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许久精升官记(四十五)/陈林先

2019-3-19 18:45|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126| 评论: 0|原作者: 陈林先

摘要: 许久精刚到城管局时,对什么事都想说了算,大到人员安排,小到办公用品的购买,没有他不想插手的地方,弄得他和两位副局长关系很僵,特别是那位“另类”平力生,处处和他作对,让许久精感到很心累。王俊山知道这情况 ...
   
       许久精刚到城管局时,对什么事都想说了算,大到人员安排,小到办公用品的购买,没有他不想插手的地方,弄得他和两位副局长关系很僵,特别是那位“另类”平力生,处处和他作对,让许久精感到很心累。王俊山知道这情况后,直说他傻,让许久精不必管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有人替干工作还不好吗?只要不动摇一把手的地位就行。许久精想想也是,看看报纸,喝喝茶,遥控一下自己的企业,何乐不为呢?何况,两千年是双胞胎女儿高考的日子,想法让女儿考一个好的学校,比什么都重要。
        秀灵和青灵在县一中不是成绩特别好的孩子,但也不是很差的。她们两个的智力一般,之所以成绩还算可以,和家庭条件有关,因为许久精给她俩请了好几位一对二的辅导老师,这些辅导老师就是两人在县一中的任课老师。两个孩子下晚自习后,这些老师还单独给秀灵和青灵辅导一个小时,每逢周末和假日,辅导老师更是全天候指导,用班主任的话说,这两个孩子成绩可以,是因为比别的孩子充分利用了校外时间。给两个孩子单独辅导的老师,也是使出了全身的解数。他们能不尽心尽力吗?每月的辅导费比工资还高,能辅导许久精的两个女儿,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事。
        高考前的几次模拟考试,秀灵的成绩排在全校六七十名左右,青灵的成绩略好点,但也从没考到前五十名。根据县一中往年的高考成绩,秀灵和青灵都能过本科线,但绝对过不了重点本科线。
        让两个孩子报一个合适的学校,报一个好找工作的专业,是许久精的心上事。他曾咨询过两个孩子的任课老师,也请教过刘保民书记的夫人尹秋萍,他们都说要想端上铁饭碗,报考提前批是最佳选择,只是提前批的军校和警校对分数要求很高,一般很难进,整个安东县,每年也就出两三个提前批。许久精觉得凭女儿的成绩,很难考进提前批。不过,一中教导主任尹秋萍给他提供了个信息,省警察学院好像有内部名额,这些名额被公安系统的人控制着,要想得到这样的名额,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有关系,二是有钱。尹秋萍对公安系统的事也不是很懂,她建议许久精找邢延庆问一下。
        许久精自从帮邢延庆解决了侄子的事,两人的关系还算可以。在许久精面前,邢延庆没有了过去的那种傲慢。邢延庆不喝酒,这在安东的官场是个个例,当然,邢延庆绝对不是另类,也绝对不是受公安干警禁酒条例的束缚,主要因为他的胃不行,有慢性胃溃疡。许久精觉得,邢延庆不喝酒,找他谈事就得注意分寸,如果他喝酒,酒酣耳热之际谈事容易的多,酒精刺激下的大脑,比较容易讲感情,什么不要脸的话,都可以说出来,不用扭扭捏捏。在许久精的处事词典里,酒就是让人不要脸的。许久精认为,就算是找邢延庆了解一下警察学院招生的情况,也不能空手去,当然也不能送钱,他不是舍不得,他是担心邢延庆见了钱害怕办不了事,直接封口。许久精思谋良久,觉得还是送几块祖传的“袁大头”比较合适,朋友之间送点“玩意”比较容易接受,算作是一种敲门砖吧!再说了,拿祖宗留下来的东西用在孩子的前途上,也算是对祖宗恩德的回报,因为祖宗的家训上就有这么一条,子孙要想不被官员欺负,就要想法进入官员行列。
        周四下午,邢延庆有空,许久精揣了五块银元到公安局办公楼找他。邢延庆刚进公安局的大门,正碰到坐车外出的胡志刚。胡志刚从车窗里探出头,悄悄地告诉许久精,乔玉山把维修车辆的价格定得太低,交警队专用的修理厂不能和那些小维修部一样,要把价格提上来,车主不会因价格贵不去,他们没得选择,不把价格提上来,那么多人张着口,能够吃吗?许久精答应把这事和外甥乔玉山说一下。
           “许局长,快请坐。”邢延庆见许久精进来,热情地起身让座,一向高傲的邢延庆,对许久精还真另眼看待。
         邢延庆一边亲自给许久精泡茶,一边问:“许局长,这么急着见我,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吗?”
           “哪有什么事,很久没聊聊了,这不是想你嘛!”许久精笑着说。
           “你还有闲工夫聊天?家里、单位都是主事人,哪能这么清闲呢!”邢延庆话里有话地开玩笑说。
        许久精明白邢延庆话里的意思,接过邢延庆递过来的水杯哈哈大笑,邢延庆也跟着笑出了声。
           “是这样的,邢局长,前几天回老家,在夹墙里发现了几块祖上留下来的银元,我觉得这是个稀罕物,给您拿来几块。”许久精把五块银元放到办公桌上说。
           “您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些东西?”邢延庆一边把玩银元一边说:“说吧,到底有啥事?和我不用客气。”
           “邢局长,还真有个事和您打听一下,今年我那俩闺女高考,我想问一下省警察学院招生的事。”
        邢延庆笑了,他说:“我说嘛,您肯定有事。”
        许久精笑着说:“这不是您这块的事嘛,我又不懂,特来请教一下。”
        邢延庆把银元放到抽屉里,搬了一把椅子,坐到许久精的对面,很正经地说:“这个学校是提前批,由于毕业生几乎百分百地就业,只要学生愿意,基本上会被招到公安队伍里,最次也是事业编,所以,报考的人数逐年上升,竞争力很大,考生的分数只有达到本科或专科军检线,才能报考。”
        “专科也好找工作吗?”许久精疑惑地问。
      邢延庆笑了,说:“省警察学院每年一共才招一千人,其中三百五十名专科,你别看达到专科军检线就能报志愿,可真录取的时候,按高分往低分录,都得到本科线以上,女生甚至达到重点本科线。”
           “达到一本线?那是怎么回事?”许久精不解地问。
        邢延庆说:“许局长,你不知道,这一千个名额并非在全省统一按从高分到低分录取,而是按全省各地区的需求分配名额,要不分配的话,岂不都让分数高的地区把名额弄走?分低的地区既需要建设公安队伍,又没有人才可选,合理吗?名额分到各市地后,每个市地达到军检线又报考警察学院的考生,再按分数的高低来竞争这几个名额。去年,省里给咱们市四十六个名额,其中女生八个,你想一下,就这几个名额,八个县区的考生去挣,竞争力得有多大,录取分数能不提上去吗?去年咱们市女生的最低分数差二分到重点本科线,最后一名考的还是警察学院的专科。”
        许久精听了,感到很失望,觉得就算女儿的分数达到军检线,也没希望录取。
        邢延庆见许久精失望的样子,微微一笑,神秘地说:“不过,这里面还有点暗箱操作。”
           “哦?怎么回事?”许久精一听,来了兴趣。
          “警察学院为了照顾省厅的领导,每年都会留出一些内部名额,当然,并不是每个领导年年有名额,得轮着来,当年有名额的领导就可以用来照顾自己的子女和亲属了,如果这位领导当年没有照顾的人,他可以把名额让给别的领导,嘿嘿,不能白让的。”
        许久精一听,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对着邢延庆拱手说道:“邢局长,我不是你们系统的人,对这些事不懂,再说了,我在省厅也没认识的人,孩子的事教给您了,怎么办,我听您的,我只负责做好后盾。”
        邢延庆笑了,他明白许久精做好后盾的意思,财大就是气粗,他说:“许局长,别着急,这事得慢慢来,我和省厅装备处的处长很熟,我看看他有没有名额,没有的话,让他给调剂一下,估计两个名额难度很大,特别是女生。”
          “邢局长,您可要尽力办,争取让咱两个闺女都上,毕了业,都在您手下当兵,您岂不是多了两个女儿嘛!”
          “许局长,我尽力吧,这也不是我说了算的事,有一点得讲明了,孩子达不到军检线,警察学院提不了档,找谁也没办法,只要提了档案就有希望,分高的未必录取,因为还得政审和面试,你懂的。”
           “行,孩子达不到军检线,那是她们和警察学院无缘,咱们就等孩子们的高考成绩吧!”许久精感激地说。
        从公安局出来后,许久精精神出奇地好,脑海里全是两个女儿穿着警服,英姿飒爽的样子......
     十二年苦读,十二年付出,十二年挥洒自如,十二年寒窗无数,有多少秉烛苦读的孩子,在等着金榜题名时刻的到来。七月二十四日,高考成绩终于出来了,许久精一家人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今年国家第一次实行本科分批次录取,许秀灵和许青灵高考发挥正常,都过了二本分数线,她俩虽然离一本线还差一大截子,但秀灵过了专科军检线,青灵过了本科军检线,迈进了提前批的门槛,能不能不再退回来,那就得看她们的爹许久精的本事了。
      许久精得到孩子的成绩后,第一时间给邢延庆打了电话。邢延庆听说许家的两个女儿都过了军检线,让许久精不要着急,先到县公安局把孩子的政审档案弄好,八月一号、二号到省城去面试,面试合格,才能和笔试成绩综合起来参加录取。如果孩子的视力达不到警校的要求,赶快去市人民医院给孩子激光打眼,这几天也让孩子按照学院对孩子体能的要求练练,他会马上和省厅装备处修处长联系。
     二十六号下午,邢延庆给许久精打来电话,让他立刻到县公安局,商量孩子上学的事。
     许久精早就时刻准备着邢延庆的召唤,接到电话后,急忙拿了一张农行的银行卡奔向公安局。
          “许局长,咱长话短说,没出分数前,我就和修处长打了招呼,修处长也在了心,他今年正好有一个名额。孩子成绩出来后,修处长回话,警察学院在渤海市招收九个女生,如果孩子的成绩在全市报名的考生中排前九,基本不用占用照顾名额,我上午问了一下市局人事科的人,截至目前,咱们这两个孩子在报名的女生中排在二十名以外了,不找关系,百分百录取不了。”邢延庆直接和许久精实话实说。
           “邢局长,您上次说了,我就有心里准备了,怎么办,我听您的。”
           “那我就和你不藏不掖了,这些内部名额,十万一个,修处长除了自己手里的那个名额,还和别人弄了个,这个名额,看在我的面上,他就不多收钱了,也是十万,你放心,办不成,全额退回。”
           “钱都收了,怎么会办不成呢?”许久精疑惑地问。
           “你不想啊,这名额多金贵,再有出十二万的,肯定得把十万的退回,钱多了又不咬手。”邢延庆压低了声音说。
           “那就干脆来个利索的,一个名额二十万。”许久精毫不迟疑地说。
        邢延庆一听,吓了一跳,觉得许久精有点疯狂,两个孩子工作后,得多少年才挣这么多钱呢。
           “许局长,还是拿十万吧,二十万有些不值了,孩子又不是没学上,能不能录取,看孩子的造化了。”
           “邢局长,听我的,就这么办。”许久精态度很坚决。
        邢延庆见许久精一点二乎话也没有,心里想,有钱就是任性。他对许久精说:“那好吧,我和修处长说说你的意思,孩子去省城面试的那天,咱俩去见见修处长。”
           “那行,我回去准备两张二十万的卡,再给修处长准备点土产,不过,我有点事担心,孩子的体能测试过不了关怎么办?”
           “这个你放心,修处长会提前打招呼的,我早就把孩子的考号和身份证号给修处长了。”
           “邢局长,您办事就是利落,我就大恩不言谢了,这是十万块钱,作为您的车马费。”
        邢延庆又是大吃一惊,他怎么也没想到许久精会给他十万元的答谢礼,原本认为送些烟酒之类的东西。他声音有些颤抖地说:“这怎么行呢!咱兄弟俩谁跟谁呢,可不能这样。”
           “您要是不收,就是不想真心给我办,再说了,孩子毕了业,工作还不得靠您嘛!”
           “那好吧,我先收着,孩子去不了的话,我再退给您。”邢延庆见许久精态度很坚决,也就收了卡。
           “邢局长啊!就算办不成,我也不可能再拿回去,您累都受了,孩子去了去不了,和您无关。”
        邢延庆一听许久精这么说,笑了起来。许久精见邢延庆笑了,也亲切地握着邢延庆的手咧开了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最新评论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12-12 17:13 , Processed in 0.09587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