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许久精升官记(四十一)/陈林先

2019-2-24 18:27|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041| 评论: 3|原作者: 陈林先

摘要: 春节过后,安东县刚开完了例行的两会,就迎来了一件喜庆事:第一家入驻安东县工业园区的民营企业——霍氏兄弟化工厂正式投产。在县委书记刘保民的建议下,县里举行了盛大的投产仪式。让霍文、霍武和安东 ...
                                                                                  
       春节过后,安东县刚开完了例行的两会,就迎来了一件喜庆事:第一家入驻安东县工业园区的民营企业——霍氏兄弟化工厂正式投产。在县委书记刘保民的建议下,县里举行了盛大的投产仪式。让霍文、霍武和安东县领导的颜面大放异彩的是市委书记欧阳普亲临仪式现场。
       刘保民满脸挂着喜庆,自打过了春节,破天荒地四十多天没发一次火。他能不高兴吗?他是欧阳普的爱将,在欧阳普的支持下,率先在安东建立了全市第一个工业园区,而且,仅去年一年,在工业园区破土建厂的企业就有四家,当然,这得感谢许久精引进了霍氏兄弟的化工厂,在霍氏兄弟的推荐下,南方的一家轧钢厂和一家胶合板厂也相继入驻,再加上当地的一家海洋化工,整个工业园区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春节前,欧阳普在全市经济工作会议上,对安东县发展经济的成果大加赞赏,对刘保民更是充满了赞美之词。会后,欧阳普鼓励刘保民再接再厉,拿出更好的成绩单,他会向省领导举荐刘保民进入下届市级领导班子。当刘保民恳请欧阳普给化工厂投产剪裁时,欧阳普满口应允。
       霍氏兄弟为了这次投产仪式下了血本,凡是在贵宾名单上的人,人手一个大礼包,礼包内除了一件名牌T恤和一只专门定做的机械手表外,还有一个五十一点八克的纯银纪念章。同时,他俩包下了安东大酒店的整个三楼,待仪式结束后,宴请所有的来宾。
       为了这个投产仪式,还有一个人忙得不可开交,从邀请来宾的名单,到礼品和酒宴的安排,甚至仪式的程序,他都事无巨细,一一过问。霍氏兄弟对他更是唯命是从,他安排好了,霍氏兄弟只管掏钱。这个人就是许久精,安东工业园区的大功臣,邀请市委书记带着各县区的主要领导来剪彩,正是他给刘保民提的建议,这正好挠在了刘保民的痒痒处。许久精知道刘保民迫切想在全市的头头脑脑们面前出出风头,如同他急于在安东县的领导们面前露脸一样。何况,让市委书记知道安东县有一位叫许久精的人,是他梦寐以求的事。霍武和他说过,投产仪式讲话稿里,有感谢许久精的话。市委书记能听不到吗?就算霍武的话被市委书记忽略了,他相信刘保民的讲话中一定会提到他。
        化工厂投产剪彩仪式由县委办公室主任李天水主持,当他请霍氏化工的法人之一霍武上台讲话时,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霍武神采奕奕,打了摩丝的毛寸发型根根朝上,一身笔挺的西装更是凸显了现代企业家的派头。他本来打算让哥哥霍文发言,但是霍文觉得自己几乎不在安东,大伙对他不如霍武熟悉,还是由霍武发言比较好。许久精也觉得霍文说的在理,同意由霍武发言。
        尊敬的市委欧阳书记、安东县委县政府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
        上午好!
        在这阳光明媚、春风和煦的日子里,化工厂终于迎来了投产的时间。从去年四月份化工厂破土动工,到现在就要投产运营,仅仅十一个月的时间。化工厂之所以这么快地立项、建厂、投产,是和各位领导的密切关心分不开的,特别是和刘书记、常县长等几位安东的主要领导大力发展安东经济的决心密不可分,我在这里代表化工厂的另一位法人霍文先生,向各位领导表示深切的谢意!
        安东县是一个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地方,借着改革开放的春风迎来了大发展的好时机。去年,在县委县政府的英明决策下,建立了工业园区,向全国的企业家张开了招商的怀抱。我就是在安东招商引资优惠条件的感召下,来到了这块风水宝地,一年来,深深感受到了安东人民大力发展经济的决心和对投资者的热情,每时每刻都让我干劲倍增,我在这里说一声谢谢了!同时,请以刘保民书记为首的安东领导放心,我一定会苦心管理,守法经营,力争年产量达到十五万吨,为安东的经济发展添砖加瓦。
        另外,我和另一位法人霍文,还要特别感谢一个人,可以说,他是我的企业“嫁”到安东来的媒人,也是工业园区另外两家企业的媒人,可以说他是安东工业园区的功臣,这个人就是安东县政协办公室主任许久精,在这里,我对许主任说声谢谢了!
        最后,再次谢谢欧阳书记,谢谢安东的各位领导,谢谢大家百忙之中来参加化工厂的投产仪式!
        霍武的讲话简洁明了,吐字抑扬顿挫,处处紧扣安东领导的脉搏,台下爆发出阵阵热烈的掌声。
        许久精心里有点骚动不安,他虽然正襟危坐,但能感觉到霍武的发言提到他时有无数双眼睛向他投来各种意味的目光,他偷偷瞥向市委书记和县委书记坐的位置,刘保民正向欧阳普低语着什么,是不是在说他?他心里多了几分期盼。
        霍武讲完后,身兼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的刘保民做了发言。他的讲话内容除了欢迎各位领导的到来外,还讲了工业园区建立的初衷和过程,更重点讲了他在去年春天带领安东县南下参观考察团取得的成果,表示没有去年的参观学习,就不会有工业园区的今天,总之一句话,安东县能招来商引来资,和他的正确决策分不开。他讲话的最后,正如许久精预估的那样,提到了许久精在招商过程中做出的贡献。
        两个人的讲话,两次提到许久精,许久精的名字理所当然地在到场的人心里打上了印花。
        剪彩由欧阳普、刘保民、常路华和霍武四人持剪,伴随着李天水的一声令下,两只大红花球落在了礼仪小姐的盘子上,随即,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显得众人的掌声是那样的渺小无力。许久精见众人都起身去厂房参观,扯了一把坐在身边的霍文,霍文领会,跟着许久精离开了人群。
           “咱俩别在这儿凑热闹了,去看看酒店准备的咋样了吧,让领导们吃好喝好最重要。”许久精压低了声音说。
            “好,有霍武在这儿就行。”霍文爽快地答应了许久精的建议,通过这一年的接触,他知道许久精是一位办事很有分寸的人,几乎滴水不漏。
        安东大酒店的前身是安东县宾馆,市场经济的大潮来临后,安东县领导顺应潮流,将安东宾馆更名为安东大酒店。安东大酒店就坐落在县委县政府以西五百米的地方,虽然是七十年代初建成的五层楼房,但经过最近的装修,无论是外部楼体还是内部设施都很富丽堂皇。
        化工厂的答谢宴会设在三楼的大厅,由于这次出席宴会的人比较多,酒席摆在其他楼层的包房不切实际。因为是有市委书记参加的宴会,酒店上下都非常重视,酒店总经理亲自陪同许久精在大厅里巡视酒桌的安排,当许久精的眼光扫到讲话用的发言台时,发现台面上没有配备鲜花。酒店经理解释说,安东没有鲜花大棚,现在这个季节,鲜花不好弄。许久精一听,有点急。他拿出手机,打通了林俊升的电话,让林俊升赶快通知他在阳旧县的表叔,务必在一小时之内送一束讲话用的鲜花到安东大酒店三楼,不必计较费用。林俊升的表叔有一个鲜花大棚,别看是在阳旧县,但大棚所在的位置紧邻安东县,离安东县城也就四十八公里,满打满算,一小时准能送到。
        酒店经理对许久精的安排有点惊讶,觉得他有点吹毛求疵,但碍于许久精是宴会的总管,也不好说什么,脸上是满满的歉意,当然,这些歉意是装出来的。
        霍文对许久精的安排相当满意,虽然这增加了化工厂的开支,但这点花费和化工厂的暴利比起来,可以忽略不计。许久精对化工厂的真心付出让霍文感激涕零,他知道许久精从没想过从化工厂获取经济利益,许久精似乎对钱不感兴趣。
        和许久精预估的那样,参加宴会的领导刚陆续来到大厅,讲台用的鲜花就到了,看着满脸大汗的送花小伙,霍文在原价的基础上,多给了一百元。
        开席前,刘保民和霍武都做了简单的讲话。刘保民作为安东的最高领导感谢市委书记和各县区的领导在百忙之中来到安东,霍武作为化工厂的法人感谢所有的来宾,请大家吃好喝好,若有招待不周,请大家原谅。总之,两人的讲话就是一些客套话。
        欧阳震和各县区的领导被安排在一桌上,由刘保民和常路华陪着,主人霍武也在这桌。霍文被安排在另一桌陪着安东县的其他县级领导,许久精、林俊升、霍佳成分别陪着一些局级干部,那些级别低的官员和亲戚朋友也就在别的桌随便坐了,人的地位在酒席上一下子显露出来。
        菜品的档次不必细说,安东大酒店所有上档次的菜都上来了,酒是匞河酒业产的匞河十年窖藏,这很合市委书记的胃口,半斤白酒下肚后,欧阳普明显兴奋起来。
           “保民同志,我怎么没见那位叫许久精的功臣啊!能不能请他到这桌上坐坐啊?”欧阳震把一只吃空了的梭子蟹壳往桌子上一丢说。
           “可以呀!欧阳书记,我这就让他来听您教诲,俊山同志,你喊一下久精同志,让他到这桌来。”刘保民对邻桌的王俊山说。王俊山坐的桌子离许久精坐的桌子近。
        其实,许久精早就听到了刘保民让王俊山喊他,别看他离市委书记坐的桌子远,但他眼的余光总是关注着那张桌子,他虽然听到了,但眼神还是停留在自己桌子上,并且很兴奋地向在座的局级干部敬酒,对县委书记找他似乎一无所知。当他听到王俊山叫他时,还对在座的局级领导抱拳表示歉意,让他们先喝着。
           “哦,你就是许久精呀!来,坐我旁边。”欧阳普脸上挂着微笑说。
           “欧阳书记好,您百忙之中能来参加剪彩仪式,是我们整个安东县的光荣,您辛苦了,您在这儿坐着,我怎么能坐呢?我还是站着给您倒酒吧!”许久精很拘谨地说。
          “哈哈哈,你是开发区的功臣,我这个市委书记得感谢你,来,来,坐这儿就行。”
          “快坐下吧,欧阳书记专门让你过来的。”刘保民搭腔说。
          “久精同志,听你们的县委书记说,你是位很有工作能力的同志,而且还是位为安东的经济发展做出贡献的同志,这样吧,我代表在座的同志们敬你一杯酒,你可以少喝点,这酒度数太高。”欧阳普端着酒杯,冲着许久精说。
          “这是他家酒厂酿的酒,他才不怕度数高呢!”县长常路华说。
        许久精脸色大变,脸上的血好像一下子被放干了,煞白,他明白常路华这话的分量。
           “可以这么说,毕竟是他亲外甥的酒厂,亲舅还能不常喝外甥家的酒吗?”刘保民脸上带着微笑,眼睛死死地盯着常路华说。他觉得常路华不怀好意,是有意让市委书记知道许久精有个企业,这不是枉费心机吗?
        欧阳普看了一眼变貌失色的许久精,心里感到好笑,心想:你的事,刘保民刚才在剪彩现场就和我说过了,看你吓得那个样。
           “哦,原来我们市鼎鼎大名的匞河酒是你外甥酿的呀,这真是舅舅英雄外甥好汉。”欧阳普拍着许久精的肩膀,大笑着说。
         许久精见欧阳普这么说,刘保民也不惊慌,这才放下心来,脸上的血色也慢慢恢复,把脸前酒杯端起来,一饮而尽,博得全桌一片叫好声,引得别桌上的人都往这儿瞧。
        欧阳普见许久精的囧样,和刘保民对视了一下,哈哈大笑。
        刘保民当着众人的面,把许久精和霍氏兄弟的关系简要说了一遍,并一再强调,匞河酒坊现在是传到了林俊升的手里。当然,刘保民忘不了带上自己南下考察的功劳,许久精的本事再大,也得靠他的英明决策。
        欧阳普听得很专注,听刘保民讲完,直说就像是电视剧中的情节。他拍着许久精的肩膀,对刘保民说:“久精同志很有能力,这样的干部不能放在闲职位置,得让他挑重担才行啊!”
        许久精一听,竟然和军人一样,一下子笔挺地站起来,连连称呼自己能力有限,是领导的决策好。
        刘保民听着很受用,咋呼许久精坐下说话。
        其他几个县区的领导见欧阳普这么说,也随声附和,唯独常路华的脸上不自然。
        借着欧阳书记话头,又是一阵劝酒声,许久精喝了不少,但心里和明镜似的,借着上卫生间的机会,给销售公司的经理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赶快准备一张十万的银行卡,密码是关系卡号。
        宴会一直持续到下午两点才结束,欧阳普有点带酒,上车时,用手点着几位县区领导说:“你们回去后,要好好体会这次来安东的精髓,要以安东为榜样,扩大招商引资的规模,有了成绩,我也会去你们那儿祝贺。”
        许久精借着酒劲,从县级领导的人缝子里挤过去,右手快速地握着已经坐到车里的欧阳普的手,巧妙地把银行卡递到了欧阳普的手里,旋即又把左手合在上面,使欧阳普手心向下,接着摇了一下说:“欧阳书记,我一定牢记您的教诲,认真工作,祝您一路顺风,一切都六六大顺。”
        许久精说“六六大顺”时,左手中指和食指用力抠了一下欧阳普的手面,他相信欧阳书记一定知道银行卡的密码是六个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陈林先 2019-2-24 18:25
初识市委书记,他真能凭工作能力升职吗
引用 舟上客 2019-3-6 08:16
许久精同志露脸,离升迁又进一步!欣赏佳作!
引用 蔚青 2019-3-9 07:17
拜读欣赏,分享精彩!问好,祝创作快乐。

查看全部评论(3)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5-27 06:18 , Processed in 0.166753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