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女人男人,走进血色战争/野老

2019-3-13 18:07|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160| 评论: 4|原作者: 野老|来自: 远山文学网

摘要: 楔子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驻扎北平附近的日军在卢沟桥向我中国军队打响了挑衅的第一枪!于是,日军全面侵华战争拉开了大幕,不久,华北沦陷了……    青山联中校园里随着七七事变震耳的枪炮声沸腾了!师 ...
                                                                                
                                                                                                      楔子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驻扎北平附近的日军在卢沟桥向我中国军队打响了挑衅的第一枪!于是,日军全面侵华战争拉开了大幕,不久,华北沦陷了……
   青山联中校园里随着七七事变震耳的枪炮声沸腾了!师生们集会演讲,高呼抗战口号,呼吁人人投笔从戎、用一腔热血去保家卫国!一时间,抗日的歌声响彻在校园上空,激荡在马石山颠,回响在黄海之滨,古老的高山镇仿佛一位沉睡的老者,也被这激越的抗战之歌惊醒了,精神抖擞起来了。
   青山联中,全称是半岛地区青山联合中学,素被半岛地区各县称为“胶东的黄埔”。这所学校是国共第一次合作时期,开明士绅与海阳县国民政府共同出资兴办的一所新式中学,它就座落在巍巍马石山下的青山村。
   青山村,是个几百户人家的大村。村子四周群山逶迤,山上多松柏,一年四季郁郁青青;一条条小溪从山涧里蹿出来,在村子前汇集成一条清澈流淌的小河向东北蜿蜒而去。青山绿水,村落掩映在连绵的山峦之中。村东面,马石山巍然屹立,高耸入云,它与南面的跺鱼顶、西南的跑马岭、西北的林寺山遥遥相对,构成了古老的高山镇的天然屏障;村西南有一条沟谷,沟谷约有六、七华里之长,四面青山环绕,苍松翠柞,郁郁葱葱,毎到春天,各种山花次第开放,满山遍野,万紫千红,芳香四溢,因而得名花园沟;走出山嘴儿,村东北面便是山间平原,密集地排列着十几个村落,其中一个叫着马石店的村子最大,它距离青山村最近,大概六七里路,是附近的繁华之地。
   青山人,勤劳质朴,刚毅彪悍,民风淳厚,人们十分地讲究义气。村里的男人,闲时大都习武,跟着螳螂拳的传人宫保田及其徒弟们学习拳术,忙时耕田种地养家糊口;女人们,则养蚕织布,相夫教子。村里有几家大户,十分地开明,办义学,让农家子弟入学识字认数,有口皆碑。半岛地区青山联合中学选此建校是不无道理的。
   这青山联中被称为“胶东的黄埔”也同样是有道理的。这里的教师们,都是半岛地区的名流大家,或文或政或武,自是赫赫有名,有孙文先生的忠实信徒,也有李大钊的追随者;这里的学生们,男女混学,大都是追随革命的热血青年,他们与自己的老师走得近,自然也就有了不同的追求,或进了三青团,或进了共青团,或入了国民党,或入了共产党,然而却都是处于秘密状态。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大屠杀后,青山联中校园里国民党派系从秘密走到公开,而几个共产党的主要人物被半岛地委撤走了,校内的党团组织更处于全地下状态了。不知国民党要人出自青山联中的有多少人,而后来共产党仅三野中就有不少将军在此求过学。
   卢沟桥国难的枪炮声,震醒了昏睡的国人,这年秋初青山联中绝大多数热血青年投笔从戎了,在家破国难之时去演绎他们自己的人生故事,学校也由此而停办了。
   【1】
   一九四一年过了芒种第二天,高山镇上外号“狐狸精”的风流寡妇范香香家里来了一位长袍礼帽的客人,日军小队长松尾摸着仁丹小胡子怀疑地审视着此人。范香香扭着小蜂腰撅着翘翘的屁股,浪浪地走到松尾面前,抛个媚眼儿,浪声浪语地说:“哎哟,太君啊,这是小奴家的娘家哥哥范文科,他可是个大大的良民哟,他是来看小奴家的啊!”
   范文科赶紧摘下礼帽,对着松尾弯腰鞠躬,诺诺连声:“太君,俺是大大的良民,大大的良民……”
   松尾小队长扯过范文科的手仔细打量了半天,又将其长袍上边扣子解开察看了范文科的两个肩膀,最后鼓着一对蛤蟆眼凶凶地问道:“你的什么的干活?八路的有?”
   “太君,俺是废城范家庄开纩丝机房的老范家的大公子,做买卖的。”范文科将礼帽又扣回头上,呵呵一笑,接着说,“八路?有有有,俺这次来看俺香香妹子就是来告诉太君的!”
   “你的,八路哪里的有?快说!”松尾又鼓起了蛤蟆眼,凶巴巴的。
   “马石山下的青山村有八路的兵工厂!”范文科指指东北方向说。
   “你的,怎么知道?”松尾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说,“为什么来告诉大日本皇军?快说的干活!”
   范文科看了看在旁边的范香香,说道:“俺是听见赵保元的兵们说的,就跑来告诉太君的。俺恨八路,他们把俺的地都共了产,分给了穷棒子们了,俺知道太君们专打八路。再说,太君跟俺妹子香香是一个……一个被……被窝里的,俺能不向着俺妹子?”
   范香香扭扭捏捏地推了范文科的肩膀一把,风情万种地向松尾抛着媚眼儿,说道:“哎哟,哥哥别说了,香香俺不好意思啊,太君相信你的,是吧,太君?”浪着又贴向松尾。松尾向范文科挥挥手:“你的,良民大大的,大东亚共荣的干活!”
   范文科退出来,来到西厢房,坐了下来,一边跟一个二鬼子伙夫拉着闲话,一边等他妹子范香香。
   伙夫五十岁的光景,黑黝黝的面孔,一说话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听他的口音不是本地人。
   “老哥,听口音,你不是本地人吧?”范文科问。
   “你是?”伙夫抬起头审视着对方。
   “俺是这东家小奶奶的娘家哥哩!”
   “噢——莱芜,知不道吧?”伙夫说,“知不道,跟你说,也是白搭屌!”
   伙夫的话说得很快,再加上一个“知不道”一个“白搭屌”,把范文科弄了个猴吃芥麦——干瞪眼儿,囫囵吞枣,什儿不知其味儿。范文科心里道中国地大物博、地广人惆,南腔北调,中国话不比那小日本鬼子的话好懂老些啊。想到这儿,范文科又说道:“‘知不道’也好,‘白搭屌’也好,咱都是中国人啊,老哥,管丢啥,不能丢了这儿啊!”他说着拍拍自己的心口窝子。
   伙夫竖起大拇指,表示赞同:“彼此彼此啊!”说罢向北正房努嘴儿,又摇摇头,然后长叹一声,蹲下身来烧火做饭。
   过了好一阵子,矮墩墩的,像轱辘木头桩子的松尾从北正房里走了出来,仁丹小胡子,一双蛤蟆眼,挺胸鼓肚,指挥刀刀鞘差点刮着地面,耀武扬威地向大门外走去。走到大门口儿,两个站岗的二鬼子啪地一个立正,那架式不亚于真鬼子!他娘的,干啥不行,咋得非要去当汉奸呢?范文科心里骂一句,向范香香所在的正房里走去。
   走进正房里,范香香刚刚收拾利索了,她坐在那儿,一手拿着一面小圆镜子,一手拿把小镊子,正拔着眼眉上几棵东倒西歪的眉毛。拔完了,站起来,捊了捊额前的刘海儿,把双手抱在胸前,来回踱了有一袋烟的功夫,问:“文科哥,赵师长让你来把八路军的情况告诉日本人,这是下的一步啥样的棋儿呢?”
   范文科听罢,做了个杀头的手势,说:“借刀杀人呗!”顿了顿又说,“国共两党老是面和心不合啊,赵师长总想联合那十几家来灭了许世友,许世友也想把他们一网打尽啊!”
   范文科心道,你个狐狸精早就心知肚明,来问俺干啥?哼哼,亲叔伯兄妹她也别着心眼啊!国民党顽固部队与八路军有摩擦,你勾结小日本鬼子来帮着来打,而且还要偷着打,还要往死里造,这是他娘的啥道理啊?汉奸,汉奸啊,看来程念祖高参说得是不无道理的!范文科不再说下去了,因为他知道他这个叔伯妹子跟赵保元师长是啥子关系的。
   当天,吃过午饭,范文科就走了,说是要回去复命。然而,离开高山镇,向北走了不到十里路,范文科又抄近路向青山奔去,天黑前,他必须要回到驻扎在废城地面上的赵保元的司令部去。                                                                                                                                                                        
  【2】
   风流寡妇“狐狸精”范香香是何人?她又为啥能与小日本鬼子搞到一起呢?这还要从头说起哩。
   范香香是高山镇西面废城地界上范家庄人,她是庄上老财主范进财大儿子范长江的独生女儿、掌上明珠,她的叔父范长河就生有独子范文科,叔伯兄妹两人年纪相仿,同时被范家老当家的送进了青山联中,盼望着祖坟冒青烟,出息成为一龙一凤,因为当年孙文先生带人掀翻清廷那年南方上来一风水先生断言他们老范家地脉金贵要诞生金龙银凤,可谁承想小日本混帐,自个儿不在家里好好过日子却跑到中国土地上来烧杀掠抢建啥子大东亚共荣圈来了,使得这兄妹学业中道辍学了。
   范香香是青山联中的三枝校花之-。第一枝花,比她高一级,叫凌云,是文登昆嵛山人。凌云,这姑娘身材高大,但绝对的女人味儿十足,白白净净的方脸盘,五官周正,一双大眼睛,明净如秋水。她性格风风火火,说干啥就干啥,头撞南墙血流如柱也要问问南墙你还敢是不敢了、服输不服输?她从小就钦佩于得水、“高腿鸡”(于得水妻)、理琪等人,来青山联中不仅跟着宫保田的徒弟学上了螳螂拳,而且与几个共产党员教师走得相当近,在校时就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的地下组织,因而七七事变后直接来到八路军胶东军区司令部担任教导大队政治指导员。第三枝校花,叫程珺,是高山镇富水河北村人,在青山联中上学的第一堂课上,教国文的年过半百的刘先生走进教室第一眼看到她时愣住了,半天沒回过神来,回过神后摇头晃脑地说:“窈窕淑女,国色天香,沉魚落雁,闭花羞月也!程珺属于那种小巧玲珑型的,柔柔的,纯纯的,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人见人爱,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她在七七事变前被其父母骗回家嫁给了河南村财主老高家的独子彪子四嫚儿高品,因为他们从小指腹为婚,程珺父母注重人品不想让人戳脊梁骨,因而只能一朵鲜花插到了牛粪了。程珺的哥哥程仲夏与同村好友程念祖是青山联中的同级同学,比程珺高一级,在一九三六年西安事变后,程仲夏就离校来到了八路军胶东军区司令部,任教导大队大队长;而程念祖却去了“胶东二十四”个土匪司令(国、伪顽固部队)中的老大赵保元部,做了高参,去时还带去了范香香的叔伯哥哥范文科。
   范香香就是三枝花中的第二枝花。这技校花却与前两枝校花截然不同,如果说凌云是一枝山菊花,质朴、富有勃勃生机;程珺是一枝白玉兰,清新,自然,高贵;那么,范香香就是一枝大红的月季花,火辣,奔放,毫无顾忌地绽放着自己的妖艳。她,高高的身材,足有一米七五,白生生的肤色,长脸型,高鼻梁,一双撩拔人的丹凤眼,看上你一眼,你恨不很立马钻进去不再出来,那怕你定力十足也是不太容易坚守住的,除非你是真真正正的正人君子。她最爱穿两种服装,一是旗袍,二是戎装。穿上旗袍,两侧开一缝儿,上身儿双峰坚挺,柳腰轻摆,下身轻迈玉步,雪白的大腿忽隐忽现,令女人妒意顿生,让男人想入非,早已梦游神太虚去了。穿上赵保元部队的女式军服,又是另一番英姿飒爽,那份干练,那份性感,更令人百视不厌,疼爱有加。
   青山联中师生大多热血澎湃奔赴抗战前线时,范香香却被父亲范长江把她嫁到了高山镇大户人家姜老太爷家里。姜老太爷家里三辈单传,且男女沒有高寿者,范香香嫁给姜家少爷,没有几年的功夫公婆先后离世,后来丈夫也英年早逝,偌大的一份家产,仅这一风骚美人说了算。本来荷尔蒙分泌过多的小寡妇就耐不住饥渴,丈夫一走,更是忍受不住那份寂寞。于是便把家里几个长工轮换着使用,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男欢女爱啊!长工们觉得也没花钱花银子,还享受了美人,何乐而不为乎?这小寡妇觉得也不是两斗黍米挖插挖插就没了,解了馋还图了舒服,支使着长工更顺手儿了,真可谓是一箭三雕也。时间一长,长工们便互相交流心得,大家共同实践,得出一结论,由感性上升为理性,形成了一科研成果,这就是:一致认为这小娘们不光模样长得俊俏,勾人魂魄,那玩艺儿更是有过人之处,物件放进去后犹如被小孩儿嘴又咬又吮,弄得你欲仙欲死,竟不知是在天上人间。这个理论一经传出,社会上有钱者、有权者、有势者等等一干爱好寻花问柳者纷至沓来,塞破了门子挤破了墙,例如恶覇高乐就是典型的一人,他享受够了美人临走再把小寡妇家的一只看门狗给掐死拖走,回家拾掇干净了下锅烀狗肉吃。小寡妇极有干劲儿,来者不拒,反正是能让她舒服就行啊!高山镇的妇人们却是恨得牙根儿都痒痒起来,巴不得将这烂X撕巴撕巴喂狗,背地里给小寡妇造出一响哩叮当的雅号来:“狐狸精”!
   许世友的八路军主力开赴文登、荣成、威海卫一带打小日本去后,赵保元从万第老巢出来占据了高山镇,而且司令部就安在了“狐狸精”小寡妇家里来了,从此小寡妇不仅成了赵保元队伍上半个军人,而且也成了压寨的夫人,社会上那一干想继续做好事的大爷们再不敢来享受那小孩儿嘴似的又咬又吮了,谁不知道赵司令手里有枪有炮啊,想与他老人家共享一眼之井水,哪岂不是得生成铁头钢身子啊?
   范香香因为是赵司令的压寨夫人,再加上与赵司令的高参程念袒是校友同窗,又有叔伯哥哥范文科在,那真是红极一时啊!在赵保元的队伍里,不仅当兵的要敬她,当官的见了她都得打敬礼,你想她能不威风吗?赵保元的兵丁在高山镇催交军粮军晌啥的,如有特别困难的人家,来找找她求求她,她一点头,立马啥事没有了。
   范文科看着不顺眼,觉得丢尽了八辈祖宗的脸面。程念祖却开导他说,人各有志啊,她不可能像你一样生活,你目前也改变不了她,再说你所做的事情不正是为了改变包括她这一类人生活的事儿吗?更何况,有她在,咱们的处境会很安全的,咱们要把全部精力用到正点子上,保证咱们的利益不受损失或少受损失啊!范文科在校时就很敬重程仲夏、程念祖、凌云等人,后来听从半岛地委的安排,跟着程念祖来到赵保元的师部,给程高参当上了副手,对程高参更是言听计从。
      一九四一年立夏过后,从县城凤城开过来一小队日军、七八十伪军。赵保元得知消息,连夜带兵缩回其老巢莱阳万第。临走时,把想跟他一块走的范香香安顿下来,他告诉范香香:“日军主要是找与之作战的中国军队,咱们国军不与他们交战,他们还想拉拢咱一起对付八路呢。因而,小鬼子进住高山镇后极有可能把司令部会安在你这儿,以你的才貌,他们绝不会亏待你的!”赵保元说到这里,不怀好意地笑道:“呵呵,美人谁不爱呢?小鬼子也是人啊,他们更喜欢漂亮女人的!好好地缠住他们,有什么事情,我会派你哥范文科常过来的,后边不会少了你的好处的!”
   范香香故意装出一副不愿意的样子,心道你他妈的占着老娘的身子,完了把老娘送给小鬼子,还要让老娘给你当间谍,为你做事,啍,真他妈的不仗义,简直畜生不如啊!赵保元也在心里骂,哼,戏子无情、婊子无义,你这等风流娘们,有奶便是娘,装哪门子的贞节烈妇啊!?
   后来,一切都被赵保元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言中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荷语 2019-3-12 10:15
又一巨著开篇,精彩无限远山。感谢老师!
引用 野老 2019-3-12 14:24
荷语 发表于 2019-3-12 10:15
又一巨著开篇,精彩无限远山。感谢老师!

谢谢老师的鼓励,敬茶。
引用 陈林先 2019-3-13 18:07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引用 野老 2019-3-14 07:05
陈林先 发表于 2019-3-13 18:07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陈老师,辛苦了,敬茶。

查看全部评论(4)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9-22 08:11 , Processed in 0.143501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