那么陡……前面有什么未知的都是谜,有什么理由走下去呢?
因为他……没有选择。
他微微挪动着脚步,踉跄怯懦的跌下了第一步,差点跌倒在楼梯上,牙齿都在“咯吱咯吱”的响。他完全接受不到任何光线,只能凭着触觉,一点点,恐惧的蹭下楼梯。
他脑子里至今还回荡着,他被抓进来时,听到的那句可怖的话。
那句话没有被刻意渲染,也没有极大的起伏,平静,却充满了幽暗,仿佛有一种力量能够催动。
“你想怎么死?”
02
当他,向当然,还是一个被母亲抱在怀里,轻轻吮吸奶水的小孩的时候。
他听过最多的,来自祖祖辈辈的教训,无非就是那几句话:
“当然,你以后一定要当大官,挣大钱……这样才能光宗耀祖,光耀家门!……”
“当然,你一定要好好念书,挣一座金山银山,我们家,就指望着你了……”
“当然,你……”
向当然是一个很乖很听话的孩子,牢牢地把祖辈们的教训记在了心里。
他听祖辈们说要好好念书,于是用功读书,几乎回回考第一;
他听祖辈们说要当大官,于是靠着才华学历,真的当了个官;
他听祖辈们说要挣大钱,于是……
怎样才能挣大钱呢?
向当然一有空,就琢磨这个事。
向当然不是经商的料,更何况现代社会都主张:为官清廉。官员们的薪水也没有多少,更何况是向当然这样一个小官,
03
某天晚上,向当然吃过晚饭,正在琢磨挣大钱这个事儿,突然听到敲门声。
“谁啊?”
“向领导啊,我是刘给钱啊,白天和您见过面的,您忘了?”
向当然回忆起来,开了门。
刘总一进门就提着一大堆东西,各种特产就不说了,还有些名贵的茶叶、酒。满脸赔笑的送进向当然屋子里去:
“向领导啊,久仰久仰……年轻有为,年轻有为!”刘总是一个大腹便便的肥胖中年男人,笑的时候,脸上的肉总是挤成一堆,看起来竟是异常的恶心。
出于礼貌,向当然婉言推辞刘总送来的这些东西,自然是拒绝不成。两人寒暄了几句,便坐在向当然家的沙发上聊着。
“刘总大晚上来我这寒酸小屋——有何贵干啊?”向当然客套的问。向当然虽然已经是个官了,毕竟是小官,手里没多少钱,只是刚刚买了个小房子而已,装修也很简单,看上去倒真有些寒酸。
“领导啊,您这屋确实挺小——您这么有作为的人,怎么能住这么小的屋子?……您就没有想要换套房子?”刘总把满脸的肉挤在一起,突然低下头来,老套的把手从衣兜里抽出来,极为麻利的从包里抽出一份文件,悄声对向当然说:
“只要您签了这份合同……”
向当然心里咯噔一声,这个老奸巨猾的刘总深夜跑到自己屋子里来,果然没安好心,正想打发他走。
“向领导,我想,您这么年轻,一定很想升官发财吧。”刘总脸上虽然还是笑着,只是嘴上已经硬了很多。
向当然还在恍惚中,一时竟开始动心,最后竟然踌躇起来,不安着,犹豫着……最后,还是水开的鸣音使向当然回过神来,急急忙忙的关了水,回头看到刘总……
这次,作为党员的向当然,理智和本能战胜了他的愿望与贪婪——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把刘总连同送给他的东西客客气气的送出了家门。
刘总倒也不着急,以他多年来的“处事经验”来讲,向当然明显是动心了。
04
这大概是向当然此生以来最难熬的一个夜晚。
辗转难眠,任由自己在床上翻来覆去,如何也睡不着。向当然心里清楚,刘总一定会再来的,之前他走,不过是留给自己一段犹豫的时间罢了。
升官发财,是祖辈们最最常对自己说的一句话,也是对自己最大的厚望。自从他离开校园以后,为了祖辈们的这句话,他便试着先达到前半段。
升官。人家说考进公务员,就像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他不管,硬是过去了。考进去,开始便在一个小小的职位上,很积极,做什么都很积极,又年轻。
常常为了工作而废寝忘食。所以被提拔的很快,年纪轻轻就在一个不错的位置上。
发财。向当然越来越觉得这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除了贪赃枉法,发财真的太难了,自己的工资只能刚好维持自己的生活而已。
只不过,现在,发财的机会正横摆在眼前,只等向当然大手一挥,大章一刻……只是,那章若是刻下去,一但被发现,自己的仕途就要完蛋了……
升官发财?
这辈子都要完了。
只是……万一,万一没有被发现呢?
向当然小心翼翼的想。
那样自己就可以高枕无忧,成为祖辈们眼里的“能人”;
只是……万一,万一被发现了呢?
那样自己就会深陷牢狱,被口水淹死,差不多万劫不复……
向当然斟酌着,很自然的觉得,如果这辈子不能升官发财,和深陷牢狱,万劫不复怕是没什么区别……
两头都会死,何不赌一把?
向当然咬着牙下了决心。
05
第二天一早,刘总便极为准时的到了向当然家里。
向当然愉快的盖了章……
“向领导真是爽快人!”刘总高兴地握住向当然的手,“要不要我帮领导找个搬家公司?……”
向当然努努嘴,刚想答应,心中突然害怕:
党若是知道自己有这样的大豪宅,绝对会调查自己。
“不必了,不必了……”向当然连忙推辞。
刘总又和向当然寒暄了两句,刚想走,突然回头道,“向领导有空最好去房里看看,绝对有惊喜。”
晚上。
向当然蹑手蹑脚的钻进自己的大豪宅里,突然看到茶几上有一张银行卡,背面贴着的密码竟然是自己的生日。
“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向当然突然从柔软的沙发上弹起来,“整整三百万!”向当然恐怕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欣喜之余,尽是恐慌。
他很清楚,刘总不会平白无故的白送自己三百万,他真正的用意,不过是想他与刘总多合作几次罢了。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他急急忙忙的出门,急急忙忙的回到自己家里,像一个畏手畏脚的小偷。仿佛他不是这座大豪宅的真正主人,只是潜进去的一个不熟练的贼罢了。又仿佛这三百万是别人的,只是碰巧被他看到密码而已。
06
几个月后,他被捕了。
或许是他太不擅长演戏。因为得到三百万和一座大豪宅而太过兴奋,以致让同事们看出了点破绽。
再者,这个章盖得也太不合法,就不得不引起人们的注意,左一查,右一审,事情变水落石出,向当然便沦为了贪赃枉法的阶下囚,判了刑,财产充公——一切最终还是站在了正义的一边,任凭向当然如何挣扎抵赖也没有任何用处。
什么刑呢?
由于向当然涉贪的数额巨大,而且有好几次,被捕后很不配合,造成的不当影响极大……
死刑。
而且是当庭宣判。
没办法升官发财,还沦为阶下之囚,甚至要被压上“断头台”……这让向当然感到无法面对自己的祖辈,极为后悔……
听到判决后的那个夜晚,向当然依旧辗转难眠。现在的他,是多么后悔当初的决定,钱可以再挣,可是只要踏进了法律的断头台,再想出来,怕就真的是下辈子……
想到这,向当然心里是撕心裂肺的痛,尤其是他听说,因为自己盖下的章,使自己一直生活且钟爱的城市有了许多违法建筑,那些违法建筑,严重危害城市交通,影响市民生活,还使这个城市几个月来的空气质量一直垫底……
他突然觉得升官发财没有那么重要了,钱财乃身外之物,升不升官也不是什么问题……可惜啊,一个人活了二十多年,直到生命将近最后,才醒悟过来。
只是,一切都晚了……
07
莫名的,向当然觉得自己的身体轻了起来,等他回过神来,面对他的便是黑暗的楼梯。
向当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在做梦,但他害怕了,这是真的。
他脑子里满是那句“你想怎么死?”,想着,腿也莫名的跟着颤抖。最后,向当然的脸色惨白,竟然慢慢蹲下身,一点一点爬着。
反正,正反都是一死,自己贪赃枉法,该死,死了又有何妨?
向当然“腾——”的一声站起,忽然直起身,极快地跑上楼梯……
“唰——”灯突然亮了。
08
“听说你后悔了。”
“是的。”
“你有真心悔过吗?”
向当然认真的点点头。
向当然的面前……除了他之外没有人,声音是从四周传来的。
“我看出来了,心里有鬼的人才会畏惧未知的黑暗。”那声音微微停了一下,突然道:
“如果给你一次机会,你愿意重新来过吗?”
向当然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声音的话。
“但是,回到过去的你,没有你现在的这些记忆,还是一个想要升官发财的你,这样你愿意吗?”
向当然认真的想了想:
“我愿意相信自己……”
09
法庭。
“今向当然为原告,诉讼被告人刘给钱,涉嫌行贿罪,数额巨大,判处无期徒刑。”
一锤定音。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陈林先 2019-2-18 17:17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查看全部评论(1)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9-22 07:22 , Processed in 0.134204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